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森林》

第05章 成功精神

作者:凯子

十二月十四日。

一连好几天都出太阳,好像秋天还没过完一样。下午的课是两堂基础理化再加一堂自习,无聊透了,真是个标准的跷课天。

出了校门,沿着济南路往下走,不久便走到了光华商场。说真的,光华商场实在是个破旧的地方,盖在天桥之下,门口一堆摊贩,乱七八糟地又黑又脏。不过,我对这里还是有点感情的。记得在国中的时候,我迷上了电子,没事就缠着外公。外公在爸爸工厂当工程师,房间里七零八落地都是电子零件,感觉上他好像个发明家一般。我和外公的感情蛮好的,两人常常天南地北的聊天。尤其是每当我向他请教有关电子方面的问题时,他一定放下手边的工作,摘下那副厚重的黑框眼镜,仔仔细细地向我说明。一个问题解答了还不够,他老人家每每会扯上别的事,而和我长篇大论地谈。印象之中,他永远是笑眯眯地,点着那根呛死人的“骆驼”牌香菸,静静地把我的话听完,吸上两口,想上一想,才开始发表他的意见。那时候他常常带我来光华商场买电子零件,每次来都固定去那家进门右边的“科技电子”,似乎是和老板颇熟。

光华商场。我看了看门口那旧旧的招牌,叹了口气。

外公去世后我就很少来了。忙联考、忙社团,那些电子零件也不再占据我空闲的时间。许久没来,以前那几家电子零件专卖站都改行去卖电脑了。这两年台湾的资讯业发展颇快,卖电脑的店满街都是。光华商场,这个当年以做相容appleii起家的电子重镇,也不落人后地开始大做“pc”的生意。我对电脑是一窍不通,倒是老二看起来蛮会的。据他的说法,所谓“appleii”是八位元的电脑。七八年前引进台湾时曾经带动风潮,光华商场就是那时候打下它电子零售王国的基础的。但是岂料一夕之间,十六位元的pc便挟强大功能及低廉价位推出,而从根本上打垮了appleii。老二告诉我,pc之所以能在世界市场瞬间成为主流,是由於它的“开放规格”。所谓“开放规格”是指发明这项产品的ibm公司,在推出pc之际便公布它的电路架构,凡是要生产它的人,只消花几十块美金去买ibm的手册,便可如法炮制一台。而appleii是apple公司独家的技术,只他们自己生产,当然无法和pc竞争。当时我就问老二,既然appleii是apple的技术,为什么台湾有那么多公司都在生产?老二告诉我,那叫“中国人的智慧”,台湾的人买来原厂的appleii,把它拆开,用一种“逆向工程技术”(即用工业成品反向猜测生产技术的手法),把appleii的秘密都抖了出来。老二说那是违法的,只是台湾对智慧财产权的保护并不重视,才会让这些有智慧的中国人猖獗一时。我搞不清八位元、十六位元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十六比八大,也许比较好吧!倒是台湾不法的商人多可是个事实。在地下道随便一走,十有八九都会看到卖盗版书的。唉!短视近利的不肖商人所在多有,社会怎么会进步嘛!

“一年了。”我心想。外公去世到今天也不过快一年,感觉如同隔世一般。从国三到高一,许多事物都有些改变。我唏嘘了一阵,便走进光华商场。

“你去光华?”老二问。

“嗯。”

“去买a书?”

“我像是看黄色杂志的人吗?”

“有点像。”

“去你妈的!”

“那你去干嘛?”老二又问∶“你又不懂电脑。光华卖最多的就是a书和电脑啊!”

“我是去看电脑啊!”

“你又不懂。”

“少小看人好不好?”

“那你看到什么了?”

“一大堆电脑。”

“还有呢?”

“没了。”

“没意思,”老二顿了一顿∶“买一台学学嘛!”

“没兴趣。”

“怎么会呢?”

“我又不要算什么工程数学,也不想写程式,更不要设计飞机轮船,要电脑来干嘛?”

“电脑又不是只有这么点功能。”

“那还能用来干嘛?”

“至少可以打电动吧!”

