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30节

作者:李元胜

此后我再也没有与周可可联系。

只是有一天,我在办公室正填写一份报告,小孙喊道:“老韩,电话。”

我起身拿起电话。

“喂。”

“喂。”

对方是一个女的,而且声音很熟悉。我问:“谁呀?”

电话那么沉默了一阵,什么都没说又放下了电话。

我疑惑地放下了电话,从声音来看多半是周可可打来的。她想对我说什么?为什么慾言还止?

我本来以为孙忆敏会给我写信来,起码,应该告诉我她新的通讯地址和电话。但是一点信的影子都没有。

当然,对此我并不是很关心。

我当上科长仅仅一周,一切都还很新鲜,我制定了全科的新的工作计划,动员老马回去休息一段时间再来上班,又从医院请回了张大姐--如今,论工作,她还算个能手,我虚心请教的态度终于稍稍减轻了她的痛苦,她决定努力在中年快马加鞭,好好干出点成绩来。

对小孙和小夏,我则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我把更多的外勤工作让总在办公室呆不住的小孙去跑,他可以兼顾自己的下海念头,自然感激万分。小夏过去在科里一直是听用,总是闲着没事。我让她接替老马的工作,管理档案。工作安排后的第二天,夏局长就友好地邀请我去他家喝酒。可见我的想法没错,当父母亲的不可能不关心自己的孩子。酒我是肯定不去喝的,刚刚担任一个小职务就去跟某个领导打得火热,弄不好副作用一大堆。

我兴致勃勃地干着,看来当一个科长并不很困难,我有理由就这样当下去。

谁知道,城市里的事情变化是如此之快,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好象那是一个星期一,我刚走进办公大楼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人们一向是脚步匆匆地拐进各自的办公室里。而这天却三三两两聚在走廊上,神色激动地议论着什么。

在我的记忆中,连海湾大战爆发的第二天,办公大楼的人们也没有这么激动。

不过,我倒并没在意,说不定又是办公大楼里出了一桩风流韵事呢。

我咳嗽一声,拐进自己的办公室里。

这一霎间,我想起我这当科长以后才有的习惯怎么跟老蒋如此相似。老蒋在进办公室前总要咳嗽一声。这也许是无意的,也许是有意打个招呼,让科里的人自觉停止一些与工作无关的动作。这样,彼此留出个空间,免得碰上什么尬尴事。一个人不在其位是体会不到这些微妙之处的。甚至有一天,当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研究着办公桌的排列秩序时,不禁像老蒋一样,做了起驼鸟扇动翅膀似的扩胸动作。

但门开着,办公室里却一个人也没有。我开始以为谁先来,可能去打开水去了,定睛一看,开水瓶还好好地放在原处呢。

我正在诧异,小黄走了进来。

她是来拿老刘的信件的。

自从老刘抽调到远郊小镇工作后,黄映红常常来拿老刘的信件。据说,老刘的妻子已决定离开,或者是,他们已经办了手续。不知怎么的,办公大楼的人都知道,黄映红和老刘就要结婚了。黄映红也干脆公开地来替老刘办事了。据她说,老刘在小镇上瞄准了山区的资源优势,组织了城市一帮教授正开发猕猴桃酒系列,用科技带动山区致富。小黄这样说的时候,口气是很骄傲的。

老刘只有两封信在这里。

我递给她,随口问道:“小黄,今天大家在议论啥?”

“哦,你还不知道?我们局要撤了。”

“什么?要撤了!”我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瞪大眼盯着黄映红。

“听说方局长气病了,住进了医院。夏局长和林局长早都联系好了去处,现在就等办手续了。只有徐局长蒙在鼓里,昨天还在会上大谈稳定,安排这个月的工作计划。可能今天他才知道这事,这不,在走廊上不知为什么,和林局长吵起来了。”可能因为黄映红的办公室就在局长们的办公室旁,她的消息倒是满灵通的。

“哦。”我脑袋里一片混乱,勉强维持着自己的平静,装着不在意地点点头,拿起开水瓶去打开水。

这么说,在我提拔前,局里几个头就已经知道我们局要撤,那还装模作样提拔我们这批人干什么?

我想起从春天到夏天的折腾,从心里实在不愿相信这个消息。

等我打好开水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里的人竟一下子满了,天知道他们为什么一下子到得这样整齐。

老马坐在办公室的角落里一个劲地叹气,不知道他是在哪里听说这个消息的。张大姐一言不发地看着大家。

只有小孙和小夏表情轻松。小孙一个劲地追问小夏到哪个局去,他笑着说,肯定夏局长在安排自己的同时已经把小夏给安排好了。小夏也不分辩,只反问小孙有何打算。小孙说,他打算把关系放在市人才交流中心,自己去加盟一个什么旅游集团。

我放好开水瓶,感到他们似乎对我将有什么想法,并不关心。

也许这算是正常,至少,这几个月,我除了为当科长绞尽脑汁外,并未同他们有过什么共同的计划呀精神上的交流之类。

想到这里,我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下午,果然主管我们局的副市长率队来局召开全局动员大会。

局里开会,大家从来都没有到得这样齐,从来没有听得没有这样认真。

副市长讲话的大意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我们局的职责和功能已不能适应社会的需要。市里在这次精简机构大行动中,果然正式决定把我们局并入另一个局。这是一场罕见的振荡。一大批干部被派往下属企业,使本来就为办公人员过多的企业叫苦连天。其他的人则转入不同的单位。只有一部分人转到了另一个局。

在为自己的去向伤透脑筋后的几个星期后,我终于换了一个局。

报到时,新单位的组织处长找我谈了话,表示现在是干部调整阶段,不宜作新的任命。

我于是以普通科员的身份开始工作。办公桌被安排在最靠近门边和电话的位置。

对我来说,等于绕了一个大弯,最后又回到了原处,一切又将从头开始。

这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玩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