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森林》

第10章 新的开始

作者:凯子

四月十一日。八点三十五分。

早上连两节国文课,在麦当劳吃早饭时想来想去,决定跷课。这个礼拜真是颓废∷礼拜一下午和小光、诗圣爬墙打撞球;礼拜二和小薇出去玩,跷了一整天;昨天又因为和薇玩整夜累不可支,睡了一早上。算了算只有礼拜一早上和昨天下午在学校,三天一共只上七堂课。人真是松懈不得!这几天下来跷课成了瘾,今天又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也不是天气好得让人心野,只是不想看到狗绢就不去,的确也有些罪恶感。才高一呢,就过得和大学生一般。

一个人跷课着实无聊。我在麦当劳写完了日记。信步走在重庆南路上闲逛。此时除了几个报摊及银行,所有的商店都没开门。尤其是金桥,十点半才开张,特别地晚。左想右想没地方去,干脆去“乡村”看mtv吧!在我眼里“乡村”是台北最好的mtv。不但所有的影片都是影碟,更有着一百二十寸的超大萤幕。空间其大无比,在里头享受极了。

我选了一片“似曾相识”,随着服务小姐的带领到了五十六号房。在乡村中,就数这间最小,专门给一个人看片准备的。这学期我早上常跷课,十有八九都是看mtv打发时间,每次我都是在五十六号房看片。尤有甚者,每次带我进来都是这个小姐。说来真讽刺∷跷课就是为了想摆脱正常生活,想不到这也变成了一套新的“正常生活”。

早上看mtv,别有一番不同的感受。一般学生都是用周末例假日来。尤其是星期六下午,每家mtv都是客满外加排队等候。小光和我有一次还为看女生而特别在星期六下午两点半来呢!这种场面也算是一种“高中生文化”吧?但是在早上,mtv的生意算得上是门可罗雀。有几次我来时甚至一个客人也没有。

暗暗的房间,奇异的场合,非正规的生活及习惯外的时间,在此刻的mtv中化成一股与世隔绝的感觉,让我每每忘却原本的生活,有时这种感觉甚至让我感到些许的无所适从。学校、同学及教室都成为一幅幅褪了色的影像。时间,彷佛在此停止。

十一点五十分。

在济南路一家面摊胡乱吃了客炒饭,我回到学校。看看表离下课还有十分钟,在门口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什么人在川堂后才敢进校门。时候差不多是教官们出来买中饭的当口,看到我少不了又东问西问的,还是小心点好。

下课钟响。我看到老师出了教室,才从楼梯口转出来。甫进教室就碰到小光。

“嗨!早啊!”小光把“早啊”讲得特别大声。

“早!”我笑了笑没理他。

“早上去哪混了?”

“看看mtv而已。”

“真无聊,”小光说∷“不过来上课更无聊。”

“今天狗绢有没有说什么?”

“她在问你去哪了。”

“那大家怎么说?”

“班上是没讲什么,”小光苦笑了一下说∷“我倒是帮你撒了个被拆穿的谎。”

“这话怎么讲?”

“我和她说你去社团,她信了……”

“那不就结了?”

“别忙啊,还有下文。”小光顿了顿说∷“结果第二节下课她听到希特勒找你的广播。”

“倒霉!”我也苦笑了一下∷“然后呢?”

“然后她就找上我,说什么说唱艺术社现在才集合,上两节你去哪里等等噜苏要死的一大堆。”

“哪你怎么说?”

“唬她啊!我说你是干部,要早到准备,”小光说∷“反正她也搞不懂!”

“谢了。”

“先别谢我,”小光一指嘟嘟∷“谢『摆道王』!”

“他怎么样?”

“狗绢回办公室想想不爽,找班长去训导处求证你的公假节次。”

“然后呢?”

“然后咱们的摆道王班长就摆了狗绢一道,”小光笑着说∷“他去训导处晃一晃,回来告诉狗绢你的确有公假。狗绢就算了。”

“这奇怪了,”我说∷“我头两节没公假啊!”

“所以要谢他呀!”小光敲了敲我的脑袋说∷“你睡糊涂啦?摆道王唬她嘛!”

