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隐私》

02、我是第三者

作者:可军

炎倩:女,22岁,湖南人。   (北京某私营企业副总经理)   我肯定是个很不光彩的角色。   第三者嘛。   我之所以一直与他保持这种关   系,是因为他有钱,能帮助我度过   各种难关。如果他是个穷光蛋,恐   怕我决不会喜欢上他。我们的爱本   身就是畸形的。

通过朋友介绍后,我结识了炎倩,她青春艳丽中显出几分沉稳和干炼。当我向她提及感情问题时,她沉思片刻便向我讲述了她的一些经历:这年月老板突然多了起来,然而真正有魅力、满身洋溢着健康向上气息的老板却如凤毛麟角。

我之所以心甘情愿地充当他的情人,是因为他身上有种女人喜欢的男人味儿。我知道他不可能抛掉自己完整的家庭,与我厮守终生的,但他能这样真心实意地爱我,这已是我非常满足的事情了。

我肯定是个很不光彩的角色——第三者嘛。但我不在乎那些,只要有爱情存在,其他东西都是多余的。我之所以一直和他保持这种关系,就是因为自己喜欢他,他也很有钱,能帮我度过各种难关。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可以认真地告诉你,如果他是个穷光蛋,恐怕我决不会喜欢上他。爱具有商品属性,何况我们的爱本身就是畸形的。

几年前,我被命运女神垂青,来了个鲤鱼跳龙门,从家乡小地方来到北京,心灵马上就被新的环境完全占据了。

我认为自己十年寒窗,冷桌子热板凳,今天可以松上一口气,终于可以放松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

我喜欢上了跳舞,喜欢摇曳的灯影和令人激动的音乐。

刚开始在校院里面跳。那时几乎每天晚上学校都有舞会。

这个系开了那个系办。你可以在晚自习时从一个班跳到另一个班。

渐渐地我就心野了,以为自己真正成了“舞林高手”。不仅在本学院里跳,还跑到外面去跳。也不是我一个人这样,经常有和我同样的舞迷,大家组织一下,到别的高校或者一些娱乐场所去尽情玩耍。

大学第一年,我的耳朵里总没有停止过很有节奏的舞曲音乐。我真的很放松,也真的很开心。

到了大二,不少人对跳舞没了兴致,而我却痴心未改,情有独钟。

有一天,我的一个朋友过生日,开办了个舞会。她自己也是个舞迷。

她邀请几个人,到市里一个较为豪华的舞厅去跳舞。这里除了跳舞,还能滑冰。这地方选得太捧了,令大家欢呼了一阵。

我还特意将自己细细包装了一番,也化了妆的,好像自己要过生日似的。

她的男朋友也去了,领了一帮哥们儿。我们看到他们一帮人一个个穿着名牌,个个手拿大哥大,腰别bp机,就推着她说:“今晚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宰一宰小帅哥,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她两手一甩,说:

“没问题,尽管宰,这群家伙口袋里有的是钱。他们现在除了钞票,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她的脸上布满得意洋洋的神情。

在我们学院,傍大款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好像有点姿色的女孩举止都神经兮兮的,一到天黑就各自寻找自己的归宿去了。

学校的白天,女生寝室里非常热闹,可一到天黑就寂寞起来了。

看到同学得意的神情,我心里泛起一股醋意。

我这个人一向争强好胜,我的生活也很清贫,就在内心暗暗发誓,一定要寻找到一个强于这群小帅哥的大款,并且他要有很高的素养和很高的品位。

这天晚上,女同学共七个人,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加上我们平时就在学校里跳舞是出了名的,个个自然条件优越,三围匀称。同学们送了一个集体绰号——“七仙女”。

我们七人一同下舞场,人称“七剑下天山”。

这天晚上有个男人叫刘天的,引起了大家的共同注意。

他穿着时髦,从头到脚,都是名牌。他身材高大,面相很有个性,棱角分明。

这正是我们在疯狂的摇滚乐中成长起来的都市女孩子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他的舞跳得很好,几乎每个女孩都愿跟他跳。他还会滑冰。

