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隐私》

07、寻找遗落的情感

作者:可军

刘明辉:男,50岁,北京人。   (北京某大学中文系教授)   她走进了我的生活,使我平淡   的生活要得富有色彩,把我平淡的   人生变得浪漫起来。我在遇到她以   后,有一种再生的感宽。   在这个世界,情感的竞争要比   市场的竞争可能还要残酷。   我爱她爱到了不忍心动手动脚的地步。

通过吕静的介绍,我结识了刘明辉,并与他约了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在一家氛围幽雅的酒吧里,接受我的采访。

我的生活很平静,我在这个平静的生活中生活了许多年,可我在度过自五十岁生日以后,突然感觉到生活缺了不少东西。

“五十而知天命”。到了这把年纪,按说对生活,对人生,对事业,对爱情应该无所追求的境界。可是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恋情,而我不想它成为我生命的空白。

因而我的生活似乎在循规蹈矩了五十年以后,忽然,改变了一惯的轨迹。当人们听说我也有婚外恋时,都睁大了眼睛,都投来了不相信的目光。

的确,五十年的人生太平庸了,太平静如水了。

在这样平淡如水的生活里投下一枚小小的石头,它还不掀起轩然大波吗?

我与妻子结婚二十多年了,我们有一个女儿,正读大学哲学系。她在我们家是最重要的人。她的社会科学研究与我的自然科学研究,使我的小小的家庭里充满了学术气息。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跟妻子的交谈。

我妻子的更年期似乎特别长,十年时间了吧。

在这十年,我一直小心翼翼过日子,我怕她会因为一小丁点的事情就发脾气。

更年期的女人你是惹不得的。

男人到了五十岁,会生出许许多多的念头来。比如我,突然生了这样一个“可怕”念头,我的事业有成了,知名度也算挺高了,但我没有体验到爱情的滋味。

是的,几十年没有体验到爱情的疯狂味。

有一天,朋友拉我到他家看影碟,我们看的是几个好莱坞大片。

其中之一是《离开拉斯维加斯》。拉斯维加斯,知道吧,世界上著名的赌城。几年前我到旧金山作学术交流时,怎么没有想到到拉斯维加斯玩一玩?

这几年我几乎没有看过一部电影。这天的《离开拉斯维加斯》真正把我的灵魂都给憾动了。

它讲述了爱情故事,我相信所有的男女都会为他们的故事感动的。这世间,纯真的感情是存在的。

既然有没有爱情的婚姻,为什么不会有没有婚姻的爱情吗?

如果说在年龄上男人是有点优势的话,五十岁的男人也会马上由生命之轻感到生命之重的。五十岁的男人是宝贝,但五十岁的男人毕竟已向夕阳奔去了。

你同样感到一种恐惧。

她走进了我的生活,把我平淡的生活变得富有色彩,把我人生的平淡变得浪漫起来。我在遇到她以后,有一种再生的感受。

是的,普希金在遇上普希金娜时不是也高呼,也向世人宣布:“我再生了!”

这个女人是个四十岁的女人。一个五十岁的男人与一个四十岁的女人之间的故事会是怎样的爱情故事呢?

有人说,五十岁的男人是既成熟而又有事业的男人闪射光芒的时候。但我却认为,五十岁的男人是最需要感情慰藉的男人。

在我四十八岁本命年即将过生日时,我想到这个叫吕静的女人。

她曾是我的学生。那时她还很小,是学校的校花。学校迎接上级领导人和外宾时,她总是充当那个献花者。

有人告诉我,她很憔悴,男人去了美国,一去不回。

她很寂寞地盼他学成归国,却盼来了男人的一纸离婚协议书。

这对于一个温文善良的女人是多么大的打击呀!

