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森林》

第16章 聚光灯

作者:凯子

“停!”河马大声道∷“现在休息。”

十点二十五分,中正纪念堂的台阶上,三十三个成功诗朗队队员依言就地坐下,喝水的喝水,打呵欠的打呵欠,三三两两地打起屁来,试图缓和一下一小时多以来练习的紧张情绪。此时周围一片宁静,除了广场中间歇传来,似有似无的电子鼓声之外,一时之间我们完全听不见任何声音。

原本以为半年没练,今晚大家的表现一定很糟。想不到“海祭”这首诗我们不但仍然倒背如流,大伙儿竟然连当时的处理方法及表现技巧都尚未遗忘。虽然高三学长都没来,几个高二社员又因故不到,但我们在重分独诵句的安排后,整体表现仍旧和去年比赛时差不了多少。是故,仅仅九十分钟的练习,大伙儿已再度感受到那股既兴奋、又充满自信的“成功精神”了。

“你们太令我感动了!”丁社长坐在台阶上,对大伙儿道∷“就功力而言几乎和上学期完全一样,一点儿也没有退步。”

“那当然啦!”希特勒笑道∷“你们常说的,成功是最好的嘛!”

“最好的是没错,”社长叹了口气∷“可惜裁判不这么想。”

“哎呀!算了啦!”河马一拍他肩膀∷“裁判又不是学这个的,我们的功力太强,他们根本听不懂。把那件事忘了吧!”

“我忘不掉,”一个叫沙迅安的高二队员插口∷“今天想起来就生气。”

“我也是。”另一个叫杨政挺也附和道∷“比气势,今年我们的『海祭』是十一校内最强的。就冲这一点输给北一女就没道理。”

“要不是没道理,我们当天也不会哭了。”社长黯然道。

“提起这个,”希特勒道∷“那天你带头哭,害大家不哭都不好意思,你还有脸说!”

“有什么没脸?”河马道∷“我当天也哭了。和小丁哭不哭又没有关系!”

“你哭起来很丑,自己知不知道?”希特勒笑道∷“小丁哭就算了,你那么胖,眼泪混合着油,很恶心咧!”

“你少废话!”河马吼道∷“我又不是小沙那种大美女,哭起来好看得了吗……”

“你扯上我干嘛?”沙迅安瞪眼∷“自己被亏不爽,还说我是女人!你小心……”

“小心他找你上床。”杨政挺打趣道。

大伙儿哄堂大笑。沙迅安捏了杨政挺一把,痛得他大声惨叫。希特勒笑道∷“你拿自己的老婆开心,这不是找死吗?哈哈!”

“喂喂喂!他已经不是我老婆了!”杨政挺忙道∷“这么艳丽的女人我无福消受,比赛完就让给申大妈了。”

“咦?申大妈不是女的吗?”社长讶异道∷“两个女人……”

“够了没?”沙迅安大吼∷“你们几个有完没完?小心申大妈……”

“看吧!”杨政挺装模作样地耸了耸肩∷“男主外,女主内,一有委屈就抬出老公……”

“你要死啊!”沙迅安骂道。

“是是是!我不打岔了,姑娘请讲。”杨政挺又道。

“你完了!”沙迅安又好气又好笑,抄起雨伞就向他奔去。杨政挺笑着跳开,大叫道∷“救命啊!这个女人喜新厌旧,有了姘头就……哎唷!”他惨叫一声,想是吃了重击,两人随即追逐远去。

“小丁,”河马问社长∷“他们到底是不是同性恋啊?”

“我不敢讲。”社长道∷“有点像,可是又没有什么证据。”

“他们在演辩社也这样吗?”河马又问。

“更夸张呢!”希特勒道∷“我高一也在辩论队,那个时候他们一天到晚搂搂抱抱,久一点大家都见怪不怪了。说实话在诗朗队里,他们还收敛了很多咧!”

“现在更严重。”社长微笑道∷“我们打辩论赛,这两个人从头到尾都坚持待在同一组。上次学长要小沙带高一的,他还差点和学长打起来……”

“那刚才挺哥还说什么旧爱……”河马问道,希特勒接口∷“别上当,那是唬人的。只有你这种矮胖子才会相信……”

“这跟身裁有关吗?”河马怫然道。希特勒一笑∷“没关、没关、当我放屁好了。哈哈!嘻嘻!”

