《红印花》

第08节

作者:矫健

瑞华宾馆的粤海厅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席。林鹤坐在主客座上,接受牛司令的盛情款待。牛司令格外兴奋,白皙的小脸红光满面,起身敬酒跟着脚尖,使他矮小的身材平地高出一截。今天,林鹤主动来找他,说是有事相求,全然没有上次见面那种矜持。牛司令不叫他细说,先摆上一桌宴席,把舰队的兄弟们全请来,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用生意场上那种特殊气氛将林鹤包围起来。

“来,邮王,我先敬你一杯!”牛司令举着盛满xo洋酒的玻璃杯,热情洋溢地说。“欢迎光临!”

林鹤微笑着与牛司令碰杯,一饮而尽。这种酒他在老华侨韦柏辉那里喝多了,并不怎么在意。

“好,爽气!”牛司令叫道,“我这人也爽气,上次见面想请你合作碰了个钉子,我心里一直难过。今天你有事能够想到我老弟,不开心的事情一笔勾销!有什么难处尽管说,你邮王轻易不求人,只要你张口,登天摘月亮的事情我也给你办到!”

“哎唷,你也太爽气了,先问问邮王肯不肯当我们舰队政委呀?”坐在林鹤身边的咪咪小姐娇声娇气地说:“我们太希望你出山了!我代大家表表心意,来,干杯。”

咪咪小手端着酒杯逼到林鹤眼前,圆桌旁眼镜师爷、螃蟹老张、陈百万、毛蛤蜊、长脚一伙鼓起掌来。林鹤干掉杯中酒,苦笑道:“我不知道这个政委怎么当法。上次也不是驳牛司令的面子,真的不知道怎么做……”

四眼师爷是个远视眼,说起话来眼睛有点斗,一字一板,慢条斯理,倒有那么一点儿师爷味道:“政委是个说法,其实嘛就和牛司令一样,做我们的头,怎么炒邮票,炒什么邮票,何时吃进,何时抛出,你来指挥!生意上嘛公平合理,大家出的资金赚钱大家分,账也好算。就是一条,买的时候不好自己先买,抛的时候不好自己先抛,要共进退,这也是一个人的义气!”

师爷停住话头,众人望着林鹤。林鹤却看着师爷,以为还有下文。圆桌上出现冷场。这时服务员端上一条木船,船体载着冰块,中间用塑料纸隔开,切成一片片的蚌肉铺在塑料纸上面。大家互道:“一帆风顺”,吃了起来。蚌向新鲜冷冻,蘸着酱油调起的日本芥末生吃,味道极美。林鹤吃了几片,问师爷:“还有呢?”

四眼师爷愣了一下,鼻子被芥末冲得打个喷嚏。他一面用手绢捂住鼻子,一面斗眼瞅着林鹤,说:“基本上就是这些。”

林鹤松了一口气:“当个政委这么简单……”

牛司令兴奋地叫道:“就这么简单!”

林鹤笑道:“我当还有多少清规戒律呢!这样合作可以,我有什么想法告诉你们,也不是指挥,大家觉得有道理就做。我不会和你们抢邮票的,我的邮票买来便宜,手里都有,看见高了就抛,跌了太低就买,不花什么心思。大家一起做热闹,只要不强迫我就行……”

牛司令可真是没想到这么简单,邮王原来怕人家强迫他!餐桌上一片欢腾,又是敬酒又是干杯,小巧玲珑的咪咪小姐更是借着酒劲往林鹤身上偎。菲菲小姐从牛司令那边绕过来,非要和林鹤勾起手臂喝酒说这叫“交杯酒”。林鹤没想到这些人如此看重他,不免也有些飘飘然。

牛司令满脸通红,洋酒已经使他过于兴奋,说话时声音尖锐响亮:“好哇,政委!我已经给你预备好一份见面礼了,你不是要找一种红印花邮票,后面被毛笔画过十字的吗?我们已经找到一枚了!”

“真的?”林鹤喜出望外,急忙问:“面值多少?”

