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24节

作者:李元胜

我觉得浑身燥热不安。

也许这是天气的原因,夏天来得如此让人防不胜防。

在整齐地栽着法国梧桐的街道上,我皱着眉头,强迫自己放松--紧张对自己有害无益,不如干脆不想。

我悄无声息地走向那幢旧式房子,快到的时候,才想起这件事一岔,我竟忘了买杀虫剂。我犹豫了一下,实在不想往回走,还是继续向它走去。在城郊,这幢房子过去是这一带最漂亮的,据说是抗战期间,一家国际性大公司修的。当那些操着怪腔怪调的高鼻子老外不停地耸着肩膀搬走后,这里宽大的走廊,使悬挂尿片的主妇们感到满意。

如何说,在前后左右拔地而起的大楼面前,它虽然有些落伍,但多少仍带着点昔日的贵族风度的话。要是你现在走进这幢房子,你将看不到一点有过无数宗跨国交易的大公司的痕迹。

那些在20年代十分庞大的交易活动,直到现在还能产生影响的,是一宗来自非洲的水果贩运生意。它带来了一种有着奇怪生命力的蚂蚁。它们,才开始来到这个东方古国的时候,肯定险些灭绝。但它们一代代拼命适应并存活了下来。现在,它们学会了在其它季节里保存实力,而仅仅向居民们展开夏季攻势。它们沿着墙壁,沿着悬挂在空中的细绳子,沿着桌子、床的木腿向人们接近。这些肉眼要很费力才能看见的小蚂蚁,叮咬过的地方,却会肿起一个小红块,久久不消。

开始人们并没在意,因为它们的数量不多,只有底楼的几家有些抱怨。但今年夏天,它们疯狂地繁殖,各种葯物对它们来说如何糖桨一样,它们一边吞吃,一边像褐色的浪潮席卷了这幢楼。使每家人都叫苦不迭。

城市害虫防治所的研究人员也闻讯赶来了,他们惊奇地发现,这还是国内乃至整个亚洲第一次这么大规模地发现这种蚂蚁。他们采样、写论文,忙碌了一个多星期,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去了。并没有为居民们提供什么有效的方法。

我住在二楼,天气热起来的时候,蚂蚁开始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不过,它们的数量还少。我知道它们会越来越多,所以打算先买好杀虫剂对付它们。我掏出钥匙,打开门,进了房间,想先喝杯水,润润干燥的喉咙,就转身进了厨房。

天!我差点叫出声来,那张条桌上,竟爬满了细小的黄蚂蚁。它们中的一部分正在对付昨晚我未吃完的包子,并形成了一些蠕动的细线,这些细线源源不绝地向碗柜开去。

在努力镇定下来后,我打开了碗柜,担忧成了现实:这些小蚂蚁已搜索到了放糖的罐子,看样子它们根本没想过要把糖一粒一粒地搬到某个地方去,而是兴高采烈地在里面享用着,把糖罐子当成了自己甜蜜的家。

我冷静地退回到房间中,念念有词地思考了一阵后,取出医生手术时戴的那种橡胶手套──这双手套还是可可有次下班时,无意中和毛线衣之类的一起拿到我这里来的,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我把糖罐子扔进盆子里,再把热水瓶里的开水倒了一半进去,另一半则冲向案板上的那几路蚂蚁的队伍。蚂蚁果然害怕热开水,它们人仰马翻,沾着水的扑腾了几下便一命归西,剩下的胡乱窜命。我不敢大意,隔着手套把一它们一个一个仔细地消灭了。因为哪怕是留下来一个,在这衣服穿得太少的夏天,肯定也会给你咬个大疙瘩。至少有一个小时,我已眼冒金花,一身是汗,才把全部蚂蚁清除。

我松了口气,退回到里房,我本来想稍稍休息一下再弄饭吃,但是,无意中我往脚下一看,虚汗就冒了出来:在我的脚边,一路蚂蚁正坚定不移地朝床的方向前进,目标是一枚小小的果核。我厌恶地盯着它们,束手无策,我突然想起去年夏天,楼下的女人的神经质的喊叫了──那时,我根本不能理解,一连好几天还学那女人的尖叫声取乐。

现在,我的恐惧绝对不亚于楼下的女人,我想起了在哪里读到过,有种非洲蚂蚁,来去如潮,所过之处,来不及避开的丛林中的蟒蛇,村庄中的人和牲口转眼间就会只剩下一堆白骨。

要是,晚上它们爬上床……我一想到这里,不寒而栗。

天黑下来以后,可可照旧来这里看我,她推开门,一个奇特的情景使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她揉揉眼睛,眼前的一切并没有变:床被拉到了房间的正中,床的四条腿各放在一个盆子中,盆子中都盛着水,什么也没吃的我已蒙头而睡。

这便是我用了全部的智慧想出来的绝妙的办法。

这个夏天,我是这幢楼唯一一个没在睡觉时被蚂蚁咬醒的人,这应该归功于那天傍晚的灵机一动,我感到安慰的是,我的烦闷和不快并没有影响我的悟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