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尼台》

第13章 愤怒的老人

作者:井石

五十

中午时,菊花特意烙了葱合儿油饼,她先将烙出来的几个烫手的饼趁热切成三角,放在一个盘子里叫芳芳端了,让她给维党的阿大送过去,芳芳要走时,菊花又说,叫维民也过来吃了算了。芳芳就端着要去。

军军也要去,芳芳骂军军是跟屁胎,军军说跟屁胎就跟屁胎,就先跑出了大门。

不一会儿,维民、芳芳和军军都来了,维党问维民:“阿大吃了没?”

维民说:“他说他现在不想吃,等饿了再吃,叫我们吃,不要管他。”

“他再没说啥?”

“没”

“实话没说?”维党不相信。

“他叫我给尕婶儿说说,叫尕婶儿把你劝,不要你再打麻尼台的主意。”

“我就知道。”

“吃吧吃吧,天大的事,吃了晌午再说。”菊花说。

吃晌午时,维党说:“这事儿耽搁不得,我这就去孙支书家,把开发麻尼台的事情给他说一下,让他给开个证明,我再到乡政府里办手续,张军那里等我拿手续去呢。”

菊花说:“忙人修不下好道场,你就安安静静地把晌午吃上再去。”

维党拿一块油饼在手里,“我一分钟也等不得了。”说罢,转身出了门。

从村支书家回到菊花家时,维党的脸是灰色的,他进屋就躺在炕上,啥话也不说,菊花倒了一碗茶给他,他也不喝。菊花这就知道他又遇到了麻达。

原来维党兴冲冲到支书家时,支书不在家,说是到地里看麦子去了,他又到地里,果然在。维党就把麻尼台的石头是烧水泥的好原料的话给支书说了,又谈了他计划开发麻尼台建水泥厂,县乡镇企业局如何支持的事,孙秉发回头看了看香烟线绕的麻尼台,沉思良久。末了告诉维党,开发麻尼台,给村里找一个在家门口致富的财源,这无疑是件大好事,可这牵扯到麻尼台,不是个很简单的事,在进行开发的前期工作前,首先一定要做通村民的思想工作,否则,会出大问题,捅大漏子。这位支书希望他先去群众当中摸摸底,看支持的有多少,反对的有多少,如果群众基本没意见,我就给你介绍信,你开始办开发手续。

维党提出这个工作应该由村党支部来做。

孙秉发说:“这样不好,这件事事关重大,不宜马上由组织出面,你先摸摸底再说。”

维党问:“如果群众不愿意呢?”

孙支书说:“那就没必要组织再出面了。”

维党急了:“那还要你们干啥?”

支书说:“这不是你管的事。”

气得维党甩手就走。

“那你躺在炕上事情就成了?你不会先和庄子里的人说说吗?”菊花说。

“我当然要说,我是气支书的态度,啥也不敢说,那还要他们干啥。”

“如今的干部难当,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干你的事,庄子里的人高兴开水泥厂,人家就给你介绍信,你去办就是了嘛。你现在的脾气越来越大了,谁受得了。”

维党坐起来,看看菊花,说:“那我现在就去。”说罢义出门了。

维党一出门,就看见自己的父亲也从他们家出来了,他两个打了个照面,相互看看,谁也不说话。纪国保头一扭,朝山海阿爷家去了。

维党的心里一阵凉。他知道父亲是去正式通知山海阿爷他要捐大北房的事了。他真想把父亲喊住,跑到他面前,求他不要那样干,现在麻尼大庄的人所急需的不是一座新修的火神庙,而是钱。可他原地没动,他更清楚现在的他是无法阻挡得住他的父亲的,唯一可行的办法是走在他的前面,用乡亲们对钱的渴望来抑制住修庙的愿望,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他不再多想,就急急地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赶到晚上,发生在维党家的两条重大新闻如同爆炸了两颗原子弹,把麻尼大庄人从平静的生活中震醒了。

全庄子人的肌体中像被住人了强力兴奋剂,老人们高兴地往山海阿爷家跑,以证实纪国保捐大房修火神庙的消息,包括研究啥时候拆房啥时候修庙的事。年轻人们则把维党围起来,热烈地谈论着水泥厂建起来后麻尼大庄的前景。

“维党哥,要是真能把水泥厂办起来,庄子里每户人家真能成为万元户?”狗得娃有些不相信。

“没说的,人家黑石峡烧水泥的石料还没有我们的好,人家们把大钱赚美了!只要我们把水泥厂建起来,麻尼台会变成金子。”维党的每一句话都充满诱惑。

“那就不用再出去寻副业了?”

