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森林》

第15章 黎明

作者:凯子

下课钟还没打完,我已走到第一排抓住小光,劈头就道∷“老兄!照片拿来!”

“什么照片?”小光眉头一皱∷“中新友谊之夜?”

“没错!你拖了这么久,可以拿来了吧?”我把手一伸。

小光笑着耸耸肩∷“没带,抱歉。”

我不禁有气,怒道∷“你他妈说好上上礼拜就拿来,都快三个月了,还敢说没带?”

“喂喂喂!”小光笑道∷“那天是谁跷课啊?你自己没来,怪我什么?”

“那天你有带吗?”

“老实说,”小光一笑∷“没有。”

我压着火道∷“什么时候拿来?”

小光双臂平举,作出一副投降状道∷“明天,人格担保。”

“你的人格有问题,他妈的我不信!”我道∷“除非你告诉我一件事,否则跟你没完!”

小光眼神一闪,似乎已然知道我要问什么∷“你问我底片借谁了,是不是?”

“正是!”我微微讶异∷“你说吧!”

“抱歉,哪个人和我有约定,不能告诉你!”小光道∷“只有你不信任我的人格,人家可放心得很。在下不愿当小人,你别白费功夫了。”

“要是我非问不可呢?”

“杀了我,我也不会说。”小光道∷“这是原则问题,我已经……”

“你少噜苏!”我打断他,拉了把椅子坐下∷“告诉你,这件事很重要!你知道借你底片的人把照片给谁了吗?”

“知道,”小光道∷“林美薇,你马子。”

我一愕∷“原来那个人有告诉你?”

“没错。”小光道∷“正因如此,才不能告诉你是谁。要不是知道这一点,我才懒得保密呢!”他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又道∷“凯子,说真的你不必知道。其实不过是马子要张照片,而恰好又有认识的人罢了。反正又不影响你们谈恋爱,有什么关系?”

“小光,我觉得很怪,”我道∷“她要照片不会找我吗?为什么要用这么麻烦的办法?再说,这个借底片的人为什么要保密?既然他认识薇,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

“这个吗……”小光道∷“我也不太清楚,他一定有自己的理由。这点我管不着。”

我心想小光一定知道,若非如此,他决不可能把口风守得这么紧。但小光这个人强逼没用,我只能来软的∷“小光,你知道我和薇的交情还不算很稳吧?”

“知道,你说过。”

“从这张照片的事,我发现有点不太对劲。”我道∷“我担心会出问题,你就算帮我个忙,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自己跟他问其他的事,不会把你牵扯进来的。好不好?”

“不行。”小光坚绝地道∷“你放心,不会有问题的,那个人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你就把这件事忘了,否则自己问马子,反正我绝对不说。”

“我问过她了。”我叹了口气。

“那她怎么说?”小光问。

“跟你一样,什么都不讲。”我道∷“要不是如此,我也不来问你了。”

“连你马子都不说,”小光道∷“我更加不能说了。”

“唉!”我两手一摊,无计可施。只得道∷“好吧!那你明天……”

“我知道,”小光松了口气∷“不会再忘了。帅哥保证,驷马难追!哈哈!”

当屋檐滴水声减弱,雨在不知不觉中停了的时候,音响里第二遍的“橡皮灵魂”又即将放完。此刻是五点十分,再过一会儿便要日出了。拉开的长窗外吹来凉飕飕的风,伴随着披头的歌声,教刚熄灯的房内充满一种既安宁又满溢的感觉。

薇站在窗口,风将她的长发吹得不住飘逸;而她那一身白袍,也随之摆动不止。黑暗中我瞧不见她的表情,但凭她说话的声音,也知道她对我的问题十分谨慎。

“凯,我真的不能告诉你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刚才我说过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其实就是和这张照片有关……”她顿了顿∷“今天我还没想清楚,你别逼我说。等我考虑考虑,一定会告诉你的,好不好?”

“唔……好吧。”我道。见她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连忙转移话题∷“别谈这个了。你累不累?”

“还好,你想睡了?”

