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02节

作者:李元胜

这是一个早晨,我翻了一个身,准备再睡一会儿。

因为翻身,我的手在空中软软地划过一道弧线,在它重新落到床上的时候,碰到一团软乎乎的东西,似乎还有毛发。

这把我吓了一跳。

我脑袋里那些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的片断轰的一声四散飞走。要是这时有人看见我的眼睛,他肯定会发现一对瞪圆了的球。

这是怎么回事,我旁边居然睡了一个人!

我好不容易冷静下来,这才看清楚是一个女人,因为她的长发就随随便便放在我的枕头上,脸朝着另一边,好像她还在酣睡中,并发出快乐的磨牙声。

而且她肯定不是我的女朋友周可可,因为可可是一头短发,而且,就是周可可也从未在这里过夜。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想起过去读过的一本书,那里面讲的外国官员在莫斯科经常遇到的一件事,就是清晨醒来,发现自己床上有一个陌生的苏联姑娘。书中说,这是克格勃的常用手段,目的是拍下一大堆照片或摄下录像,好让这些官员就范。据说,许多英武的军官既不愿从此听命于克格勃也不愿背着丑闻回国,只好拔枪自杀。其中只有一个小国家的国王是一个例外,据说,他看完克格勃提供的录相后,兴冲冲地问,可不可以拷贝一份给他带回去,让他的子民们看看,他们的国王是怎样征服俄罗斯姑娘的。

不过,我感到纳闷的是,我这样的小职员值得谁这么慷慨地牺牲一个姑娘么?

我向四周看了看,并无什么镜头和闪光灯。

我想把身体支起来,看看是谁家的姑娘,她怎么敢就这样放肆地睡在我的床上,可是我的头却疼得像要裂开似的。这疼痛提醒了我,好象昨晚确实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但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我哼了一声,身体好象也不听使唤,重重地摔回了床上。

这一下把这个身边这个女人弄醒了,她呻呤了一声,好像声音是从一口深不可测的水潭里冒出来似的。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只穿着薄薄的内衣的女子从床上缓缓起身,看着她用还算纤美的手把瀑布似的黑发朝脑后一放,然后轻轻滑下床,并不看我,便径直朝床边的一个木椅走去,那里放着一些零乱的女人的衣物。

她美丽的背影使我怦然心动。

我使劲用指甲掐了掐自己,很痛,说明这并不是什么梦境。

看样子,我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有一个女人昨晚和我同床而眠,而我连看都不敢看她究竟是谁?

一切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什么仅仅几分钟前,我还和平时的所有早晨一样,冷静地算计着自己当科长的事?

而几分钟后,现实会变得比梦境还梦境。

我发现自己虽然没什么力气,却从身体到心情都开始平静下来,我伸手从桌上摸到一支烟,又从枕头下摸出打火机。

“小姐,贵姓?”我听见自己用讥讽的语气问。

那女子很不满意地“哼”了一声,并不理会我,只顾自己穿衣,对着镜子左看右看。

至少有好几分钟,她才转身过来看我:“你──怎么样啦。”

我看着她,不禁全身一紧,差点没晕过去:“啊,是你,孙忆敏。”

“你想应该是谁?”孙忆敏不快地把身子扭了过去,又对着镜子反复照,用手指在脸上轻轻擦试,好像那是一个什么进口的珍贵仪器一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