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森林》

第29章 诱惑

作者:凯子

“喂?”

“森怪吗?我是凯子,你在睡觉呀?”

“呵……没关系。什么事?”

“你知不知道……当时诗圣跟赵韵仙的事?”

“唔……知道。”

“她真的是那种人吗?”

“这个嘛……很难说。”

“这话怎么讲?”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诗圣讲的。他要我找你谈谈。”

“喔……”

“你倒是说呀!她真的干过那种事?”

“没错,是真的。”

“这么说……她真的是这么坏的人了喔?”

“你不能乱下断语,这里头很有文章。”

“怎么讲?”

“她不是天生就这样的,对吧?”

“废话,谁一生下来就是虐待狂?”

“你记得这一点就好。”

“你说得太模糊了!诗圣说你跟她有交情,要我跟你多问点她的事。”

“我也不知道她发生过什么事呀!不过,专三之前她没有那么夸张就是了。”

“所以,你是要说,她在专三的时候可能碰到什么刺激,才会变成这样的。是不是?”

“没错。”

“那件事可以告诉我吗?”

“我真的不知道。”

“你别盖我,你一定知道。”

“人格担保,我不知道。”

“你……那你为什么跟她走得比较近?总有一点理由吧?”

“凯子,你跟她没有怎么样吧?”

“什么?”

“我说,你没有跟她干什么吧?”

“没有呀!干嘛这么问?”

“没什么,我只是要确定你不会背叛大姊就行了。”

“我是对她十分好奇,也蛮有好感的。但绝对不会……”

“好,那我告诉你一件事。”

“我在听。”

“下次她要约你出去,尤其是去她家,你就去。”

“啊?”

“不用怀疑,只要她开口,你就去不要紧。”

“你不怕我走上诗圣的老路子?”

“你不会的。”

“因为她已经改邪归正了吗?”

“正好相反,你比诗圣多了个大姊,她玩你只有更狠。”

“那……那你岂不是要我去送死?”

“爽一爽死不了。”

“喂!你开什么玩笑?”

“你知道我为什么跟她走得比较近吗?”

“这就是我想问的。为什么?”

“因为我不把她当成怪物,如此而已。”

“然后呢?”

“你把她当成怪物了吗?”

“没有。”

“对啦!所以我才叫你去。”

“你希望我跟她继续交往下去?”

“嗯,你比我更会体贴女孩子。只有你,才能发现她的秘密。”

“我不要。”

“为什么?因为她对诗圣和大姊二姊做了不好的事?”

“还有小嘟和狗弟。再说,那也不只是一句『不好的事』就可以形容的。”

“这也说得是……你想整她吗?”

“有点想。”

“那你就整她好了,我赞成。”

“喂喂喂!你的立场一致点好不好?”

“我的立场很一致呀?”

“你解释看看。”

“我不会讲,你试试就是。”

“这太不负责任了吧?”

“告诉你,只要你跟着感觉去做,什么问题都不会有。”

“你再解释得清楚一点。”

“你被她迷住了,也知道她干过那种事,心里很矛盾,却又没有办法把她当成怪物或变态。是不是?”

“是,这又如何?”

“所以我才要你去试试。你的个性我有信心,这对大家都会有帮助的。”

“要是我又挂了怎么办?”

“赌一赌吧!哈哈!只要你一直保持清醒,我相信最后不但能够了解她,也可以跟她做个好朋友,甚至,还会有机会帮诗圣他们报个小仇。这叫三全其美。”

“你说得未免太玄了。”

“试试吧!不过小心两件事。”

“你说。”

“别嗑葯,别被她用手铐铐住。”

“好,我会小心。”

“看你的了!”

