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屋》

第08节

作者:李佩甫

三十八

林娃河娃两兄弟的“拍卖告示”贴出来很久了,却只卖出了一口棺材。

为卖这口棺材,两兄弟给娘跪下了。娘不让卖,娘不知怎的就听说信儿了,听说信就坐到那口棺材前看着,一动也不动地看着。娘老了,光景一日不如一日了,说不定哪一天就去了,卖了娘的“大皮袄”,娘走的时候用席裹吗?娘说着就掉泪了。

可两兄弟太急着用钱了,没有本钱干不成大事,借又借不来,有什么办法呢。河娃一急就给娘跪下了,他跪在娘跟前说:“娘,赶明给你打副好棺材。你放心,挣了钱给你打副柏木的……”

“娘还能挨到那一天么?……”

“娘……”

“娘……”林娃“扑咚”一声也跪下了。

瞎娘眼眨眨的慢慢站起来了,她看不见儿子,可她知道儿子大了,林娃三十了,河娃二十八了,都过了娶媳妇的年龄了。她觉得这是她的罪过,没给儿子娶媳妇,也没给儿子挣下一份好家业,她心里愧。她放下竹竿,伸手摸着放在屋里的棺材,从这头摸到那头,又从那头摸到这头,手抖抖的。这棺材是他爹活着的时候备下的,一共两口,他爹去的时候用了一口,就剩下这一口了。这口棺材用本漆漆了五遍,摸上去很光,一定是黑亮黑亮的。她叹口气,擦了擦挂着泪花的瞎眼,只摆了摆手,再没说什么……

河娃赶忙说:“娘,赶明儿挣了钱一定不委屈您老人家……”

娘说:“起来吧。‘货’抬去,房就别卖了。别卖房。我就是将来用席裹,也不让恁卖房。盖所房子不容易,你爹是盖房时累死的呀!再说,卖了房你们咋娶媳妇……”

河娃又赶忙说:“娘,听你的话,房不卖了。”

“多少钱呢?”娘问。

“春堂家急等棺材用,多少钱都要。”

娘又叹了口气,说:“既然急用钱,那就要他四百吧。这是好木料,漆漆油油的就不说了,春堂子年轻轻地死了,大家够伤心的,不能多要钱……”

林娃看看河娃,刚要张口,河娃忙给他挤挤眼,说:“娘,不多要。”

“叫人来抬吧。”

两人给娘磕了个头,急忙走出去了。

现在,这口棺材已经让死去的春堂子睡了。可讲价的时候河娃张口就要一千!最后落到了九百上,河娃死不转口,春堂子家急等用,也就认了……

这一阵子,河娃的聪明才智发挥到了最大限度。为了弄够本钱,所有能想的门道他都想了,所有能卖的东西也都卖了。连常常抡拳头揍他的林娃也被他糊弄住了,一天到晚让他支使得团团转,人的慾望是跟人的想象同步的,河娃觉得他活到二十八岁这一年才活出点味道来。他觉得他非干成不行。杨如意算什么东西?他会超过他的,一定要超过他!总有一天他要把那狗儿一脚踏在地上,踏出屎来!……

可是,他还差两千块钱。

没有这两千块钱机器就弄不回来。上哪儿再去弄钱哪?款是贷不来的,贷款要靠关系,可他们的亲戚中三代都没有一个当官的。走门子吧,送一次礼据说都得花上千元,还不一定贷给呢。那钱太黑了,他们舍不得。眼下只有卖房这条路了。可房子没人要不说,娘还死活不让卖。他把娘的棺材都抬去了,还能说什么呢?

人到了这一步就再也停不下来了。就好像娃子们打的木陀螺,只有一鞭一鞭地抽下去,让它不停地转不停地转……停下来人会发疯的。河娃像狼一样地在屋里窜来窜去,眉头拧成一团死疙瘩,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急得直想撞墙!林娃又蹲在那儿不吭了,只是黑脸上的抬头纹很重很重,刚沾三十的边,便愁出老相来了。

河娃又狠狠地吸了两口烟,甩了烟蒂,从桌上拿起一把宰鸡用的刀,“噗”一下扎在手腕上,鲜红的血顺着刀刃一点一点地往下淌……

林娃抬起头,疑惑地望着河娃那淌血的手臂,问:“你……你干啥?”

河娃咬着牙说:“哥,咱只有这一条路了,你干不干?”

林娃愣愣地问:“干啥?”

“去摸两圈。一晚上赢个千儿八百的,两晚上就够了。”河娃望着自己那冒着血花儿的胳膊,很沉静地说。

林娃闷声闷气地说:“屌!又想邪门。赢?你输个千儿八百差不多!别瞎张狂了……”

“哥,你看,刀扎在自己肉上,能不知道疼么?我狠下心来,就为这一锤子,只能赢,不能输!”河娃说着,胳膊上的血越淌越多,顺着胳膊往下流……

林娃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把他手腕上的刀拔下来,说:“去包包吧,净瞎张狂!”

