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23节

作者:李元胜

这天,我正在旁敲侧击,向老蒋打听,我的提拔,究竟卡在什么地方了,王承铭走进了办公室。

“坐吧。”我站起来,给他倒开水。心里寻思,这个家伙肯定又是借钱来了。他已经来了好几次,现在,全科的人都认为我欠下他的赌债了。因为他借钱的时候总是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恼怒。此时,我知道他已在一个小报工作。

其实我心里知道,他是在生自己的气呢。一个心高气傲的大才子,一个总是厌恶世俗的人,最后不得不向老同学伸手,他心里比我更不是滋味。

王承铭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办公室唯一的沙发上,叹了口气,说:“老韩,你们局与农村工作联系多,或者你认识几个养鱼专业户吧。”

我说:“你要去钓鱼?”我在心里想,我可不能答应这件事,报上不是刚刚登文章批评公款钓鱼吗?万一介绍他们报社的同志去了,弄得影响不好,可对我的提升有影响。

王承铭说:“钓个鬼。现在挂在钩上的是我王承铭。”

“王承铭,话说清楚点,我没听明白。”

“嘿,我们那科长被一个小姑娘算计了一下,其实也没算计到。但他迁怒于我,不要我了。你知道,那个科本来就不适合我。所以我昨天散步时,来了灵感,我自己成立一个部门得了。”

“你自己成立一个部门,那你不成了中干了。”我感到很震惊。

“也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我就领导我自己和临时工,因为我想承包报社后面一个废弃的游泳池。”

“弄来搞游泳比赛?”

“不,是养鱼。”

原来,王承铭这个稀奇古怪的念头,已经被报社领导采纳,报社财会室已得到通知,王承铭的工资就开始单独进行核算,一年到期不能交出4000元钱,将完全停发工资。

那个游泳池大约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其来由是因为某局的一把手一时兴起,想在单位成立一个游泳队,但据说游泳池从建成之后就漏水,局长亲自监工修过几次,仍然没解决。

后来那位局长调走了,就再也没有管这件事。

多年后,局里的人偶尔在某年的元旦前打扫清洁,来到这个废弃的游泳池附近,他们惊奇地发现游泳池里竟装满了水。而且还有一帮毛孩子在池边钓鱼。

他们一问,才知道,是雨水把游泳池灌满的。这倒好理解,也许是雨水冲刷的泥土,把池底的缝塞住了吧。但天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池里不知怎么还有了鱼。

是一种细长细长的小鱼,它老是咬你的钩,你却很难把它们钓上来。

新调过来的局长,那时刚开了市里的防火安全会回来,就说,好,既然池里不漏水了,就把它作为我们局的消防池吧。

这样又过了几年,局里办了报纸,这游泳池就划归了报社。直到现在王承铭来承包,里面都还是只有那细长细长的小鱼。

于是王承铭就这样成了都市里的养鱼人。

他第二天就兴冲冲地去现场研究了一回。

他唯一急的是自己一点也不会养鱼。所以跑来找我了。

王承铭还说:“说来奇怪,快毕业分配的时候,我常梦见自己在城市的屋顶上养鱼呢。没想到现在还真就应验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