“怎么会没关?”老乌龟道∷“只要是发声,就一定要看肺活量大小。”

“不对啊!”高一的黄文凯道∷“你上次说用肚子出力,气由丹田发出来的……”

“话是如此,但这只不过是比喻。”老乌龟解释道∷“所谓腹音,是指用腹部作出共鸣的效果,事实上空气是不会跑到肚子里去的。”

“否则就会放屁。”希特勒笑道。

老乌龟瞪了他一眼,续道∷“人的话声是声带产生的,但若是用丹田的力量震动,声音就会沉而有力。再说,若只用胸口的力量,那么句子出来就会有许多『气音』,听起来很单薄……”

“男人嘛!”希特勒又道∷“胸口单薄很正常的。”

“你再说!”老乌龟一吼,吓得希特勒连忙闭嘴。他转头,不理希特勒的偷笑∷“黄学弟,你的块头很大,肚子又比较胖,照道理来说腹音一定比我更稳。但是我下过功夫,所以刚才那一次试音,很明显的我就不会向你一样发抖,搞出一堆颤音。所以啦,去找河马,他会教你如何逼出丹田的力气的。”

“找我干嘛?”河马一愣。

“河马矮矮胖胖的,”老乌龟笑道∷“他高一刚进来的时候,我以为这小子一定很够力,想不到一试才发现他是『女高音』……哈哈,那么肥一个人,配上尖嗓子,很古怪呢!”

此话一说,坐在明伦国中游泳池畔的诗朗队员全数捧腹大笑,河马脸一红,搔了搔头。只听老乌龟又道∷“我磨了他半个月,你看现在人家多神勇啊!所以啦!找他准没错。”

“你叫他找我,”河马道∷“你自己干什么去啊?”

“我吗……嘿嘿!”老乌龟邪邪一笑,转头看了希特勒一眼。希特勒暗道不妙,连忙拔腿飞奔。

“我要宰了那小子!看看他肚子里还有什么屁!”说着往希特勒的方向直追而去。

“解决了没?”社长笑着挪了挪,让爬回来的杨政挺坐下∷“还好吧?”

“没事,”挺哥苦笑道∷“留一点『历史的伤口』罢了。”

“对了,说起这个,”希特勒问道∷“我们在这里光打屁,活动什么时候开始啊?可别错过了。否则后天回学校,大伙儿可真的会留下一些历史的伤口喔!”

“放心,还早呢!”社长道∷“先是板中,再是建中、景美,之后才是我们。”

“几点上台?”河马问。

“听说是十一点十五。”社长道∷“不用急,我和景美的说好了,两校一起报到。”

“好小子,你和景美的也有一手?”挺哥道∷“我以为你专钓北一女的呢!”

“成功景美本一家嘛!”社长笑道∷“那天又不只我们自己讲,她们也承认啊!”

“提起那天真是好玩!”希特勒道∷“学长的主意真妙,要不是那时搞这一手,后来大家不知道有多难过呢!”

比赛后大家都很紧张,学长们一个个凝神於裁判讲评,试图由他们的话中听出一点端倪。司仪宣布成绩是由后面报起,最后一个报的便是冠军。大伙儿提心吊胆,每宣布一个学校,我们的心就猛跳一阵。从优良三名,司仪报完了优等的三校。当她继续报出景美的名字之时,大伙儿彷佛都快爽死了。因为下台之后,老乌龟很兴奋地告诉大家我们一定比北一女强,又分析了一堆理由,是故当我们知道尚未报出的学校只剩成功及北一女时,大伙儿已然觉得自己是冠军了。

司仪放下手中的一叠文件,从裁判手中拿起另一份东西,此刻景美的正在为自己是季军而欢呼中。老乌龟当时不知为何脸色大变,心念一动,大声对大伙儿道∷

“大家快一起念∷恭喜景美同学勇夺第三名!一!二!三!”

我们依言念了。景美的也立刻回应∷“感谢成功同学!助你们第一名!”

“蝴蝶飞舞椰树下!成功景美本一家!一!二!三!”

景美的听我们这么念,喧闹着回应我们∷“坚定信心!迈向成功!”

“成功景美本一家!”

