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27节

作者:李元胜

花瓶在落下,在碰到地面的一刹那,我将不得不面对那种细细的尖锐的声音和纷飞的碎片。

我还是没有准备出手去挽救它。

尽管我作出了如此冷酷的决定,但当我独自呆在房间里,每当有人敲门的时候,我仍然希望那就是周可可。这说明我对过去的温情仍然有一种依赖。要是周可可在这时出现,也许一切就会是另外一番样子。

但在我的房间里,我再也没碰到周可可。后来,我把这解释为命运的安排。

在一年多以后,我在街上偶然碰到周可可,她的平静和微笑使我自形见拙,她表现出了受到伤害的女人少有的那种宽容。我也没有再解释我的无辜,因为她身边已有着另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士,我不想打扰她内心的平静。

在某一个黄昏,我回到房间,看到房间里有一些小小的变化,有些东西少了,房间有些凌乱。而钥匙醒目地放在书桌上。我注意到花瓶的插花,已经枯萎地垂下了头。我就是在那一霎间产生了对孙忆敏的仇恨的。莫名的怒火冲垮了我的理智,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责任,觉得正是她精心策划,怀着一种阴暗的心理,一手毁掉了我的爱情。

这样的情绪中,我突然决定去找孙忆敏算账。我转身下楼,蹬上自行车就走。像这种毫无准备的行动在我的个人历史中是极为罕见的。

我不慌不忙地骑过了十几个路口,在每个路口都极为小心,因为很多人就是在极端的情绪中疯狂地把自己骑到一场灾难中的。

我停好自行车,抬头看了一下孙忆敏的房间的窗口。灯亮着,说明有人。要是她有家人在,我就把她叫出来;要是没人,就关上门把她痛骂一顿,出一口恶气。我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孙忆敏。

“呵,是你。”她欣喜地说,没有一点惊慌。这反而使我有点疑惑。看见我站在那里不动,她招招手说,“进来吧,我父母去北戴河了,就我一个人。”

“知道我为什么来吗?”我尽量平静地说。

她点点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指的是周可可吧,对,我只是告诉了事实。”

“事实是什么?”我讥讽地问。

“那就是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但是我们有过超越友谊的关系。这难道不是事实吗?”孙忆敏一点也不着急。

“你说我们有过超越友谊的关系?”说到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就有一点心虚。

“你想否认事实。这不好。”

孙忆敏说罢,起身给我倒了一杯凉开水,就在她递过来的一霎间,我没好气地一挡,没想到,碰翻了她手中的杯子,水洒得我们俩一身都是。奇的是,那杯子滚落到地上,并没有变成杯子,它带着清脆的声音跳了几下,最后靠在沙发的脚边不动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放下心来后,才不耐烦地说。

“也许我不该去说,说实话我这几天都在后悔,但你知道女人都是有弱点的。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你要骂我以后再骂怎么样,因为我明天就要走了。”

“你要到哪里去?”我看着她,想看她又在耍什么花招。

“我的人事关系已办到人才交流中心去了,明天我就要去深圳,去尝试尝试,一年或半年后,回来搞自己的公司。”

“发生了什么事?你不在办公厅干了?”我承认,我的惊讶使我多少冲淡了自己的恼怒。

“就是因为没发生什么事,我才不在这里干了。我认为我自己完全可以选择一条更有发展前途的路。”孙忆敏把杯子捡起来,放回桌上,不再给我倒水,“所以我说今天你别骂我,男人是不是应该有点风度,我刚做好了菜,我认为你至少应该陪我喝一杯送行酒,过几天再去找周可可解释,我会承认这事实是我编造的来为你开脱。你放心,再聪明的女人最后都会相信男人的话。”

“难道这是事实!”我的火又冒上来。

孙忆敏用手指竖在嘴chún上,然后说:“我刚才说过的,今天不要骂。”

“你一定要喝一杯。”孙忆敏说,一边把一个漂亮的小酒杯递了过来。

这是我刚才骑车来绝对没想到,我的兴师问罪竟会变成举酒对饮。说实话,是孙忆敏的决定使我感到震惊,使我很想搞清楚她会什么会离开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工作环境。

当我试探性地提出这个问题时,孙忆敏说:“事实上,不应该是你对我觉得奇怪,而是我们应该对你感到奇怪。一切都在变化,我们的选择机会已变得如此之多,而你却一眼盯死了你那个不知何时到来的科长职位。呵,不止你一个,还有大卫。区别在于你是兴致勃勃地走这条路,而大卫则是有思考怕行动,也不得不走这条路。”孙忆敏这番话分明有点自以为是,她似乎忘记了王承铭也是轻率地离开工厂,走上流浪之路的。

我默默吃菜喝酒,心中的恼怒并未消散。

由于我的沉默,孙忆敏的话也渐渐少了。

吃过晚饭,我起身准备走。孙忆敏把我叫住了:“吃了饭就想走,我要清理东西,正愁有些东西搬不动,帮帮忙怎么样。”

反正回去也没事,我答应了。

我们一起把很多箱子从很高的壁柜下取下来,孙忆敏只在每一口箱子里选很少一点东西。然后又把这些箱子送回原处,至少干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干完。

看看没什么事了,我便到厨房去洗个手,准备离开。水哗哗地冲下来,我搓着手,想起应该用一下肥皂,便东张西望。这时孙忆敏拿着肥皂进来了,她把肥皂递给我,自己也洗起手来,我们靠得如此之近,以至于我听得见她的呼吸声。

“韩霜林,希望你以后不要恨我。”孙忆敏说,我听到她的声音似乎有点沙哑。

“抬起你的头来。”我说。

她肩头动了一下,却没回头,手仍在哗哗流动的水中麻木地冲着。

我替她关掉水龙头,把她的肩膀扳了过来。她的脸上竟挂满了泪珠。不知怎么的,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个早晨陌生而奇特的气氛中。不同的是,我惊奇地感到,身体中有一种让我自己震动不已的慾望在跃跃慾试。在和周可可度过的无数温情脉脉的傍晚里,我从未感到这种慾望。

我失去了理智,使劲抱住了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