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21节

作者:李元胜

这天周可可到我们办公室来,我们一起走出去后,碰到小黄,她们竟点头打了个招呼。

我和周可可回到我住的地方,一边弄菜一边聊天。我小心地盘问出,原来小黄是她的中学同学。

“她和你一样,毫无疑问本该是大学生。可惜……”

“可惜?可惜什么?”

“算了,姑娘的事,你就这么感兴趣!”

我忙陪笑,说我正在构思一个反映女性生活的小说,主题想好了,就差素材,所以,听见有点意思的女性经历,就忍不住要问一下。要是她觉得不好,就不问了。可可眼睛里立即露出了奇异的光芒:“小说,你想写小说。我怎么没听你说过。”“我是学中文的嘛,写个小说有什么奇怪的。”我装着不以为然。可可则表示一定尽全力支持。她还顺便说出了她的愿望,我在小说出版的时候,在扉页上应该写上献给最亲爱的周可可之类的话。

“那当然,肯定是要写的。”

周可可马上提前给了我一个热吻。

“还别说,小黄的故事肯定对你有启发。”最后,如我的期望,可可主动说。

我要请读者原谅,不能原原本本地照周可可的讲述,把小黄的事讲出来。因为一个女性在介绍另一个女性的时候,总是有着无穷的闲笔和饶舌。可可总是一不小心就搞成了回忆自己的中学时代。相比之下,她谈论关于别人的事时,还稍稍真实些,而她自己的回忆则总使我觉得是哪部小说或电影里的情节。

经过我的思绪的整理,储存在我的记忆中的全部资料大致如下:

老刘和小黄的关系源于很多年前。那时,他们俩都不在这个局,而是在一个纺织厂里。老刘是车间副主任,而小黄则是新工人。

现在,老刘觉得应该做做这个小姑娘的思想工作了,他技术上有一套,更善解人意,以会做思想工作著称。他早就听黄映红的小组长反映说,黄映红情绪不好,进厂后是那批青工中技术最差的一个,而且常常迟到早退。

这时,时间是午夜11点50分,马上就到加夜餐的时候了,他取出了饭盒,和女工们一起朝食堂走,他有意走在了黄映红的旁边,并和她打了个招呼,表示想和她谈谈。黄映红的小组长知道刘副主任又要来解开一个女工的思想疙瘩了,于是说,干脆黄映红的活由她顶着,你们好好谈谈。

于是,满天星光下,他们吃完了饭,就在一起好好谈谈。

凭良心说,老刘开始并没有什么非份之想,但是他们谈着谈着,黄映红不禁失声痛哭起来,表示她不想在纺织厂这么干下去了,老刘于是耐心地劝,也不知怎么的,黄映红就靠在了老刘肩上,两人后来竟在厂里的花园里拥抱在一起。

黄映红就这样再次稀里糊涂地成了一个第三者。

具体的性爱是黄映红没有体验过的,而老刘偏偏又有一套空荡荡的住房,他们有条件过得像一对夫妻,黄映红就开始提前进入了她生活的另一个阶段。没有不透风的墙,和黄映红在一个厂的另一个车间上班的女同学不久就知道了这件事。她坚决地认为黄映红是受骗上当。为此,她发起全班还能找到的女同学,以聚会为名,搞了一个拯救黄映红的行动。

还在护士学校读书的周可可就是在这次聚会中看到有一年多没见面的黄映红的。周可可还记得,那一次,黄映红哭得像个泪人儿,但她拒绝承认老刘是一个坏人。有个同学说,干脆叫几个男同学,把那个家伙揍一顿,黄映红不出声地拔腿。留下一帮女同学在那里恨铁不成钢。拯救行动就这样不了了之。

后来,他们在厂里呆不下去了,老刘便一边和在北京工作的妻子进行着漫长的离婚斗争,一边把自己和小黄都调到了我们局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