我从南方来的,不会滑冰,可看着其他女孩子比我行,也不甘落后。然而,心里的不平衡导致了身体的不平衡。我一下子就摔向前方,就在我即将倒下时,他把我顺势托在了怀里。他正是刘天。

后来我和他去跳舞,我还连说感激他救了我,否则我会出大丑的。

他连连摇手,笑笑说:“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他几乎是有点强迫式的就把我带进入舞池里,我们很默契,很投入。

跳过一阵国标以后,就开始跳那种流行的蹦迪。

那晚,我与他一直玩到曲终人散,才在兴奋中离开了舞厅。

他打的把我送到了学院门口,然后才与我依依惜别。望着他高大的身影再次钻入汽车,我的眼前模糊了。我感到自己的双颊很热很烫,若有所失。

这个夜晚我失眠了。

后面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刘天成了女同学们天天谈论的话题。特别是“七仙女”,总是把他与我联系在一起。

我了解到他已是某个公司的大老板,像他这种年纪轻轻就混得这么好的男人并不多见。但我并没有想过去爱他。

朋友说他已经有个贤惠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孩子。

我这个人,小时候就幻想能力特别强,总爱做梦。

总爱把书里的高大男人与自己联系在一起,所幸我这人长得还漂亮。

这时的我仍很浪漫,不愿放弃自己童年时代就拥有的幻想。我准备毕业以后,先全国四处流浪流浪再说,我幻想着自己在流浪时碰到梦中情人,我们将结伴而行,携手游玩山“水。

还有一点就是我的家人,他们不允许我谈恋爱,尤其反对我在读书期间谈个北方的男孩。每次我妈打电话都会嘱咐我。

我对他们的别早恋的忠告一点兴趣没有,但碍于情面,只好在一旁唯唯应答。

我不是个听话的女孩。

一个周末的晚上,宿舍里只剩我一个人,所有的同学都出去了。

我无所事事,懒散地看了一会儿书,读了一会儿报,听了一会儿音乐,宿舍的电话响了我也没兴趣接。

我的生物钟的指针走到低潮了。

电话总是不停地响,我骂骂咧咧,终于还是抓起电话,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陌生而富有磁性的男中音:“我是刘天,吴月,你还记得我吗?我现在就在你们的学院外面,我的车牌号是……我等着你,快来。”

他如果不说自己就是刘天,我还真的没有想起来是谁。

他是用手机打的电话,声音有些失真。

我心里兴奋了一下子,就披衣下了楼。

我很机灵,在大门口先偷愉看看有没有小轿车。

我疑心他跟我开玩笑,现在有些老板吧,就是爱拿女孩寻开心。他会让你在他说的地方转着圈儿找,等你焦急无奈时,然后会道貌岸然故作深沉地走出来。

他们说自己有这事有那事,总是摆谱,仿佛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给他打电话,都在为他服务,都在等着他签合同似的。

我讨厌这样的男人。

我喜欢那种平易近人的有男人味的男人。

我在无聊中听到他的电话,心里激动不已。

由于激动抑或是紧张,我觉得有些头昏目眩,我在院门口蹲下来静静心情。

我平静了一会儿。

我听到了刺耳的汽车喇叭声。

我并没有站起来,扭头朝声音看去。

黑色小轿车朝我缓缓开了过来。

车在我身边停下来。

车门开了,一双大手把我拉进了车内。我没有看他,静静地坐着。

他把一条胳膊搭在我的肩上,把我一下子揽进怀里。

如果这个时候我不加思考地拒绝了他,我与他的故事也就到此为止了,但我没有拒绝。

这时汽车飞驰地离开了学校,上了立交桥,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真如同一张白纸一样。

