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第六篇 家庭,人类永恒的归宿

作者:金琳

世纪末的人类,经受着情人潮的洗礼。

情人是艳丽迷人的罂粟花,是勾魂摄魄的“百慕大”。情人带给人类的是片刻的愉悦与持久的伤悲。家庭大厦倒了,孩子在哭泣,大人在流泪、流血,道德也支离玻碎……人类是否还将把情人潮带入21世纪?

从理智上来说,尽管情人潮给予人类的更多的是悲剧,但它也并非洪水猛兽,它是一种正常的自然现象,在某种程度上又可以说是一种人性的复归。社会没有必要也不当应用道德和法律去拷打它,正确的态度只能是宽容。人类社会的发展主要目标就是寻求人类的解放与自由,而这恰恰又是以保护人的个性为内容的。

人类应该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性爱方式,以满足作为人的需求。

未来的婚姻性爱方式无疑仍将是一夫一妻制,家庭,是人类社会永恒的归宿,只不过是,这种家庭可能会发生更些变化而有别于现在的传统家庭。

美国社会学家杰西·伯纳特的话个人深思:“未来这种婚姻的最大特点,正是让那些对婚姻关系具有不同要求的人,作出各自的选择。”

倘是如此,人类还存在偷偷摸摸的情人吗?

婚外恋在中国

或许是人们开始理智并开明起来,当今中国,社会和世人对婚外恋的态度已达到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宽容,这的确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而与此同时,婚外恋现象则渐渐显示出一种“嚣张”和“蔓延”之势。据《女性》杂志最近的一次外遇调查,参与调查的人,85.1%的女性和73.3%的男性有过外遇经历,另2.7%的女性为配偶外遇的“受害者”。这次调查报告指出,男人和女人外遇的背景和寻求的满足角度不尽一致。从背景上看,女人往往是在失意中开始外遇,男人则得意易“花心”。13.3%的男人在社会地位提高后走进外遇之中,而同样情况开始外遇的女人只有7%,6.7%的男人在得意时有了外遇,却没有一个女人是这种情况。男人得意易“花心”似乎由此而可以找到证明。

40.9%的女人和20%的男人在失意中开始外遇,41%的女人和26.6%的男人在孤独的时候介入外遇。恐惧孤独是人类的共性,我们都是社会动物,渴望依靠,而女人尤甚,“丈夫或男友不在身边”是许多女人开始外遇的背景。同样的挫折对女人的打击可能重于男人,16.5%的女人是在受挫折中开始外遇的,而只有6.7%的男人如此。男人在挫折中难以维持自信,而外遇的成功需要男人凭自信增力魁力,去取悦异性。女人受挫后同样丧失自信。这使她们更加渴望依靠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精神分析学大师贝克尔认为,我们都是脆弱的生命体,所以希冀通过与另一个人的结合获得安全感,以便反抗孤独、弱小与亡。

从寻求的满足角度而言,外遇中的女人,67.6%视感情远重于性,而只有26%的男人能做到这一点。女人们选择情人时首先考虑的因素是才华、性格、志趣;男人们则首选外貌和性诱惑力。

i5.1%的女人、33.5%的男人很重视性。17.9%的女人和40.1%的男人很看重对方的外貌。看重对方金钱的女人为9.6%,男人们则由社会与文化决定着,没有一个人眼睛盯着情人的腰包。

31.1%的女人曾经同时拥有一个以上的情人,而66.7%的男人却做到了这一点。能接受情人在与自己交往时同时另有情人的男人是40%,而女人则只有17.6%。同时,自己可以“左拥有抱”的外遇者,有一半不能接受自己的情人也这样。自私是人类的本性,我们对待自己和别人,从来就是两套标准。

39.6%的女人和73.3%的男人在外遇中寻找“浪漫情怀”,均为双方“你想在外遇中得到什么”的最高值。紧随其后的是“性”,26.7%的男人、7%的女人选择了它。

调查报告指出:外遇中的女人远较男人沉重。

外遇发生前便确信自己将“不忠”的男性与确信自己不会“不忠”的男性均为33.3%,而女人在上面选择中表现出悬殊的比例,只有16.2%的人事先能料到自己会有外遇,51.4%的女人坚信自己不会移情别恋。