我向朋友打所到她的电话,就跟她约了一次。我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我害怕她会不来。

可她如约来到约定的地方。

那天晚上,我们每人都喝了一小杯咖啡,只说了一些很普通的话。

也只是叙叙旧而已。

天黑之后,我与她在大街上缓缓走动,说话很少。这样默默的走动在我与她的以后交往中发生的次数特别多。

我四十八岁,本命年的生日宴会,朋友们临时改变了主意,举办了一场小型的舞会。

我们真正的交往应该从这次舞会开始。

她端庄而有风度的舞姿迷倒了许多男人,她跳的国标舞可以说是相当规范的。

我请她跳舞时,她已很疲惫了。但她还是站了起来,把我的手紧紧的拉上。

她的手很温暖。又小又温暖。

她说她曾作为我早年一个不知名的学生,根本没有想到我还能记住她。

在烛光灯影里,我看到她满面红光。是那种妩媚的羞红,很迷人。

我们边跳舞边交谈,话语很投机,含满了亲情。

浓郁的深情。

有时我的反应反而在鼓点中有点迟钝。她会轻轻带着我走。

在轻歌曼舞之中,我感到了多年潜伏在内心深处的一颗种子悄悄萌芽了。

你不信?

你是永远体会不到那一刻的美妙感觉的。

除非你有与我相同的经历,遇到一个与她相同的女人。

她是那种高贵的留守的女人。

她身上洋溢着高贵的古典气息。

这些东西你只能靠自己的感觉去静静感受。而用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感觉不到的。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成了多余的。

她告诉我的故事令我感动。

她说在她如花似玉的少年时代,我作为一个青年教师站在她面前的讲台上。那时我很年轻,刚走出大学校门,到她们学校实习。她说我的课讲得很棒,加上我那身利索的打扮。既英俊又有才学。

英俊与才学综合到一个青年身上,自然会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她说我像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保尔·柯察金。

是她所有读书时积攒的伟岸男人形象的一个综合,一个完美的综合。

那时她说她什么都不懂,但从内心知道很喜欢我。

喜欢我来讲课。

我教她语文。她说以前她是很害怕语文课的,自从我教她语文以后,她就特别喜欢语文了,并且成绩上去了。她对所有会写文章的人都有一种浓厚的尊重感。

她说:

“这也许就是她成年后嫁给马良的真正原因。马良除了英俊与才学,文章也写得好。”

马良这个人我是认识的。他也跟我学习过几天,他的一个研究课题,还与我交流过意见。他是个优秀的男人。

她说:

“马良那时的形象有点像你的青年时代,我像是以你为模特儿搞对象的。”

她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那时为什么那么胆小,不敢把自己的心思写成一篇文章让我看一看。她把这份真挚的感情隐藏了几十年。这难道不令人感动吗?

是马良迷倒了她,还是她迷倒了马良,也许永远是个解不开的谜了。

如今看来,别人会错认为是马良的魅力把她征服了。把她神魂颠倒了。

是啊,当时的马良的确是个小帅哥。

他有着良好的教育,有着坚定的毅力,是那一带胡同里小姑娘崇拜的偶像。

因为胡同里、工厂里有不少姑娘给他写字条,写信,里面充满了爱慕之意。以至于吕静这个天仙一般的人在婚后读了,心里还时时泛起醋意。

她也同时深感自豪,她在众多的情敌夹击之中,脱颖而出,终于胜利。

这恐怕是谁都深感自豪的一个结局。

她有时感到很庆幸。

在这个世界上,情感的竞争要比市场的竞争,可能还要残酷。女人对这个很看重的。

她还告诉我一个实事。在她们结婚以后,从山西太原来了马良的一个大学女同学。这位女同学也是非常漂亮的。她从太原多次向马良的单位打电话才找到他,她见到吕静与马良幸福的站在一起时,伸手为他祝福时,却失声痛哭起来。

不是正流行高仓健吗?不是正流行阿兰·德隆吗?当时的马良肯定在那个小圈子里要比这二位男子汉形象热。

婚后,吕静曾去过马良的单位,她感受到了不少火辣辣的目光。

许多人背后悄悄对他们指指点点,神经兮兮地议论着什么。

当然,无非就是郎才女貌之类吧。人们的目光闪射最多的应该是妒忌。

他们真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马良是他们单位里最年轻的大学生,他的文凭帮了他许多的忙。

