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尼台》

第11章 峡口屯的婆娘们

作者:井石

三十九

转眼间,维党已在黑石峡干了快半年了。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再一次掉进感情的漩涡。

生命是一种缘,他记不起这句话是他从哪本书上看来的。

现在看来是这样的了,要不是张军写信要他到这里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到这里来的。如果他不来,他就不会如此深深地陷进这感情的漩涡里去。

到黑石峡石料场的第一天,维党就看了一场好戏。

一群婆娘逮住了一名拖拉机手后,前拉后扯,把他撂翻在地,三下五除二扒了那小伙子的裤子,在围观者的呐喊声和小伙子喊爹叫娘的求饶声中,她们把小伙子的裤子甩起来挂到一棵树的树枝上,其中一个腰肥腿粗的胖大嫂顺手从路边抓了一把混着草渣的稀泥,忽一下抹到了小伙子两腿间那早已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的阳物上,婆娘们放肆的笑声回荡在青石峡里。

之后,她们放开了小伙子,小伙子立即跳了起来,蹲在地上,双手捂住流着稀泥糊糊的羞处,苦苦地哀求大嫂大姐们放他一马。

胖大嫂说:“不给你点厉害,你就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说着,她一把拉过一个女人,“叫干姐,叫!”

小伙子马上乖乖地叫了那女人一声“干姐姐。”

“哈哈哈哈!”胖大嫂大笑了起来,“这一下你小子知道我们峡口屯女人的厉害了吧?秀秀,去,把你干兄弟的裤子拿下来。”

当了干姐姐的秀秀就走过去,用一根棍子把小伙子的裤子挑了下来,送到了小伙子跟前。胖大嫂又从路边拔了一大把鼻拉蹋(地榆)叶子塞到小伙子手中,斯文扫地的小伙子如遇大赦,匆匆地用鼻拉蹋叶子擦了腿根里的泥,穿了裤子。

胖大嫂又对另一个媳妇说:“把摇把给秀秀。”

那女人一撩衣襟,从裤腰里抽出拖拉机的摇把笑嘻嘻地给了秀秀。

胖大嫂说:“还是这里的规矩,秀秀帮你装一车石料,你给她一块钱,多给是你的心,你小子要是少给了,我们要把你的那半截肉肠割下来喂老鸦,让你媳妇守了你当寡妇!守不住寡了再去偷人,给你小子寻来个拉帮套的,哈哈哈哈,发车!”

小伙子说声是,伸手要秀秀手里的摇把,这边秀秀一笑,不给他摇把,自己走过去,几下子把拖拉机摇起来,转身对小伙子说,“开吧。”说完,她先跳上了车。小伙子开了车往装石料的地方驶去。

围观者大笑着也四散而去。

维党也觉刚才的这一幕有趣,可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也不知道这凶煞煞的胖大嫂是干啥的,那叫秀秀的女人和小伙子到底是啥关系。

他也笑着刚要上车,胖大嫂走过来了,笑嘻嘻地问他:“这个大哥哥今儿才来吧?”

维党说:“就是。”

“没带你的媳妇来?”

“我没媳妇。再说了,带女人到这里来干啥。”

“给你装车呀。”胖大嫂依旧笑嘻嘻地说。

“我一个人就成,不要人帮忙。”维党说。

“那可不成,我们这里的规矩,一个男人的车上就得有一个女人帮着装车。”

“这是啥规矩?”维党懵了。

“好规矩。”胖大嫂朝旁边的一群女人挤了一下眼睛,那几个女人马上围了过来。

他似乎突然明白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他感觉自己现在的处境如唐僧误进了蜘蛛精的磐丝洞。他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把身子紧靠住拖拉机车厢问:“你们要干啥?”

胖大嫂依旧笑着说:“兄弟,你甭害怕,我们不吃你,就是想商量着让谁帮你去装车。”

“我说了,我不要人帮我装车,我一个人能成。”

“可你说了不算。”

“这就怪了,我的车雇不雇人装车,我说了不算谁说了算?”

“哎,到了我们黑石峡,屙屎不屙屎,尿尿不尿尿你说了算,可你的拖拉机要不要帮着装车的人,我们说了算。”

“你们不能这样。”

“哟,‘你们不能这样’,哈哈哈哈,”胖大嫂学着维党的腔调说,“我们偏要这样。”

“我就搞不懂,你们为啥要这样?”

