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隐私》

09、只求平淡

作者:可军

海怡:女,24岁,北京人。   (北京某外企职员)   仿佛这一夜我长大了,我为自   己的虚荣心而感到可耻。我怎么可   以因满足那种虚荣而无原则地生   活,我为什么要周旋于自己根本不   爱的那些男人们之间,而失去了真   正爱我的人?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海怡的电话,约我下午五点,在方庄小区麦当劳餐厅见面。说是有要事找我。

海怡是我前不久认识的一个女孩。看上去她很文气,漂亮的脸上一双眼睛很迷人。她为人直感很谨慎,尽管她表面上很开朗,但是我还是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一种少有的阴郁。

于是我曾直言不讳地告诉她,她的内心有些驱不散的阴影。

然后我又安慰她:人活着应该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

海怡几乎不敢相信我的话。在别人眼里,她活泼可爱,天真善良,惟有我这样看她。她沉吟片刻说,将来有机会她会向我提供一些真实而离奇的素材,我听了还以为她在说笑话。

我提前一刻钟来到了麦当劳餐厅门前,大约10分钟左右,海怡也到了。我们见面相互问候后,她抬眼直直地盯住我说:“我有过孩子,你相信吗?”

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不知所措。

“如果他活着,现在也该有半岁了。”

我看她不像开玩笑,相信她所言是真的,便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们还是边吃边聊吧。”海怡说。

我们走进麦当劳餐厅,要了可乐和汉堡,然后找了个墙角处较静的双人座面对面坐下。海怡平静了一下,向我讲述了她的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

我家在宝鸡,我是寄住在西安姑妈家上初中的。我被姑夫第一次糟蹋后,整整半年都成了他发泄性慾的工具。后来我告诉母亲,母亲不相信这是真的。没办法我只好回到宝鸡,因为他们向母亲告我在学校早恋,不好好学习,使我陷入无力自卫中。

我在宝鸡读的高中,高中时代我与一个同学相恋,我经常吃住在他家里。我想将来终身许给他了。高中毕业后,我没有考上大学,便到西安交大走读。

离开恋人独自到外面走读。不久,他就把我甩了。我很伤心,在一次舞会上,我认识了我一直深爱的潘。他很帅气而且很善解人意,他比我大五岁。我们相恋了五年,这期间他没有碰我一下,但是我却深深地伤害了他。

海怡说到此处,眼眶里滚露出忧伤的泪水。

有一次我主动向他表示爱意,都被他拒绝了。当时,我在学校外面租了间平房,我们完全有条件做我们喜欢做的事。

租房是潘帮我租的,搬家也是潘帮我搬的。记得那次搬家时,他驮着我的行李步履很稳重地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我凝视着他的背影,感到一种被关心的幸福感。

搬完家后,天已经很晚了。我示意他可以留下来陪我过夜,但是他还是执意走了。临走时,还深情地看了我一眼。

第三天,我在学校收到潘的一封信,打开一看,我哭了。

海怡:

你是一个纯洁的好女孩,我会很认真地爱你,但是现在我很自卑,要对你爱就要对你负责,因此,我必须有了可靠的生活保障,才把你娶进家门。

基于这些因素,我决定到海南去了,等我回来。

此致

进步! 潘

1991年10月28日

潘走了。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可是他不该这样为我去受苦。我是个不干净的女人,其实我内心很自卑,比起潘对我的尊重,我觉得自己简直就坏得可恨。

因为潘一去就是三年,我们中断了联系。一年后我离开学校,在宝鸡一家航空公司售票代理处找到一份工作。

虽然我当时只有19岁,可是我希望有男人爱我,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同时周旋于三个男人之间。

第一个男人是我的顶头上司,他36岁,有家室,他开始总像个大哥一样待我。在各方面关心我,有一次他带我到西安出差,我们住在宾馆里,他来到我的房间开始还理智,后来,我成了他的情人。

