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序 言

作者:金琳

这是一个情人化的时代。

这是一个传统婚姻观念急剧裂变的时代。

《廊桥遗梦》以一曲婚外恋的绝唱风靡全球,令全世界激动、感叹……真情、真爱、性快乐似乎幌然间成了人类鲜亮而热烈的向往。于是乎,“婚外恋”、“情人”、“第三者”不再是羞羞答答、躲躲闪闪、令人尴尬的词汇,而成了常挂于人们嘴边的意味着浪漫的时髦用语。

家花不如野花香?!男人们坦言:我承认,这不是三妻回妾的时代,但我确实需要情人。除非变态,人类有不花心的男人吗?和妻子的机械运动,已使我再也找不到生机勃勃的占有、蹂躏和放纵的快感……情人们也毫不掩饰地说:爱就是爱,爱你没商量,女人就是女人,没有爱情,没有男人,女人还成其女人?伊甸园中,如果亚当的身边不只一个夏娃呢?

汹涌澎湃、艳丽迷人的情人潮,成为人类走向21世纪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情人如梦,让人神驰;情人如诗,令人心醉。

人类疯狂地拥抱着情人……

情人,是否意味着风情万千、风騒绵绵,她是代表着一种最原始的冲动、最野性的浪漫和最炽烈的情焰,还是领袖着对传统的冲击,对观念的发展、对价值的重估和标志着一种文化、一股信念、一个象征?

也许,在这个时代,人类性观念、性道德是应当革新了,人类不应将性神秘化,性、性慾、性爱只是人的一种本能。但爱慾毕竟也是不可以放纵、任其泛滥的。

人类应当懂得,情人,毕竟只是情人,情人只是床上物,情人的爱情是一艘无法靠岸的走私船,严禁入港。

人类应当明白,情人潮只是一块缀满鲜花的雷区,是勾魂摄魄的“百慕大”,情人带给人类的只是片刻的欢愉,却是持久的伤痛。情人潮中,家庭大厦在倾覆、孩子们在哭泣、大人们在流泪、流血,道德也支离破碎……有哲人说,人是一种悲剧动物,诚哉斯言。人类追求爱,却往往又为爱、为性所累、所苦、所困。

人类在痴迷中,人类在困惑中……

人类之性爱、情爱将何去何从?

20世纪最后手持贞洁牌的妻子在饮泣、在生气。她心中最原始的情慾和最肆虐的醋海勃然泛滥:说,是上帝给她们另造了艳丽迷人的胴体?还是她们自设了勾魂的灵肉机关?

21世纪的太阳下,谁做妻子……

               金琳

              1998年4月于北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