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尼台》

第01章 神灵降下神谕来

作者:井石

麻尼大庄里那位驰名四乡八邻的“神娘娘”突然被神“附身”后,在麻尼大庄中间麻尼台底下的火神庙旧址前又跳又唱,代表火神爷给生活在麻尼大庄的自称为“黑头凡人”的庄稼汉们降下“神谕”,是那一年腊月里的事。

那一年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地处青海高原湟水谷地的农家将土地承包到户后的第三个年头。吃了几十年大锅饭的庄稼汉们才在自己的责任田里由着自己的心病儿下了两回种,动了两次镰,就这两种两收,被温饱问题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庄稼人们的腰就伸直了许多。

庄稼人们生就的土命,弯下腰去,就知道拼了老命干活,一旦伸直腰,想的问题就多得连庄稼汉们自己也颇烦。

但是这一年,刚过了温饱关的他们脸上的苦苦菜颜色尚未褪尽,却像得到了某种神灵的启迪,男女老少的首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社火。

麻尼大庄藏汉杂居,相互间早已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藏族还是汉族。通婚几百年,形成一不成文的乡俗,藏家姑娘嫁到汉家,生下儿女随汉俗,汉家女儿嫁到藏家,生下儿女随藏俗。但是,这里藏汉两俗相混,如今也没多少人分得清哪是藏俗、哪是汉风了。甚至于名叫隆保才愣者,并不一定是藏族,杨国才者,也非一定是汉族。

但麻尼大庄的藏汉人们,不管男女老少都爱看社火。据麻尼大庄的老人们说,麻尼大庄的社火是他们的老祖宗们从南京珠子巷带来的。他们的老祖宗们在明朝洪武年间耍社火玩花灯时,不小心惹恼了皇后马娘娘,结果,皇帝老儿龙颜大怒,一道圣旨降下,将世居南京珠子巷的百姓们全部发配,其中的一部分被发配到了湟水谷地。他们就一辈一辈地在湟水谷地里生存了下来,也一辈一辈地演了几百年的社火。

然而,麻尼大庄的社火被他们演到公元一九六六年后,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被上面认定是封建“四旧”的垃圾,禁演了。

社火禁演了,那些演社火用的道具就没有任何用处了。几个专放演社火用衣饰道具的破箱子便尘封蛛网地扔在大队空荡荡仓库的一角。成立“麻尼大队革命委员会”那年,原大队支部书记、结合进班子后成了“革命委员会”主任的纪国保一声令下,把那几个沾满了鸟粪的破箱子抬出来,将一应行头道具取出,叫会计标了价,挂在场墙上,让社员们买去做他用。

纪国保怎么也无法想象,平日里为凑一斤青盐而东挪西借的贫下中农同志们对这些儿破烂玩意儿表现出了的极大兴趣。他们闻风而至,一拥而上,把那红袍绿裙、狮身龙套抢购一空。

最后,才让拉毛老爹要买走那个用铁丝拧扎而成的龙头时,纪国保终于忍不住问:“你要它干啥?”

“你没见这些儿铁丝,拆下来绑啥不好!”

“都锈成红疙瘩了,七拧八歪的,咋用?”

“总有用得着的地方哩……”

才让拉毛老爹提着龙头,敷衍着纪国保,匆匆地走了。纪国保想起前几年演社火时,才让拉毛老爹把那个龙头舞得风轮儿似的情景。他更免不了想起自己在正月十五晚上闹元宵时,先耍滚灯,然后就玩起自己的绝活——顶碗灯时,庄稼汉们的喝彩和惊叹声。

不是我纪国保不想叫大家伙要社火,这是封建迷信,是“四旧”。“破四旧,立四新”,是毛主席说的,县里公社也下了禁令,我们能违抗吗?

这里的庄稼人有句俗话:小年大十五。

每年的正月十五是庄稼汉们行神事耍社火的日子。对他们来说,耍社火比过年不知要重要多少倍。这一下社火禁演了,神事便行不成了。

而后的日子里,麻尼大庄的庄稼汉们不怕过年而最害怕过正月十五。每到这个日子,他们的心里便空得能跑马,能塞进整个儿麻尼大庄。实在空得难受了,他们就轻轻儿哼社火里的调儿。