黑皮阿三以内行身份谨慎地说:“小字肆分。不过有了点意外,东西还没见面,下落是清楚了……”

小字肆分正是林鹤缺少的三张红印花其中之一。他迫切地询问情况,四眼师爷就把他伯父文化大革命中买进一张红印花的情节说了一遍。不过他和黑皮阿三去找伯父商量购买事宜时,才知道老人家前几年已经把红印花卖了。他们追问卖给了谁,老人想了半天说卖给了一个姓曾的有钱人家,当时卖了五万元。他们根据伯父讲的细节,东找西访,总算找到了姓曾的人家。那人住在虹口公园一带,他们上他家时没碰到人,正打算这几天再去一次。黑皮阿三说的意外,就是这段插曲。

林鹤站起来,恭恭敬敬向牛司令敬酒。他说:“牛司令费心了!寻找红印花是我林鹤多年的心愿,今天又知道了小字肆分的下落,实在感激不尽!”

牛司令得意非凡,与林鹤碰杯时扫视他的伙伴,仿佛说:“怎么样?我说这葯灵吧!”他这人虽然虚荣夸张,本质上却是十分热心的,帮人家忙帮在点子上,自己也由衷地高兴。同时他又不乏生意人的故弄狡狯,抓住时机对林鹤说:“这就是合作的好处!合作力量大,你加入我们舰队,火力增加一倍。我们正在炒《熊猫》,希望大哥动动老本,多出些资金,大家齐心协力把它炒上天!”

牛司令把炒《熊猫》说成自己的计划,又与林鹤不谋而合。林鹤点点头说:“近来我也在收《熊猫》。与它同时期的小型张涨了十几倍,它还跌在面值里,怎么说也是没道理的。不过,炒上天也不可能,《熊猫》毕竟无法比《三国演义》,这要把握好尺寸。”

众人问:“你看它能涨到多少?”

林鹤很有把握地说:“最多不会过十元。”

牛司令一拍桌子:“我的计划是炒到九元,涨三倍,动用资金少,获利大。我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其实一张邮票问世,有多大前途一眼就可以看清楚的。比如《三国演义》,题材好,画面好,古香古色,长条形状像画卷又像书签,十分讨人喜爱。国家是以几组的形式发行。好像连环画,后来的集邮者买了第三组,必定要补回第一组。所以第一组的小型张《千里走单骑》涨到五十元、一百元都是没有问题的。”

毛蛤蜊惊奇地问:“你把它看得那么高,为什么还要一百封、一百封往外秘啊?”

林鹤笑道:“你们炒得太猛了!邮票不是股票,一个月长了两三倍,以后的年份怎么办?不瞒你们说,八八年的时候《三国演义》一出来就炒到十四元,我虽然把它看得很高,还是毫不犹豫地抛了。结果,八九年它又跌回六元,我再把它买回来……”

长脚急问:“那么我们现在抢《三国演义》,价钱跌下来你又要买喽?”

林鹤点点头。

牛司令扶扶法国金丝眼镜,用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口吻道:“这就和我们炒股票一样,一千四百点抛掉,三百八十点买进。”但又忍不住问:“那么你看《三国演义》跌到多少可以买回来呢?”

林鹤胸有成竹地说:“二十元就可以收了。”

蛇上来了。服务员先拿上墨绿的蛇胆酒,酱红的蛇血洒,都是刚才活杀毒蛇取出的。又端来高罐沙锅,舀出浓浓的汤汁,一人一碗放好。这道菜叫“三蛇堡老龟”,用眼镜蛇、蝮蛇、花练蛇和一只金钱龟,佐以各种补葯熬制成功的。光喝汤,种种好东西作为残渣被服务员端了下去。大家默默地喝着蛇汤,肚子里都在算帐。

“集邮的学问很多,但不在炒邮上。我喜欢武侠书里讲的那种功夫,随其自然,见招拆招。”林鹤喝完蛇汤,继续谈自己的“邮经”,“像上海股市那样恶炒、硬炒是没有道理的。因为邮票价格上涨的基础是人们的爱好,集邮者多了,邮票少了,价格自然要涨。人们进了股市恨不得一夜发财,跌了就逃;进邮市的不见得这样,大多数人是集邮,涨了不舍得卖,跌了更不肯抛,所以邮市比股市稳定。有一根看不见的链条把大家锁在一起,这就是审美的需要,情趣的需要。这种力量积聚起来非常巨大,你怀着一颗平常心机会总会有的。《金猴》是新中国第一张生肖邮票,一九八○年发行时我就想:这种邮票的前途不得了!你想想每个人都有属相,沾上集邮圈子首先对生肖邮票感兴趣;十二生肖一个轮回,你有了十一张猪马牛羊,一定会千方百计搞到第一张金猴子的!发行量只有八百万张,丙寅年老虎呢,发行量一亿二千万张,怎么配得起套来?这就是猴票疯涨的基本原因。好了,现在你们看,八分钱一张邮票涨到四百多元,十几年功夫涨了六千倍,真是奇迹!一九八○年拿出一万元钱买猴票,放到现在就值六千万,天下再找不出这种事情来了。这就是十二亿中国人民,一千万邮迷大军创造的奇迹,哪个大户也炒不起来的。”

