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

第08节

作者:梁晓声

我从难堪的窘况之中爬出来,以导人宽心的口吻说:“那倒不一定吧?全国每年毕业那么多大学生,总不能年复一年都分配在北京啊!地方也可以大有作为嘛!”

她说:“他一分回省里,肯定就得再由省里分回到县里。如今,县里考出来的,没后门,没关系,想留在省里也相当之难。再说他又是学中文的。到了地方,最不受待见的,就是中文系的大学生。”

我说:“现在提倡大学生到基层,从基层干起。基层也更需要。在县里做出成绩了,还可以被调到省嘛!”她说:“两个月前,他给县里写过信,询问过。县里也不知什么人给他回的信,希望他还是不要回到县里,真回去了也很难安排合适的工作。当秘书,他不是党员。搞宣传,现在搞宣传的人已超编了,还不知该往下裁谁呢!计划生育办公室倒空着一个缺,但要的是女的。接到信后,那一个多月他心情灰到了极点。他曾对我表示,再也不愿碰壁了,听天由命了。他说大不了是从哪儿出来的再回哪儿去,回到他们那个村里去当个‘孩子王’也不错。毕竟他读过大学了。仍然是全村最幸运的人。又说,怕只怕村里的人们误认为他在学校犯了什么错误。要不怎么会读了好几年大学哪儿都不要,又被贬回村里了呢?他说这是有口难辩的事。我听得出,其实他内心里最怕再回到他那个村子。他显然希望自己能预先做好种心理准备,可是又怕这一点最终成为现实……”我张了张嘴,想说句话。

她问:“你想说什么?”

我反问:“你……有把握到他毕业时帮他留在北京么?”

其实我想说的是——能下决心献身于家乡的教育事业,也不失为一种人生选择,也是大有作为的……等等。

但是猝然间我意识到,如果我真那么说了,自己挺不是个东西的。那些话在舌尖打了个滚儿,说出口的刹那临时变了。

她挺自信地说:“大概没什么问题吧!这也是我能为他做的、唯一最实际的事了!对这一段缘分,从我这方面总得有个善始善终的交待,是不是?”

我用一支烟堵住了嘴。我明智地认为,此刻“第三者”最不该表示什么态度。而且我也不知应持何种态度。倘说“是”,好像我支持她“终”。倘说“不”,又仿佛我企图代人强求某种“正果”似的。

她却显得乐观起来。

她说:“反正一年的时间不长,一眨眼就会过去。这一年内我要加倍地对他好。他毕业再帮他留北京,他会感激我的。每当他回想起大学生活,他便会想起一个女孩儿,曾用温情一再地给他的心灵涂抹暖色,并改变了他的命运轨迹。我相信,他将庆幸自己的生活里出现过那么一个女孩儿,他将对我终生铭记不忘!”

我说:“能这样最好,能这样最好……”

我心里替“表弟”觉得挺感伤。

“我已经在为他着手进行了!连姐姐都被我调动起来了。姐姐认为我如果能将自己又顺利又得体地解脱出来,就证明我成熟了。许多叔叔阿姨,伯伯婶婶,都答应到时一定竭力帮忙……”

我还是说:“能这样最好,能这样最好……”

除了那一句话,我也再寻找不到什么更适当的话。她叮咛我:“你以后在他面前,千万要装得什么都不知道。他这人特敏感!更不能把我的底牌暗示给他。那你就会把我正在进行的事搅得一团糟!你明白么?其实我本不该告诉你这一切。可我今天太想对一个人说说了,要不我怕我会憋闷出心病来……”

我郑重地说:“如果你希望我发誓,我就发誓。”她说:“那倒不必。”

说完笑了……

那一天她总算是心情舒畅地离开了我家。起码使母亲和我感觉是那样。

她走后,母亲对我说:“要不,哪天,把他俩都找来,我出面,替他们做个主,把他们的事儿定下得了!也算我老了老了,又做了件成人之美的事儿……”

我不得不以警告的口吻对母亲说:“妈,你可千万不要乱来!”

母亲不解地说:“这怎么是乱来呢?两个好孩子,又都是大学生,将来又都能分在北京。不是挺合适的一对儿么?”我耐心地说:“妈,现在又不兴订婚那一套了,你想替他们做个主,就能做得了主么?你趁早打消这种念头吧!”母亲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可也是。要说呢,我更喜欢索瑶。心眼好。有情有义的……可小冰这孩子,从那么穷那么老远的一个地方,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人家孩子可多不易啊!一个好汉三个帮,你也认识不少的人,到他毕业的时候,你就不能也帮帮他?……”

我已经被搞得很心烦意乱了。

我有些起急地对母亲说:“妈,你已经有四个儿子了,我大哥至今还在医院,你这一辈子还没操够心么?还认下左一个干儿子右一个干儿子去操心!毕业分配的事,是我想帮,就能帮得上的嘛!我有那么大能耐么?绝不许你替我吐这种口风。你要是对人家主动承诺了,到时候你负责!再说人家索瑶已经着手进行了,那已经是不太成问题的问题了,用不着你,也用不着我……”

“你看你,你看你!”母亲面呈愠色了,“我不过就这么絮叨絮叨,你倒发起脾气来了!你给我买车票,我明天走,不在你这儿受你呵斥!……”