“那就不用再上可可西里挖金子了?”

“那当然。水泥厂一建起来,我们麻尼大庄就成了大理石开发加工专业村,就我们庄子里的劳力还怕不够用呢。我想着只要开发的事一定下来,我们一边筹建,一边就派人出去学习技术,技术学来了,厂子也建成了,你们哪,就等着干活领工资吧!”

“嘿!今晚上连觉不想睡了。”

“真想现在就干!”

“那样,我们也成拿工资的工人啦!”

“老人们不同意咋办?”成娃说,“我姆妈到山海阿爷家打听你阿大捐大房修庙的事去了。你阿大也真是,为啥早不捐晚不捐,偏偏这时候想起捐大房修庙的事来了?”

“还不是你姆妈耍神弄鬼的逼的。”狗得娃说。

“没办法,大家抓紧时间回家做老人们的工作吧,这个工作做不通,我们啥也甭想干。”维党说到这里,自己也感到这是一项艰难异常的工作。

从那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庄子里每天都有新闻,狗得娃回家给他的老爷子一谈此事,他老子二话不说,一顿棒子把狗得娃打出来了。成娃更有意思,他劝神娘娘不要再鼓动老人们修庙,神娘娘就摸他的头,然后脸色一变,愣说儿子让过路凶神冲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她的法器跳到院子里,跳起了大神,末了,又用青稞和青盐打得满房子劈里啪啦乱响……

吵闹声不断从各家传出来,一时间,在整个麻尼大庄,支持维党开发麻尼台的年轻人和支持纪国保重修火神庙的老人们形成了严重对立的两大派,他们各自自己组织起来,没黑没夜地研讨对付对方的行之有效的办法,把头都想疼了。

五十一

山海阿爷带着老人们围住维党,是几天后一个中午发生的事。

维党拟定了一份麻尼台开发的可行性报告,准备再去一趟支书家,想再一次争取村支书的支持。出菊花家后刚拐出巷道,就被老人们围贼一般团团围住了。

维党逐一地看了一遍老人们,他感到每一个老人投向他的目光都是从某些现代武器喷出的火焰或激光束。这种目光可以在短期内摧毁一个意志薄弱的人的信念,而使他从此如灵魂出窍般萎靡不振。

他们注视良久。

年轻人走过来,站在了维党的旁边或身后。

当维党的形象在山海阿爷的眼中终于幻化成了三头六臂的地煞星的时候,山海阿爷压抑着满腔怒火,以长辈对晚辈居高临下的、尽量平静的口气问:“听说你这个贼杂果要卖麻尼台赚钱?”

“不是卖麻尼台,我们想在这里修一个水泥厂,用它来烧水泥,钱也不是我一个人赚,全庄子的人都有份儿,麻尼台的石头质量好,麻尼台实际上是一个能让我们大家过富裕日子的金元宝……”

“俺嘛呢叭咪哄,麻尼台是格萨尔王的王后森姜珠牡首饰上的宝石,这个我们知道,麻尼台上有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亲手放上去的麻尼石……”

才让拉毛老爹几乎要哭了。

“那都是传说,可我们不能指望着传说过日子……’潍党说。

“守着这么好的资源过穷日子,那才叫冤枉呢!”一个小伙子说。

“维党哥,你干,这不是哪个人说不叫挖就算了的,只要把水泥厂建起来,谁不让开挖麻尼台谁犯法!”另一个小伙子说。

“如今庄子里盖房批地没地方,挖了麻尼台,又挣了钱,又腾了地,一举两得!”

