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隐私》

03、留住真爱

作者:可军

高雪:女,39岁,北京人。  (时装设计师)   我不愿意这样清苦地活着,我   希望找到一个真正疼爱我的人。我   认为,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   没有真正爱自己的男人。

认识高雪是在几年前一次春季时装展览会上。当时,我是记者,她是被采访对象之一。后来随着交往的增多,彼此就成了不错的朋友。

前不久,高雪来电话说有要事相商,我便匆匆赶往相约的地点。见到她时,发现她一脸喜相。我们进了一家川菜馆,在包间里,她开口说道:“听说你最近在收集有关情人方面的资料。”

我点头称是。

“那么,今天我向你提供一份资料,是关于我的婚外恋的。”

我乍听起来深感诧异。

“没有什么可奇怪的,现代人有几个没有情人。”高雪见我惊奇地注视着她,淡淡一笑。

我仍感诧异,像她这样端庄典雅的女人,竟然也有婚外情,太不可思议了。因为她的身上确实传统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当她说要向我讲述她的婚外恋情时,我真的不敢相信会是真的。但是她告诉我,她的确经历了浪漫但又令人烦恼的婚外恋情。

于是,我就好奇地听她讲述自己幸福的爱情经历。

别问我为什么背叛自己的老公而与别的男人相恋。我认为,每个家庭出现婚外情,多半原因是这个家庭已经出现了感情危机。

在这里,我不想过多地谈及自己的家庭情况。在别人看来,我的老公是个名人,那么我也就应该生活得美满幸福。

事实上不是那回事。我虽然在物质方面很富有,但是在感情方面却很贫穷。我希望老公爱我,结果他婚后对我十分冷漠。简单他讲,我就是他生活中的摆设。

我不愿意这样清苦地活着,我希望找到一个真正疼爱我的男人。我认为,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没有真正爱自己的男人。因此,我在对老公失望后,心里就一直想能有人使我重新快乐起来,摆脱烦恼。

前不久,我前往北戴河度假。无意中结识了在那里流浪的作家徐瑞。他中等个头,虽略显文弱,但目光中带着男性的阳刚之气。

我是独自一个人去北戴河的。有一天傍晚,我来到海滩上,坐在凉凉的沙地上望着涛声轰鸣的大海发呆。海风吹动着我的长发,那种惬意使我的心情突然产生许多莫名其妙的伤感。

正在这时,借着惨淡的月光,我看到有个人沿着海边走来,然后,他坐在我左前方不远的地方,海风吹来,他身上的休闲衫抖动着,我几乎能看到他的头发被海风撩动的情景。于是,我把视线转移到他的身上,我发现他的坐姿很奇特,他的背景就像块沉默的礁石。

时间渐渐地向着黑夜延伸,他却没有丝毫离去的意思。

也许是好奇,我起身来到他的身边。

他看了我一眼,眼中流露出友好的笑意,然后又把目光移向大海。虽然他只是看我一眼,但是我觉得他的目光中有种平常人没有的睿智。当然那目光中也有种超人的忧郁。

我问他为何独自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他用平静而深沉的语调说,他在怀念一个人。

我问他能否讲出来时,他沉思片刻,尔后道出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

“我是个流浪文人,过去我曾有过舒适的工作环境,也有家室,但是这些我都放弃了。当时,在我婚后不久,发现所爱的人是韩欣而不是我结婚的妻子,心里很痛苦,尽管这是多年前的往事,每当想起来,心里仍隐隐作痛。韩欣毕竟是我初恋的情人。而每个人都知道初恋情深。那一年我结婚的时候,韩欣在新乡师院读中文系。”

他说完,又沉思片刻,才开始讲他的故事:婚后不久,我发现妻子开始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她闲的时候就像其他没修养的婆娘们一样,学会了串门,而街坊四邻中,她独爱往那个专爱编造他人闲话的女人家里跑,我为此很伤脑筋。其实,刚结婚时我就发现自己的选择真是大错特错,爱情往往使人难得真正理智起来看问题。我之所以走错,也是因为思想的局部老化所至。男人和女人避免不了性的过程,因此也没有必要为曾经有过这种关系,就必须终生厮守。甚至感情的温度降低至冰点,哪怕是持久的冷战,也要维系已发生癌变的婚姻,我被这种道德的准则束缚着,似乎无力挣脱。