有外遇幻想的男人为66.7%,女人只有37.8%,肯定自己无外遇幻想的女人为13.5%,男人为6.7%,“说不清”自己是否有过这种幻想的女人是男人的3倍。女人受文化的约束,戴着文化造就的有色眼镜,许多时候无法看清自己。那些后来陷入外遇中的女人,很多人此前绝想不到自己会“失贞”,生命自身的律动结果与我们的自识相左,也给那些女人一次重新审视所谓“道德”、“贞操”的机会。

80%的男人能够一方面享受着外遇的刺激与浪漫,另一方面又深爱配偶。而能做到如此潇洒的女人却不多。许多女人是在丈夫有外遇后心如死水,才走进外遇的。也正因为如此,对配偶无负疚感的女人为10.8%,男人为20%。

“如果外遇不被配偶知道,便不会伤害他(她)”,60%的男人赞同这一说法,远高于同样持赞同意见的27%的女人。女人比男人更关心外遇行为本身的背叛性,而不是亲眼可见的事实的伤害,这还是因为,许多女人的贞操观已深入骨髓。

53.3%的男人和50%的女人认为自己介入外遇伤害了对方的配偶,未婚而卷入外遇中的人有64.3%认为自己伤害了对方的配偶,高于持同样自责的已婚外遇者的34.9%。未婚者比已婚者更敏感,更有负疚感。一些成为“第三者”的未婚少女,在肯定了自己快乐的情感体验同时,也强调内心承受的重荷,呼吁自己的同龄女孩:千万不要介入这种无结果的爱情苦旅。

在被调查者中,只有一次外遇行为的女人是37.8%,男人是20%,有2—3次外遇经历的女人是39.2%,男人是26.7%,有4次外遇体验的男人开始超过同样次数的女人,前者是6.8%,后者是2.8%。有5次或5次以上外遇体验的男女分别为13.2%和13.6%。

明确肯定自己在不断幻想、追求外遇的男人为40%,女人为17.6%。男人往往注重数字的累计,关心自己占有过多少女人,而女人们则更容易从一次具体的经历中细致地体味、感受。

调查报告指出:外遇者体验浪漫的同时,感受精疲力竭。

现在这个时代,找情人并不是一件难事。初次见面,相识3月以下,开始外遇的男女为数甚多,既便是那些相识一年以上才撞出火花的有情人,也往往是水到渠成,一点即破。但是,欢情之宜得,并不能使次情日盛、日重,情人们真正做到潇洒走一回的,为数尚少。

近一半的男女认为,作为未婚者介入他人家庭,婚外欢情受到阻碍。双方不平等地位易使未婚者产生挫折感、失落感。孤独感,创伤感,使已婚一方疲于应付”难以协调,既便如鱼得水,亦难免有忧虑感、负疚感,从而给美妙之情爱罩上阴影。

70%左右的情人都不会要求对方做出婚姻承诺,他们自己也难于给予这种承诺。外遇就是外遇,新时期的中国人磨练了十多年,早已看清婚姻与婚外情的界线,步入绝不轻易谈离婚再娶(嫁)的境界。既便是未婚者,能给自己的已婚情人一份婚姻承诺的,也只有9.5%。虽然要求得到这种承诺的未婚者为33.3%,约是有同样要求的16.3%的已婚者之2倍。人们因此不得不修炼得擅于控制情感,像高超的技术人一样将其维修得恰到好处。会陷入婚外恋不能自拔的女人只有14.9%,男人一个也没有。

外遇中的男女难得过一次性生活,除非一方未婚且独居。只有20%的人每周有机会享受一次性爱,绝大多数的外遇者为了得到一次肌肤之亲,不得不费尽心机策划。汽车、办公室,都成为作爱的地点。一位男子说,他同情人两年间只得以作爱3次。凡此种种,一方面增加了双方性吸引、性思念、性乐趣,另一方面也显示了外遇的不幸,外遇者之艰难,可见一斑。