这张白纸还会跳动,还会飞。我嗅到了浓重的抽烟气味。

我禁不住就咳嗽了几声。

他把车窗打开了一些,我感到车外的空气很凉快的。头脑渐渐清醒了过来。车子在马路上无声地驰骋着,我什么也不想。

我也不知自己该问他些什么。

他习惯性地搂住了我的腰部,耳边的风呼呼作响。渐渐地,风小了。

“到了。”他说。

我睁开眼睛,如同做梦。

他到乐了。他把我连拉带搀地弄下车。这里是一片草地。

青青的草坪上有几对相依相偎的情侣,他们有的在旁若无人的接吻,有的在紧紧拥抱,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我虽然还算开放,但是,和一个男人这样来到这种场合还是第一次。

他拉着我的手,我没有拒绝。

他带我来到一个小湖边,波光粼粼的湖水,在微风过后,泛起阵阵涟漪,远处飘来了丝丝缕缕荷花的清香,让我不禁想起许多美好的文字。

我没有说什么,也不知该说什么,我不想弄出声响来,怕破坏了这种意境。

他把我的头扳得面朝他,说:

“我们交个朋友吧?”

“你怎么说得这么客气,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我向他笑道,话语中含着调侃。

他倒没介意,也不看我,说:

“你认为我该怎么样说,才算真实呀?”

我一时回答不上来。但我总认为一个事业上成功的男人,他的身边会有许多漂亮的女孩子在不断地献殷勤,那么他对女孩子说话的口吻肯定是坚硬而粗暴的。至少也该是命令式的吧。

他在很短的时间就明白了我的心思,说:“你这个小丫头啊!你是不会了解我这种男人的。你以为老板们都是吆五喝六的。都那么牛哄哄的。告诉你,老板首先是个人,他的内心世界也很脆弱。至少我是这样,我从来不对女人发号施令。”

我无言以对。

他把我拉到他的身边,握住我的手。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

在我们上次跳舞的舞会上,已经有两对男女陷入深深的情网里。知道这些后,我心里还泛起过一股酸溜溜的醋意。

关于刘天,我听朋友说,有不少女孩都要把如花的芳心献给他。

可他竟然对她们射过来的丘比特之箭一一拒之。今天,他怎么会突然喜欢上我?我不明白。世上的事还是不弄明白的好,糊里糊涂地过吧。

他竟然看上了我,心里不免生出甜甜的骄傲的成分来。

柔情似水的语言在他嘴里涌现着。

我们在草地上缓缓走动,他侃侃面谈,如同对着静静的草地说着知心话。

我静静地听他向我倾诉爱慕之情,末了,淡淡一笑。开始时心中的某种抵触情绪烟消云散了。

“刘老板,那天参加舞会的女孩女人特别多,你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这丑小鸭?”

他没有马上回答,眼睛故意朝远处看。当然,我很想知道他的回答。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他扭过头,两眼火一般看着我说:“因为你身上有种高贵的气质,这在如今的女孩身上已经很少见到了。”

我听到,没有马上表态。

我这个人也是很聪明的。对这种不马上回答女人提问的男人,我只有用同样的方法对付才行。否则,我将全部陷入被动。

我天生好斗。

他见我好久不吭声,有点沉不住气了。把我扭向一边的身子扳过来,提高音量:“你自己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高贵之处吗?小姐。”

我笑了。

“我咋能知道呢,否则我将把全天下的老板们统统迷倒,让他们全部跪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他比我笑得还要响。

“我怎么越听越有味道!行,有你这样的女人在我的身边,我就变得刀枪不入了。你就当我的小秘吧。”

我第一次听到“小秘”这个词,刚开始我还以为他在说我是当他的“小妹”呢。后来,才觉得味道不对。

他搂住我,不再说话。

我把刚才的故作姿态全部抛向九天以外。他的有个性的脸形算是印在我的脑海里了。

“哎,刘老板,刚才你说让我当你的什么来着,我怎么没听清楚?”

他又是沉默不语。

我们继续散步。

一会儿,他说:

“是这样,说出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2、我是第三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隐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