一天,我决定离家出走。

那天凌晨四点多钟,我悄然而去,我无声无息地从这个家中消失,让她在“战争”中思考一下,对峙所造成的后果。妻子已不再是热恋中的情侣,爱情此时使我身心极度憔悴。

我抵达新乡时,已是下午三点。我沿着一条柏油街道走向僻静的郊外。在我的印象中,那所院校门前较清冷,在院门的右边只有一家内部小卖部,附近再没有别的经济浪潮了。院门左边不太远是一条小河,还有一座小桥,过了小桥是一片丛林,被小河环抱着。晚上,韩欣陪我来到这片丛林,里面有不少幽会的学生,韩欣幽默地称那地方为“情人岛”,我不知道该怎样向韩欣表明来意,我甚至弄不清楚自己找到韩欣的真正目的。

女人的感觉是很敏锐的。韩欣陪我离开“情人岛”。夏季的夜晚,依旧残留着热风的余热。我们渐渐远离开学院,踏着堤岸向着郊外宁静的荒原走去。她告诉我,她和一个同学在前面的村里租了一间民房,有时候在那里搞些创作,她几乎很少在学校祝我们之间有着一种很难说明白的感情。

或许命中注定我们要经历这样一个特别的夜晚,而且我们都明白彼此不可能成为完美的景致。我们也没有彼此倾诉衷肠,但是,却无法避开冥冥的安排。

一年初春的时候,韩欣回家乡度假。有一天晚上,夜很静,风也很静,月亮洒下清冷的光,我和韩欣来到果园深处,在一颗榆树边停下来。尽管寒意袭人,但是感觉像在一种没有冷暖的缥缈朦胧的音乐中。而我和韩欣在这个夜晚都披一种莫名其妙地情绪驱动着,不由自主地来到果园深处。

我现在明白当时的情况是因强烈的心灵感应作祟。韩欣和我相识的情缘也总是深不可测,令人费解。

月色如水,在四周静谧清澈地荡漾着。我和韩欣相对无语,就像隔着透明的玻璃,尽管都能清晰地看到对方,却无法走到对方的空间里。保持距离是一种失落的美丽,对于有着心灵感应的我们,似乎是一种残忍或许缺憾。这个季节还没有鲜花开放。没有鲜花的季节该是令人伤感的季节。

借着月光我凝视着韩欣,她的确令我动情。真的,如果我对眼前这个亮丽纯洁的少女不动情,那么我一定是病态。

我为什么要虚伪地否认自己的心态呢?更何况她是我的初恋情人。也许只能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中,才能更清晰地呈现在我眼前。她很纯粹,就像静远的高空没有一粒尘埃的光泽一样。

我慢慢地靠近韩欣,我几乎能感触到她的呼吸。韩欣闭上双眼,我们被一种光晕笼罩着。蓦然间,我碰到了那张透明的屏障,犹豫一下又退后一步。过于感性化的举动很容易造成伤害,尽管当时双方都动之以情,而后,无际的烦忧将会形影不离地跟随着你。这是一种很普遍的规律。

韩欣万没料到,半年后我会突然来找她。

我们在荒原上并肩而行,荒原的尽头出现一片黑糊糊的庄园。韩欣驻足面向我,她的目光撩开了寂静的空气。我被这种目光抚摸着,不由自主地把她拉进怀里,立刻感到失去的时光再次复活。韩欣把青春的双*贴在我的怀中,性感而酥柔。她那杏核般的眼睛闪烁着成熟的香甜的色泽,月色下绯红的脸颊挂着两片冬季的寒冷冶炼的温情。她杨起脸闭上双眼,当我无法再看到她的神情时,却感触到她薄嫩的嘴chún和善于描写感情的舌尖已经吻上我的双chún,让我忘却了诸多的烦恼,人们在这种时刻都会脱下多层的外衣,步入人性的时空。

韩欣带我到一间小屋门前,她从喇叭裙的兜里掏出钥匙,打开屋门并娴熟地将灯打开,这间小屋内的装饰具有明显的女性世界的特色,粉白的墙壁上贴着许多港台青春偶像,两张洁净的散发着清香的床铺,连屋里的空气都染上了粉红色的香气。我在氤氲的环境中仿佛置身于一个虚幻的时空里,我面前站着性情活泼温柔娇嫩的知识型的韩欣。想起粗俗庸艳的妻子和那张红皮证书,一种失落渗出眉字。她们之间的落差像条宽阔的河流,我在激流中挣扎着,看到韩欣的堤岸上盛开着鲜艳的玫瑰花和烟笼雾绕的拂堤扬柳,而妻子的堤岸像是龟裂的焦土,贫瘠而荒芜。我向着韩欣泅去,我深信在她那里自己能够找到灵魂的栖息地。