众人屏住呼吸,眼睛发直,好像看见圆桌上有一只纯金猴子跳来跳去。发财的神话总是刺激人的,即便是这些大款,也悔恨自己当初没有注意到一张八分钱邮票,错过了一万元变为六千万元的机会。但是世上毕竟有这样的机会存在,眼前还坐着一位硕果累累的人,又激起他们许多幻想。大家心里痒痒的,都被一种好奇心折磨着,但又不好意思向林鹤发问。

到底牛司令憋不住了,吭吭哧哧地问道:“林先生,你买了多少《金猴》?”

“他买了几千版!”黑皮阿三骄傲地喊道,“一版一百只猴子,你们算吧!一九八○年老林投资好几万元,而不只是一万元!”

众人抽了一口冷气。咪咪小姐疯了似地张开两手,尖叫道:“几亿!几亿元啊……你太伟大了!”她随即在林鹤面颊上吻了一下。

林鹤慌忙摆手:“哪里放得住呀!我还要买其它邮票,比如红印花,还有《三国演义》……每年都要卖掉一批猴子。黑皮阿三也买过一百版《金猴》,你说,放得住吗?”

黑皮阿三迎住人惊讶的目光,心里颇为得意,他真希望那一百版猴票至今还放在家里。“我是放不住的,翻了几只跟斗,赚了三万元钱,统统抛了……这一行老林说得对,真正发财不是炒邮,而是囤邮。这位邮王难得去市场,他是囤邮高手。猴子再放不住,他只要捂下买进的猴票十分之一,在中国也好数数了!”

发财也是一种成果,保得住成果的人格外受到尊敬。林鹤的形象在众人心目中高大起来,好像一个参加过著名战役的英雄。林鹤本意要讲平常心,结果弄得大家的心都不平常了。

牛司令用自己的酒杯磕碰着林鹤的酒杯,眼睛默默地望着林鹤,然后一仰脖干掉杯中酒,仿佛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林鹤也把酒喝了。牛司令拿起林鹤的手,掰出一根食指,擎到空中说:“这手指点纸成金啊!我们有你这根金手指,以后的路就好走了……说吧,你有什么事情?我和兄弟们一定给你办到!”

林鹤有些不好意思,手插在黑亮的卷发里,不知如何开口。众人瞪眼看着这位邮王,急于知道什么事情竟会教他这样为难。他把长发梳理到脑后,轻轻地说:“一只小狗……”

“一只小狗?”牛司令惊异地问。

“我买了一只小狗,无证狗,给派出所警察看见了,叫我处理掉……我实在舍不得,想让你帮忙,办个养狗牌照。”林鹤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众人呆了一会儿,在牛司令的带领下哄堂大笑。这位巨人,这位邮王,竟然提出这样渺小的要求,一只小狗的牌照!岂不是把这拨江湖好汉的腰间断了嘛?大家笑得前翻后仰,眼泪也迸溅出来。从一万元涨六千倍到小狗牌照,这个落差实在太大了!林鹤满脸通红,细长的身体挺立着像一棵愣葱。他不知道朋友们为什么笑,以为自己讲错了话。

“你帮帮忙,不要寻我们开心好吧?”牛司令笑着说。他透过镜片看见林鹤的窘态,才慢慢收敛起笑容,又问:“真的?”

林鹤点点头。他又想收回自己的要求:“不好办算了……”

“不好办?太好办了!好办得我不知道怎么办……喂,你们谁能办到小狗牌照?”