“你别高兴得太早……唉……”

我叹了口气,放下电话。

坐在开往月光和狗的计程车上,我望着窗外街灯下的台北,心里反覆玩味着诗圣白天对我说的话。此刻我的心情很乱,好想什么都不要管,但是诗圣下午对我说话时那张沈重的脸,森怪晚上在电话中所说的话,薇和玟的表情,在在都催促着我,逼我去面对赵韵仙那即来的诱惑,让我无法回头地直向前行,去挖掘一个潜藏在深沈迷乱与朦胧恍惚背后的真正故事。

说实话,今天我跟诗圣说的话并不是完完全全的实情,这一阵子她送我回家的时候,早就对我展开毫不间断,又若即若离的“攻势”了。她很技巧地把进展速度控制住,每当话题就要说到重点的时候,车子总是刚好开到我家门口。这使得我心中每每有一种落空的感觉,久而久之,便不由自主地对两人每天例行性的见面产生了些许的紧张与期待。尤有甚者,每到午夜十二点,我的眼前就会浮起她的身影,出现她那无论怎么飘,都不会乱的长发及笑颜。彷佛之中,她就站在暗沈沈的黑夜里,穿着一身纯白的长裙,在星空下对我缓缓招手。

我必须承认,既然诗圣已经对我说过那些事,而在我也相信他不会骗我的前提下,我应该不再对她抱持这么多幻想了才是;但这种感觉却是我控制不住的,每当想起“赵韵仙”这三个字,我就会泛起一股很醉、很醉的心情,彷佛她真的是一个下凡的仙子,令人感到那么地神圣纯洁、光彩无瑕。

“她用手铐把我铐起来,脱光了我的衣服挑逗我。”诗圣缓缓地说∷“那种感觉很可怕,你不知道她接下来要干什么,又没办法反抗,只能随她摸,随她搞……”

“你为什么要让她搞?”我笑道∷“她力气又没有你大!”

“这不是力气大小的问题,”他说∷“当时我像丢了魂一样,她先脱光了衣服,再慢慢脱我的衣服,之后我就一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然后呢?”

“然后……反正被她搞得很难过就是了,”诗圣顿了顿∷“等我受不了,要她办正事的时候,你知道吗?她竟然拿出另一副家伙铐住我的脚,然后自己去洗澡,把我他妈的扔在那里!”

“那不错呀!”我笑道∷“你正好可以放放凉,清醒一下嘛!”

“你不懂的,”他说∷“她这么做只会让人越来越难过,那时候只能像粒肉粽一样搁在那里。”

“真惨。”

“还有更惨的呢!”他道∷“好不容易她出来了,我心想这回该办事了吧?结果你知道她怎么样吗?这婊子竟然坐在我身边,从头到脚慢慢地看着我,一面看一面嘻嘻哈哈地怪笑,嘴里还说一些很他妈的话……”

“她说什么?”

“很多……像什么外表看起来不错,里面就不行了;或者是什么连阿薇也没有看过的,现在我可以随便玩,应该拍张照片纪念之类的。”

“那你说什么?”

“我能说什么?”诗圣气冲冲地说∷“头都昏了,哪有心情理她这些鸟话?”

“喂!她这样子说话,又扯到薇,你都不会生气吗?”

“会啊!”诗圣道∷“起先心想别理她就算了,后来她一直阿薇东阿薇西的,又很故意地一边弄我,一边问什么『阿薇会不会这样』『阿薇会不会帮你吹喇叭』之类的龟毛问题,我就火大了!”

“那你怎么办?”

“跟她斗嘴呀!”

“你都说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骂她两句,什么变态花痴婊子还是公共厕所之类的。”

“你真带种,”我笑道∷“动弹不得,还敢跟人家吵架!”

“他妈的惨就惨在这里!这女人一听到我帮阿薇讲话,马上就他妈的翻脸起来,之后……”他顿了顿∷“她拿起我的内裤塞到我嘴里,用胶带封住,然后就用一堆东西整我,一边弄一边还像疯子一样地拿鞭子抽我,问我爽不爽。只要我摇头,她就用高跟鞋后跟踹我的头。”

“哇拷……”我吓了一跳,追问∷“她用什么东西整你?”

“你看过日本a片吧?”他铁青着脸∷“就是那些东西。a片里有的她全都有,又是蜡油又是铁链……最后还有……”

“还有什么?”我讶异地问道∷“你……你别告诉我是那玩意儿……”

“你知道就好!”他面孔扭曲,似乎馀悸犹存∷“就是那玩意儿!反正她就是要折磨我,一面用这些狗屁道具,一面问我还敢不敢帮阿薇讲话。不但这样,她还同时挑逗我,他妈的,真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

“那你怎么说?”

