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32节

作者:李元胜

自从王承铭给我带来大卫的噩耗,又无声地离去后,我一直没有再得到王承铭的消息。

一时间,我和所有的老同学都失去了联系。但新单位很多东西都需要适应,我又一直在思考自己的生活,的确还没有时间来寂寞。

我心里也很明白,我自己已经发生了如此重大的改变,虽然一时我没有什么路可以选择,我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生活了。这应该说,还是这一年的唯一重要的收获吧。

在岁末的时候,我收到一份烫金的请柬,打开一看,东道主竟是王承铭和一个陌生的女性。

婚礼的举行的地点竟在本市最豪华的贵华宾馆孔雀厅。

我不禁对此作了若干猜测。

我到的时候,孔雀大厅里已经有很多人了。但是,看上去不像是婚礼,而像一个新产品的新闻发布会。因为几个艳装女子正在大厅里当众涂脂抹粉,可能是在准备助兴节目。大厅中央,是一对男女节目主持人来试话筒。两人都尖着嗓子,学一口广东味的普通话,听着让人腰痛。

说到新闻发布会,我这时已看见了王承铭,这个新郎和另外几个人坐在厅角的地毯上大喝啤酒,因为所有的座位都被一些陌生的人坐满了,他们就索性在孔雀大厅里搞起了郊外野餐。这使得服务小姐很不习惯,因为她们必须站在他们身后,在他们的啤酒杯快要见底的时候,准确、轻巧地为他们斟满。

我正准备走过去,一个穿制服的待者立即把我拦住,并不由分说地按请柬上的番号,把我带来了最靠近节目主持人的空桌前。这时,大厅里一阵轻微的喧哗,人们的主意力被引向了门口。只见灯光闪烁,一个大汉举着摄像机一边摄像一边大踏步走了进来。

王承铭真阔了,居然还有电视台来拍新闻。

我尚未看个明白,一个满口上海话的瘦高个急匆匆地跑进来,拖着大汉就走:“侬搞错了,我们的会在楼上。”

于是,几个小伙子扛了机器转身就走。

又过了一会儿,乐声四起,王承铭又被几个穿西装的人揪出门去,过了一会儿,他又挽着新娘的手走了回来。

我定睛一看,不由吃了一惊。王承铭的新娘居然是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女人,看上去,至少比王承铭大七八岁。

主持人庄重地介绍说,新郎是本市有名的作家。嘿,他居然就敢这么介绍。王承铭也不谦虚,举手向大家摇了摇。主持人继续介绍说,新娘是本市有名的服装公司经理,该公司拥有7个分店。

“错了,这原来是个婚礼,不是空调器厂的新闻发布会。”有人小声地惊呼一声,就听得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放下手里的饮料瓶,匆匆向大厅外走去。大厅里一下子空了很多。

好不容易主持人尖着嗓子说完了一大堆废话。新娘便拖着新郎挨桌敬酒。

不一会,到了我坐的这一桌。

“你来了。”王承铭向我微微一笑,就像我们昨天才见过面一样。

我忙问他现在在哪个单位上班。

王承铭笑而不语,长相凶猛的新娘子瞪了我一眼,接过话来,尽量友好地向我说:“我们承铭难道还能再去什么单位当‘下级’?他以后就在家里教孩子就行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城市玩笑》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李元胜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李元胜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