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森林》

第20章 悔意

作者:凯子

八月十四日。

又是一次冗长的会议。还有,也是一次气氛不好的会议。

原本打算今天进行“相声联合发表会”第一次排练的。孰料下午一见面,大家竟然都没练完。基女她们说人在基隆练习不易,演讲社则表示拉广告忙不过来,我们他妈的连人也没到齐。九个段子里只有我和小光的“天安门传奇”以及和何淑忆的“开场曲”是练完了的!馀人都是双手一摊,一副“没法子”的德行,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当然,这些都是藉口,要是我写得完两个段子,又练得成两个段子,他们就一定也能。当时我按捺不住,立刻把板起脸孔发作,把大家都说了一顿。要不是小光连忙打圆场,气氛可能会更差。

我随后问起行政部份的事,郑雅雯道广告进行得还算可以,只是文宣部份要快点出来,否则情况可能会恶化;黄孝慈则道你们说唱艺术社的人效率太差,出去搞了半天,连一家广告也没拉到,要不是靠演讲社跑得勤,现在我们连一毛钱也没有。

阿强今天又没来。这次不止我火了,连杨哥也开始数落他。陈小蕙问我是否需要相声社的帮忙,我道这是原则问题不能牵就,身为干部不能这样,非要他搞定不可。当即和大家夸下海口,指出“这件事你们都不用管,我会逼他搞定”。

至於场地部份范胖弄得不差,地点已决定在实践堂,灯光音效也都看过,只差付订金就成了。我提醒他付钱时别忘了拿收据。他眉头一皱,似乎怪我太不放心,连这个也用得着噜苏。

当下我们又约好八月二十一日再度聚会,我郑重要求下次一定要练好。他们好像嫌烦,直道放心就是。我又跟广告组约定必须在八月二十五日前完成,他们面有难色,却还是同意了。

八月十五日。

今天我未经通知突袭检查阿强在中和的家,好不容易把他给找到了。他似乎手足无措於我连珠炮般的追问,什么都瞒不住,坦诚只和杨哥就“超级市民”段子讨论过一次,剩下的事,则一件也没在办。

我怒火中烧,指责他身为社长,不但毫无责任感,更陷本社颜面於不顾。自己要上两个段子及文宣制作,到八月中还一事无成,如何和社员以友校同学交待?他反chún相讥,说道你不声不响地抢走活动主控权,又置我於何处?我冷笑一声,反问道你私下抢走社长,眼里还有小达和希特勒吗?他反驳说当时他一同发起创社,我对其有何贡献?我则道创社以来自己辛苦经营,你却又干了什么?

他语塞,摆出一副你有本事就自己忙的样子,说道看看谁比较有种好了;我则威胁道倘若你再这样,我就立刻把社长夺回,然后将你开除社籍。

他闻言一愣,怒道∷“你以为你是谁?社长是你还是我?”

“是我,”我哈哈一笑∷“本社章程规定,社长由上届社长指派。”

“胡说!”他吼道∷“要是如此,上学期的选举在干嘛?”

“那只是小达的一番做作,”我道∷“事实上,章程就是那么写。”

“唔……”他一怔∷“那也没关系!反正大家选了我,现在你想抢,看你怎么交待?”

“你以为真的如此吗?”我冷笑∷“社团四十四人,二十九个现在升上高三;剩下十五个我都联络了;只要你办事不力,立刻革了社长,开除社籍。”

“你!”他闻言大怒∷“……你真卑鄙!”

“是谁说不跟我抢社长的?”我道∷“你毁约在先,我们谁也不欠谁。”

他气势当即一弱,我抓紧时机,又道∷“阿强,事实上谁是社长并不重要,要紧的是社团的发展。完成小达他们的四大任务,才是头等大事,对不对?”

他点了点头。我又道∷“只剩一个月了,我们实在不能再起内哄。活动是非办不可的,大家别再斗气了。你忙你的段子和文宣,我搞我的主持及表演,把表演搞好之后,我自然退出行政,让你继续当社长。这样你总满意了吧?”

