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22节

作者:李元胜

我承认,在倾听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像饥饿的老鼠无意中咬到了沾满奶油的面包一样,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老刘啊老刘,你终于落在了我的手里。我不知不觉地吃吃笑了起来,我捂住嘴,空气还是发出了吃吃的震动声。

“你觉得这能不能写小说。”因为回忆和叙述而疲倦不堪的可可问。

“恐怕有点用。”我煞有其事地说。

“我去炒菜了。”可可用一种日本女人式的温柔说,然后欢欢喜喜进了厨房。男人在声明自己要干一件了不起的事的时候,往往就能起到这些效果。当然,这样的手段我劝读者最好还是偶而为之,否则精明的女人只需三下五除二就能戳穿你的把戏,而且对你所有真实的计划都嗤之以鼻。

当可可在那边弄出噼里叭啦的声音的时候,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琢磨着怎么来使用这个超级炸弹,这可是个最容易流传的题材。这样,就算是老刘策反了老蒋,局里也未必敢用他。只是,后果肯定严重,他们说不定只好双双退出这个局。那样,也许老刘无所谓,小黄可能就会有灭顶之灾。

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了小黄在被我打量时的惊慌的表情,不禁有点躇踌。

我又皱着眉头轻轻敲了敲茶杯,总结似的自言自语:“城市的危险性就在这里。我们实际上生活在各种齿轮和转送带之间,一不小心,谁都就会往下滑,甚至掉进它们冷酷的利齿中去。”

现在房间的光线已经有点暗了,所有的家具都消失了它们的细节,只留下大致的轮廊。可可布置的插花,在一片灰暗中浮现出来,有几天没来得及打扫,我看到,它们上面好像已结了一些小蛛网。从这一点,我感到了自己的疲倦。

正这样想着,隔壁的一家人又吵架了。我听得见女主人尖锐、激烈的声音,像咒骂,又像控折,有如波涛一样连绵不绝,又听见一个小女孩子的哭声,好像在哭着劝他们不要吵了。奇怪的是,和往常一样,还是听不见男人的声音,也许他的声音太低,无法穿过墙壁和过道传来。但是突然,一个笨重的声音传来,那女的咒骂声一下子就中断了,然后变成了吐词不清的嚎陶大哭。小女孩也大哭起来。也许是那嘴拙的丈夫急了,一脚把老婆踢翻倒在地上了。据说,那男人常这么干,不吭声,只动手。

当隔壁的声音小下去,楼上的录音机放出来的通俗歌曲,以及更远处的街上的人声车声才重新汇聚拢来,像碎纸片一样,朝房间里面灌。

我听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一切又好像无从猜测。

我拧亮台灯,把桌上的东西推开,从抽屉里摸出张纸,伏在桌上写了起来。

这正是我的优点,对于要进行的计划,从不仅仅在脑袋里想想就了事,我喜欢把它们固定在纸上。这样,计划实施起来更精确,效率更高。

先得再去一趟可可的家,摸摸底,看看可可的父亲工作究竟做得如何了;第二个要找的是就要提起来的副局长老徐,我想起曾经有一次,跟着老徐出去开过一次会,还喝了酒,他曾拍着我的肩膀说,好好干,你是会有出息的,当时我也喝了点酒,晕乎乎地说,要是好好干了还是没出息怎么办,老徐说,那我们就帮你有出息,哈哈哈;第三个要找的就是老蒋,应该说,就这一点,他们早就有默契,现在科里的事,如果老蒋想和谁商量,肯定先找我,也许,在找老徐之前,就应该找老蒋沟通沟通,免得有越级之嫌,现在老刘把老蒋似乎抓得很紧,至少也应该找他探探虚实;还有局长老方、副局长老林、老夏恐怕都应该去走走路子,当然,也不能太露骨太迫切,否则说不定还有副作用……

我写一个名字,就在名字的旁边作上各不相同的记号,然后,我把小纸条仔细地压在台灯下。

未来的许多秘密,已经提前包含在这张纸条儿下面。

在后来的某一天,当这间小屋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感到整间屋是那么空洞,这种空洞压迫着我。我害怕这房间里的阴暗,这阴暗也像有了重量,我觉得自己负担着它们。我机械地摸索着,像今天这样拧亮台灯,想让那些恶梦般的东西消失。这个时候,这张纸条儿又飘了出来。

是的,就是这张纸条儿,我挪动台灯掀起的风,使它悄无声息地沿着桌面向外滑出,在桌子边缘,纸条儿停顿了一下,如同人们在重要决策前的犹豫,然后它微微颤抖着,向地面飘去。

就在它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我条件反射地一把把它抓住了。

我好奇地展开它,读到这些名字和符号,我的脸上的肌肉不禁抽搐起来,那寥寥几个字,代表了我当初的全部苦心。

我神经质地笑了起来,他掏着打火机,把它点燃了。

我的过去的这一部分在燃烧,是最可怜的一部分,它们连燃烧的时候也只能拥有这样渺小的火焰,我轻蔑地想道。

当然,这是后来的事情了。

在每一幢办公大楼里,其实都不像它的表面那样平静,每一个人都是有意无意的炸弹制造者,各式各样的炸弹在穿过楼道和墙壁,它们爆炸的声音是听不见的,在无声无形中,有些人一辈子的努力和梦想就变成了碎片。当然,在生活中也完全可能有另外的情形,炸弹的爆炸并没有起来那种耸人听闻的效果,它们只是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喜剧性场面,为过分庸常的机关生活带来一点点生趣。

我现在已不能全部记清在获悉老刘的秘密后的矛盾了,我想我在必要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把这枚超级炸弹投放到这幢办公大楼里去的。

我可没有什么道德上的障碍。

不是我的良心发现,而是另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使我放弃了这么做。这枚炸弹就只好藏在我的记忆中悄悄生锈了──我可不是那种爱有事无事地传播丑闻的人。

在我以谨慎的态度反复推敲着施放这枚炸弹的效果,思考着如何克服一些技术上的困难──比如让它准确地击中目标,却不让我露出一点痕迹的时候。另一枚不知出于何人之手的炸弹正向我们科飞来。

突然有一天,科里的人议论纷纷,说经组织上的考察,老刘在十年动乱中曾出尽了风头,是属于典型的“三种人”。

据说,局领导已经表态,说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留在组织处这样的要害部门工作。

大家虽然对老刘印象比较好,现在也不知不觉疏远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小夏告诉我,老刘可能要去某个贫困的郊区小镇去当副镇长了。夏局长已同他谈了话。据说,这是他在得知市里要抽调一批干部去搞扶贫后,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也许小道消息是真的,他感到就算留在局里也前途无望;也许是他在办公室里练字练得有点无聊了吧。

管他的,张大姐也只偶而才来一趟办公室,到目前为止反正我的前面再无强劲的竞争对手了。

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这是一个平庸的下午,我甚至没有听到任何一颗小小的炸弹爆炸的声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