对他我从来没有要求什么,他能够在生理上满足我就行。但是他还是常给我些小恩小惠的。我们的关系保持了一年多,我没有想过嫁给他,因为我心里一直有个潘。

到航空公司机票代理处工作期间,另外一个男人闯进了我的生活,他是个台商,他的名字叫青原。

青原的表哥是本地人,离我上班的地方仅一墙之隔。由于是邻居也就较熟悉。有一天青原的表哥领青原来到我们公司,当我见到青原第一眼时,就被他的帅气迷住了。

当时,青原穿一身白色西服,头发梳时得很有型,瓜子脸,挺白净的,眼睛大大的,有几分女孩子气,尤其是他薄薄的嘴chún一笑很诱人。

他进来后一直坐在沙发上,注视着我的一言一行,好像在他们进来时,我正向两位同事(下级)分配工作。当时,我已经被提升主办。我想这个位置多少与经理有关。

青原不可思议的是,我如此年轻就能领导别人。但是他对我还是挺有好感的。

后来,他又来过几次,我们就熟悉了。

一天,他来请我吃晚饭,穿着很考究,有一种一尘不染的感觉。我下了班跟他走出大门,他顺势推起一辆单车,没有后座的单车。

“如果不介意你就坐前面。”

他带着挑战的微笑看着我说。也许他认为我不会那样做,我听了没有犹豫就坐到了前梁上,青原很开心地笑了。

路途中我们又说又笑,我的头发不时被风吹起,吹到他的脸上。

“好香”青原有些轻佻地说。

我不理他,只是笑个不停,我觉得跟青原在一起挺有意思的。

最后,我们走进一家酒吧。我没有想到台湾人在钱上分得很认真。饭后结账时,他竟然和我各付一半。他说:“感情是感情,这个时代谁也不养活谁。”

我真的没有接触过这种观点。当时,我还以为他吝啬,后来才知道这是台湾人的习惯。在感情上,我也说不清楚他究竟是否真的爱我。他曾赞美我的容貌和身段,请我到舞厅跳舞唱歌。我感到他的眼睛总是情意绵绵地盯住我看。

我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他渴望什么,而那也正是我所渴望的。终于在一个阴雨的下午,我们到郊外玩,被大雨困在半山的一间破房里。当时是深秋,凉风吹过,让我觉得像初冬的滋味。

雨一直下得很大,直到傍晚仍没有停止。看情况我们无法下山回家了。

眼看天色暗了下来,青原脱下自己的毛衣铺在土坑上,让我坐在上面。然后从旅行包晨取出备用的食品,我们边吃边聊,那氛围很浪漫。

等黑夜全部笼罩了大地,除了外面的雨声,一切都很沉寂。青原开始向我表示爱意,我们就在荒山野岭拉开了热恋的帷幕。

这一夜我们山盟海誓,仿佛彼此都情真意切。其实我不相信青原对我会付出真情,他只是在我身上寻找感官的满足。当然,我也一样,我经不住他的挑逗。

在青原身上我获得了极大满足。他是个很细腻的男人,他很懂得怎么使女人欢娱,从这一点而言,他是个情场老手,也从这一点而言他很会讨取女人喜欢,他就像个女性研究专家,知道进退分寸。

从此以后,我和青原好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就像热恋的情侣。

然而,有一天,他拿出一个空姐的照片告诉我,她是他的未婚妻,他们很恩爱。

我看了那照片,与照片上的女人相比,我顿感自卑,她的确很美丽,迷人的眼睛闪着楚楚可爱的纯洁的光泽。

我知道我留不住青原的心,但是我又割舍不下这段浪漫的恋情。

正当我徘徊不定时,江浩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江浩是个推销商,他常飞来飞去。开始他对我并不友好,初次见面是在一个星期四的上午,他来订机票。

当时,他只问了一下飞往广州的飞机有几班。然后说订张下午的机票。当我为他订好后,他又不要了,原因是我没有告诉他机型。我耐心地向他解释,最终他才算接受了。

一个月后,江浩又来订票。

他一进门,我就主动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你好,江先生。”

江浩一愣,问道:

“你还记得我?”