“少低级了,”我说∶“我对打电动不感兴趣。”

“真的?”

“当然。”

“我想,”老二说∶“那是因为你没玩过电脑游戏的关系。”

“喔?”我倒好奇了起来∶“都有些什么东西?”“那多了!”这下可好,给老二来了个吹牛的机会,他开始滔滔不绝地发表他对电脑游戏的高见。说真的,一听之下才发现自己才疏学浅,原来电脑游戏竟有如此多种不同的模式∶从一般式的飞机打坦克,坦克打人的战斗式游戏,拿着枪打人的动作性游戏,全套实物仪表的模拟性游戏,出题选答案的益智性游戏,训练空间能力的技巧性游戏,一直到建构一个幻想空间,幻想人物及幻想故事的角色扮演游戏,可说是应有尽有。

“这么多?”我听得都呆了。

“还有呢……”老二正慾开口,我一挥手止住了他∶

“好了!别说了,”我顿了一顿∶“是蛮有趣的。不过可惜我对电脑游戏还是没多大兴趣。玩电玩还不如看电影呢!”

“不见得。”老二不服气地说∶“电影有什么好看?”

“至少有情节变化啊!”

“那还不如角色扮演游戏呢!”

“为什么?”

听我一问,老二便介绍了一个叫做“创世纪”的角色扮演游戏。所谓角色扮演游戏,便是作者凭空构建一个幻想的世界,在游戏中所有的事物都出自作者的撰,而且非常详细——由历史背景,风俗习惯,社会制度到金融经济都自有一套——甚至是语言。而身为一个在这个幻想世界中的主角,你必须去适应这个世界的一切,遵守一些当地的规矩,以完成某种使命。而这种游戏的好玩之处便在“逼真”,你不但和个普通人一样,有体力和经济的限制,更须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之中不停学习,方才可能度过每一个阶段,而获致“理想的实现”。这种游戏不同於街上电动玩具店那些不用大脑的游戏,你得全神贯注的投入,而且一上手便停不下来,不花个十天半月无法玩完。尤其是老二口中这套“创世纪”,真可算得上是登峰造极。据他说这个游戏已出了五个版本,其中最新的第五代,主角在游戏中要完成的目标是“道德的完美”。是故你在游戏中不但需要应付一大堆毒蛇猛兽,而且不能在打得筋疲力尽之馀把这些怪物拿来烤了吃,反而需要像个信佛的给他们“放生”,以全上天好生之德。这套“创世纪”在八位元的appleii上是个经典之作,从第一代开始,便培养出一票信徒。老二还说,不但游戏本身迷人,角色扮演游戏另外一个特色,就是配乐好听。“创世纪”的配乐全由电脑合成,一套十几首荡气回肠,不知迷倒多少人。

“我现在就有。”老二掏了掏书包,拿出一卷录音带。我吓了一跳∶“哇塞!还有卖这个!”

“这是自己录的。”

“还好,”我接过了带子∶“不是买的。要是连这种东西都有人卖,那我可真服了!”

“是有卖啊!”老二说∶“只是台湾买不到。”

“我真服了!”我赞叹地道∶“下次去你家见识见识,可以吗?”

“见识什么?”

“你的电脑啊!”

“我没电脑。”

“你没电脑?”

“我爸不让我买。”

“为什么?”

“国中那一台用坏了之后,”老二有点吞吐∶“我爸说我创世纪玩的太凶……就……就不给我买新的了。”

“活该!”我笑了出来∶“你看,电脑还是有不良的影响嘛!”

“哼!”

“对了,”我问老二∶“你既然没有电脑,那卷带子是哪来的?”

“小鸟录的。”

“谁是小鸟?”

“我国小同学。”

“资优班的?”老二是秀朗国小资优班的(不相信吧?)。

“嗯。”

“他电脑功力很强?”

“强喔!”老二说∶“太强了!他是建中电脑研究社社长!”

“高一就当社长?”

“人家有本事嘛!”

“有什么本事?”