报告指出:外遇再浪漫的激情也难以取代相儒以沫的生命交溶。

66.7%的男人和60.8%的女人同配偶或恋人讨论过对于外遇的看法,另外1/3左右的男女对于这一两性关系的重要问题竟未曾交换过意见。陷入外遇之后,20%的男人和24.3%的女人会想到与配偶交流,寻求解脱。想努力挽救婚姻的男人为40%,女人为29.7%,女人一旦走入外遇,往往更为坚决、彻底,更难以忍受“两面派”的生活。

在婚姻状态很好的情况下开始外遇的男人是女人的一倍,男人多将外遇视为“婚姻之补充”,女人则多视为情感失意之补偿。

约2/3的被调查者都表示,他们没有通过外遇引起配偶关注的意图。

认为外遇会影响下一代的外遇者不多,他们认为外遇可以巧妙地掩饰,夫妻间不争吵,仍相爱,便不会伤害到孩子。但是54.1%的女人和46.7%的男人认为,即使外遇会伤害孩子也不会因此放弃外遇。

发现自己被配偶背叛之后,大吵大闹的男女只有13.3%。这表明时代变了,观念变了,女人更加自信、自立、自强,接受的信息多了,承受力强了,处理挫折的方式也必将有所改变。

也有4.1%的女人会进行报复,决定找配偶之情人交流的男人为6.7%,女人为14.9%。

认为婚外恋过后,家庭生活可以恢复旧有状态的男人比女人多8.1个百分点,女人更易被伤透了心。但是准也不能否认,再浪漫的婚外柔情,往往也无法替代多年夫妻相德以沫建立起来的那份默契、亲情、生命水rǔ交溶的感受。

报告也指出,外遇者在呼吁彻底的文化背景与观念重建。

在调查中,66.3%的女人和66.7%的男人认为外遇是“人性之自然”,但仍有人认为自己的外遇行为是“可以原谅的错误”,至于被背叛者,多认为是“严重的道德败坏”。

47.3%的女人和66.7%的男人认为社会舆论对外遇的态度有待进一步宽容。

63.5%的女人和80%的男人认为外遇是个人行为,只要两厢情愿便无可厚非,坚决反对立法惩处,一位男子称立法惩处外遇是“可耻、可恶、可笑的的主张。”但仍有13.5%的女人和6.7%的男人强烈要求立法惩处。

以《女性》杂志特约主持人方刚讲行的这次外遇调查,可以说,比较全面反映了中国目前的婚外恋状况。

总体而言,一方面,婚外恋现象发展势头正猛,另一方面,社会和世人对婚外恋已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宽容。应该说,这种宽容是一种进步和文明的标志。因为这种宽容,绝不意味着欣赏和赞同“婚外恋”这种形式或行为本身,而不过是表明一种对“婚姻感情问题带有很强的个性”的认同,一种对感情问题宜因势利导和软处理,而不宜操之过急和激化矛盾规律的承认和肯定,一种对个人隐私、个人选择、个人追求。个人能力的尊重、一言以蔽之,意在为个人自主、自由而理智地处理爱情、婚姻、家庭问题提供一个相对宽松的社会、文化环境。而社会和世人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和根本目的,也无非是,更看重爱情的价值和期望人们的婚姻家庭具有更多的情感内容,变得更和谐、更美满、更幸福从而也更稳固、更持久。

婚外恋在美国

1996年8月,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高级政治顾问莫里斯因性丑闻而引咎辞职。他与一名应招女郎长达一年的婚外恋被曝光,引起了美国社会的轰动,婚外恋再度成为美国人的热门话题。

这年9月,美国一项权威调查表明:70%的人认为婚外恋总是有害于婚姻,22%的人认为有时有益于婚姻,50%的人认为婚外恋不对是因为它不道德,17%的人认为是因为它破坏婚姻,25%的人则认为是因为它“具有传染艾滋病及其他疾病的危险。”

在美国,人们对婚外恋的态度有着显著的时代色彩,几十年前,性解放冲击着红男绿女,人们对婚外恋并不是抱着那么激烈的偏见。1974年美国芝加哥大学的一项民意调查研究中心曾调查公众对婚外性行为的态度,结果显示,大多数人认为婚外恋“总是不对的”,而在18—2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篇 家庭,人类永恒的归宿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