在新乡逗留两日后,我和韩欣乘上了去北戴河的火车。

车厢里很拥挤,尽管车顶上的电扇不停地旋转着,却无法吹尽那种混合的瘴气。我们被挤在两节车厢的衔接处,几乎无法立足。我必须用双臂支撑着使韩欣在我的双臂间,不受来回过往的人騒扰。韩欣盯住我的眼睛,嘴角挂着柔美的微笑,她从挎包里摸出毛巾,不时为我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我凝视着韩欣,她的纯净像水仙花一样,此生能与她结伴共度一段美好的日子,是我平生的欣慰了。我甚至认为她对我而言,尤其是感情上远远超出了所有与我生活有直接关系的女性。如果我否认世界上存在绝对完美的东西,那么她除外。

她绝对是最完美的女性。我们之间的那种奇特的感应磁场,和深层次意识的渗透,以及直接纯粹的爱意,使彼此的灵魂生出洁白的翅膀,飞向祥和的天堂。感觉如同庄严地朗诵《圣经》时,周身所产生的那种神圣感受一样。四肢百骸的浊流被崭新的惬意逼出体外,轻松渐渐地升入经脉。我面对韩欣时,眼前有时幻化出一位圣洁的天使,看到她那月光般透明的羽翼和凡世没有的神韵,就能体味到某种无形的流体漫过躯体,净化着如沉重的灰尘扑面的慾念。

结束了疲惫的旅途,我们临近黄昏时分抵达了北戴河这座美丽的海滨之城。盛夏之季,这里人潮如流。正值旅游旺季,我们费了不少周折才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大海对我们来说,是陌生而又神秘的。我们所下榻的宾馆正好南临海滩。

韩欣住在与我相隔两间客房的另一间单间里。吃过晚饭,我们一起回到她的房间。韩欣让我先到洗漱间冲个澡,我们坐了一天的车的确该好好洗一下。我打开淋浴阀,清凉爽体的水像花蕊似地伸展而来,从头顶灌至脚跟,通体被罩在舒畅的凉爽中。洗过澡我换上牛仔裤头和t恤衫感到惬意许多。

韩欣脱下旅途中穿的那身夏季牛仔衣,走进洗漱间。我欣赏着她那窈窕绝伦的身段,按捺不住燥热的情绪漫过肢体。

我赶紧拉开通向阳台的门帘,推开门来到外面,夜风带着海的湿润吹来,清凉了身上的燥热。一轮明月皎洁地挂在中天。趁此良宵美景还是到海边走走。我回身进屋把想法告诉韩欣。她欣然同意。她穿上淡紫色的连衣裙,一切收拾好后,我们带门而出。

朦胧的月光下,海滩上人影绰绰。三五成群的观海者聚拢在一起,有的踏着浪花奔跑。我们还没有走上海滩,就听到一种不停的巨大的声音从海的深处滚滚涌来,几乎淹没了数十丈的天空。那就是海涛声,是大海永恒磅礴的旋律。我们脱下凉鞋提在手中,光着脚丫踏上松软细柔的海滩时,我感到一种惬意从脚底涌进体内,并迅速蔓延到周身。于是,身子顷刻间清爽澄清起来,浊气下沉被海滩的纯净稀释。大海真实地呈现在眼前,其深邃宽阔本来就令我们初见大海的人心旷神怡。恰恰又赶上海汐,海岸被一层层银色浪花冲击着,乍看就像有一股强大无形的力量摇撼着大海。而海上升起的明月,更增添了大海的空灵和纯净。

韩欣坐在沙滩上,我起身走进浪花丛中,凉爽立刻浸润了肌肤,仁立在浪花里蓦然觉得身上的私慾像脱落的尘埃被那纯粹的透明的海水涤净,并推向遥远。我沉浸在心灵强烈的净化中,甚至想把自己完全融入醉人的澄澈中。

正当我沉醉在大海广博的圣洁之中时,听到有人在沙滩上疯狂地发出长久的呼喊声,试图发泄自己的感慨表达内心对海的崇尚,然而那呼喊声与涛声相比,显得特别清瘦纤弱。我回头见韩欣左侧不远的地方,一位孤独的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3、留住真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隐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