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第02章

作者:九丹

1

一路上,麦太太一条腿叠在另一条腿上,跷起一只闪亮的黄色的尖头皮鞋,她把头靠在椅背上,长长舒出一口气,重又陷入迷离恍惚的状态。车快速地飞着,我像一只没有壳的躶露的蜗牛,颤然地缩在一旁,这就是新加坡吗?这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呢?一瞬间只觉所有的摩天大楼恍如活的生物蠕动着,斜斜地倾着身子,好像一根根细高的棍子要往路面打过来。偶尔在大厦与大厦之间的缝隙里,看到光亮的草坪,那光也一根一根地竖着。我不禁浑身冒出一股汗,被汗水德湿的丝裙紧紧贴在胸脯上。这样干净的地方恐怕连小偷都不会有一个,我感叹道。这时不知从哪传出了响亮的“当当”的钟声,使正睡着的麦太太立即向前倾过身子,看了看腕上的表:“都十二点了。”

钟声停了,却模糊地传来一阵歌声,像一块洁白的纱巾在夜风中颤动。我问麦太太这是什么声音。

“那歌声么?是马来人的回教堂里发出的祷告声,他们在感谢他们的真主阿拉,你看,只要天上有明月,祈祷声就不会断。”

麦太太顺手指过去。我看到天边挂着一轮圆月,像是一只眼睛在恳切地寻找她的另一只眼睛。我把脸贴在窗口上,企图从一片倾斜的建筑物中寻出哪一座是正在祈祷的回教堂。车开得太快太不费力了,而那声音犹如在空中盘旋的大鸟落下的阴影,把我们密密地罩在其中。

2

不久,麦太太用那双淡黄色的皮鞋把我引到一座大厦中的门前。她在开门的一刹那,脸色越发苍白。而一股扑鼻的怪味迎面袭来,这是什么味道?再看,门里面有一男一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着什么东西。他们怔住了,显然没有料到有人会突然进来。只见那女人约莫三十多岁,有着黝黑的肤色和一双深陷进去的眼睛。她连忙放下手中的一团白色的东西,一头长长的黑发顺着遮住了脸。她在用英文跟麦太太讲着什么,表情慌里慌张。麦太太也用英文叽叽咕咕地一长串,随后那女人扫了身边的男人一眼。这个男人和她一样的黑,鬈曲的头发密密地覆盖在头顶上。他站起来畏缩着身子挨着我们身边走了。

“一不在家,佣人就把男人带进家来,还吃榴莲。”麦太太对我说,又转过头以一种极度厌恶的表情对着那女人。女人赶快收拾起桌上的东西,桌上是几大块厚厚的瓜皮,其中一个瓜皮里还留有白白圆圆的呈颗粒状的果实。满屋子里的怪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仿佛是葱在阳光的曝晒下发出的腐烂的怪味,它穿透一切物体飘散着,催人慾吐。

麦太太放下手中的皮箱,来不及把皮鞋换成拖鞋,就迈着细碎的步子直奔窗口,慾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她一边口中喃喃:“太难闻了,一生最不能闻的就是这种味道,我要打死她去。”

这当口,那女人已收拾起所有的东西,趁麦太太开窗的工夫溜走了,在关门的一刹那,那张脸对着我伸了伸舌头。

夜风吹进来,撩起麦太太顿后的头发,露出细嫩的颜色。我忍不住捂住鼻子,说:“确实难闻。”

“那你完了,一定是留不住了还要回到中国去。”她冷不丁地说了这一句才去换拖鞋,在靠墙的鞋架上取出一双粉色的换在脚上。而她的眼睛仍然望着我说道,“榴莲榴莲,就是流连忘返,忘了你的过去而永远留在这里。来,你也来换双拖鞋。”

我松开手,阴郁起来,心里暗暗责怪自己为什么不能喜欢这种味道。我从我的箱里面取出了一双红色的硬邦邦的拖鞋,一看就是中国货。

这时麦太太以检查审视的目光看着客厅,生怕哪个地方遗留下一块榴莲或是它的皮来。但是那怪味依然执拗地充满了整个空间。客厅很大,四周是深黄色的墙纸,地上铺着雪白的小块磁砖。一套黑色沙发倚着靠北的一堵墙,墙的正中间是一幅很大的照片,里面有一美丽女人披着白纱,手拿一把红扇,嘴巴圆圆的正对着前方的天空歌唱。我不禁走过去仰望着。

麦太太也走过来,把她的影影绰绰的轮廓投射在墙上。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认不出了吗?这是我年轻时唱《蝴蝶夫人》的剧照,正在唱《晴日》。”

