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微笑》

第05节

作者:李佩甫

课上到第三天,下午的时候,她们正在跟着老师走“国标”,厂办主任突然来了。厂办主任说:“停停,先停停。”

老师问:“怎么了?”

厂办主任说:“先停停,有个活动。”

尔后,厂办主任把她们招集在一起,很严肃地宣布说:“晚上有个活动,不是港商,港商还没到。审计局的到咱们厂里来了。晚上咱请人家吃个饭,饭后到皇上皇去,活动活动,你们都要参加。注意,一定要热情。特别是那个姓沈的,沈科长,一定要让他玩高兴了,这跟咱们厂的前途有关……”

一时,女工们都很紧张。有人说:“国标还不大会呢……”

厂办主任说:“有个三步四步也就应付了。主要是热情……”

刘小水对厂办主任说:“主任,我想请个假。我……”

厂办主任看了她一眼说:“不准假。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谁也不准请假。”主任又看了看众人,接着说:“都回去拾掇拾掇,弄得利落些,该化妆的化妆。”

晚上,一辆破面包车把她们拉到了“皇上皇舞厅”,进了舞厅,刘小水就觉得眼晕,到处都是半明半暗的光,到处都是半明半暗的颜色,闪闪烁烁的光。闪闪烁烁的颜色,人就像是在梦里一样。只见沙发是一小团一小团的,中间是一个圆圆的小矮桌,桌上放着各种饮料,人却没有几个。厂办主任走在前边,恭身对坐在一小团沙发里的人说:“各位,各位,分开坐吧!分开坐。”于是,那些人就分开坐了。厂办主任领着她们。一小团沙发里填一个,一小团沙发里填一个。填到一个红胖子眼前时,一下填了两个……刘小水也被填到了红胖子跟前,看到她们,红胖子很客气地笑了笑,她们也赶忙笑笑,“露三分之一牙”。还没等坐稳身子,音乐响了,就听见厂办主任弯着腰四下里跑着小声说:“上,都上,主动点。”

刘小水站起来时,发现有六对已经下了舞池。红胖子跟了女工小葵……她只好重新坐下来。望着眼前的小桌,桌上摆着各种饮料,还有瓜子和口香糖。这时,女工李月琴猫着腰凑了过来,贴着她的耳朵小声说:“刘姐,你知道今晚厂里花多少钱吗?”刘小水问:“多少钱?”李月琴说:“舞场的雅座全包了,还打了折。要三千。”刘小水愣愣地望着她:“多少?”李月琴说:“不骗你,三千。”刘小水说:“不会吧?不会。”李月琴拿起一罐“健力宝”。说:“你知道一罐这个多少钱?”刘小水问:“多少钱?”李月琴说:“外头卖五块,这里卖二十。”她又拿起一盒口香糖问:“你知道这个多少钱?十块。”刘小水说:“就这么一小盒?”李月琴说:“就这一小盒。你信了吧?”刘小水不吭声了。李月琴抓起一包瓜子塞进了刘小水的衣兜,说:“不吃白不吃,给孩子带回去。”不知为什么刘小水突然想哭。

跳第二轮舞的时候,红胖子邀了刘小水,红胖子脸喝得红彤彤的,走路有点摇晃。他一边跳一边笑着对刘小水说:“你,你有一颗痣。”刘小水赶忙“露三分之一牙”……那人又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有一颗痣,很好。”刘小水再“露三分之一牙”。那人的手在刘小水的背上滑了一下,稍稍用了点力,看着她说:“你,你那一位呢?那一位在哪儿工作?”刘小水又“露三分之一牙”,迟疑了一下,说:“在局里。”那人的手又稍稍松了一点,说:“哪,哪个局?”刘小水说:“局里。”那人说:“知道。是哪个局?”刘小水默然说:“算了。不说他了。”那人说:“噢,我明白了。”尔后。那人手很正常……

跳第三轮舞的时候,女工小葵正跟人跳着,却“呀”的一声,手捂着脸从舞场上跑下来了。她跑到刘小水跟前,往沙发上一坐,哭着说:“他捏我屁股。他捏我屁股。”这时,厂办主任匆匆跑过来,低声说:“别吭,别吭。姑奶奶,不准再吭了啊。回头再说……”说着,又赶忙拉起刘小水,说:“上去,你快顶上去。”刘小水就站起身来,顶上去跟那个酒糟鼻子跳。酒糟鼻子讪讪地笑着说:“开个玩笑嘛,开个玩笑……”刘小水只好重新“露三分之一牙”。酒糟鼻子说:“其实我们不愿来。是你们厂里非让来,像这种档次,是比较低的,我们一般只去蓝天。去过蓝天吧?”刘小水摇了摇头。酒槽鼻子说:“那是个好地方。”跳了一会儿,酒糟鼻子又说:“你们厂那些破事,不说也罢……早早晚晚还得我们盖这个章啊。”说着,一只手又滑了下来,看样子想捏刘小水的屁股,看了看刘小水的脸色,手又浮上来了,说:“你很不一般,你有一颗痣。”

舞跳到了半夜,待送走客人,已是凌晨一点钟了。一直站在门口恭身送客的厂办主任,这时才把脸上的笑抹去,沉着脸走回来说:“开个会。”尔后,他的目光在众女工脸上扫了一圈,严肃他说:“今天我要批评你们。批评什么你们心里清楚。老实说,我也知道审计局那些人是王八蛋。我能不知道他们是王八蛋么?他们走一处吃一处。什么没吃过?什么没玩过?……可是,咱们厂现在正是关键时候,厂长正在广州跟人家港商谈判。急需审计局的审计报告。咱们厂目前的情况是资不抵债,又必须让他们审计出资产雄厚的数字来,这样在谈判桌上才有话说。这是求着人家的事呀!你们是厂里的职工,说起来就和我的亲妹妹一样。让你们受委屈我心里也不好受。哪个王八蛋心里好受!可是……你们能不能为厂里想想?”

众女工都被感动了,一个个愣愣地望着发火的主任,小葵眼里仍含着泪,小声嘟哝说:“他捏我屁股……”

李月琴说:“那你说,让人家想怎么就怎么?”

厂办主任说:“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我是说,摸摸捏捏的……只要不是太那个了,就算了。这作为一条纪律吧。”

李月琴说:“屁纪律。”

厂办主任说,“就算是屁纪律吧。”

厂办主任说到这里,摆摆手说:“算了,时间不早了。以后注意就是了。”说着,厂办主任从兜里掏出一小叠钱来,说:“今晚大家辛苦了,一人发十块钱,吃碗烩面吧。”尔后女工们一个个排队到厂办主任跟前领钱……

刘小水手里捏着十块钱,突然笑了。厂办主任愣了愣,说:“你笑什么?嫌少?”

刘小水说:“不是。”

厂办主任说:“那你笑啥?”

刘小水说:“我忘了给我公公掂尿壶了。”

众女工全都哈哈大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学习微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