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第12章

作者:九丹

1

“我打了你你就是我的女人。”——许多个夜晚许多个白天我都想着这句话,它是不是用鲜花做成的保护网把我围在了其中?

我和芬又趁课间趴在窗台上朝下面那条僻静的街道看去。我问:“他会出现吗?”

“我不是等着要看他,只不过想看他每天所走的那条街道而已,他的眼睛曾看着光滑平整的路面、站立在一旁的大树,还有感受过吹过来的每一缕风……”

下面静悄悄的,同上回一样,没有一点声响。我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等我这个学期结束,还等他爸爸妈妈从美国回来,不过他也没有明确告诉我。”

“那你还是得问他个清楚。”

“要问清楚吗?”

“当然,一定。”我着急道。

“不过他对我真好,他父母总想让他去美国定居,但因为我的缘故他始终没答应。”

她朝我一笑,又转过头向窗外看去。

“你现在还做家教吗?”我问。

“做,不做一分钱没有,因为他也很年轻,在闯事业打基础的时候,而且去教教小孩子,我心里也很愉快。你知道吗,教小孩子的时候,我就想给他生个孩子。”

“真的吗?给他生个孩子?”我不禁艳羡起来。

“可现在我们没钱,”说着,芬拿眼睛看着我不怀好意地笑了,“你已很久没有去华沙快餐厅了。他每顿饭都带你吃吗?是不是都吃的好的?”

“你想不想见他?”

“我?”

“晚上他接我时,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

芬的脸一下红了,赶紧说:“我没有时间,我得赶去上课。”

“吃完饭,就让他送你,之后我们还要赶一个宴会。”

“什么宴会?”

“今晚上的总统慈善画展。”

柳亲自驾着车,在他身后坐着两个男人,都是他的朋友。他身边的位置像以往一样是专门给我留的。好像自从认识他以来,我就在和其他女人悄悄地争在着这个位置。

但是当我和芬站在一起时,竟有些犹豫,要不要让芬坐在前面?她毕竟是客人。芬却直接打开了车后的门,坐在那两个男人身边。柳惊异地望了她一眼,脸上立即露出自卑的神态,随即用手把头发向后抹了抹,好让自己变得年轻一些。我向他介绍:“这是芬。”

他回过头来对芬又看了一眼,那眼神既慌张又紧张,我的心往下一沉,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我也看了一眼芬,发觉她好像从未像此刻这样漂亮,皮肤那么白皙和娇嫩,她的黑色瞳孔的周围发射细微的光线,车上所有的人还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那是玫瑰和栀子花混合的味道。

柳问:“你从哪里来的?”

“上海。”芬答道。

“你们是好朋友啊?”

芬笑开了,声音低低的竟是那么独特与无邪。柳发动了车,不时从反光镜里看她,好像他一直没把她看清楚。

一路上,一股奇妙的香气在我们之间慢慢升腾。

下了车,芬在前头和那两个男人边走边说着话。她穿了一件短裙,上面是一件rǔ白色短袖衫,脚蹬一双高帮黑皮鞋,模样既俊俏又时髦。我和柳走在后面,和我一样,他也默默地盯着芬的背影,竟一句话也不想跟我说。突然他赶上前去对她悄悄说了什么,只见芬用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裙子。

她又回过头看我,满脸通红,等我走上前,她说:“这个柳先生可是个天真的玩童。他刚才说我裙子后面的拉链没拉上,我吓了一大跳。”

我也被逗笑了。

在饭桌上,我和芬坐在他的左右侧。黄色的灯光显得每个人都生气勃勃,尤其是他,那脸上又焕发了一种黄铜一般的色彩。当第一盘菜上桌时,我注意他首先把菜夹给谁。以往的那些日子,纵然有一桌子女人,我都享受着第一个的特权。

这是一盆鱼翅汤。他勺了两小碟,一碟给我,一碟给芬,而后双手端着,不分先后。他转过头望着我,看看我的眼睛,尝试着冲我作一个微笑,但一下子仿佛把我忘了,重又把视线右移,去跟她说话。只听他问:“你和海伦都一样是大学生吗?”

芬点点头,说是的。

“我看你素质气质都非常好,我给你猜几个成语,你肯定知道。男人躶体坐在石头上,打一成语。”

芬歪着脑袋竭力去想,想了一会,她说想不出来。我也在思考着,男人躶体在石头上,究竟和什么样的成语有关呢?

“以卵击石。”他不动声色地解答道。

我们刚要发出笑声,他又问道:“女人躶体坐在石头上,打一英语单词。你看你们每天都在上课,用功,背单词,这个总不会又不知道吧?”