“是的,每一位顾客来订票,我们都有存档,你自然也不例外。”

“好,我订张明天飞往上海的机票,然后按这个地址给我送来。”

江浩说完,又递上一张名片。

下午,我照着名片地址给江浩送票。路上我专门买了一支玫瑰,敲开江浩的门,首先把票给他,然后送上那支玫瑰。

“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江浩接过玫瑰闻了一闻。

“好香的玫瑰。请屋里坐会儿。”

我跟他走进房门。这是一套摆设中档的房间,暖色调的装饰让人感到特别温馨。

江浩为我打开一罐可乐,递给我时他的目光闪动着一股异样的神情。男人没有不好色的。我在感受他的目光时,觉得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像一部内容丰富的书。我想了解他的内容,就冲他嫣然一笑。

“谢谢。”我接过可乐说。

“你叫什么名字?”

“海怡。”

“名字很好。”

然后,他坐在我身边,这种举动大胆而疯狂,具有明显的侵犯意图。我并没有躲避,他似乎有些惊愕,问道:“我与你相距这么近,你为什么不避开?”

“假如你是正人君子,我为什么要避开;假如你是个坏人,我避开又能怎样。”

他顿时哑口无言。过了片刻他起身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只是两眼盯着我。我也大胆地与他对视,直到他摇头笑道:“你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

“是吗?有什么与众不同?”

“你很有胆识,遇事不乱。”

我听了大笑起来,我觉得自己的笑有些放肆。

等我止住笑声,江浩已经起身走进卧室。几分钟后,他又回到原处重新坐下,手里拿着一只红色精美的手饰盒。

“送给你作个纪念。”

我毫不犹豫地接过来,打开见是一副白金项链。

“为什么要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

“因为你送我一束玫瑰。有来无往,我岂不是太失礼了。”

“这样做,你就吃亏了。”

“不能这样说,能取悦于你,那么对我而言也是一种快乐。我希望从此我们彼此常交流。”

“好吧。我想会的。”

说完我起身告辞,他把我送出门,为我叫了辆计程车。

我上了计程车冲他微笑地挥了挥手,车子很快离去,挤进拥挤的街道。

一个月后,江浩又出现在机票代理处。这次他打扮得有种绅士风度。当时,是下午五点钟左右。我们正准备下班。

江浩走到我面前,从背面拿出一束红玫瑰。

“送给你的,希望喜欢。”

“谢谢。”

我接过玫瑰含笑说道。

“我想今晚请你吃饭,可以吗?”

我欣然同意。下班后我们到了一家环境幽静的餐厅。在这里我们开怀畅谈。江浩告诉我他是南方广州人,家也在广州,他在这里负责推销他们厂的产品,一个人很孤独。自从认识我后,便暗恋了我。

他说得很诚实,使我不得不相信。我是个爱玩的女孩,虚荣和对情慾的渴望要比一般女孩强。我不喜欢终生守着一个男人,那样活着太累了。所以,凡是可能成为我生活一部分的男人,我都要去了解、去品味。

“也许你看不起我。你认为这是一种堕落,可是我的心灵被极度摧残后,我已经把自己的肉体看得很淡了。”

海怡这样解释。我只是默默地听她讲述。

这天晚上,我和江浩离开餐厅时已经很晚。我们坐车回到他的住处。

那晚他有些醉意,他几乎是被我搀扶着走到房门前,打开门后,他就势把门反锁了。这预示着将要发生的事情。

进屋后,江浩直奔卫生间,他吐了好多,我听到他呕吐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他回到客厅,见我站在那里发呆,便到我身边,我觉得他的目光要吐出火了。

“这项链戴在你脖子上真好看。”

我没有言语。他便伸手拉住我的手,并用力把我整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9、只求平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隐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