那几年可谓真正的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对知识分子的尊重,这么多年都没那几年表现得好。

这个背景下,拥有北京大学的硬文凭,拥有一幅英俊面孔和伟岸身躯的马良肯定不会被无情埋没的。

不被埋没就意味着他的脱颖而出。

在一些单位里,埋没了不少优秀的人才,有不少人发挥不了或不能充分发挥自身的才智。马良的成功,除了自身过硬的素质以外,还有一种幸运。

比如我,我就曾在特殊的年代里四处奔波,找不到自己发挥专长的地方。

这样的时间大约有十年左右,后来才被人发现,才取得了一些成就,成了这个研究领域的佼佼者的。

许多和我同样富有才华的人被淘汰了。

我可以跟你谈谈有关吕静本人的情况吗?这些都是她亲口告诉我的。我认为这也没有什么秘密而言。

她的生活可谓一帆风顺。她如果说还有苦难的话,是童年时代随父母到乡下,遭受过一些波折。

也许正是这段波折才造就了她脆弱生活中的坚强成分。

几乎所有与她见第一面的人都有一种印象——以为她很脆弱。

人们的观念中有先入为主的东西在作祟。所以,当她勇敢地与我大大方方来往时,许多人投来了不解的目光。

她说她小时候很不漂亮,生下来浑身是黑毛。半岁多黑毛才没有了。后来上学,衣服破旧,站在四十多人组成的学生队伍里,不显山不露水的。

她十二岁时,全家回城,生活陡然发生了大的变化。她的父母也风光起来,她也由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似的漂亮起来。

她在学校里是“校花”。她们学校是市重点学校,经常会有人夸奖。

你想象一下,一个数千余人的学校,只有她手捧鲜花去献给客人,那是什么感觉。

她肯定成了骄傲的公主。

她聪明伶俐,各门功课都很优异,男孩子们都暗自喜欢她。

为此,她还特意告诉我:

“回想起来,是少年时代各门功课的优异成绩害了我,正是由于自己的特长不突出,现在才碌碌无为,没有了个人的专长。回头来再看看那些不惹人注意的男女同学,都或大或小地在某个领域做出了成就,我真有点‘后悔’。如果一切从头再来,该多好。”

她为自己青少年时代的顺利而“后悔”,为自己较为完美的人生经历而“后悔”。

她很想吃点苦头。

“如果我像其他同学那样默默无闻,在沉默中慢慢充实自己,提高自己,丰富自己,如今也许会有一番作为的,以我的聪明才智,肯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她还与我谈文学,谈到巴金的著名散文《怀念萧珊》时,她说她的毛病与萧珊很相似,但萧珊毕竟还翻译了那么多的好东西,还为巴金的事业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

“我呢,在四十岁的门槛上徘徊,什么成绩都没有。”她不禁感叹道:“我该对自己的碌碌人生负什么责任啊?”

她曾经在一个星期内收到三十多封求爱的信件,这足以使她飘飘然了。这是不正常的事情。

但这又是合情合理的。

她在大家的赞扬声中成长为一个姑娘,成长为一个女人。

当这种热闹的簇拥渐渐失去以后,她的内心忽然感到了一种沉重而可怕的失落。

这一点,我是有同感的。

当我还是英俊少年,浪漫青年时,我也不断被人羡慕,被人议论。议论的意思和人家对吕静的议论如出一辙:“瞧啊,人家刘明辉,人家的闺女有花戴。”

她同样感到自己的生活是不真实的。

她羡慕那些千百万个鲜为人知。打打闹闹的家庭,他们的生活更为真实。

我们在一起探讨人生问题。

有人说平庸就是真实,而这句有点偏颇的话她却信以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7、寻找遗落的情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隐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