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微笑》

第10节

作者:李佩甫

港商来了,学过些“礼仪”的女工们日夜都在等待着港商的召唤。她们期望着港商能尽快地跟厂里合资,那样的话,她们就是合资企业的女工了……

可是,五天来,港商一次也没有“活动”过,他们甚至没有见过港商的面,谁也不知道这位港商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是不断地有小道消息传来,说是厂方跟港商的谈判正在艰难地进行着;双方有了一些新的矛盾……

厂办主任每天皱着眉头,却仍然要求他们候着,随时准备“活动”。于是,她们每天傍晚都老老实实地在那辆破面包车里坐着,耐心地等待。

这天下午,又到了下班的时候了,可仍然没有港商要“活动”的消息。厂办主任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垂头丧气地走到车前说:“回去吧,都回去吧。”

女工们纷纷从车上跳下来,各自回家。刘小水和李月琴一路骑车走着,李月琴说:“你听说了没有?港商是个小老头。”刘小水忧心忡忡他说:“他不会变卦吧?”李月琴说:“这个小老头也真是的,这么多人候着,让他玩。他还不玩。”刘小水说:“只要能合资就行……”李月琴说:“就是,谁想跟他露‘三分之一牙’?”刘小水也笑了。默默他说:“就是。”

当刘小水骑车来到电影院门前时,她突然发现电影院旁的汽水摊前围了很多人,人们都在愣愣地傻看着什么。她心里“咯噔”一下,紧走几步来到跟前,只见在夕阳的余辉下公公挺身在汽水摊前站着,仍是蜷着一只胳膊,伸着一只胳膊,那只伸着的手里擦着一个启瓶器。启瓶器紧紧地压在案上的一颗钉子上。刘小水知道,那只钉子是公公用来练习一只手启瓶用的。公公看上去满面红光,嘴角处流着长长的水涎……原来人们是在看公公嘴角的水涎,这么多人都在看公公嘴角的水涎!水涎拉得很长很长,摇遥曳曳的吊垂着……

刘小水走上前去,叫了一声:“爸……”

老人没有吭气,老人半勾着头一声不吭。老人脸上的皱纹舒展开去,看上去竟然笑模笑样的。

刘小水看着公公,倏地,她的脸色变了,她上去推了一下公公,只见公公的身子慢慢地慢慢地歪下去!她赶忙扶住公公,到了这时候,她才发现公公已经死了,公公竟是站着死的!……

这时,围观的人群慌乱地动了一下,有人跑上前来,说:“送医院吧,赶快送医院吧!”

此刻,刘小水反倒不害怕了。她默默地扶住公公,在众人的帮助下,一下子把公公背了起来,尔后一步一步地往家走。她默默他说:“爸,回家吧,咱回家吧。”

晚上,男人去通知亲友和单位去了。刘小水烧了一些热水,独自一人给公公擦洗身子。公公很安详地躺在那里,脸上透着从未有过的红润。换衣时,她一下子就看见了那瓶安眠葯,那瓶葯原来就在公公的脖子里挂着!公公在葯瓶上系了一根小绳,他白天一直把那瓶葯挂在他的脖子上……

刘小水一边给公公擦洗一边默默地流泪。她觉得很对不起公公,公公是个很硬气的人,公公没有吃那瓶葯,公公用半残的身子,用仅有的一只手,站在街口上劳作,直到最后那一刻……

掀床的时候,刘小水又发现,公公的褥子下已经铺满了他挣来的钱,那大多是一角一角的、一元一元的票子,更让人震惊的是,公公还写下了一张小纸,在这张小纸上,公公用铅笔记下了他患病以来所欠下的钱数,有一些数目已经打过勾了。还写下了火化的费用……刘小水看着,眼里的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在以后的时间里,刘小水一直在数那些票子。那些钱的数目并不很大,可她总是走神儿,数着数着,眼前就出现了公公的那张脸,她看到的是公公卖汽水时的那张脸:公公的脸很旧,纹路一道一道的,那是一张歪脸,有着一股狠劲的脸,上边全是劳作的印痕。她听见公公说:我看病借的钱,我自己还。十点钟时,通用机械厂的厂长和工会主席来了。厂长在老人跟前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回过头说:“家里有什么要求,说吧。”

男人看了看刘小水,刘小水默默他说:“没啥要求。”

厂长愣了,厂长知道,每到葬人的时候,家属是最难缠的。厂长迟疑了一下,说:“这个,厂里效益不大好。不过,沈师傅是老工人,老模范,力所能及的,政策允许的,我尽量满足……”

男人又看了看刘小水,说:“那葯费的事……”

刘小水说:“不用。爸说过,不麻烦厂里。”

厂长看了看刘小水,他知道这个女人去过他家多次,总缠着他报销葯费……现在看她这样说,也不知是什么意思,心里就有些怯怯的。就说:“这样吧,厂里救济一千块钱,其他按规定办……”说着,他看了看工会主席:“老王,你把这事办了。”

工会主席赶忙点头说:“行,行。”

刘小水却十分果决他说:“不用救济。我们不要救济。”

听这么一说,厂长更慌了。厂长看了看工会主席,说:“老王,你留下吧,看看还需要什么……我还有个会。”说着,又安慰了两句,赶忙走了。

厂长走后,工会主席忙说:“天热,后事还是早办好。刚才,厂长在这儿,你们不提,现在他走了,超过一千,我做不了主……”

刘小水很干脆他说:“不要你做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学习微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