“嘟嘟也会骗人?”

“所以啦!”小光笑着说∷“谢他吧!”

十二点四十分。

午间静息钟响。不到五分钟,校园已是一片宁静。教室中除了一两位用功得跟神一样的家伙还在k书外,大家都倒在桌上梦周公。我趴在桌上,不怎么想睡,心里头胡思乱想。我的精神本来就比较好,加上早上在mtv打过盹,脑中清楚得很。老实讲,每天在学校的生活我最喜欢这一刻∷难得的静,难得的闲,可以想心事想上半天。上学期我都在此刻想一些令我快乐的事,比如说社团啦、写诗啦、和好朋友东跑西逛啦,小玫啦……不一而足。

不过,自从那次和小薇在麦当劳的邂逅之后,我的思考主题,却总是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孩。上次去过她家之后,我俩已订下每逢双日,便一齐夜游的约定。前天晚上是我第四次出来了,其间我们泡过pub、去过舞厅、亦跑到海边看过日出。我和家长谎称早上起得早,是故从上次开始,每当要出来时,我便会带好第二天上学要穿的制服,早上玩累了,便先到薇家睡几个钟头,差不多十一点再去上课。当然啦,这种跷课的频率是可怕了点,久一些必定会出事。是故我以上表演,并接社长为代价,和小达交换“公假权”,凡是出了问题,小达便去训导处请公假,帮我掩护过去。好在上学期社团活动频仍,已给班上造成了“凯子不在就是社团有事”的印象,大伙儿也习惯了,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小薇和所有我认识的女孩都不一样,她很特别,而且充满了神秘感;她的生活,她的家庭,她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经验,以及她锐利机智的思考方式,在在都让我非常好奇。她看起来很冷,一个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就从她和我有得比的跷课频率来看,就知道她一定没有几个班上的朋友。不过,交往下来,她真实的一面也渐渐地显露了出来∷她很开放,不像时下少女的做作;她很自由,而不受任何习俗的束缚;她很自信,却也不会让人感到骄傲;她很主动,但是交往起来也没有太大的压力。老实讲,这是我所喜欢的那一型。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次和她在聊天的时候,或多或少的,都有一点被动,甚至说是有一点在防她。

我在防什么?这个问题也问了自己不少次了。要是真的要找个答案,也许是怕……

一点五分。还有五分钟就打钟。欠了个身而四下环顾。嘟嘟醒了,正闲闲地望着窗外。离了座位过去找他。我隔两个座位叫道∷“嘟嘟!”

“小声点。”

“喔,好!”我顿了一顿∷“今天早上谢谢你啦!”

“你知道了?”

“小光告诉我的。”

“没事就好,”她说∷“你最近跷课蛮凶的耶!有什么事吗?”

“没有啊!只是不太想来而已。”

“老师已经在注意你了,自己小心点。”

“谢了,放心。”我说∷“狗绢脑子不太灵光,她搞不清楚我的状况的。”

“可是班上也许有人会打你小报告。真要如此,不只你自己倒霉,我和小光也不太好讲。”

“算了吧……”本来一句“只要你不摆道就没事”正要出口,硬是吞了下去∷“……不会的啦!”

“你有把握就好。”

“总而言之……”我看着他不置可否的表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今天的事谢了。”

“不用客气。”

“我回去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好谈的,就转身回座。没想到嘟嘟又把我叫住。

“凯子!”

“什么事?”

“我可不可以问你个问题?”

“请便。”

“你是不是交了个新女朋友了?”

“有吗?”

“没有吗?听说是北一女的。”

“谁说的?”

“诗圣说那个女孩长得不错。”

“没这回事啦!”我心想这年头消息真快∷“只是个朋友而已。”

“喔!原来如此。”嘟嘟一个有点失望的表情。

“你又在造谣了!”

“我造什么谣?”诗圣一脸无辜。

“我哪有交了个新女朋友?”

“噢,你在讲这个,”诗圣笑笑的说∷“我有看见啊!证据确凿。”

“你在哪看见的?”

“天母啊,”诗圣说∷“前天你不是和那个女的一齐去吃蒙古烤肉吗?”