“您唱《蝴蝶夫人》?”我不胜惊异,一刹那,望着她的面孔,我忽然明白我为什么一见她就对她迷惑不解的缘由,似乎在那候机室里,在飞机上,仅有我和这位妇人面对着面,只因这苍白的面貌中有一种独特的个人印象。我再向她望去,这时她已换了一袭白色的睡袍,站在客厅外向我招手。

我忙不迭地跟在她后面,像跟着一团虚幻的影子。走过客厅便是餐厅。长形的餐桌上放着一瓶五颜六色的花。但引起我注意的是几乎掩去了一半的花瓶。我禁不住停下脚步,凑过眼睛仔细看着。金黄色里面隐着绿图纹,瓶口精致地滚上了一层金边。麦太太在一旁说:“这是我花了三千块钱从中国买来的。”

“是唐三彩吗?”

麦太太笑着摇摇头。我便跟着她来到另一间房。房的正中央是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

“这是我的琴房。”

我看着钢琴,仿佛和一个什么人撞了满怀,我又想起悬挂着的《蝴蝶夫人》,这一切包括那张苍白的脸,似乎都构成了一张蜘蛛网把我擒在其中。

我的脚底下是一层软绵的蓝色地毯,墙的四周同样被黄色墙纸包裹着。一侧是一排书架,里面放满密密麻麻的书,另一侧是一张长长的黑沙发。在黑沙发的上方,端端正正挂着一个镜框,里面有一个半身男人,四十多岁,眼睛很细,下颌宽大,他的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我定定看着,仿佛还能感觉那浮起的袅袅轻烟。但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张遗像,是一个空洞的躯壳。我走过去。果然麦太太在一边说:“这是我过世的丈夫,二十年前就去世了,活着的时候,是一个国会议员。”

麦太太领着我来到窗前,顺手打开窗子,白色的窗帷便在夜风中微微拂动。而在远处是密集的华灯,虽然天上有圆圆大大的月亮,但没有幽柔的月光,没有月光给人造成的奇异的感觉,好像它们尚未到达地面时,那绚丽的华灯便像水一样把它们无情地淹没了。整个街道通体透亮,像一条银质的河流缓缓飘浮。麦太太和我一起向窗外看去。

“这是新加坡最好的一个区,是第九区,和李光耀一个区,你看到了吗,那边就是新加坡最繁华的地段叫乌节路。”

我只有发出“啊啊”的惊叹声。从窗口下方还传来劈劈啪啪的鼓动翅膀的声音,大概是一些鸟类,一边飞,一边咕鸣着。这时麦太太转过头望着我,微笑着说:“让你睡在那张沙发上,你介意吗?”

我和她一起向那张黑沙发上看去。

“其实很多人都想睡我的沙发呢,我说很贵,他们说不论怎么贵,就喜欢睡在这里,但我觉得他们太市侩。我愿意租给你,每月也就五百块好了。这是最便宜的价了。”

我心里一惊:原来还要收钱啊。再看麦太太,她已迈着细碎的步子轻轻走到了门边,又回头说道:“我看你还拿着书,你爱看书,看普契尼,我愿意有书卷气的人住在这里。”

接着她又说道:“芬住的那间房很小,每个月还八百块呢。”

我连忙说可以,笑容挂在脸上却有些窘迫。

“你饿不饿?”她又回身补一句。

“那……你的佣人住在哪?”我问。

“她从不在这住,每天只管过来干活。”

我摇摇头说不饿。她出去了。我失魂落魄地沉沉地坐在沙发上,思量起前前后后来。五百块坡币,换成人民币是多少呢?假如今天没有碰上麦太太,而是跟了周先生走,会是什么情景呢?

我的目光又停在了那张遗像上,他也盯着我,仿佛惊诧我这个外来的入侵者。我又站起身,用手指轻拂着钢琴,琴声像闪在我心头的光,一会儿便黯淡下去了。远处的灯依然飘摇着,像是许多个女子伸出细长的手臂轻轻扭动,仿佛正向夜空索要着什么。这时我听见有人在悄声说话,如同飒飒作声的树叶在不安地飞动。我屏住呼吸,周围复归静谧。但马上声音又响起了。这回我明白是麦太太在外间打电话。那尽量压抑的低语就像怕我听见似的。

