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微笑》

第02节

作者:李佩甫

临近中午,刘小水骑车来到了市医院的门前,她把自行车扎在了看车的老太太那里,老太大正忙着挨车挂牌,挂到她的跟前,抬头一看是她,就把牌重又收了回来,老太太不收她的看车费,自然也不挂牌。老太太说:“喂呢。”

她就说:“喂呢。”说着,就急急地往公共厕所跟前跑。

公共厕所前摆着一张收费的小桌,她的苍老的母亲就坐在小桌的后边,母亲旁边是一个小孩车,车里站着她那八个月的孩子。有风刮过来了,荡起一片腥腥的灰尘,母亲的脸很脏,孩子的脸也很脏,她的母亲一边收费一边摇着小孩车照看她的孩子。孩子许是饿了,在车里一蹿一蹿地动着,哇哇乱叫。母亲看了她一眼,说:“你看你。”说着,就站起身来。

刘小水没有答话,就探身上前抱起孩子,顺势坐在母亲让出来的椅子上,把孩子往怀里一横,飞快地解开胸前的扣子,把*头塞进孩子的嘴里……这一切她都做得很从容很自然。尔后她抬起头来,望着医院门前的马路,中午了,正是下班的时候,马路上行人很多,自行车像河水一样淌淌地从眼前流过。有很多行人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在眼前晃,她觉得那些目光正在注视着她胸前露出的一点点rǔ房……她仅是把衣服往下拉了拉。

母亲的目光从她头上漫过去,望着一个从男厕所走出来的男人,说:“那事咋样了?”

她说:“还那样。”

母亲说:“不是就一回么?”

她说:“就一回。”

母亲说:“要多少啊?”

她说:“三千。”

母亲说:“你说说,这算咋回事哪?”

她说:“交了钱的,都回来了……”

母亲说:“看看你这一家,看看这一家人……”

她说:“也不全怨他。是我让他去的。车间主任叫他,他能不去么。他说要去团结团结人家,我说你去吧。赶上了,也没有办法。”

母亲说:“厂里,就不能……”

她说:“厂里不知道,我没让厂里知道,厂里三个月没有开工资了。厂长一直在跑合资,如果能合资就好了。厂长在会上说,跟港商合资后,至少月工资一千……”

这时,母亲突然跑起来了,母亲跑上去拽住那个从厕所里走出的男人,小声说:“同志,同志,你还没给钱呢。”

那人一边走一边说:“小便,小便也收钱?”

母亲陪着笑说:“小便一毛,大便两毛……”

刘小水小声说:“妈,没钱就算了。”

母亲也说:“要是真没钱就算了……”可她仍在那人跟前站着。

那人转过脸来,望了母亲一眼,说:“我说没钱了么?有钱。”说着,从兜里抽出一张一百元的票子,随手扔在了地上,说:“找吧。”

刘小水再次说:“妈,没钱就算了。”

母亲望着那人,很勉强他说:“你真没零钱?要真没就算了。”

那人说:“没有零钱。你找吧。”

母亲再次看了看那人,默然地从地上捡起钱,匆匆地向路边的一个水果摊前奔去,母亲跑动的姿势很像是一个陀螺……

母亲终于把钱换开了。她走回来,把一毛钱的纸币放在桌上的纸盒里。刘小水看见那一毛钱脏兮兮的。于是,她不由地张开嘴,舔了一下嘴chún。舔嘴chún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老师,她的确见过文化馆的这位老师。那是几个月前,她就坐在这里给孩子喂奶,一边喂奶一边替母亲收费,她收过老师一毛钱……当时老师看了看她。老师穿得光鲜鲜的,那目光有一点那个。看得她很不好意思。接着,她又想起了老师的一句话:“三分之一牙……”这时,母亲看了她一眼,母亲说:“你笑啥?”

刘小水赶忙说:“我没笑。”

母亲说:“你看你。”

刘小水说:“妈,我没笑。”

母亲说:“是嫌丢你的人了?是不是嫌丢你的人了?要嫌丢人你把孩子弄走,别在我这儿放……”

刘小水心里一酸,说:“妈,我真没笑……”

母亲说:“你想想,你哥,你弟,啊?你妈抱着摇钱树呢?你把孩子抱走吧,我谁也不给恁看了……”

正说着,父亲从医院里走出来了。父亲脸上喜孜孜的。他随手把一张五元的票扔在桌上的钱盒里,说:“一个肝癌,早上断气了。洗洗,穿穿,给了十块。医院扣去五元。”说着就弯下腰,从刘小水怀里接孩子,一边伸手一边说:“来吧,乖乖。”

刘小水看着父亲的手,父亲的手很粗。父亲曾是八级车工,退下来了,厂里却开不下工资……父亲老了,父亲的胡子很白。刘小水望着父亲,小声说:“爸,你洗手了么?”

父亲有点尴尬。父亲慢慢缩回手,说:“你看你,我会不洗手?”过了一会儿,父亲又说:“人死了,细菌也就死了。”

母亲不愿意了,母亲紧着脸说:“抱走,抱走,赶紧抱走。你爸这么大岁数了……”

父亲马上说:“算了,算了。抱走咋办?她公公那样……把孩子给我吧。”

刘小水没有把孩子递给父亲。她把喂饱奶的孩子重又放进小孩车里,说:“爸,你累了。让他自己玩吧。”尔后,她站起身来,说:“妈,我走了。”

母亲不说话,母亲一句话也不说。

父亲说:“走吧,你走吧。回去还得给你公公做饭呢。”

她走了几步,听见父亲气喘喘地从身后赶了上来。父亲摇着白苍苍的头,一句话也没说,把五块钱连同一叠毛票塞到了她的衣兜里。她刚想说点什么。父亲说:“走吧,快走吧。”

骑上车,蹬了几圈,刘小水回过头来,阳光下,她看见儿子在厕所门前的小孩车里站着,在一片明亮的臭烘烘的空气里,父亲蹲在车前逗孩子玩,孩子的小脸红扑扑的,在笑……

拐过路口,她停住车子,蹲在地上,“哇”一声吐出来了。她觉得今天的尿臊味特别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学习微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