“嗯。”我打了个呵欠∷“你真有精神,下午烧饭忙了这么久,到现在还不想睡。”

“等这片cd放完再睡,好吗?”她问道。

现在放的歌是第十一首的“在我生命中”,没过三首就结束了,我点了点头,笑道∷“你上次说喜欢这张专辑,今天晚上放了这么多遍,是为了证明吗?”

她轻轻一笑,不回答我的话。半晌后道∷

“凯,你喜欢这一夜吗?”

“怎么说?”

“我是问你,来我家这么多次,今晚的感受有没有一些特别?”

“还好吧。”不知道她为什么问,我模棱两可地答了一句。只听她又道∷

“你少敷衍我,到底有没有?”

“好吧,没有。”

她叹了口气,又是半天不作声。我反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嗯。”她点点头想了一会儿∷“你答应要做一件事,算成生日礼物的,记得吗?”

“记得,什么事你说吧!”

“凯,”她走到我身边,将我从床沿拉了起来,牵着手走至窗边,说道∷

“这一阵子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快乐。”

“我也是。”我道。

“可是我心里总觉得不太放心……”她犹疑了一下∷“害怕哪一天会失去你。”

“不会的啦!”我道∷“你今天怎么搞的,为什么老是这么说?”

“也许是因为那件不能告诉你的事吧……或者是因为你一直忘不掉小玫。”她道∷“我觉得没有安全感。”

“那怎么办?”我有点歉疚地道∷“我愿意替你做任何事,只要你告诉我,好不好?”

她转头看着我,在窗外光线的映照下,脸上泛起神秘又甜美的笑容。她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呼出,似乎在作什么重要的决定。片刻后,她转回头,凝望着远方,说道∷“天快亮了。”

东方天幕已呈深蓝。我点了个头∷“怎么样?”

“凯,我说一句话你别生气。”

“不会,你说。”

“我实在不放心,总觉得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所以,你要给我一个保证,为我做一件事。”她低下头,放轻声音道∷

“其实也不能算为我,这件事你没有什么损失,反而有便宜可占呢!”

“你说嘛!”我催促道。心中不禁有点紧张。

“我之所以要你做这件事,其实是有点要绑住你的味道,”她缓缓地道∷“因为,像你这样的人,当这么做了之后,便不会再对我不起了。”

我额头微微冒汗,并不接口。

“凯,其实今天我要你先上来,就是希望一个人静静,好好考虑一番。你知道的,有些事是不能后悔的。”

我心头怦怦狂跳,我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不过,凯,我不会强迫你。只要你不愿,就不要答应我。我不会因此难过的……”她顿了顿,说道∷

“凯,今晚让我把身子给你。以后我们之间,将不再有任何秘密了。如何?”

我开始喘气,全身发热而呼吸困难,当下一句话也说不出。她一紧握着的手,微笑道∷

“凯,别紧张。我并没有一定要这么做,你想一想再说。”

天色由深蓝转呈浅白,风轻轻地吹。披头刚唱完第十三首歌,此刻四周正是一阵沈静。在这一曲既终,次曲未响的片刻,我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考验∷的确,我可以拒绝,这么做不能后悔。但是,倘若我不答应,那她会怎么想呢?

作为一个女孩子——虽然她是那么特殊——但她还是一个女孩子。这么做了以后,她所失去的将无法弥补,我只能用永远和她在一起,确保她的决定不致后悔。

我真的会永远和她在一起吗?虽然自己一直如此深信,但毕竟我才十六岁,以后还有漫长的路要走,难道日后数十年的生命,我需要在此刻决定吗?

我自忖并不是个薄悻的人。但是,人生有那么多的变数,我能始终如一,永远像此刻一般,和她牵着手,面对无常的世界吗?

她爱我,所以她这么决定。

我爱她,我的决定呢?

深灰的天空依旧,第十四首歌响起了。我的决定是什么?

风仍然轻轻地吹着,吹动那满天的晨光,由远处的隐伏之处逐渐升起。只要再一刻,便是黎明,便是新的一天了。正如薇和我说她初恋的那一夜,当故事将完,而尚有另一段情节未交待前,朝阳已冉冉升起。今夜似乎也将如此结束。

四周一片鸟鸣,万物等着新的一天。我的决定是什么?是要保持原来的生命,还是投身至即来的黎明?