“不行。”他哼了哼∷“你这是在威胁我。”

“什么话嘛!”我知道他已同意,只是面子挂不住∷“你身为社长,多办点事难道错了吗?没有战功,大家能服你吗?”

“可是……”他迟疑了一下∷“你都跟社员……”

“那不要紧,”我笑道∷“你把事情做好,我会在大家面前取消那些话,自动认错,道歉服输。算是我野心勃勃,结果没得逞。这总成了吧?”

他想了想∷“好吧。”

“这才对啊!”我松了口气∷“你是社长啊!大人大量嘛!哈哈!”

回到家的时候是六点半,我吃过晚饭,帮忙洗了碗,迳自回房写日记。只等十二点一过,便即出门去舞厅。

这两天很奇怪,狗弟那一伙人对我特别好,连甚少说话的森怪也聊个不停,彷佛碰上什么好事,中了特奖,还是玩大家乐签到明牌了一般,友善得令人起疑。

不过,奇怪的是,这两天他们都没有上台唱歌。好像“小雁”乐团已经解散了的样子,薇和大姊头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连影子也不见一个。

另外,小嘟竟然劝我磕起葯来。昨晚他拿了一颗葯丸,说什么快乐不伤身,算在他帐上,便宜又大碗。我自然拒绝,但他仍是劝个不停。狗弟甚至还跟他吵起来,说你自己是毒鬼道友,凯子可是前途无量的高中生,别让他堕落下去,变得跟你一样无可救葯之类的。我心想迷幻葯我是不会碰的,但小嘟无缘无故为什么会要我吸毒呢?他又不是什么冲仔。再说,瞧他那样子似乎也没有恶意。难不成电视看太多,相信广告说辞“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吗?令人难以索解。

想着想着,电话响了。

“喂?董子凯。”

“你是董子凯?”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

“是,你是哪位?”

“我叫赵子琪。”她道。我稍微一想,喔!知道了,她是薇的同班同学。上次去她们班,我还觉得这人跟老二颇像……此人找我干嘛?

“幸会了。有什么事吗?”

“你这一阵子有跟美薇联络吗?”她问。

“唔……”我迟疑了半晌∷“没有。怎样?”

“你知不知道人家很伤心?”她冷冷地道。我不知如何回答,只得道∷

“不知道……然后呢?”

“那我就告诉你∷她很伤心。”她一句也不放松∷“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禁有气。心想咱们非亲非故,你在审问犯人哪?便道∷“这跟你有关吗?”

“有关,”她道∷“说吧!”

“同学,”我怫然道∷“你可不可以客气一点?我跟她怎么样,不必阁下费心吧?”

她一怔,似乎没想到会吃闭门羹,静了片刻又道∷“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说不说?”

“不说。”我想也不想∷“多谢关心,再见了。”说着便打算挂电话。

“喂!你讲不讲道理啊……”她急忙大叫∷“……这样就挂电话了吗?胆小鬼!”

“是谁不讲道理啊?”我道∷“你打电话来干涉我的私事,我不能不理你吗?”

“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她反驳道∷“她是我朋友,被你欺负,我当然要管!”

“我有欺负她吗?”

“还说没有!”她怒道∷“人家现在茶不思饭不想,什么事都做不下去,人又瘦了好几公斤,这都是谁的错?”

“我又没跟她联络,谁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跟她联络?”

“我为什么要跟她联络?”我也生气了,大声道∷“她自己把事情瞒着我,我不能生气吗?我每天晚上去舞厅,她为什么不来跟我道歉?事情是谁弄僵的?是我骗了她,还是她骗了我?是我还想着别人,还是她?我为什么要跟她联络?我哪里不对了吗?”

她闻言静了静,随即道∷“董子凯,你确定自己什么都对吗?”

“确定,”我道∷“否则呢?我吃错葯了,没事发飙好玩?”

“你真的确定?”

“我说了,”我不耐烦道∷“真的确定。”

“好吧,”她恨恨地道∷“那我也无话可说了。”说着“砰!”一声挂了电话。

我愣了半晌,才把听筒搁回去。心想这女人真奇怪,无缘无故地打来,胡说八道一通,又莫名其妙地切了线。不知道她在干嘛,吃错了葯,还是晚上太无聊?