这一年刚步入腊月,当麻尼大庄的人们又一次想起了社火的时候,神娘娘从天而降般出现在火神庙旧址前了。

这位年近六十的自封为神的“代言人”的老女人发出的声音如发自地狱般阴森可怖,而她扭屁股摆腰的跳神动作却很像城里人在一段时间里跳疯了的迪士科。

庄稼人们闻讯赶来,围在了麻尼台下神娘娘的四周,他们一个个诚惶诚恐,不知道哪路神灵附在了神娘娘那干瘪如柴的身上,要委托这位神的代言人给麻尼大庄降下什么神谕,是祸是福。

麻尼台,是rǔ房般耸立在麻尼大庄中间的一座小石山,庄名即此而来。实际上,麻尼台的样子,更像公元五世纪,南凉王秃发鹿利孤在河湟谷地建国时修筑的虎台,不过,它的体积有至今还保存在西宁西郊的那座人工夯筑的虎台的三四倍大。它与围着麻尼大庄的南北两座黄土山——霍尔岭和俄包梁形成了麻尼大庄独特的“二龙戏珠”的地势景观。

人们都说,麻尼大庄好风水。靠了这“二龙戏珠”的风水宝地,他们能生大财,能有好日子过。

虽然千百年来,这里老不生财,老没好日子过,但麻尼大庄的“黑头凡人”们还是靠了对这方风水宝地的希冀和坚定的信念生存下来。他们打心底里相信,总有好日月在这厚厚的黄土层中埋着。只要人们母鸡刨食般不间断地刨,总会把好日月从这厚厚的黄土地中刨出米。

为了这一目标的早日实现,他们不得不坚定不移地相信佛教道教笨教火神教,狗头神猫鬼神儿天玄女十地爷处王爷及叫不出名堂的神神鬼鬼妖妖怪怪,希望有朝一日,能托这些神灵妖仙中的某一慧者大发慈悲,佑助他们实现这、愿望。

这个时候的神娘娘那丑陋的面孔具有了一种威摄人的力还。特别是她那两只拉着两道蓝雾的眼睛,投向个人时,那人就会汗毛倒立,低下头上,浑身发麻。

神娘娘手持两块从火神庙旧址上扮起的破瓦片,人断地朝中中挥舞,她口吐白沫,面无人色,像屠夫刀下的猪一般极力尖叫着上窜下跳,并不时用瓦片上那锋利的断茬朝自己的额头上奋力戳去,每戳一下一额头上就先凹下去一个三角形的坑,稍倾,从坑里便渗出鲜红的血,十几条血的溪流弯弯曲曲地流下来。把她的面孔涂成了新印象派画家笔下的作品。

用观者们的面部表情越来越紧张难看,五官也挪了位,只有那一双双流露着恐怖的眼睛看大外来客般死死盯着神娘娘。

神娘娘终于结束了高声尖叫和激烈的跳跃动作,她朝空中举起双手,叉开双腿,做骑马蹲裆式,如那些在唐蕃古道旁古人用笨拙的工具凿在石头上的粗线条的岩画的样子,并将这种样了固定下来。

她开始唱:

纪家娃娃呀你听着,

你领头拆了呀火神庙,

火神爷爷传下令,

天火要把庄子烧!

音调单调而重复,单调而重复的音调显得神秘,神秘得让人想起上古时期的芜人面对他们的图腾贡献的颂歌。

没想到,附在神娘娘身上的神竟是他们久违了的火神爷。倾刻间,乡亲们如遭五雷击顶,纷纷跪倒在地,呈面土色,磕头如捣蒜。他们齐声乞求火神爷爷息怒,不要降天火于黑头凡人身上。

才让拉毛老爹打发一个小伙子叫来了山海阿爷。这位比神娘娘还长二十多岁的老人是停演社火前最后一任火神会会头。在众乡亲的一再请求下,山海阿爷双膝下跪,面对神娘娘许下宏愿:从今年起,就为火神爷爷演社火,演过社火,就是卖了大家伙儿的裤子,也一定为火神爷爷重修神庙,再塑金身。还望火神爷爷看在留在阳间世上受苦受难的黑头凡人的份儿上,不要动怒。

山海阿爷这里祷祝完毕,神娘娘即刻像泄了气的猪尿泡,瘪了下去,四肢一伸,昏了过去。

女人们立刻拥了上去,拍脸灌尿拍人中,弄醒了疲乏成一摊稀泥的神娘娘。

“呃——”

神娘娘吃力地从嗓子眼深处发出一声长音,她一边歪过头去,让人们往她流血的额头上撒面面土儿止血,一边气喘吁吁地向乡亲们诉说她的奇遇。

“夜来个(昨晚上),我半夜里出门解手,就看见从天上滚下了八个火蛋蛋,从俄包梁跳到霍儿岭,又从霍儿岭跳到麻尼台,最后在麻尼台顶顶上跳开八卦了,我就知道大事不好,果不然儿,今儿个神神们就把我弄到这里来了。你们想,现如今上庄下庄左邻右舍都在为神神们重修神庙,重塑金身着哩,我们庄子里的火神庙叫人拆掉了,如今神事也没地方行,火神爷能不发怒吗?”