河娃没有动,他眼珠子转了转,说:“哥,咱俩都去打,保证不输。”他过去是打过麻将的,偶尔也有些输赢,只是不常打,那是要花钱的。过去凭运气打牌,从没赢过。这次他想再碰碰运气,要打就必须赢。他是为干大事去挣钱的,不能输,一输就毁了。

“不中!”林娃跳起来了,“不输也不能干。这是血汗钱,一家人的血汗钱,不能叫你拿着随意糟践!……”

“哥,我想出了个只赢不输的法儿。”河娃挤挤眼说。

“狗屁,啥法儿能光赢不输?”

“咱俩一块去打,就能光赢不输。”河娃眼亮了。

“俩人一块打?”

“俩人。”

“哼,俩人输得更多!”

“你听说完,”河娃说,“你知道人家老打家儿是咋赢的?”

“咋赢的?”

“都有‘绝招’!”河娃说。

“人家是傻子,还能看不出来?河娃,别瞎想了。咱还是贩鸡子吧,起早贪黑的,也许一两年就能挣够。”林娃还是不听他的。

河娃摇摇头说:“哥呀,哥,你就会下死力。这一回准赢的。比方说,咱俩坐对脸儿,你赢‘两万’,轻轻弹两下桌子就行了,只当是叫牌呢,没人能看出来。”

林娃抬起头来,没好气地说:“我要赢‘三朵’呢?”

河娃的目光像火蛇一样地舞动着,很兴奋地说:“打牌哪有不吸烟的,你连吸三口烟我就知道了。”

林娃很惊讶地看了看河娃,竟有点信了:“那……我要赢‘四眼’呢?”

“嗨,两指头揉揉眼,谁还会注意这……”河娃说。

林娃的眼瞪大了:“你说能赢?”

“能赢!”河娃说着,脑海里飘动着像雪片一样的“大团结”……

“要是赢‘发财’呢?”

“挠挠头。”

“‘红中’?”

“摸摸鼻子。”

“‘白板’?”

“摸摸脸。”

“要、要、要是‘东风’呢?”林娃眼里也放光了。

“看看坐在东边的那个人就行了。”

林娃咧开嘴花了:“河娃,这法儿你是咋想出来的?”

“天无绝人之路。”河娃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就干两黑晌儿?”

“两晚上就够了。”

“再不干了?”

“再不干了。”

河娃用舌头舔了舔胳膊上的血,血咸咸的,很腥。不过,他到底把林娃说服了。干这事没有帮手是不行的。他狠下心往胳膊上扎一刀,就是想逼林娃跟他一块豁出去干。林娃太抠了,他不能不这样做。他得叫他信……

说完这一切,河娃累了。他把身子扔在床上,大脑却仍在极度兴奋之中,眼前仿佛舞动着一张一张的十元票,只要一伸手就能够着的十元票……是不是太容易了哪?

片刻,他忽地从床上坐起来,说:“哥,头三盘,咱先不使这法儿,让他们先赢赢。然后,他们就不怀疑了。”

林娃咧咧嘴说:“中。”

“也不能盘盘赢。要是盘盘都赢,也会叫人看出来。咱隔一两盘赢几盘,干得巧妙些……”

“中中。”

“也别老想着这法儿。打得自然些,别紧张,一紧张也会叫人看出‘巧’来。”

林娃咧着大嘴笑起来:“依你啦,兄弟,依你啦。”

河娃想了想又嘱咐说:“牌打得大方些,别和人恼,人家出错一两张牌,想拿回去就叫他拿回去。屁哩,赢他再多,他也没话说。”

林娃点点头,愣愣地想了一会儿,说:“河娃……”

“嗯。”

“这……心太黑了吧?”

河娃不屑地看了林娃一眼,说:“哥,你不想挣大钱娶媳妇了?”

“……想。”

“想,就别说这话。给鸡打水亏不亏心?不干亏心事挣不来钱……”

林娃诺诺地说:“就这两晚上,亏心事不能多干,多干会出事的。听我的话吧,河娃。”

“行了,行了。”河娃不耐烦地说,“就这两晚上,本钱够了,咱就正儿八经去干大事!”

“去金寡妇那儿?”

