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25节

作者:李元胜

我本来就是一个多虑、谨慎的人,而在可可面前又一直扮演着一个浪漫、超脱的才子。在一边挠着身上被蚂蚁咬红的地方,一边和可可探讨意识流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的耐心在消失,我也许已不能坚持好这个角色,直到婚姻大功告成。

就像一场大雨,冲掉了涂在木偶上面百般描画的油彩,露出了里面的木头的质地,我终于放弃了这种扮演。

那个热情、浪漫的男人消失了,在她面前是一个过分实际得近于冷酷的我。

这个人实际上不喜欢幽默,不喜欢冒险,不喜欢屋内装饰艺术,不喜欢任何巨星,不喜欢温文尔雅地谈情说爱。

由于蚂蚁的无处不在,每次可可来的时候,我们只能退缩到床上,挤在一起,可又越来越无话可说。

要是换上另一个聪明而老练的女性,她也许会干脆避开这段时间,等我从无名的焦燥中恢复过来。

男人常常需要安静一会儿。

但是可可是那样率真、急燥。我的情绪立即感染了她,她的不安使她来得更勤,几乎是天天下班后就提着菜来到屋里,而且总是要刨根问底地打听为什么不高兴之类。

我终于对巧舌如簧彻底失去了兴趣,我拒绝回答她的任何问题,只是把她抱住,一言不发。我发现我需要刺激来转移精神上的负担的时候,我的手不老实地朝她衣裳里面钻的时候,她生硬地把我推开了,这使我非常尬尴和反感。

我们坐在一起对视着,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陌生的东西。

“我对你了解很不够。”在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以后,周可可说。

我做了个无所谓的动作,伸手去拿书桌上的杯子。

“我对你了解很不够。”周可可再次说。

“不要这样严肃地看着我。”我不屑地一口喝完了杯子里的水。可可的灵魂有时简直就住在脚后跟里。在那该死的脚气的包围中,又被高跟鞋紧紧地套着,你能指望它有什么杰出的表现。

现在要办的事是陪老徐的岳父去王承铭那里钓鱼。

这是一个星期天,我一边狠狠地咬着在路上买的包子,嗓子有些发干,吞咽食物便不容易,我的眼泪都被哽了出来。我一边擦眼泪一边高一脚低一脚朝巷子下面走,两边都是颜色各不相同的砖墙。

从大街上走到王承铭承包的游泳池,得通过一条转了好几个弯的巷子,而且得下好些石梯。

想起在办公桌边的奋斗竟取决于这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奔波,连我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

在城市里做事,就是如此曲折与微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