“对,只要村委点头乡上支持,神仙也得给凡人让路。”

小伙子们的话让老人们听得头皮发麻。

“哪个吃了豹子胆的敢点挖麻尼台的头,天火不烧他的家,我去烧!”山海阿爷往地上一敲拐杖骂。

“要是县长点了这个头,他的房子你也敢去烧?”狗得娃故意激山海阿爷。

“县长是大官,不像你们这么糊涂!”勺子匠刘七爷说。

“纪家娃娃,你看明白了,如今不是五八年你阿大拆庙的时候了,你敢动麻尼台上的一个指头蛋儿大的石头,我们就要舍上我们这张老羊皮换你的羔儿皮!”老木匠张争虎发狠地说。

面对着这些既可亲又可恨的老人们,维党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在往下沉,他把自己手中的那份开发报告捏得吱吱响。

“老人家们,我维党是你们看着长大的,我在庄子里的所做所为,难道你们不清楚吗?我也理解老人们对麻尼台的感情,可我这也是为了我们麻尼大庄的乡亲们不再受穷,为了你们的娃娃们不再为挣几块钱出远门受大罪,麻尼台开发了,你们的手头上有了钱,你们就可以把住了几辈子的房子翻修一下,给儿子娶个媳妇,给娃娃们修一所像点样子的学校,给你们称上几斤茶叶几斤冰糖……”维党的嗓子噎得厉害,他吃力地咽下一口唾沫,“我们世世代代敬神,神给了我们什么?看看你们身上穿的,看看你们碗里吃的,要是真有神,神也该为百姓想想,他也愿意把这块地让出来,让敬仰他的百姓们过几天松快的日子……”

“把能赚钱的东西当神敬起来,自个儿傻里巴几的受苦受难,神经病!”一个尕娃在后面喊。

“放你妈妈的狗臭屁!”山海阿爷破口大骂,“能赚钱的东西就一定要卖吗?你姆妈年轻,你姐姐水灵,你嫂子就像山丹花,你咋不叫你阿大全拉出去卖了赚大钱?!”

“你当老人的,咋骂人?”

“我骂的是畜生!”山海阿爷怒火中烧。

“维党,你阿大捐了你家的大北房要盖火神庙的事你不知道吗?”勺子匠刘七爷问。

“他捐大北房的事与我没相干。”

山海阿爷叹了一口气,“唉,维党,你这个娃娃从小儿做事公道,心里想的是大伙儿,这个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庄子穷,我们也知道,可人老几辈子就是这么过来的,老天爷给了个穷命,谁也没办法。可有一条,我们穷是穷,我们的心里有个念想,这个念想就是麻尼台。再苦再穷,只要我们一看见我们的麻尼台,心里就踏实,少盐没醋的疙瘩拌汤喝着心里也舒坦,就有个盼头。要是把它挖了烧成水泥卖掉,给每个人的怀里揣上几万块钱的票票,可眼里空了,心里也空了,想没有个想头,念没有个念头,盼没有个盼头……哪怕天每日喝冰糖水,吃油炸糕,又有啥意思呢?”

才让拉毛老爹接过话头:“你念了十几年的学堂,你知道的道理比我们多,你也得想想,全庄子有多少黑头凡人靠了这么点念想推光阴过日子?你再想,如果你把麻尼台挖掉了,社火从哪里出?灯官往哪里站?再要是把风水地脉挖断了,病痛灾难来了,冰雹冷蛋来了,你能挡得住吗?”

山海阿爷看维党无动于衷,急了,“维党,你说一句话,只要你今天说一句你不再动挖麻尼台的念头了,我们这些老骨头给你跪下,中不中?啊?”

“这……”

“你说,你说!”

“你们……”

“你说呀,我的先人老子,你说呀!”

“山海阿爷,你不能这样……”

山海阿爷“扑通”一下,真跪倒在了维党的脚下。

维党想去扶老人,“侧!”一下,山海阿爷身后的老人们全跪下了。

“维党,你就答应吧,你说一声,你不再动麻尼台了,啊?”山海阿爷老泪纵横地央求。

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景呵!

一瞬间,维党的脑子全乱了套,他也不由自主,“扑通”一下跪在了老人们面前。他的眼泪也顺着他的面颊流了下来。

“老人们,大爷们,你们给我维党下跪,我维党担待不起,可是,你们要我们不开发麻尼台,这,我也办不到。要是真有天火,就让它来烧我纪维党,要是真有神鬼,让它们来惩罚我纪维党,即便是天火把我烧成了焦炭,我的心也不死,因为我们太穷了,我们再也不想受穷了……”

山海阿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愤怒的老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麻尼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