芬说:“不知道。你就直说吧。”

“becouce。”旁边的男人答道。

我又要笑,脸却又在发红,芬瞄了我一眼,脸上似乎也有一些窘迫,芬对柳说:“我只想快快吃完饭,还要赶家教呢。”

吃完饭,走向车场的时候,柳赶着替芬打开前面的车门,一边向芬说着什么。我在后边听不见,但能猜出他是让芬坐在前面,以表示他对她的亲昵。芬似乎摇了摇头,依然坐回她刚才的位置。

我的心像撕裂了一样疼痛难忍。

把他们—一送走,车上只剩我和他时,我默默地望着窗外。窗外是一阵阵乐声,如泣如诉,好像黑夜里的乌鸦在喊叫。他温和地用一只手握住我说:“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他问得声音很低,因而在我听起来就像他在床头对我耳语一般。我红着脸冲他做出一个酸溜溜的微笑来。我抚弄着他的手指说:“我在考虑我穿什么样的衣服去参加宴会。”

“哦,的确是的,你不能穿着牛仔裤去。你会穿什么?”

“当然会很漂亮。”我一边说,一边思索着。箱子里所有的衣服在我眼前—一闪过。顷刻间我突然看见了一件非常适宜今晚宴会的衣服。想到这儿,我的心情快乐一些了,于是我对他说:“芬要结婚了。”

“谁?”

“刚才那个女孩。”

他恍然地“哦”了一声。“她叫芬吗?”

“难道你把她忘了。”

“我的记性不好。”

“是啊,有时把我也忘了。”我伤感地说道。

2

我飞快地打开那个红皮箱,把那件咖啡色长裙拿出来,透亮的灯光下,我又看见了那个漆黑的夜晚和他盯着我的神情,我听见了乌鸦在展翅的声音。

他看到我身上的裙子,脸上稍稍有些惊讶。当初,在那个丧礼上他也是这样的表情。我问:“好看吗?”

他一边开车,一边又在仓猝之中好奇地盯了我几眼,他说:“你穿这条裙子?”

“你不是很喜欢吗?”我冲着他的脸说。

“你不害怕?”他反问道。

他的话使我心中猛然一颤。我很想问清楚我害怕什么,但又问不出口。可是隐隐地,我发觉周身的血冲到了脸上。

我很想回去把它换掉,但转眼间,车已停到一幢银亮的大楼面前。

这是莱夫士酒店,是英国风格的近代建筑。我们刚要上楼,一阵音乐像风似的飘荡下来。我们上了二层,送到一个大大的客厅里。屋顶是尖形的穹窿。地上铺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竟像置身在海底的水草上。灯光并不均匀地铺展,而是一小团一小团地照射着,有些地方淡淡地浮现阴影。但是墙四周很亮,挂满了画,每张画都有很强的光照射。

两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走过来迎接了我们,然后握住柳的手说起话来。我在一旁顾不上看画,而是悄悄而怯懦地看着满客厅的人,里面大都是男宾,但有不少衣着华丽的太太小姐们。我从那些脸上一张张扫过去,没有发现麦太太。这使我立即感到一股清凉的气味,夹杂着花香和酒香。我仰起头看穹顶,是一些多面体的水晶,正在不规则的灯光下折射出淡淡的光辉。在大厅的一角,有一张长长的餐桌,上面铺满各种盛着食物的器具,几个侍者穿着燕尾眼微笑着立在一旁,还有几个端著有酒杯的餐盘穿于客人中间。我拿了一杯红色香摈,只听得有人悄声说道:“总统马上就来了。”

柳不断地和客人寒暄着,谈话间客人总会朝我深深地瞄上一眼。这时他和我都不说话,仅仅微笑着,然后又领着我来到另一些人的面前。他们说总统已过了约定时间。我看了看四周,人们似乎根本没有为此焦急,而是缓慢而不动声色地喝着,吃着,交谈着,欣赏着墙上的画。趁客人不注意我说我们也去看画吧。

墙壁上是一张张的油画。都是本地画家的作品。其中有一幅很大,画面上是层层叠叠的鲜花,一律绿茎红花,几乎铺满了整个画面。他说:“这是我们的国花,胡姬花。”

“我知道。”我说。

“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他笑了起来。

“是我。”这时从后面闪出一个人来,正是麦太太。她似笑非笑地盯着画,说道,“我曾教她唱一首歌叫‘胡姬花,胡姬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善良的人们在讲话,请你快开花。’现在胡姬花果然开放了。”

我吓得失魂落魄,紧紧盯着她。她穿着一件黑色套裙,脖子上挂着一长串玛瑙项链,有绿的,有红的,使她的全身都在闪烁着光彩。她把目光从胡姬花上移到我身上。我心想,这会儿,她唱完了歌,是不是要向他揭发了?她肯定会告诉他,或者告诉所有的人——我身上的长裙子是她的。

“你来得正好,总统马上就到。”他客气地向她说道。

“今晚有比总统更有趣的事。”她说,目光依然盯着我。

“喔?”他扬起眉头,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今晚上我看见了漂亮的胡姬花,但是海伦身上穿的这件裙子比胡姬花更漂亮,更有品位,你不觉得吗?”

