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04节

作者:李元胜

我感到有一点头痛,而且看见房间里所有东西正在以某种速度慢慢旋转。

我看见孙忆敏的脸在一会儿放大,一会儿缩小。

“孙忆敏,这是怎么回事?”我莫名其妙地问,一边觉得好象发生了什么非常不妙的事。

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虽然有点沙哑,但确实是我自己的声音,我心里稍感踏实。四周的东西好象在我的声音中顿了一下,停了下来。

“韩霜林,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孙忆敏一边把松开的胸罩带子系好,一边走过来,俯下身子,像研究什么死人似的,把我的眼皮翻开往里面瞧。

“你昨天说了什么干了什么现在全不记得了?”

我使劲想了想,依稀记得是几个人在一起喝酒,呵,对,是王承铭从海南回来了,我们几个同学在一个小酒馆里喝酒。嗯,一定喝了不少,不然我的头怎么晕乎乎的。

一想到这里,就好像有一道光线,照进了黑暗已久的房间,许多事情一下子清晰起来。

“对,还是我打的电话叫你来呢,让你给王承铭在市里找个工作。好象,吃饭的时候,周霞大哭了一场,后来,后来我们就喝起酒来了。”我说。

“对喽。”孙忆敏手指头离开了我的眼皮,放心地站了起来。“你和王承铭都喝醉了,王承铭嚎叫着说要去自杀,你不停说你要当科长了。”

“我可真是醉得不行。”我小心翼翼地说,心里的疑团并未解决,这算这样,她怎么会在一大早出现在我的床上呢。

我一直不敢问让人难堪的问题,心里更加觉得不妙。我想,话就说到这里,不再往下说了。

“我们只好让大卫和周霞去王承铭找个住的地方,我一个人送你回来。”

“呵,是这样。”

“不过嘛,我后来发现,王承铭是真醉,而你是假醉。”

“我是假醉?”我发现自己突然又重新变得很虚弱,声音也走了调。而且我感到肩膀有些轻微的疼痛,我摸了摸,好像有些小破口。也许是跌跌撞撞上楼时,在什么地方擦了一下吧。

“要不然,你怎么会死活都不让我走,你这家伙,同了几年学都没看出来,哼,简直坏透了。”孙忆敏用手指刮着我的脸说,“说,老实对我讲,是从一年级开始打我的主意,还是从二年级?”

我一时语塞,喃喃自语道:“我死活都不让你走?”我忽然下意识地偷偷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内裤,还好好穿在身上的,我心里稍稍平静了一点。

“我们,我们没干什么吧?”我欠起身来,忍不住说出了一直想问又不敢问的最关键的一句话。

“你说呢?你死皮赖脸的……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孙忆敏忽地一下子站起来,嘴chún动了动,眼圈一红,就转过身去抽泣了起来。

完了,我心里乱得像塞了把刺,恨不得有条缝能钻进地里去。

孙忆敏还在哭,我咬着牙站起来,抱住她的肩膀:“对不起,要真的有、有什么,我就太,太对不起……”

“霜林,我也没怪你,只要你是真心的。”她像一只猫似的钻进了我的怀里,仰着脸看着我“你不会是在玩我吧”。

我晕头晕脑地低下头,无意中发现她含泪的眼睛里透着一丝十分尖锐的目光。我一下子有些清醒了。

我把孙忆敏扶了起来:“你先去上班吧,我想独自想一想。”

孙忆敏站了起来,把提包拎在手上:“好吧,我下班后再来。”她走到门边,脸上的温柔消失了,换上了一副女特务的表情,她听了一阵,才轻轻开了门,探身出去左右看了看,就轻悄地溜出去了,这一个完整的过程中,她并没有回头来看一看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