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20节

作者:李元胜

我要知道当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给耽误下来,肯定要当场昏过去──早知如此,我又何必去找爱收藏指甲的未来岳父去节外生枝呢。

我要是知道老蒋毕竟只提了我的名,我也不会总是有点敌意地对待老蒋了。

我要是知道大卫的情报根本是错的,我他妈肯定会结结实实地给这个坦克一下老拳。

可惜,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我只是焦急地等着,给大卫打电话,要他继续打听,又给周可可打电话,甜蜜蜜地叫她下班后来,然后,继续对老蒋的话爱理不理的,使他多少有点疑神疑鬼的。

局里还未明确宣布老徐为副局长,他暂时还坐在组织处里,处里的工作还是由他安排。

老蒋自然暂时也还呆在人事科,不过,有什么事,现在老徐常常把老蒋叫去商量。

其他的科长,过去其实不大瞧得起老蒋,现在也走马灯似的来找老蒋谈心。老蒋对此处之泰然。不过分傲慢,也不过分谦逊。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好多天。办公室里和过去几乎没什么差别。想来张大姐也听到了什么消息,她一气之下干脆住进了医院。没有了她孜孜不倦的教导,几个年轻人如鱼得水。小夏学习结束,回到科里,讲了些学习班里的趣事。

原来,他们只在会议室学习了一天,有同志提意见,说会议室不安心,人老是要跑回自己处室去打电话看报纸等,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搞封闭式学习。于是,领导研究决定,全体移师某风景区,上午学习,下午讨论。结果一到风景区,全乱了套。有的打电话接来了一家老小,开会不到一个小时,一个3岁的小家属在会议室中间安安静静地来了次大便,会议便在欢笑声中结束;有的约好了角儿,关在某个房间里打起了麻将;有的成群结队去照像。

总之,大家过得很愉快,普遍觉得身体健康情况有所好转。

于是,办公室里的人一下由怕去,变成想去了。

争得最厉害的是老马,想借此把老婆带到风景区去度假,以进一步改善关系。第二期学习班,老马便兴冲冲地抢着去了。没想到,这一期为了体现局里对政治思想工作的重视,由方局长亲自主持,人们全规规矩矩坐在会议室里不敢动。老马偷偷跑回办公室来叫了阵苦,拿了个开水杯便慌慌张张赶了回去。临出门前,还狠狠瞪了小夏一眼。

小夏只抿嘴微笑,继续拿着小圆镜子,读自己的脸。

一个星期后,老马学习结束,人瘦了一圈,从此不同小夏讲话了。

小孙生了场病,也有人说他并未生病,而是到武汉倒钢材去了。几天后,他回到办公室,与养得脸儿红润的小夏恰成反比,他的脸色看上去很差。也不像平时那么爱聊天。只是自己倒了水,捧在手里看报纸。

这一天,我来得最早,坐了一会儿,想起办公室还没有开水,就到楼下的开水房去打开水。

这时,楼上有人把头伸出窗子在喊,韩霜林,快点,电话。

我提上开水就往办公室走。

电话是老蒋打来的。

科长说,今天该大伙学习,本来该我带大家,可老徐今天约我一起去市里办点事。

老徐就是我所在处的处长。

为什么称老徐,而不称处长。有两层含义,一是处长已是副局长,只是没有宣布,所以称处长和局长都不恰当;二是既然敢称老徐,而不称官衔,也暗示着关系的非同一般。

科长最后说,你领着大伙学学吧。

我听到这里,心里不禁微妙地一动,好像某个看不见的疙瘩一下子解开了,一切果然在按照预订的计划在实现,我顿觉春风拂面。

科里还有好几个同志,却非要叫我来领着大伙学学,而没有叫老刘领着学学,这意味着什么。

“放心吧,老蒋。”我感激地说,正想表白两句,那边没等我说完就“叭”的一声搁了电话。

我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依次巡视了一眼已经坐在办公室的同志们。

紧挨着电话边的是小夏,知道今天是学习,她比平时来得要早些。此刻,正从那精致的皮包里一件一件往外拿化妆品。要是有可能,她会把整个办公桌弄成一个梳妆台。小夏对自己脸上的几个微不足道的小斑点有些过于敏感。她有好几个月就对着镜子生那几个小斑点的气。它们是她的敌人。

小夏对面坐着的是小孙,眼睛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但看得出来,有个新主意又在让他着迷。我注意到了他脸上的兴奋。

再过去是老马,他正在很仔细地揩自己的茶杯。

我想,当了科长后,这几个人不会让我为难的。

现在,老刘正聚精会神地看新到的报纸,哼,心里现在肯定有些失落,但不管怎么说,他仍然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眼光扫过他那一瞬间,我想起了那天早晨,他和小黄手指勾着手指走过的情景。这个细节有点意思,看来我甚至应该调查一下。

再过去就是张大姐,她是从医院请假回来处理一些事情的,今天人齐,她也索性在办公室里坐一会儿。

此时,张大姐正神情郑重地研究日历,并用笔在上面划杠杠,好像在计划未来一周要做的事。

女同志了,人到中年,也真不容易。还是要团结她,一起搞好工作,我想。

下午,老徐走进了办公室,并不看我们一眼,他一直走到办公室里面,和刚回到办公室的老蒋嘀咕了几句,然后把正在练毛笔字的老刘叫走了。

莫非他们上午一起出去时,商量了什么?

莫非老刘还是已经稳稳走向了科长的位置?

我装着去窗外看风景,瞟了一眼老刘写的字,却是个“奋”字,是奋斗,还是奋飞?

我暗自揣摩了一阵,不得要领。

不管怎么说,我有一种走在悬空的楼板上的感觉,总觉得立即会一跤摔下去。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很玄,不可捉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