两校彼此“亲热”,场中为之侧目。成功诗朗队人人兴高采烈,忘形地依言起哄着。但,身为一个无意间注意到老乌龟表情的人,我下意识地感到∷我们输了。

“当时他这么做,其实是为我们好。”社长叹了口气∷“之后要不是景美的跑过来安慰大家,我们还不知道会哭到哪时候呢!”

司仪微微一笑∷“接下来,我们要宣布特优学校的名单。”

会场瞬间安静了下来,我们心跳更快了。大伙儿就等着这一刻,等着司仪说出“特优——北一女中”这句话,宣告大家∷成功是最好的,是令人羡慕,令人不敢逼视的第一名!届时,我们将理直气壮地,当仁不让地,一如多少学长的预期,就像传说中那么大快人心地,是光荣的,独一无二的,令人骄傲的第一名了!

我们确信,那即将报出的校名,绝对不是参加比赛资历最深的成功中学,而是专搞花俏,连团诵都要人指挥才能念的北一女中。我们知道司仪一定会这么说的。那最后提到的,必定是那从不缺席的,充满传统及传承的,阵容坚强的,信心十足的成功诗朗队!在这个资讯如此发达的社会里,我们不相信还有人不知道——成功是最好的!

“我不信!”河马痛心疾首地道∷“我一直不相信这件事!这未免……未免太荒唐了!”

“特优,成功高中。”司仪高声道。

很奇怪吧?一听这句话,欢呼的竟然不是故事主角,而是北一女的诗朗队。不过,那声欢呼非常短,而后全场甚至静了数秒,司仪才鼓起勇气继续∷“特优,北一女中……”

成功诗朗对的人张大了口,目瞪口呆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老乌龟十分镇定,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一般,神情沈痛,却十分坚强地咬着下chún,默默盯着远方,闭口不语。

“喂!别坐着叹气啦!快上台了!”河马道∷“后台集合!”

错了吧?她是不是把卷子拿反了?几百个人疑问着。

成功输了?输给那滑稽的“击壤歌”?有人问。

北一赢了?赢过那精彩的“海祭”?也有人问。

几百个人惊讶地问着。

“这个舞台不对!”河马急道∷“只有一个楼梯!”说着一扯社长∷“快叫大家集合!”

诗朗队很快地集合完毕。社长叫大家在后台一角排好,宣布道∷“等一下上台的方式改变。大家注意,我们只有一个小台阶可以走,所以不分成左右两部上台了。待会儿第三排先走,再来是第二排、第一排。都知道了没有?”

大伙儿点头。社长又道∷“上台的排头是下台的排尾,可别把这一点忘了。还有,跟比赛的时候一样,快接慢念,收尾要齐,上下台别拖,一定要跟着国乐社……”

说到这儿,社长忽地一停,双眼圆睁,接着惊恐地大叫了出来。大伙儿吃了一惊,河马急忙问道∷“怎么啦?你怎么啦?”

“国乐社!”社长面色苍白∷“国乐社没来!”

河马一愣,随即放声大笑∷“白痴!哈哈!他们早就等在台上了!哈哈!吓成这样!”

“啊……?”社长呆了呆∷“他们……来了啊?”

“早来了!”希特勒笑道∷“什么社长嘛!现在才想起来!嘿嘿,嘻嘻,哈哈哈!”

“请上述报到名字的学校各派代表,到前方裁判席登记名次。并请各位同学留在原地,待会儿即将进行颁奖典礼及闭幕式。谢谢大家今天的……”

社长哭了,河马流下了泪。

老乌龟低下了头,景美那儿有人走了过来。

希特勒按住眼睛,小沙挺哥抱头痛哭。

第二部那儿有人开骂,旋即被高三的制止。

申大妈怒道大家退席,几个队员起身慾走。

黄肥莫名其妙地哈哈大笑,用腹音唱起了“歪校歌”……

林家儒也唱了起来,社长哽咽地哼着曲调,河马的声音已然令人费解;希特勒……

一片模糊,我看不见了。

“现在,就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成功高中诗歌朗诵队为大家带来的『海祭』!”

掌声依言响起,虽然比不上给小虎队的热烈,却也算是十分热情了。此时场中一片吵杂,灯光混合着人声,形成一幅乱糟糟的场面。

国乐等了数秒,在渐弱的掌声中幽幽响起,排头随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聚光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挪威森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