每个长夜都将结束,任何一段故事总有开始。清晨已至,天色透白,朝阳升起之前,我的决定也该出来了。当星空隐没,雨夜不再的时候,光芒是没有丝毫犹疑馀地的。蛰伏已久的世界再度开始旋转,太阳又何能迟迟不至?

相信我们已经等了太久了。长夜已去,该是日出的时候了。

原本如鼓如钟,雷轰电闪的狂热在无形中褪得干干净净,当我开始听见路上响起车声的时候,心中已是一片平静。我浅浅地笑了起来,转过身,面向薇,缓缓地点了点头。

她凝视着我,双眼倒映着窗外的光芒,彷佛燃起一把火焰,深深灼亮我心中的每个角落。风继续吹着,将白袍轻轻卸去,飘散在金黄色的光芒中,远远飞至东方的日出之地。我眼前的她不再是聪颖自信的薇,也不是绿衫黑裙的北一女学生;不是手抱贝斯,长发飘逸的摇滚歌手,更不是一身米黄,潇洒清秀的临时情人。白袍下的她就如希腊神话中的女神,是在泡沫中诞生的维纳斯。在神圣庄严的纯洁中,如梦似幻,晃兮忽兮,飘逸却真实,清晰而轻柔,在初升的红日照耀中,将我带离於大地,飞升至遥远而神秘的天际彼岸,再不回头。

十一点二十分。

醒来时已是中午,房中一片敞亮。窗外是一片深湛的蓝天,在清澄中透散着清亮的愉悦。

我下床穿好衣服,稍微清醒了些,才想起这儿是薇的房间,於是连忙看看床上,见她仍沉沉地睡着,才放下了心。她正沉缓地呼吸着,身子随之一起一伏;窗外微风浅浅吹动那一头长发,而轻轻地拂过她雪白的肩头。此时她似乎正在作个好梦,嘴角浮现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在她那清纯的面庞中,透出一抹令人迷醉的艳丽。

我怔怔地望着她迷人的身影,不知不觉中又在床沿坐了下来,眼前亦浮起天亮时的场景。很奇怪的,此刻我觉得十分轻松,彷佛解脱了什么似地,对周遭的事物皆不再在意。当昨夜兴奋及激动褪去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如此平静,好像故事已然走到尽头,或是音乐即将奏至尾声,在奔腾及华丽都消失了之后,顿时觉得——该是休息的时刻了。

不知是否有意安排,当她解开那件白袍浴袍的刹那,音响中正好响起“挪威森林”。也许是放了两遍“橡皮灵魂”都跳过这首歌,当前奏响起时,我突然有一种愿望成真的感觉。好像期待了,盼望了许久的事物骤然降临,瞬间瓦解了我心中仅有的坚持,以及对於她毫无保留的身影的紧张情绪。当时我觉得自己的呼吸不再急促,而眼前的一切也重新清楚了起来。或许是注定将有这一刻,亦或是心中不再愿意逃避,我对后来所发生的事竟然一点也不畏惧,直到两人在炫目的朝阳中相拥睡去为止,我都觉得自己身在仙境,身在那如仙境似的纯净之内;而毫不抗拒地,将心头的杂念一一洗净,洗净在那艳红的火焰之中。

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知道从此以后,我俩将永远是一体的了。在这个有点疯狂,有点荒唐的世界上,我俩将永远手牵手地站在一起,面对前途也许是幻化无常的,惊险横逆的,或者美丽璀璨的道路,再也不会分开,再也不分开了。

五月三十一日。

“照片拿去,”小光走到我座位旁说∷“抱歉啦!这么久才拿给你。”

“好说。”我伸手接过∷“多少钱?”

“免了啦!”小光笑道∷“拖了半年,谁敢跟你拿钱啊?算我赔不是好了。”

“你少来,”我也笑道∷“洗两卷照片用得着多少钱?花这么点银子就想摆平,你未免太瞧不起人啦!”

小光笑着耸耸肩,一副“要杀要刮,悉听尊便”的表情。我问道∷“对了,希特勒刚才找我有什么事?”

“他说又有活动了。”小光道。

“社展?”

“不是。”小光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黎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挪威森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