“我们也想挣点钱呐。哦,你们这些外乡人一个个跑到我们黑石峡来挣大钱,就叫守着黑石峡的我们穷得连裤子穿不起呀,啊?”

“要是我偏不答应呢?”维党红了脖子说。

“那好办,我们帮你答应,刚才那位兄弟就是我们帮他答应的。我们黑石峡的婆娘们敢驾了野叫驴犁地,还降不下你个尕骡娃?”

“这……”他胆怯了,这些女人看来是职业杀手,今儿栽在她们手里了,如此僵持下去,肯定没有他的好果子吃。这个胖大嫂的举动无端地让维党想起了那个来抓他进拘留所的胖警察。他不是傻瓜,知道君子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人到矮檐下,怎敢不低头,就把手一摊,“好吧,我要一个。”

“哟,真还没想到,这位大兄弟这么好说话,一定是个大好人,看着你面善,我把桂桂交给你,可你听好了,装一车,给人一块钱,多给是你疼她,要是少给了一分……”

维党厌恶地打断胖大嫂的话,尽量地压住自己的火气说:“我不会少给的。哪个是桂桂,请她快上车吧。”

“‘请她快上车吧’,哈哈哈哈,你们听,人家说得多甜。”胖大嫂说着,看了一眼女人群,问,“桂桂呢?”

一个女人用嘴努了一下后面,维党跟了胖大嫂的眼光看去,只见在不远的路旁坐着一个头苫灰色头巾的女人。胖大嫂便扯了嗓子喊:“桂桂,你想你男人的球呀你,快过来,我给你寻了个白面书生!”

叫桂桂的女人迟疑了一下,但她还是过来了。走到维党前,叫了一声“大哥”就往车厢里爬。

胖大嫂拍了拍桂桂身上的士,“你跟他去,他要是难为你,你就给我说,看老姐姐咋治他小子。”她笑着朝维党斜斜眼,“开车吧,还想拉一个呀你,啊?”

气得维党挂了挡,猛一下放开离合器,车向前一蹿,要不是桂桂手抓得紧,差点把她一个仰面朝天摔下来。

胖大嫂在后面大声地笑着说:“这还是个没调教好的尕骡娃,脾气不小。”

后来维党才发现采石场里有很多装车的人,而巳青一色都是女人。一打听,这些女人全来自黑石峡外的峡口电。

小时候纪维党就听那些赶车的脚户哥们唱:“峡口屯的地方歪,女人倒比男人害。”他当时不懂是啥意思。今天他才发现,真正是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麻尼大庄和黑石峡不过是隔了百十公里,还在同一个县的管辖之下,这里的女人就像不是女人生出来的一般,个个比梁山上的孙二娘还歪,居然敢结成团伙强行推销自己。

黑石峡算脑山地区,山上不长草,天气冷,黑土里不产细粮。这里的女人歪,是由于这里的男人们一个个赛过蔫驴,女人们犁地男人打下手,女人们收庄稼男人拾穗头。到了闲月里,男人们没一个出门搞副业寻点钱的人,太阳一出来,他们也出来了,不管老年青年,两手拢在袖子里,往巷道口一蹲,东拉西扯地聊,太阳朝西他们朝西,太阳朝东他们朝东,太阳落了,他们也回家了。而女人们炒了大豆一袋子一袋子背着到城里挨门串户地喊“换大豆哎,旧衣裳换大豆!”换回来旧衣旧鞋改造改造叫男人娃娃们穿。六○年闹饥荒时,要不是全庄子的女人们出门寻吃的,黑石峡的人大概早就绝了种了。

黑石峡水泥厂建起来后,考虑到峡口屯人的利益,和他们商量,叫他们出劳力采石料,或到厂里搞石料粉碎。会开了三大,全庄子只有五个男人报名说愿意干,其他人都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说谁没事干去受那个苦。女人们却争先恐后地吵着闹着要去,但考虑到这是重体力活,只挑了些年轻力壮的。其他的劳力就只好从其他乡解决了。

矿开起来后,女人们发现在矿上赚钱比背着炒大豆上城里去换旧衣裤要好得多,就成群结伙地到矿上,用引诱、要挟、耍赖、撒泼等手段,不但给家里挣回了油盐钱。也给这男人的世界增添了许多带色的故事。

一个推销员看上了一个漂亮的尕媳妇想带她去出差,就去和她的男人商量,男人说,没有一百块钱,你甭想带我的女人走,推销员这就放下了一百元钱,带尕媳妇上路了。

她的男人不但不以为耻,反而给人们说,他的女人走的时候说了,这一次出去,要给他挣一大笔钱回来,这句话把另一个男人羡慕得回到家里逮住老婆就打,嘴里骂:你个没出息的婆娘,就知道窝在家里吃,人家们的婆娘都出门挣大钱去了!