正怔忡间,电话又响了。接起一听,敢情还是她。

“董子凯?”她气冲冲地道。

“又是你?”我没好气地应。

“对,是我。”叫赵子琪的说∷“我想想不甘心,还是要把话讲完。”

“请便,”我道,看样子她非说完不痛快∷“长话短说。”

“短你个头!”她吼了出来,随即连珠炮也似地骂了我一顿。话里夹缠不清,什么狼心狗肺鼠肚鸡肠无情无义欠打欠骂寡廉耻卑鄙下流人面兽心衣冠禽兽之类的无奇不有,我这辈子听过所有可以骂人的字眼,此刻从她口中倒听了个全;彷佛我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棍卖国贼,还是薄幸无良的采花贱男人一般。起先闻言怒火中烧,后来反而连气也消了,意兴盎然地听她还能说多久。果然,不一会她就辞穷了,话锋一转,开始数落我如何委屈了她的美薇∷又是脚踏两条船,又是人在曹营心在汉什么的,净说我未曾跟薇老早搞定的不是。一时之间,竟然连我自己都觉得董子凯这个家伙真是可恨,早该原形毕露,被打下十八层地狱不得超生了一般。

骂了半天,她终於支持不住,声音渐小,而后停了下来。

“骂完了?”我冷笑一声∷“骂爽了没?”

“谁跟你嘻皮笑脸!”她吼道∷“休息一下,待会再骂!”

此话一说,她自己也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我笑道∷

“好玩吧?跟一个千古罪人讲话?”

“不好玩!”她道∷“差点被你气死!”

“你先休息休息,”我笑道,随即正色说∷“等一下请先告诉我你在生什么气,再继续骂也还不迟。我姓董的到底做错什么值得你这样激动,倒是要领教一番。否则这种乱七八糟的言语,我可没闲功夫再听一遍。”

“你……”她一愣∷“我说了半天,你还不知道?”

“你说了什么?我听不懂。”

“总而言之一句话,”她道∷“你对美薇不起。”

“所以呢?”

“所以人家才会那么伤心,”她道∷“然后做了许多伤身又伤心的事。”

“哦?”我眉头一皱∷“像什么?”

“今天我去找她,她竟然宿醉未醒,这算不算伤身又伤心?你说说看!”她气愤地道。

我心中一痛,当下又问∷“还有呢?”

“她从她那个乐团退出了,你知道吗?”

“知道。”我心想果然如此,难怪狗弟他们最近都在混。又问道∷“还有其他的没有?”

“这还不够?”她吼道∷“你希望她死了是不是?”

“你别误会,”我忙道∷“只是关心。我和她不过有误会,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得了吧!你还会关心人家?”她道,随即停了下来。

我直觉感到她还有话没说,追问道∷“你快说,到底还有没有?”

“是没有了……”她吭了一声,似乎正在迟疑。我不容她隐瞒,跟着又道∷“你别骗我。她发生什么事了对不对?你快说,之前算我不对,现在弥补应该不迟。”s嗯了一声,半晌后道∷“董子凯,你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行吗?”

“你说。”

“你还爱不爱她?”她郑重地问。

“当然!”我想也不想∷“我说过只是有误会……”

“既然这样,”她打断我∷“那我要求你做一件事。你办成了,我就原谅你,并且跟你道歉。怎么样?”

“好!”我忽然紧张起来,心知事情可能没有想像简单∷“你说吧!”

“把她追回来。”

“什么?”我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没错,”她缓缓地道∷“她被别人追走了,一个很没品的人。”

我如遭雷殛,力持郑定地问∷“她……那个人……那个人是不是……”

“没错,就是花痴那小子。”像一个判人死刑的法官,她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董子凯,你很聪明。”

“那怎么会……”我张口结舌∷“怎么会是那小子……”

“这是你的错。”她道∷“她根本不喜欢他。但是,你的态度那么无情,对方又追得很勤,加上她那天磕了葯,所以……”她顿了顿∷

“你该负责,把美薇追回来!”

“原来你们都知道?”我讶异道∷“都瞒着我?”

“也不是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悔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挪威森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