“去金寡妇那儿。”

村里,金寡妇家是个玩赌的地方。金寡妇的男人死得早,为人不正经,跟外边的二拐子有一手。二拐子爱赌,金寡妇这里就成了个赌场,每晚都有人来。二拐子号称“赌王”,他们要去“赌王”那里碰碰运气了。这是一场只能胜不能败的战斗……

天黑的时候,两兄弟就这么去了,怀里揣了一千块血汗钱。

三十九

月黑头天,那高高矗立着的楼房像一块巨大的黑磁铁,冰冷、坚硬、突兀。“磁铁”上仿佛吸着千万条银黑色的小蛇儿,小蛇舞动游走,闪着一弯弯刺人的黑色芒儿亮。当人稍稍离这楼房近一些的时候,便觉得有一股阴冷的风袭来,顿时也就有了百蛇缠身的恐怖……

四十

小独根坐在院子里垒“大高楼”呢。他腰里依旧拴着一根绳子,这根绳子不到一百天是不能解的。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他坐在地上,把一个个晒干了的玉米棒子码起来,很细心地先垒了“院墙”,然后便开始垒“大高楼”了。他是照着村街对面的楼房垒的,一个个当墙用的玉米棒子都摆得很整齐,可玉米棒子太滑,摆着摆着就坍了,于是又重新开始……

在扁担杨村,只有独根喜欢那座楼房。这楼房在他眼里简直就像一座金色的宫殿,太漂亮了。他几乎天天望着这楼房发呆,这楼房里边是什么样呢,一定是有很多很多的门,门里都有什么呢?他想不明白了。于是就极想到这楼房里去看看。可娘总是不让。娘什么都依他,可这事娘不依。他哭了,也闹了,娘就是不解绳儿。他闹得太厉害的时候,娘就吓他,娘说这楼里有鬼。鬼要吃人的!

每逢家里没人的时候,小独根便趴在院墙的豁口处,偷偷地往这边瞅。只要一听见咳嗽声,他就喊:

“爷,爷。”

罗锅来顺太寂寞了,一听见孩子的喊声便弓着腰走出来。这些日子他老多了,脸黄黄的,还一个劲咳嗽。他很想让这孩子到他身边来,跟孩子说说话。可这孩子拴着呢,又不敢让他来。只好远远地望着孩子的小脸,说:

“独根,娘上地了?”

“上地了。”

“家没人了?”

“没人了。”

往下,罗锅来顺没话说了。他想说,孩子,你过来吧,我给你解了那绳儿,你过来吧,可那媳妇已经死了两个孩子了,这独根是她的命。他要是解了绳儿,那媳妇会骂的。再说,这孩子有灾,拴起来是个“破法儿”,他也不能解。只有叹口气,说:

“快了,孩子,快到百天了……”

“我娘也说快了。”

“满了百天你就能过来了。”

“爷,你等着我。”小独根说。

“我等着你。”

这几句话,老人和孩子一天要说好几遍,老重复说。仿佛那一点点希望、渴求、慰藉全在这话里了。说了,心里就好受些。有时候,小独根突然会问:

“爷,那楼里有鬼么?”

罗锅来顺一下子就怔住了,那目光呆滞滞的,脸上露出了恐怖的神情。人家都说这房子邪。夜里,他也常听见很奇怪的声音,有人叫他……可他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怕吓着孩子。于是便说:

“没鬼。孩子,没鬼。”

“娘说,这房里有鬼,鬼能吃人!”小独根眼巴巴地望着老人。

“……”罗锅来顺又没话说了。

“爷,真没鬼么?”

“爷老了,爷什么也看不见。”

“娘说,鬼是看不见的。看不见怎么吃人呢?”

罗锅来顺望着孩子那稚嫩的小脸儿说:“孩子,你怕鬼么?”

小独根绷着脸儿说:“爷不怕,我也不怕!”

罗锅来顺笑了。

小独根也笑了。

娘在家的时候,独根就一个人坐在院里垒“大高楼”。楼房是金黄色的,玉米棒子也是金黄色的,独根也想盖一座金黄色的楼,用玉米棒子,“盖”楼。他干得非常认真,总是弄一头汗。可是,他的楼怎么也“盖”不好,垒着垒着就“忽拉”倒了,再垒再垒再垒……

在小独根那幼小的心灵里只有这么一座楼。他一天到晚坐在院子里“盖”楼,从来也没有玩腻的时候。扁担杨村的孩子到了独根这一代才有了楼的概念。这概念也许是模糊的,可那楼房已清晰地印在孩子的脑海里了。拴着的独根对土地、田野的印象是淡漠的,对楼房的印象却日益加深。楼房给他带来了无穷的幻想和神秘,他按自己的想象给那楼房加了一道一道的门,永远走不完的门,每一道门里都有他所不知道的东西……他多想去看看呢!

可是,一到夜里,睡得好好的独根又会突然坐起来,说出那句让大人们害怕的话:

“杨万仓回来了。”

四十一

每当那临着村街的铝合金大门开了的时候,路过的人就会看到楼下那八根水磨石廊柱。那廊柱是rǔ黄色的。看上去圆润光洁,坚硬挺拔。然而,当人们再路过的时候,便又觉得那廊柱像变了样似的,上粗下细,带弧儿的,一根根似倒立着的酒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 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