“是很有品位,我非常喜欢。”柳说。

“那一定是你买的了?”她望着他。

“是我买的。”

他笑了一声,她也笑了一声。我站在那里身上像爬满了蚂蚁。

这时,整个场面肃静下来,在人群中间自然让出了一条道。瘦高的脸色苍白的总统出现在门口。所有的人都拍起了手掌。我也不禁拍起了手,心想总统来得正是时候。

我悄悄瞄了瞄麦太太,她正朝总统看去,不住地点头。

总统已来到了客厅中间。

我移动了一下身子,尽量离麦太太远一些。我听到总统在说着什么。他戴着一项鸭舌帽,两片苍白的嘴chún微微张着。据说他前两年得了一场病,总算治好了,但头发总爱掉,所以公共场合下不得不戴顶帽子。

柳牵着我离开了麦太太,向总统那个方向走去。我使劲抽出了手。他说:“没关系,他知道我喜欢女人。”

总统看见了他,朝他微笑,他把我推到他面前说:“这是中国来的,美不美?”我一下窘迫起来,脸红得像个西红柿。但是总统朝我亲切地笑起来。我也机械而又紧张地咧开嘴。有许多镁光灯在闪烁,随着每一次的咋嚷声,我的心脏都在颤栗,仿佛是我身上的衣服在作无声的告白。待他们开始说些我听不懂的话题时,我又用目光寻找起麦太太。我想与她和解,我要请求她放过我,不要让我在他面前丢脸。

空气仿佛非常闷热,我的头脑发胀,呼吸也有困难。我不由自主地离开了他们,来到陌生的人群中。周围的嗡嗡声不绝如缕,和空中飘荡的乐声混合在一起,如同大海在涨潮。我悄悄寻视着,从一个身影到另一个身影。我身上的咖啡色长裙在黯淡的光线中仿佛渗透了一种神奇的东西,使我和它一起不住地颤抖。这时我看到了她。

她正端着酒杯在chún上轻碰,有两个男人陪着她。我只注意她的脸她的嘴,注意她在说什么。她一会发出笑声,一会又沉思起来,脸上是那种自豪和尊严的神情。我离她只有几步远,这时她也看见了我,但又装作没看见,把目光移过去,继续盯在男人的脸上。显然她不想和我说话。

但我固执地向她靠近,我想跟她说一声对不起,哪怕是在她的背后说,只要她能听见就行了。我一步一步地走着,心跳急促,血液在皮肤下像一条汹涌的河流。我终于走近了,可是待我定睛一看,她已转向别处。

我难过地站着,我觉得我的胳膊和腿都麻木了,失去知觉了,身上的衣服却像揭露了一切谎言一样紧裹着我的身体。虽然麦太太躲着我,但在每一个人缝中,我又都能感觉到她嘲弄的目光。我红着脸,低垂着头。这时,柳来到了我的身边。他说:“这是总统慈善画展,我总得给个面子买一幅画。你说买哪张?”

“那幅胡姬花。”我漫不经心地说。

“你真的喜欢?”

“喜欢。”

我们又来到胡姬花面前。我望着这幅画,在里面选定了一朵最不起眼的,看看这朵花有多少花瓣,花瓣上有什么样的锯齿,有多少叶脉,但是看着看着,那朵花就变成了麦太太。我用手压住双眼,但是麦太太脸上的冷笑怎么也驱之不尽。与其等她告诉他,还不如我现在向他坦白。于是我转过头胆怯地说:“你知道吗?我的衣服……”

“衣服怎么了?”他的脸冲着我看,忽而又笑起来。

我又低下头,他为什么会笑呢?我嗫嚅道:“我的衣服是不是很好看?”

“好看,当然好看,你没发现麦太太在妒嫉你?”

“不是,这衣服是——”

我不说了,合住嘴巴只定定地看着地面。

“是她的,对不对?”他说。

我吃了一惊,脸更红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第一次见你穿这衣服就眼熟,第二次见你,知道你住在她家,这么一联想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不再笑了,而是阴沉地望着墙壁上的画。

我恍惚地望着他。

“不过我想问一问这衣服是她送给你的还是你自己从她房间里偷出来的?”

他看了我一眼,又道,“不过算了,我不要你回答。”

我望着面前的胡姬花,一边数着那花瓣,一边说:“偷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乌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