老二听我一问,便再度开始演讲∶这个小鸟,和老二及另一个也是建中的,外号叫“小妖猪”的三人行从小形影不离。小鸟的家庭是个电脑家庭,从当年台湾appleii的时代,他爸爸就在做一种叫“小叮当”的apple相容电脑。这小子耳濡目染,十岁便会组合电脑,现在甚至还在电脑公司打散工。家里有一“pc”,一台“appleiigs”及一台“麦金塔”。老二还说,在我还没听过“电脑”这两个字的时候,这家伙就有一大抽屉的软体了。

“这么神?”我不敢相信有这样的人。

“是啊!”

“你怎么从来没提过他?”

“你又不会电脑。”

“我看我也学学算了,”我说∶“好像真有一些乐趣的。”

“那我下次把他介绍给你好吗?”

“以后再说吧!”我道∶“诗朗队快比赛了,我得趁这两天休息休息!”

一月四日。

“凯子,”河马问我∶“怎么这两天诗朗队集合都没见到你?”

“这两天比较忙。”

“忙?”河马说∶“连高三的学长都下来帮忙了!你忙谁不忙?”

“好啦!”我像个被父母捉到的犯错小孩一样说道∶“下次不会就是了,好不好?”

河马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学长?”

“干嘛?”

“什么时候比赛?”

“你……”他咬牙切齿地说∶“就是下个礼拜!”

“哦?”看他的模样,别说多可笑也要别着。我“识相”地说∶“那可得多加练习罗!”

好多天没来,大伙儿还是一样地散。下午第一节一点二十分就开始了,一点五十分全部人员才算到齐。整顿整顿,维持一下秩序,两点左右才开始练。

这一下子练到了五点半,人疲马困,队伍愈来愈带不动。河马和高三几个学长在一起商量是否要放人,密谈半天也得不出个结论。最后,一个高三学长走到队伍跟前,似乎是蛮“痛心疾首”地,向我们这一票不买帐的家伙道∶“各位学弟,安静一下好吗?”

高三气势果然不同,大伙瞬间安静下来。

“各位学弟,我知道你们都很累了。”学长稍微停了一下,看看我们的反应又说∶

“其实我们也很累。说实在谁不想现在就回家呢?不过,你们自己也知道,练得像现在一样东倒西歪的,实在不能上台见人。所以,很抱歉,现在我们绝对不会放大家走……”

说到这儿,队伍中起了一阵窃窃私语。学长停了下来,等到大家都闭嘴了之后,才继续说∶

“……各位,你们也许还没有进入情况。但是有一点你们都必须知道,那就是你们是成功诗朗队。一旦出了校门,就代表学校。你们的表现,就是成功的表现。

“也许你们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毕竟成功还是我们的学校。而且,诗朗队在以往的比赛中,都是前三名。这是我们的光荣纪录。就算没第一吧,你们也要拿个前三名对不对?而且……”学长又顿了一顿∶

“……而且,对於其他学校而言,我们诗朗队的水准,应该是比较高一点的。像北一女吧,她们的诗朗队以班为单位组成,每年一到诗朗比赛的前两个月,她们就有班际诗朗比赛,在校内的冠军班,就是校队。大家想想,这种选班不选人的办法,是不是一定会有同学的水准问题呢?再怎么说,一个班上总不是每个人都合适来朗诵吧……其实不只是北一女,几乎大部分学校都是这个样子的。可是我们就不同了,大家都是独诵选出来的,都有功力,都是人才,水准自然齐一点,理论上我们应该不弱才对。所以,各位要是输了,真是……不太好看……别人会笑我们的。”

这时,大伙儿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

“我比较不常来练习……高三嘛……各位可能不太认识我。”学长笑了笑说∶“我休学过一年,是四字头的。和你们这些大部分是七字头的小高一比起来是老了些。不过,有些事各位不知道,我想这些东西应该讲讲,你们也许会比较有感觉一点。当年我是高一,那一次我们去比赛的时候……”

“学长,”河马插嘴∶“时间不够耶!”

“我知道,”学长说∶“没关系。他们反正也累了,休息一下,让我来讲古!哈哈!”

学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成功精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挪威森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