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第一篇 花渐慾迷人眼

作者:金琳

人类即将跨入二十一世纪之际,迎面而来的是新世纪第一景——情人潮汹涌澎湃、波涛翻滚。

《廊桥遗梦》,让全世界感动。

中国人也弃了谈性色变、谈婚外恋而心惊肉跳的羞羞答答,堂而皇之地在公开场合谈性、谈女人。

情人说:我是婚姻桌边的一道甜点心,婚姻正餐营养不良时;何不加点餐?”

于是,婚外恋,第三者,情人不是个别人的偷鸡摸狗,大家都忙着找情人。可不是?王子王妃和市井平民,谁没在行动?谁没在想办法……有权力的人利用权力制造情人,有钱的人用钱购买情人……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1965年8月8日,一名自称“最后的牛仔”,52岁的《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罗伯特·金凯,来到爱荷华麦迪逊郡为该社拍摄一组古旧的有篷大桥照片时,邂逅当地一个42岁的已婚农妇弗郎西丝卡,两人爆发出一段相聚不过四日,却延续了整整二十四年的婚外恋情。

这即是美国作家罗伯特·詹姆斯·沃勒的小说《廊桥遗梦》的故事。故事的情节其实很简单,然而正是这本书,引起了几乎是世界性的轰动。在美国,该书连续两年登上美国畅销小说排行榜,其中并有一年高踞榜首。从1992年4月出版至今,销售量达七百万册,引起的冲击波更无以估价。

1994年6月,《廊桥遗梦》中译本发行,立即受到国人的普遍欢迎。其欢迎的热烈情绪,从该书的销量上可见其一斑,首次印刷的10万本在短时间即抢购一空。1995年和1996年又接连印刷五次,总销量超过45万册,这相当于现代外国文学作品平均销售量的4倍!

《廊桥遗梦》何以在中国倍受青睐?

情爱,是人类永恒的话题。而在几千年的中国传统社会里,“男女有别”,“授受不亲”成了男女关系中的基本原则。两性及与性相关的一切,人们一直是讳莫如深。

还是在十多年前,“性”依然被神秘化,被固执地阻隔于人们的精神生活之外,还只是一个可以在床上谈,在没人的地方谈的悄悄话题。80年代初,某高校一位男生路遇一位飘然而过的女孩,为其美丽而震惊,随口说了句“好性感”。结果女孩大骂男孩“流氓”。此事捅至系里,系里给了他“警告”处分,后来,他竟因“作风问题”而被分配到偏远地区工作。

这并不是简单的或偶然的一个事例,它足可以说明,在相当长时间里,中国人把“性”看得过于严肃、过于“政治”。了解了这一点,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此后的几个并不为怪的事情。

—1997年初,山西一家以《科学之友》为名的杂志如期创刊。该杂志的负责人在自审时突然发现这本与政治无关的刊物,却与政治发生了最为直接的关系——该期刊物的封二上,印有几幅表明人体科学的躶体图画。他们一时着急,最后还是请在校中学生们拿了各色彩笔,立即为那些简单图画描裤衩……——1987年,一个农村姑娘报考了一家美术学院的人体模特儿并被录取她将自己青春美丽的躯体展示给了艺术。然而正因为这个原因,她遭到了家庭、亲戚、同学的凌辱唾弃!?988年夏,北京自然博物馆筹备设计了一个《人之由来》的大型展览,旨在向人们直观地介绍关于生命,关于人的知识。8月9日,应邀前往博物馆参加开幕式的200多位人士被告知:此次展览暂不开放。原因何在?

