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微笑》

第07节

作者:李佩甫

又是一个“活动”。

这次是跟银行搞“活动”。厂办主任说:厂长的电话打回来了,要我们想办法跟银行搞好关系。将来跟港商合资,港方出百分之六十,咱们出百分之四十,这“四十”里边有二十以厂房设备抵,余下的二十主要靠银行贷款。这次冯行长带队来咱厂考察项目,咱们一定要热情接待。晚上去蓝天……

于是,学过些“礼仪”的八个女工也没让回家,六点钟就集合了。到了七点钟的时候,厂办主任又打发人回来通知说:客人正在“全聚德烤鸭店”吃饭。吃过饭可能要去洗“桑拿”,因为有客人提出要去洗“桑拿”。让她们不要动,耐心等待。于是,每人发一个烧饼,说让先垫垫饥。

女工们坐在那辆破面包车里,一边啃烧饼一边骂娘。都说厂办主任不是东西,拿人不当人,是个溜沟子货!骂着骂着,有女工不好意思地问:啥是桑拿?有人说:不就是洗澡呗,有人说:那可不是一般的洗洗。又有人问:那是怎么洗?有人说,带按摩呢一个钟点几百块!又是一片骂声……只有刘小水一个人没有骂。刘小水有点心不在焉,她一直在想着男人的事。她早上到派出所去了一趟,兜里装着那一千二百块钱。所里人说:你就是刘小水?她说,我就是。所里人拍着桌子说:“太不像话了!你们这家人真出奇,别的人家出了事,都是跑前跑后的,恨不得立马把人弄出来。你们可好,一直不照面!怎么着,抗上啦?!刘小水赶忙解释说:不是不照面,是借不来钱……所里人翻开眼看了看她,说:钱拿来了?刘小水说:他就一回。能不能……?所里人一拍桌子说:又是这话?!到现在了还不老实?告诉你,三千块钱一分也不能少!你不要以为熬过十五天就可以走人了,没那回事!回去吧,回去赶紧凑钱,啥时候钱凑齐了,啥时候来领人……出得门来,刘小水又掉了两眼泪。

八点半的时候,又有人来通知说:客人正在本市“第一楼”洗“桑拿”。很快就要出来了,让她们马上去蓝天等着。于是,破面包车立即开动,把她们送往本市最豪华的蓝天舞厅……

一直到九点钟的时候,客人总算到了。到底是银行的人,又刚刚洗了“桑拿”,一个个看上去西装革履,红光满面,厂办主任腰勾得像虾一样,头前领着。一边走一边对女工们小声吩咐说:快进去,快进去。咱们包了三个卡拉ok包间,一个是“玫瑰厅”,一个是“贵妃厅”,一个是“菊花厅”。于是,八个女工又分别被领进了三个厅。这些厅看上去有十几平方大,光线半明半暗的,墙上到处都是红红绿绿的壁灯,地上还铺着厚厚的地毯,看上去金碧辉煌……刘小水和李月琴,小葵被分进了“菊花厅”,进“菊花厅”的银行客人是两个科长一个股长。科长一个姓马一个姓卞,听口气那马是正的,卞是副的;股长年轻些,姓吴。那姓吴的虽然年轻,因为在银行工作,又因为当上了股长,走路也是高视阔步,一副满不在乎的气派。三个人却又是三种爱好。马科看起来有四十来岁的样子,人长得富态态的。他不喜欢跳舞,喜欢卡拉ok。他进来往沙发中间一坐,就是ok,而且特别喜欢唱“嫂子”,张嘴就是,“嫂子。借你一双大眼……”卞科长很瘦,看起来很严肃很正统一个人,却也是喜欢唱卡拉ok,不过他最喜欢的是“潇洒走一回”,张口就是:“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吴股是喜欢跳舞的。不过,他进来就瞄中了年轻漂亮的小葵,只抱着小葵一个人跳,而且只跳“一步摇”……这天晚上,小葵倒是没叫一声,只是不时地看刘小水和李月琴一眼,偷偷地给他们两人使眼色。希望能换一换她,可吴股一换人就不跳了,结果还是小葵陪他跳。刘小水和李月琴则成了抄歌单的,两人轮换着跑出去送歌单。在一次次送歌单的过程中,刘小水才知道,在这里唱一首歌竟然要十块钱!当马科点歌点到五十一首(其中包括十六首“嫂子”)。卞科点到四十六首(其中包括十一首“潇洒走一回”)时,刘小水突然踉踉跄跄地跑到蓝天的门外抱头大哭起来!李月琴赶忙叫来了厂办主任,厂办主任匆匆赶出来,好言好语地问:“怎么了?你到底是怎么了?”接着又骂着:“我也知道那些王八蛋不是东西!是抠你了是掐你了?”刘小水只是哭个不停,哭得厂办主任眼也湿湿的。厂办主任红着眼说:“你说吧,到底怎么你了?要是真作孽了,别看是银行的,我也不饶他!”到了这时,刘小水又不哭了,她擦了擦眼里的泪,默默他说:“不是。”厂办主任又问:“是摸你了?”刘小水又说:“不是。”厂办主任愣愣地望着她,说:“那到底是怎么你了?姑奶奶你说话呀!……”刘小水又默默说:“啥也不为。”厂办主任说:“啥也不为,你跑出来哭个啥?你说实话,到底为啥?”刘小水喃喃他说:“主任,唱一首歌就要十块钱么?……”说着又掉泪了。厂办主任仍然不明白,说:“是呀,怎么了?”刘小水又喃喃他说:“一首歌十块钱。”厂办主任说:“十块就十块,碍你什么事了?”刘小水又说:“我没想到,一首歌要十块钱……”厂办主任厉声说:“你就为这事跑出来哭?!真是太不像话了!你马上给我回去,好好招呼客人。”刘小水喃喃他说:“他们一直唱,一直唱……”厂办主任没好气他说。“唱就给他们点么!我告诉你,要是厂里贷款的事黄了,我可不饶你!去吧,去吧,好好招呼客人,来这儿就是让他们乐的么,让他们随便点!”刘小水不再吭了,她擦了擦脸上的泪,重新又回到了“菊花厅”。走到门旁时,她站住了,重新露“三分之一牙”……一回到包间后,李月琴偷偷地对刘小水说:“还唱,还唱。我真想掐死他们!”刘小水低声说:“我也是。”正坐在沙发上喝饮料的马科见她们两人在窃窃私语,笑着问。“两位小姐说什么知心话呢?来来,也唱一首……”两人赶忙露“三分之一牙”……不料,马科又非要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于是,刘小水就只好跟他和唱“成双对”……唱着唱着,马科悄悄贴近刘小水,低声说:“你有一颗痣,一晚上我都在看你这颗痣。叫人心动啊……”

闹到凌晨两点半的时候,歌已唱到了二百六十四首。于是客人们兴尽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学习微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