“我!”牛司令的保镖自告奋勇地说。这个光跳跃不出击的前拳击冠军食量惊人,从宴席开始就门头猛吃,刚刚上来一只烤rǔ猪谁也不去碰,他独自吃了半只。这会儿差不多饱了,正好遇上一个表示自己不光是饭桶的机会。“我姐夫是兽医,专给宠物治病,认识很多人。他要办证一句话!”

“得,搞定啦!”牛司令对林鹤两手一摊,轻松地说:“这点小事我们这里哪个兄弟都能办。我讲一句酒话你不要见怪,人家都说书呆子,我说你是邮呆子!你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价。你只晓得猴子涨了多少倍,不晓得金钱就是力量!你已经是巨人了,你可以翻江倒海,可你,还穿这种的确凉衬衫,乡下人都不要穿了……我要是你,就买通那个警察,叫他去办小狗牌照!”

牛司令可算扬眉吐气了,滔滔不绝地教训林鹤,使他重振拿破仑的威风。看来这个政委还要好好学习,牛司令对此十分满意。

林鹤用胳膊支着脑袋,仔细打量自己的白的确凉衬衫,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

“我们唱卡拉ok吧!”咪咪小姐喊道,小手在桌下悄悄扯林鹤的衣角。

“对,唱歌!吃不下啦……”众人纷纷响应。

粤海厅比较宽敞,除了圆餐桌,旁边还有一圈真皮沙发,可供客人喝茶唱歌。服务员端上一个果盘,放在沙发中间的茶几上,又忙着斟茶倒水。大家都离开餐桌,坐到沙发里去了,林鹤还在沉思。

牛司令倒了两杯酒,诚恳地说:“不要怪我,我怕你这样做人吃亏。咱俩单独干一杯,今后你我就是兄弟了!”

林鹤抓住牛司令胳膊,脸色有些苍白:“你坐下,我有一件事情告诉你……”

他低声地,热切地述说雪子的故事,牛司令全神贯注地听着。沙发那边已经唱开了,咪咪小姐和菲菲小姐轻柔的歌声飘游过来:“你是一张无边无际的网,轻易地将我困在网中央……”

“能不能搞一张身份证?”林鹤讲完事情经过小心翼翼地问。

“你有没有胆子?”这一回牛司令认真了。他摘下法国金丝眼镜习惯地擦着,皱着眉头问。

“有。”林鹤平静地说。

“螃蟹老张!”牛司令朝沙发那边叫道。

林鹤疑虑地说:“我不想张扬这件事……”

牛司令说:“我会叫他保密的。”

螃蟹老张走了过来。他黑黢黢的皮肤,大高个,走近看脸上有些凶相。牛司令极快地把事情复述一遍,然后用命令的口吻问道:“能不能叫你阿弟弄一张假身份证?要做得好!”

螃蟹老张点点头:“行,我回家跟他说。”

林鹤表示谢意,又有点不放心:“这假的身份证……”

“你放心,他们专门有人伪造证件,不用仪器绝对查不出来的。”螃蟹老张轻易不说话,说起话来给人一种踏踏实实的感觉。

林鹤也诚挚地说:“那就谢谢你啦!”

螃蟹老张一摆手,表示不必客气,就大步朝沙发那边走去。

牛司令笑道:“怎么样?我这个老弟值得交吧?”

林鹤端起酒杯,丝毫不掩盖他的感激之情,认真地说:“你这样帮我忙,我一辈子不会忘记你的!”

牛司令也端着酒杯站起来,哈哈笑着说:“让我们两个学菲菲小姐的榜样,也来一个交杯酒吧!”

于是牛司令勾住了林鹤的手臂。林鹤显得十分笨拙,两条手臂绕来绕去有点搞不清哪杯酒是自己的了。牛司令表现出真正生意人的精明,不失时机地俯在林鹤耳边提出要求:“《熊猫》你吃一万封怎么样?”

林鹤迟疑一下,马上又点点头。

“那么,上海市场就包给你了。我们到外地收,我吃四万封。这样《熊猫》有将近一半被我们控制起来!”

他们共同喝下玻璃杯中的xo。

这时候,长脚和毛蛤蜊又唱起那支《情网》,今天他们好像特别喜欢这首歌曲。他们绘声绘色地唱道:“我打开爱情这扇窗,却看见长夜的凄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印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