“起先还跟她对骂,最后等她一拿出那玩意儿,我就不敢硬撑了……”他低下头∷“但她还是不肯放过我,撕下我嘴巴上的胶布,要我亲口承认阿薇跟大姊一样,是臭婊子、烂婊子……”

“你……你说了没?”

“换成是你,”他看了我一眼∷“你说不说?她拿着那家伙,身边还摆着一台照相机!”

“这……”

“我说了,”他长叹一声∷“没办法。”

兜了一圈又一圈,在她的询问下,我不由自主地告诉了她有关兰、雅以及祯的故事;而在她的凝视中,我也无法自拔地诉说着那些深藏在我心底,已历经数载的郁积。她只是点着头,偶尔浅浅地笑笑;只是倾听着,间或在我中断的时候提个问题。行过一盏又一盏的路灯,穿过一段又一段的故事,我俩在小小暖暖的车厢里,与世隔绝地从黑夜畅谈至天明。

约莫六点左右,她终於将车子停靠在我家门口。熄了火,她将身子轻轻靠在驾驶座的椅背上。此时正是日出的前一刻,四下尽是轻巧婉转的鸟鸣声,回荡在尚馀夜茫的巷道里,於晨雾中泛起一轮又一轮的回音。

“你家到了。”她望着我,轻轻一笑∷“明晚再聊吧!”

“嗯……明天见。”我顿了顿∷

“跟你聊天很愉快。”

她微微一笑,没有接口。

“之后呢?”我追问∷“她总该放过你了吧?”

“哼……”诗圣吭了一声∷“你说呢?”

“难道她……”我愣了一愣∷“她还是在你身上用了那玩意儿?”

诗圣点了点头,表情十分复杂地叹了口气。

我俩半晌不语。隔了许久,我又问道∷“然后呢?”

“然后……”诗圣想了片刻,说道∷“然后她就开始搞我。”

“怎么搞?”我追问。

“她在我身上用了那玩意儿之后……”诗圣语带颤抖地道∷

“没多过久我就开始想上厕所。这婊子不但不让我去,更把我按在床上,坐在我身上挑逗我。她对我说,假如我真的受不了,那就当着她的面表演打手枪给她看,否则就一直忍下去。”

我张口结舌,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听他续道∷

“当时我说什么都不肯,但是一来实在忍不住,再来她又威胁我,说假如你不表演,那么待会儿我就把你在床上拉屎的样子照起来,看你以后怎么做人!”

“那……”我期期艾艾地道∷“你怎么办?”

“废话!”他哼了哼∷“能怎么办?只有照做啊!”

说到这里,我心中不禁浮起了一股怒意,暗忖这件事她实在做得太过分了。这种情节我虽然在日本a片上也看过,但一想到这是真正发生的事,而受害者又是我的兄弟,心里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起来。

诗圣没有察觉我的心事,沈默半晌,又道∷“……之后她把我拉到厕所,把我绑在马桶上,看着我把东西排泄出来,又逼我说了一些很丢脸的话……”他面露青筋,咬牙道∷

“最可恨的是——她还是把我打手枪和上厕所的样子都照了下来!”

我咬着下chún,一言不发地看着诗圣那带着恐惧及羞耻的表情。他低着头,老半天一句话都没有说。又隔了许久,我才开了口∷

“那卷底片呢?还在她那里吗?”

“当然呀!怎样?”

我摇摇头∷“没什么。你继续说下去。”

日出了。金芒从远方升起,穿过高楼大厦的缝隙,化成一抹又一抹的光波传进车里。透过她那有点淡黄、有点卷的长发,在鸟鸣声中反射着清晨炫丽的光华。

她依然微笑地望着我,水亮的眼神悄悄地扩散着迷人的柔媚与艳丽;而在金光的映照下,默默传导着许多至今仍然尚未被我完全尽解的讯息。此时的我正笼罩在她诱人的炽焰里,正一步又一步地,无法自拔地被她拉近,陷入她那令人心炫神迷,令人不知所措的陷阱中。

“明晚再见了。”她说,身子微微地靠近了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诱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挪威森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