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玩笑》

第05节

作者:李元胜

听见门“咣”的一声关上,我松了一口气,现在是7点多,我肯定还得去上班,不能因为这莫名其妙的事影响工作,我一边穿衣洗脸,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处境。

我真的干了什么?

这是我首先要想的问题。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好像这是无可置疑的事,早晨,孙忆敏不是几乎一丝不挂地睡在我的身旁么?但是,我怎么会一点印象一点感觉也没有,当然,我反复回忆,好象确实有和谁一起跌跌撞撞上楼,又嚷着要人家倒水的事,但要完成这件事,肯定会有一系列过程,我怎么会一个细节也想不起来。

我的直觉觉得这件事情有点问题,但是,像孙忆敏这样严肃有余的人,也不应该会从头到尾无中生有呵。

真他妈是个怪事!把脸盆的水气乎乎朝水坑里一倒,决定把这事搁在一边,照常上班去,对,不能因为这莫名其妙的事影响工作。

你看,谈了这么久,我还没有谈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快要当科长了。

当然,谁让老是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冒出来打岔呢?而且这些事情又是如此不同寻常。尤其是第一桩,它使我莫名其妙就有了一种负罪感,莫名其妙就得负上什么责任。唉,还是别提它为好。

还是让我来谈谈与我有关的一个美妙的连环吧。

说起来,这个连环的开头似乎与我风马牛不相及。根据我煞费苦心收集到的情报,发生变故的开初,是一位张姓副局长得罪了一位副市长。究竟是何原因,不可考证,流传下来的故事,有两个版本,一是说在市长的一个半工作半私人的小型酒会上,这位副局长多喝了点酒,竟当面指出副市长常常使用的一个成语读音有问题,并拍着副市长的肩膀称哥们,使得市长下不了台;第二个版本是说,副局长要在市长面前表现才能,因而说了一句非常机智的话,可惜因喝了酒,舌头发硬,话的意思就说变了,副市长听在耳里,觉得在讥讽他的家庭不睦。而这涉及到副市长作为男人的能力方面的隐私。副市长一向是大量的,但就是不能触到这根弦。所以,副市长又羞又怒。

这两个版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副局长错就错在多喝了那一杯酒上。科长老蒋就是这么说的。

酒害人啊酒害人。到今天早晨,我这样说,感受就更深了。

我还记得,老蒋这么说的时候,表情很遗憾,声音里却似乎有着一种兴奋。

对我而言,一切又是从那一杯酒开始的。

这一杯酒,我猜想它一定摇晃在一个华丽的高脚杯里,而且魔鬼使它发出彩色的美丽的光芒,不然,一向不喝酒的副局长怎么会把它一口吞下。

这一杯酒,碰响了一串妙不可言的连环,我的前方,出现了无限广阔的风景:其实,副局长根本不会因这件小事受到什么影响,但他自己多疑,总觉得不可久留此市,便知趣地申请调回浙江老家去听水乡里的吴侬软调去了。这样,局里就空出来一个副局长的位置。这使几乎所有的处长怦然心动。在经历了一个春天的复杂而微妙的忙乱之后,事情水落石出,一向不开腔不出气的我所在的处的处长已稳获这个职位。为处长的提升效尽犬马之力的我所在的科的科长自然应该随之而上。

这样,这令人快乐的提升终于节节下传,向我等几个科员传递而来。

就在几天前一个微雨刚停的上午,其他的同事碰巧都不在,老蒋弓着背,一边和过道的某人过分亲热地打着招呼,一边像一只大虾一样退进办公室来。

“小韩,这段时间你觉得工作怎么样。”他的笑容甜得像里面足足有一斤白糖。

“稍忙一点,不过每年这个时候都差不多。”“当然,再忙一点你也没问题,对,你应该再忙一点。”

“科长,没什么事吧。”

“有事,有事。”老蒋亲热地拍着我的肩膀。他又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做了个矫揉造作的深呼吸,把双手像鸟翅一样打开,“唉呀,我其实很舍不得这间办公室呀。”的确,这间办公室窗外正是局里唯一的一小片绿化地,而处办公室却对着墙和墙外面的嘈杂的大街。

由于他背稍稍有些驼,双手又细又短,而身体倒宽宽胖胖,因此看上去只是有点像只驼鸟。

在我所知的范围内,老蒋大致还算一个老练的厚道人,搞运动时他没有整人的记录,据说,还因为不肯揭发走资派局长,还被弄到农场去搞过1年。等到造反派之间的纷争伤了元气,他才得以回来。他从此成了一个典型的逍遥派,顺顺当当直到今天。据说,好些比他年轻的,调出去都成了局长处长,可他还只是个小科长。在组织处,他几乎是一部活着的国家人事制度的各项规定的速查系统。难道处长老徐常说,老蒋称得上是组织处的一个镇纸,所有的条条款款就不至于乱飞。

现在,镇纸变成了这只驼鸟,他一反过去的沉默,不断地提及往事,又在我四周跑来跑去。

我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一边不动声色地做着手里的事。一边同情地想,老蒋是不是又让哪个年轻女人给弄煳涂了。

刚刚坠入情网的人都这样,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但是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因为科长喜滋滋的表情和言谈中又有一点惜别的伤感。老蒋感叹着,他进这间办公室的时候,没想到在这里一干就是20年。

就在那一霎间,我突然感到了某种兴奋,许多杂乱的细节、传闻高速在脑袋里碰撞并拼接在一起,我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把脑袋勾了下来。他终于知道老蒋高兴的真实原因了。这事太重大了,与自己的关系太大了。

我意识到,是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否则在背驼之时,还坐在现在这个办公桌前,那可就太悲凉了。

等我再抬起头来,看着老蒋,脸上已换上一副恭恭敬敬的表情。我一边在内心深入劈里叭啦打着小算盘,一边等着老蒋把刚才的话继续下去。

老蒋全然没有关心我的变化,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兴奋中,在办公室里瞎转了几圈,又拿起了电话,吩咐老婆下班时一定买点好吃的东西,他请了几个朋友来家喝酒。然后,又在办公室转了几圈,就提着公文包,弓着背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玩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