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31节

作者:李元胜

在不得不作出选择的时候,我想到找大卫帮我活动活动。我给他挂了个电话,接电话是一个很不耐烦的小姐,她说,大卫到深圳出差去了。

我只好一个人等着老天爷的安排。有一天,我想起了王承铭,于是推了车,向游泳池骑去。我把车停在路边,又向下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去。

游泳池看起来,跟过去没什么区别。只是大门外多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钓鱼每位多少钱钓起鱼后每斤多少钱。

我埋着头往里面走,一个老太婆把我拦住了。

“我找王承铭。”

老太婆便回头朝里面说:“有人找王承铭。”

里面有个人警惕地走过来。

我一看,正是那个胖子,他手里还提着一杆湿漉漉的秤。

编辑部主任怎么会来守着鱼塘,我觉得有点好笑。

“你要找王承铭?”

我点点头。

“王承铭不在这里上班了。”他说。

“什么?”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王承铭不在这里上班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那他去哪里了。”

胖子做了个爱莫能助的手势。

这时,有人喊,老板,快来秤鱼。胖子立即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妈的,这世界怎么一下子全变了。我扫兴地沿着石梯往上走,从心里对这个城市厌烦透了。

直到此时,这一年的悲剧并没有全部结束。

我再见到王承铭是后来的一个早晨,大约不到七点,那时我正在床上睡懒觉,有人“通通通通”地非常无礼地使劲擂我的门。

我不快地用床单裹着身子,想看看是哪个混小子,我打好了主意一开门就大骂他一通。

门开了,一个人差点倒了进来。

我定睛一看,正是王承铭,他眼睛红红的,非常疲倦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我对王承铭的神出鬼没已习已为常,所以只随口问了一句。

“惨,太惨了。”王承铭一下子哭了起来。

“怎么回事。”我这才慌了。

“大卫自杀了!”

“不可能。”我吼道,立即打断了王承铭的不吉利的话。那个在提篮巷和我一起冲杀的胖小子,那个在大学里不止一次用一些看似傻乎乎的问题难倒著作齐身的教授们的大个头,那个在机关里游刃有余,左右逢源的办公室主任侯选人,那个对任何悲喜无动于衷的深不可测的家伙怎么可能自杀呢。

要说王承铭自杀我也许会马上相信。

但是,大卫自杀,简直太不可能了。

“这是真的。你要面对现实。”王承铭抓着我的肩膀说。

他继续说:“我也是昨天在街上偶然碰见吴芳芳才知道的,吴芳芳的姐夫就和大卫在一个局里。”

王承铭在我这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又匆匆走了。他说,城市生活使他感到压力太大,他打算回过去的小县城去了。

王承铭带来的消息不久即得到证实。

大卫的确自杀了,而且是在南方某个城市的小旅馆里,据说,是割腕自杀,他的血流满了地板。

关于大卫自杀原因只有一个大致相同的说法,据说大卫在那个南方城市被一个妓女勾引,结果又不巧被公安人员抓获。公安人员除罚款外,还勒令大卫义务劳动1个月。最后等原单位来领人。

也许大卫后悔一时孟浪,使自己前程俱毁而决定自杀的吧。

他一个如此谨慎的人,结果转眼间一错再错真是令人诧异。

我不敢去见大卫的家人,我想大卫的家人也不愿我们却惊扰他们。我完全能够感到大卫的父亲,那个如今已头发花白的老水手的悲痛和难堪。大卫一直是他们全家的骄傲。

我一连好长一段时间总是梦见大卫,我梦见他甚至比生前更恢谐而睿智,梦见他抽着烟侃侃而谈。我梦见他细致比较我在孙忆敏家里的疯狂和他的孟浪的区别,说这大同小异。我则反驳说,你站的是最差劲的商业而我多少还有点文学成份。醒来后我总是冷汗直冒。

想起业已消失在这个城市里的大卫,我甚至对我现在的处境也感到侥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