“那时你在哪?”

“我也在『乌鲁木齐』啊!哈哈!”

“你也跷课?”

“这算什么新闻?”他笑道。我心想这也是实话,便说∷

“我和她没有什么啦!刚认识不久的朋友而已!”

“是吗?”诗圣略带笑意地说∷“刚认识就让人载着东跑西跑的啊!”

“你又知道了?”

“当然!我什么都知道!”诗圣笑道∷“你俩去北海一周没错吧!”

“你怎么知道?”我吓了一跳。诗圣用手敲了敲我的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也不过是想看看你们要去哪,就骑车跟着瞧瞧罢了!”

“然后呢?”

“然后就跟着跑了好大一圈嘛!”

“你不无聊啊?”

“这怎么会无聊呢?”诗圣大笑∷“要是我发现你们去开房间,这可就有意思了,不是吗?”

“我像是这种才认识就『开』了人家的人吗?”

“又不一定是你主动!”诗圣邪邪地笑了笑∷“搞不好是人家『开』你喔!”

“去你妈的!”我脱口骂道,诗圣作了个无辜的表情。我别过脸去不理他。诗圣古古怪怪地瞧着我,我没好气地问道∷

“你在瞧什么?”

“嘻嘻,没什么。”诗圣又是诡异地一笑。

我突然觉得他不太对劲。开口道∷“诗圣?”

“干嘛?”

“你是不是在瞒我什么事?”

“没有啊!”诗圣一怔∷“我有什么事好瞒你?”

“真的吗?”

“你他妈的在想什么?”他推了我一把∷“是你在瞒我,『把』了个马子又不认!”

“我说过了,她不是我马子!”

“不是就不是吧!”诗圣笑道∷“那个小女孩还满正点的,上吧!哈哈!”

我又看了他一眼,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四月十四日,午夜十二点四十五分。

从来没有注意过,台北的夜空竟然不是一片漆黑,而是一片神秘的暗红。我和小薇望着那片奇幻的天空,坐在中正纪念堂的石阶上,在寂静的黑暗中享受着深夜的沁凉。

很难了解小薇为什么喜欢和我一齐出去玩。打从两人认识以来,几乎每次出游都是依她的主意,她带我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不曾,也不必发表任何意见。好在她的主意一向都不坏,无论白天跷课,晚上夜游,她带我去的地方从来都不会令人厌烦,好像她什么都玩过一般。像上两个礼拜去舞厅,她就介绍了一大堆人给我认识,虽然那一票龙蛇杂处、地痞混混、流莺落翅、问题少年到吸毒的无奇不有,感觉上有点儿可怕;但是多聊聊之后却发现,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及背景经验,并不全然地可用好人坏人来区分。这一点令我十分讶异,并使我发觉自己的生活有多封闭。

相形之下,小薇比我见过世面得多。她不但和那些人都有交情,而且在她的观点中,反而甚为同意“他们可以这么活”。对於这些人,小薇说他们无法决定自身的生活模式,之所以有许多人常不能苟同的行为,并非他们希望如此,而是社会造成的。我当时和她有一场激辩,认为人可以突破环境,决定自己的价值;小薇反驳道我所谓的“价值”不过是一种没有经过考验的坚持,她嗤之以鼻地驳斥我那些想法不过是“腐儒之见”,就像露水一般,晒一晒就没影子了。

不过,她也承认这不是个办法。她说我们在这儿讲得漂亮,实际上根本没个屁用。她说她之所以要进入他们,观察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的思考,是为了体会“他们为什么如此”,而能在可能的地方帮他们一把。我问道她是否有了结论,她则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就这样,在无形之中,我的生活已然在小薇的带领下,走到另外一种形式里了。只是我尚未察觉到这个事实,并且,未曾作好任何心理准备。就好似踏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却完全没有对这个国度的任何知识一般,感到刺激、新鲜、却又茫然而惶恐。

一点半。

把两三个空罐收拾收拾,我俩骑车离开了中正纪念堂。说真的,我的酒量是差了点,才喝两罐不到的啤酒,就全身发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新的开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挪威森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