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28节

作者:李元胜

请原谅我不能交待那天晚上的所有细节。在那间有点说不出名字的香气的卧室里,我们陷入了同样一种比野兽还野兽的疯狂。当我们都疲倦地依偎在一起一动不动的时候,我轻轻摸着自己的肩头,那里有她留下的牙印。这种隐约的疼痛我是如此熟悉,我心里不由一惊。

“痛吗?”孙忆敏带着散乱的目光问,她用手指也来轻轻摸着我肩膀。

我头脑中像是有什么东西一闪,许多消失的细节重新拼接在一起,那些被酒精冲散的情景重新回到了脑海里。我闭上眼,立即想起了她的喘息和散乱的目光。我抓住了她的手:“我现在相信了,那天早晨你说的全是真的。”

我没想到怨恨与慾望只有这么一步之遥。

“我非常喜欢你疯狂的时候,那天晚上,我送你回来,你的疯狂把我征服了。我看见了另一个韩霜林。但是,第二天早晨,你醒来后,又变成了从前的那个韩霜林,心事重重,始终带着怀疑的目光。你的分裂太可怕了。我前一段时间总是做恶梦。”孙忆敏的嘴chún对着我的耳朵说。

我一声不吭,懒洋洋地抽着一支香烟。

我怎么也没想,怎么也不问。我让自己沉醉在陌生的气氛中。我周围飞来飞去的全是我曾经以为是梦境的景象。如今,我知道了,它们其实就是在我那间屋里发生过的事实。

我们看着天花板,偶尔路过的夜车的灯光在上面扫来扫去。火车在更远处奔弛。

夜太短了,天已开始发亮。孙忆敏还在不停地说话,我从来没听到过如此沙哑带有磁性的声音。

实际上,这是另一个孙忆敏。那个古板的马列主义不过是她执意开了四年的玩笑而已。

“我父亲和母亲是包办婚姻,他们结婚时,正是解放前夕。前放后,我父亲离开农村到城里参加了工作。他对这桩婚姻不满意,但又不敢离婚,就一直让我母亲留在农村里。我是在农村里长大的,直到读初中才进城来。我亲眼目睹了母亲在父亲面前的极度卑微。我在感情上始终是倾向母亲的,所以我一直对男性有一种潜意识的反抗情绪。读大学时,我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追求上进的强者,我不屑于别人怎么想,我只考虑自己想要达到什么目标。”

到后来,我们终于冷静下来。窗外泛起的白光使我们重新回到从前的角色中。孙忆敏的话渐渐有了逻辑,她还给我介绍了她的家庭。

我们一直聊天到天明,当然,主要是孙忆敏在喃喃自语似的倾吐。她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给我讲起了她的过去。

她抽烟的动作很熟练,看样子不是第一次抽。

“我不想走了。”在窗外的天空逐渐发白的时候,她突然说,“我舍不得你。在那么,这样的回忆肯定只能让我更孤独。”

“那就别走,办公厅也满不错的。”我的手还在她身体上恋恋不舍地逗留着。

她低头想了一阵,又和自己争辩道:“不行,我还是得走,留在机关对我没什么好处。我能独挡一面,有关系,能贷到款,不出来搞太可惜了。”

“那我们以后……”我话没说完,就打住了,我感觉到我和孙忆敏之间也许不会有什么以后了。

孙忆敏果然说道:“我们没有以后了。你不会为我去深圳,我也不会为你留下来。我们是两条道上的人。你总是在拼命适应现实,而我却想改造它。我们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我昨晚所说的后悔也包含了这层意思。”

“也许你说得对。”我说,我随即想起,老蒋今天就要搬到处长办公室去,我宣布为科长的时间也许为时不远了,要我去深圳,确实是不现实的。

我们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把孙忆敏送上去机场的班车后,我有点疲倦,但班还是要上的,我回到孙忆敏的楼下,推出自行车,没想到要在这里过一夜,我的自行车没有推进车棚,夜雨把它全打湿了。

我又仰起脸,看了看孙忆敏家的窗子。

好象我是刚刚骑车来这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什么人也不曾离去一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