据说,就是该展览中关于“个体人之由来”的部分里,有几幅男女抱在一起的照片。临展前,北京科学技术研究院的领导审查,给审住了。两性相拥的照片,系法国国立博物馆提供的。照片的解说词是:“男女结合后的性行为导致男女生殖细胞的结合,为新生命的诞生奠定了基础”我们在这里没有必要举更多的事例了,因为我们明白,这曾是一个时代的愚昧,一个时代的悲剧,所幸的是,我们今天已经认识到这个愚昧和这个悲剧。

也还是十来年前开始,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行,中国“性”文化身上的冻土逐渐解冻。人们终于识得两性与性爱的“庐山真面目”。

“原来如此!”许多人惊讶。

于是乎,在公开场合,男女相拥在林荫道上漫步,在公园的长椅上和树下的草地上促膝谈心,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曾经被称为“资产阶级腐朽没落”的选美活动从广州登陆,直闯京城。

“情人节”也到中国安营扎寨,被人们用自己的热烈方式尽情享受中国传统的两性观念彻底动摇了。

“整个世界都变了。”许多人这么说。

两性观念的变化,相应导致传统婚姻观念的裂变。年青人坚信男女双方的结合应当建立在真正的爱情基础上,这才是最伟大的道德进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爱情的婚姻”,并希望真到达到感情的结合。据北京市的一份调查材料,择偶标准中居第一位的是“只要有爱情”,占52.4%。

爱情是婚姻屋顶上的一颗太阳,没有太阳,生活中哪会有光明?哪会有欢声笑语?在我们这个时代,人的个性、人的自由已经有很大的舒展空间,我们有权利追求爱情,追求爱情的婚姻。我们为何不珍惜这个权利呢?年青人对婚姻的考虑,已经不再或很少背负“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沉重十字架,而是追求肉体的娱悦、性生活的和谐和满足等婚姻的实质内容。

显然是,文明与道德毕竟进步了,社会在这方面也表现出宽容。

然而,在我们这个具有几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国度,讲求牺牲个体,奉献,服务于集体的传统精神品格,依然使追求爱情婚姻的另一种形式“婚外恋”、“第三者”处境尴尬。

这曾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

周晋是机械厂技术科科长,1.78米的个头,英俊的外表,加上对专业技术的精通,显示出一个成熟男人的特殊魅力,虽年近四十,下有一男一女,且妻子温柔可人,但仍受年轻姑娘的垂青。

不过,周晋为人端正,一心追求事业,对妻子以外的女人,他是敬而远之。

然而,命运有时捉弄人。1993年秋,某工大女大学生宋丽被分到技术科工作,却改写了周晋及其一家的生活。

宋丽的确是超乎寻常的漂亮,那天,宋丽第一次上班,就给周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体态婷婷,皮肤洁白细嫩,长长黑眉下一双乌亮的眸子,鼻梁笔直,牙齿细密雪白,披一头浓密乌黑的秀发,全身闪耀出天造地设般的青春美。

周晋不禁从心底里由衷赞叹:“真是漂亮”。

说来也怪,宋丽一见面,对这位上级也极怀好感,觉得他不仅英俊洒脱,且精干业务,持重而不失干炼,心地也很好。他是上级,也象是长辈、也象是兄长。

在一个办公室里,在一个工作领域里,他们配合默契,相处得很不错。

她很快就爱上他了。

他呢?不错,他对她有好感,她热情、大方、漂亮,又有上进心。但他不对她怀非份之想。他已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刘娟虽不是十分漂亮,但也颇有几分姿色,且温柔可人。他们自幼青梅竹马,毕业于两所不同的大学,后来分配到同一城市工作。他们的感情一直不错。对宋丽,周晋只觉得这位小他15岁的小妹妹远离在农村的家,他这个上级应当在各方面多照顾、关心她一些。

这一点,做妻子的刘娟也知道。

可是,不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宋丽对周晋的感情日增一日,她虽然明知他的家庭情况,但仍抵不住他魅力的诱惑。她觉得,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每一个人都有追求和享受的权力。

她事业上的上进心,驱使她在感情上也不甘落后。

1994年盛夏,天气格外的炎热。周晋到南方出差达一个多月之久。宋丽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未见他,心中总象丢了什么似的,有一种感觉日炽一日,她感到受不了了。

那天,周晋回来上班,半天未见宋丽,一问,知是她病了,于是他去单身宿舍看她。

笃笃笃……,他敲门。

“谁呀?”她显得有气无力。

“是我,我回来了。”

“喔,请等一会。”

他退后两步,站在门边,想着这夏天,女孩子睡觉和男人一样,脱得只剩下不能不穿的。他回过头来,望着远处的天空,天湛蓝湛蓝的,偶有几丝白云飘过,象仙女在舞蹈。

过了几分钟,门开了。

“请进!”