神娘娘一激动,那压在额头上的干土就被血冲开了,她自己顺手从地上抓起一把干土又压了上去。

“那就是,那就是。”

人们颤抖着嘴皮子回答。

才让拉毛老爹只顾迅速地数着念珠,口中急促地念:“俺嘛呢叭咪哄俺嘛呢叭咪哄……”

火神会会头山海阿爷则哭丧着老脸说:

“火神庙该修,可它不是猪尿泡,吹不起来,吃了个灯草,说了个轻巧!木头呢?钱呢?”

“唉——好端端一个火神庙,咋就败在纪国保手里了?可怜的纪善人,死前当了一辈子火神会会头,头没少磕,香没少点,积德行善地一辈子,咋偏偏拉扯大了个拆庙的主儿?”

“那可真是一座好庙呵……”

老人们缓缓地抬起头,把眼光投向了麻尼台下的火神庙旧址,这时候老人们眼中就出现了一座古老的庙宇:缭绕的香烟,叮当作响的风铃声,还有一群在庙顶上起起落落的瓦蓝色的野鸽子……

火神庙是一九五八年拆倒的。

拆庙的那一天,大庙的金柱倒下来,砸断了一个小伙子的腿,这个小伙子就是当年火神会会头纪善人的儿子纪国保。纪国保当时年仅二十五岁,是上过朝鲜战场的复员军人,进村时嘴里还唱着“雄赳赳,气昂昂……”,胸前挂着两枚军功章。

他回到家乡后的第二天早晨,麻尼大庄里就出现了个希罕事。

天刚放亮,纪国保就喊着“一二一!一二一!”领着自己的全家人在村道上出早操。直跑得全家人浑身冒虚汗才叫停下来。庄稼人喜欢看热闹,纷纷围了过来,像看猴子一样看这一家人。把全家老少看得低下头去了,他还在下口令:“阿大、姆妈稍息,哥哥嫂子立正!”气得他老子骂了他一句:“二百五!羞死你先人去!”转身回了家,全家人也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做了鸟兽散。

也就在那一年,纪国保被当选为麻尼大队党支部书记。

那天的纪国保来拆庙前,先和自己的老子在家里大闹了一场。纪善人劝不下自己的儿子,就给了儿子一个漏风巴掌,在儿子的脸上留下了五个红红的手指印。纪国保不管老爷子如何发火,只顾扛了铁锨要出门。纪善人急了,跑过去横了身子躺在大门口,儿子笑了笑,轻轻一跳,便从老子身上跳了过去,连头也没有回,迈开大步,径直朝火神庙去了。

大庙拆倒后,村里的年轻人像抬一位在战场上立功负伤的英雄一样抬着疼得毗牙咧嘴的纪国保,直接从现场跑到县医院骨科去接断腿。

那一天刮了一天的大黄风,从麻尼台前看去,太阳的周围罩上了一圈非常好看的光晕。

突然失去了庙的庇护的蝙蝠们横冲直撞,四散而去,有的惊慌中撞在墙上,鼻口流血,展开那伞一样的肉翅儿躺在地上瑟瑟发抖。

就在那天晚上,纪善人用一个马笼头将自己吊死在自家的房里,悬空的身子像一个巨大的钟摆,吱吱扭扭地在房梁上晃了夜。

他在房梁上晃了一夜是因为他觉得冉也无脸见父老乡亲们了。

纪善人至死也没想通作为党支部书记的他的儿子问他的。句话:是“三面红旗”重要还是火神爷重要?儿子对他说,现如今是大跃进的年代,毛主席号召我们要解放思想,破除迷信,为了超英赶美气死反动派,毛主席号召全国人民土法上马,大炼钢铁,公社给了我们大队一个月炼出一百吨钢铁的硬任务,我们大队没有煤炭,能烧的木头也全烧光了,钢拿啥炼?不让我拆火神庙,你要我把社员的干腿当炭烧?”

“啪!”他打了儿子一个满脸花。

儿子说,你打吧,你打你的儿子,我拆我的火神庙。我是大队支书,炼钢炉子里没火了,上面就要找我的麻达,上面找我的麻达,我就得找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神灵降下神谕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麻尼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