我想知道些什么,但是说话声彻底消失了,四周充满了诡秘的不宁气息。我贴着门的脸竟闻到了地毯陈年的酸味,仿佛上面充满了青苔。

我出去拿来了我的行李,关了灯,在沙发上躺下来。很久很久,一直睡不着,眼睛一直睁着,里面充满了极度的惶惑。外面的鸟儿依然鸣叫着,声音里明显有些焦躁,仿佛是一些迷路的鸟找不着归巢。远处的灯光从窗口无声无息地泄进来,照亮了散发出青苔的潮湿的空气。一丝榴莲的气息游浮着,这使我突然感到一阵不可遏止的饥饿。在飞机上我几乎什么都没有吃。我坐起来,聆听着四周。没有一丝声息。

我估摸着麦太太在她的房里睡了。我想去她的厨房找点吃的,但如果被她发现怎么办?想到这,我的心情沉重起来,还是不吃吧。

可我实在是饿,便忍不住轻轻打开门,赤着脚走出来。

借着对面楼群的灯光,很快找到了白色的厨房。厨房长长的,很大,里面并排放着两个大冰箱。我打开其中一个,这时忽然听见外面客厅的门开了,射进一缕很强的光,但随即消失了,门又轻轻关上。我吓得躲在冰箱后面,支起耳朵听,一双脚正蹑手蹑脚地走进一个房间。我悄悄探过头,看到那是一个女孩的修长的身影。这大概就是麦太太所说的芬吧?

我毫不延迟地从冰箱里取出一小块面包,然后又猫一样地逃回自己的房间。

3

第二天早晨,从客厅里传来轻轻的擦洗声,厨房里的水也以极弱的声音汩汩响着,大概麦太太尚未起床,就连女佣走路时的声音也尽量压抑着。阳光从窗外斜斜地伸展过来,印在靠门的一侧墙上,黄黄的一片,忽然,窗外的时钟在打点,响了十下。“啊,十点了。”

我从沙发上坐起来,时间的流逝突然使我心乱如麻。我又一眼看见了那架钢琴,那深沉的黑色把我的影子清晰地收了进去,我看到我自己浮在半空中,散漫的头发虚飘飘的——“每个月五百块,人民币究竟是多少呢?”

我站起身,推开卫生间的门,一个女人正在刷牙,从对面镜子里只看到她嘴旁泛起的白沫,里面露出粉红色光泽的齿龈。她吃惊地盯住我,使我感到窘迫。我走进门里对她说:我是麦太太的一个……朋友。

她点点头,把目光收回去,然后漱了口洗了脸。她穿了一件半长的小睡衣,身材又高批又丰韵,一双白净的小手正往脸上抹着什么。我惊异地看到那脸上除了有一双清亮的大眼睛和小巧的嘴巴之外,还有一个圆润的闪着亮光的额头。

假如说在新加坡没有看到月光,那么在她身上在她脸上我感觉到了奇异的梦幻一般的光彩。

我像个小学生一样张皇失措。而她自始至终没有再看我一眼。她不断地用手搓着脸面,淡薄的rǔ汁像一缕轻烟若隐若现。这时窗外响起了鸟鸣声。我没话找话说:“这儿还有小鸟呢。”

“那只是乌鸦。”她说。

“乌鸦。”我重复着说了一遍,但心里有些疑虑。在我的印象里乌鸦的声音是一把雪亮的刀子猛地在空中劈下去,而我现在所听到的却是那么柔和,像两个纠缠在一起的难解难分的你情我爱。我来到窗前,向外探出身子,一股闷热的空气迎面扑来。我左右看看,除了白色的墙壁外,什么也没看见。

待我从窗前返回时,芬出去了。我站在那里,全身竟有失魂落魄的感觉。我站在芬刚才的位置上朝镜中望去,我审视着自己,隐隐地觉得一种压力。我想,当我和她在一起时,男人会先看谁呢?是她?还是我?我手忙脚乱地洗漱一番,又在脸上涂些粉脂,便站在芬的门前,这里躺卧着几线色彩柔和的阳光,洁白的地砖凉滋滋的。我心里思忖,她在里面正做什么?究竟有怎样的生活?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睛都见过什么?她在和哪些男人交往?这时厨房里的女人手里拿着拖把,探出头向我看来。

芬打开了门。

“你能带我去换坡币,”我说,声音变得很不自然,“然后再带我去我的学校吗?”

她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又一次向我投来惊奇的目光。

我也知道这很唐突,也没有理由,便腼腆怯生地看着她,闻着她身上的香水味。这是一种飘忽不定、难以名状的幽香。

“你来这儿读书?你的经纪人呢?”

“没有联系上。不过前些天他给我寄签证时说,至于我的手续,他都在学校办妥了。”

“你是什么学校?”她又问道。

我说了个英文名。她叹了一声说:“那是和我一个学校呢。”

说着,她缩回身,把门掩了掩。她和我是一个学校,使我突然觉得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乌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