黑石峡长十几里,南北两山如刀劈而开,《地方志》描述此地“危峰壁立,南北陡峙,奇石突兀,有虎踞狮蹲之势。湟流湍急,回环曲折,蜿蜒如龙蛇之夭娇。九泥东封,一夫当关之险。”是古今兵家必争之地。从西羌到吐谷浑,从吐蕾到角斯罗,无不为争此关隘险地兵刃相见,金戈铁马,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缅怀当年,古道西风,送李唐文成公主去吐蕃和亲的大队人马曾浩浩荡荡从黑石峡通过,此峡虽窄险,却沟通了藏汉联姻之唐蕃古道。这里亦是古丝绸南路必经之地,胡汉商贾,披星戴月,叮当的驼铃,在峡谷中回荡不息,幽怨的羌笛,迎送过多少日落月出,响马盗贼,更从峡谷呼啸进出,演义出若许血腥惨烈的故事……

峡口电便是历代皇家设在此地的屯兵点和驿站所在地,这里的百姓大部分都是屯兵者的后裔。所以这里的老人们都能说出许许多多他们的先人们领兵打仗的故事来,每一个故事都是一部可歌可泣惊心动魄的英雄史诗。然而,当年那些英勇善战的军中健儿们决不会想得到,千百年后,黑石峡依然如故,而他们的后裔们会蜕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四十

初来乍到的维党哪里知道这些缘由,由于一到此地就叫一群女人给了个下马威,心里老大不痛快,看也不看赖在他车上的桂桂,直把车开到装石处,熄灭了火,跳下车就要装,却发现桂桂早站在了他前面。

维党瞪了桂桂一眼,没好气地从兜里取出一支烟放在嘴上点着了,扫了眼石料堆,指着一块大石头对桂桂说:“把这块装上去”

桂桂为难地看了一眼维党,低声说:“我怕抬不动。”

维党轻蔑地说:“你抬不动?”

桂桂点点头。

“笑话!你不是要帮我装车吗?你抬不动石头咋帮我装车了走开!”

维党一把将叼在嘴上的烟取下来掐灭了放在耳朵背后,叉开双腿躬下身抱了石头一使劲,石头动了一下,但没抬得起来,维党的脸立即红了。

桂桂在一旁忍不住“咕咕”地笑了。她走过来说:“还是我来,石头太大,我就怕一个人抬不动。”她说着,朝维党笑笑,蹲下身把那石头抱起来,转身放进了车厢里。

看着眼前这位纤弱的女子,再看看车里的那块大石头,维党的眼睛立马瞪成了铜铃铛,他搓着自己被石头硌疼的双手,再看桂桂时,维党恍惚觉得这女人就不是峡口屯里的媳妇,而是一个在黑石峡里一个人迹不到的山洞里修练了五百年的妖仙,否则,她哪会有那么大的气力呢?

“大哥,还是两个人抬吧,一个人抬,太吃力了。”桂桂仍旧低声地说。

这时候的维党再也神气不起来了,但他又不想在这女人面前低头,就装着没事的样子说:“还是装小的吧。”说着,自己抬了起来。

那一天,他们拉了五趟。拉完最后一趟后维党说:“我该给你五块钱。”

桂桂说:“麻烦你帮我记着,等你领了钱给我就成。”

“可我看见好多女人在当场要钱。”

“她们要现钱就是怕人跑了。”

“那你为啥不要?”

“我知道你身上没有钱。”

“你不怕到时候我领了钱跑掉?”

“不怕。”

“为啥?”

“我看得出来,你不是那种人。”桂桂用头巾擦着脸说。

他突然对眼前这个瘦弱的女人产生了好感。说话的口气明显好了:“你们那位胖大嫂可真厉害。我还没见过那样的女人。”

“你不要记恨花花嫂,实际上,她是个大好人。我们没有她那个本事,就得靠花花嫂帮我们。很多人都骂她,骂她不要脸,可你们不知道,她一个人拉着五个娃娃,男人也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峡口屯的婆娘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麻尼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