他见门开着,却不见人,也不多想,径直入内。一看,屋内空荡荡的没有人影。惊愕之中,忽听身后门响。他回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她脱得一丝不挂,背靠着门,眼睛痴情地望着他。

“你你……”他脸色通红,“你怎么能这样?”

她扑到他怀里,“我实在受不了了,我爱你。”她的声音含着泪。

“这,这你不是瞎闹?”

“不,我真的好想你,爱你。”

“不行,我都有小孩了……”

“我不管,我爱你,我要你!”

“胡说!

她满身芳香,伏在他怀里,她吻他,抚摸他,诉说痴情一片他推开她,却推不开,内中的雄性一涌而起,他搂住她,抱起她走向她刚睡的地方……一场汹涌澎湃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她伏在他怀里,他抚摸着她。

“你会后悔的”,他说。

“我不想拆散你的家庭,但我爱你,我只要你爱我就行。”

“爱也是现实的。”

“爱是一种美丽的情感,只要深深爱过,人生就很灿烂。”她满足。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一边是幸福的家,一边是一个漂亮的情人,他感到是天赠的艳遇。她体验了一个女人的幸福,好满足。

半年过去了。

世上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的事还是被发现,被传扬出去……刘娟开始听到丈夫艳闻时并不相信,以为是有人故意造他的谣,拆他的台。但时间长了,大家都这么说,不由得她不相信。她问他,他解释,但解不了她心中的疑团。

那天,周晋又打电话说,因赶进度要加班,要晚点回来,晚饭你先吃。

刘娟似有所悟,口中应了一声,随即称身体有点不舒服,向领导打了声招呼,算是请了假,早早下班,然后悄悄到宋丽的单身宿舍旁边藏了起来。

果然,下班时间到了,宋丽很快就回来了,过了十来分钟,周晋也来了,他从宋丽宿舍旁走过,没进屋,走到走廊尽头,又回过头来,见周围没人,又到宋丽房门口,很快掏出钥匙开门进去了。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刘娟的眼睛。她顿时气得牙齿格格作响,“好啊,你这个家伙,瞒着我在外面风流,我看你风流……”一种女人特有的心里霎然升腾出一股仇恨,她悄悄叫来几个人,然后破门而入,那时,周晋宋丽还在快乐之中……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上级领导严厉批评了这位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的周晋,并决定撤销其科长职务,刘娟受不住打击,坚决要求离婚,周晋的人生一下子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折。宋丽呢?因作风问题受到厂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人骂作“騒女人”、“婊子”,在人们面前抬不起头,几个月后,她不得不调到另一个城市……这些年来,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婚外恋”,“情人”,“第三者”似乎不再是偶然的个别现象,而是当今社会一个比较突出的社会问题,“我有两个情人”。“唉,先别忙着结婚,先找个情人解解渴。”“我很想找个情人。”……,此类话时下已很时髦。但是,中国传统文化似乎还不能容忍这些,它支持和维护着传统的两性观念和一夫一妻的婚姻道德。

想要而不能要,是中国人对待情人的矛盾态度,这是不是一种人性的悲哀?

看完《廊桥遗梦》,有人说:“真他妈的性压抑”。这句话包含着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幽怨、无奈与渴望的情慷。

《廊桥遗梦》展示给我们的是一道中年人婚外恋的美丽风景。

作者构思精巧,扣人心弦,无疑是作品赢得了广大读者欢迎的重要原因,但至为关键的,恐怕还是关于婚外恋的丰富的社会内涵。

一对情侣,相爱而不能结合,在缠绵数日后,饱受了20多年的相思之苦,为了成全一方的道义责任,两人至死都未曾谋面,只能在死后将骨灰洒在同一桥下,魂魄相游于同一河中以续前缘,是怎么一道令人扼腕伤怀的人类情感的悲歌!

故事中的爱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篇 花渐慾迷人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