很久一段日子里,“表弟”没再来过。“表妹”索瑶也没再来过。渐渐的,我将他们都忘掉了。偶尔想起,也不过就是偶尔想起罢了。并且,随后便又都忘了。原来这世界,能被我们真正挂记在心的人,除了自己至爱的人和至亲的人,实在不太多。原来有些人,一旦闯入我们的生活,也便随他们闯入。一旦从我们的生活中隐失甚至消失,我们竟不觉得真的缺少了什么。何况,“表弟”、“表妹”,原本不过是戏言。是一种八竿子也搭不上的莫须有的关系。所以,我有时想起他们,倒是觉着忘也忘得心安理得。无疚无愧。

母亲当然常常念叨他们。说又很久没吃饺子了。我说您不怕麻烦您就包吧!母亲必会说,家里连个客人都不来,包也包得没意思。吃也吃得没意思。我说几乎每天都有人来,不全是客人么?母亲说,每天来找你那些人,那也能算得上是客人么?他们来找你,不过就为一件事儿,讨稿子。你接待他们,不过就为发表。你们那是纯粹的“工作关系”。倒好像只有“表弟”和“表妹”,才名正言顺的算是客人。

我认为是母亲不甘寥落和寂寞,往往一笑置之。忽然有一天,久违的“表妹”来了。那时已是冬天了。我记得那一天特别冷。我记得她是晚上八点多骑自行车来的。也没围条围巾,脸颊、鼻尖冻得通红,一进屋就往暖气前凑。母亲当然对她亲热得没比。拉着她双手,就想和她一块儿坐在沙发上,摆开阵式长谈久叙。她很抱歉地说她没时间坐了。她说她没戴手套,手指尖儿都冻麻了,得在暖气上焐焐。她说学校还差十几天才能放寒假,不过她父亲病了,她被允许提前十几天探家,她说已经买好了明天的车票。和姐姐一起走。她说她主要是不放心“表弟”,似乎总觉得,在这个寒冷的假期里,若没有她在他身边,他不定会出什么事儿。她说着说着,眼圈红了。我问她,他们之间是否又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她摇头。她说,当然也许什么事儿都不会发生,不过是自己对他太过虑了。她说,她走后,就把“表弟”托付给我这位“表兄”了。希望他不来,我也能到学校去看他一二次。她说要不托付这件事儿,她真的是有些放心不下……毕竟,我属性情中人,我受了挺大的感动。

我连连保证:“一定的!一定的!……”

母亲干脆是在抹眼泪。一边抹眼泪一边说:“姑娘呀,你放心,你放心,学校一放假,我就让你表哥把他接到家里来住!……”

她就一下子拥抱住母亲,和母亲贴了贴脸,还吻了母亲一下,说:“大娘你真好!我要给你捎回来一个葯枕头。我们那儿也生产葯枕头……”

她连坐也没坐,始终站在暖气前,和我和母亲加在一起说了十五六分钟的话,就走了。母亲这儿那儿要给她寻找出双手套戴,她没等。她说,她还没收拾东西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追出门想陪送她一段路,却又没带下自己的自行车钥匙(不是故意的)。眼见她骑上自行车,逆着北风,消失在冬天的黑夜里……几天后,在母亲的提醒之下,我正打算出门到大学里去看看“表弟”,他却“光临”了。仍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所穿那身单薄的衣服。严格讲,从上到下,那都不能算御寒的冬装。

我说:“我正想到你们学校去看看你呢!”

他说:“我也挺想大娘的,来看看老人家。”

偏偏母亲不在家,买东西去了。

我又说:“你很久没来了。”

他说:“很久没来了。”

“外边冷吧?”

“冷。”

“都考完了?”

“嗯。”

“考得怎么样?”

“马马虎虎。不过全及格了。”

我自感交谈颇为涩滞。我告诫自己须臾不要忘了“表妹”的叮咛,有意识地避免可能会使他猜测什么的话题。而他,分明的,经久突至,内心里不无猜测。

因为他似乎打趣儿地问:“我没变成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吧?”

我听出那不是打趣儿的话。我看出他不是打趣儿的样子。我觉得他问得并不轻松。我猜想他一路来时,肯定也这么问过他自己好几遍。

我有点儿做作地笑了。

我说:“你干吗儿这么认为?”

他也笑了。笑得极不自然。有心事。

“这段日子里,她再没单独来过?”

“索瑶?……没来过。”

“一次也没来过?”

“噢,她走前的晚上来过一次。只呆了十几分钟。”“干什么来了?”

“临回家前告别一下。”

“她……聊了些什么?”

“没聊什么。才呆十几分钟,能聊什么?”

“这人……也不邀上我一块儿来!”

我有些替索瑶不平地说:“你什么时候能对她好点儿?”

他愕异地看着我。惊讶于我的话所流露出的立场倾向。我急忙弥补地说:“男生么,应当对关心自己的姑娘们好点儿。”

他缄口不言了。

我起身打开壁橱,取出一件半新的军大衣,放在床上。他立刻就明白了什么,局促起来,竟至于面红耳赤了,他语无伦次地说:“我接受……我诚心诚意地接受还不行么?但是我不要……我坚决不要啊!……”

我理解他的话——诚心诚意接受我对他的批评,但坚决不要我想送给他的大衣。

我说:“我也没想送给你。借你穿。这是我在兵团时发的,送给你我还舍不得呢!你不至于觉着穿了有损你的形象吧?”他极窘一笑:“行。是要我穿,我就穿。”

我试探地问:“没事儿的话,今天干脆就住这儿怎么样?”他说“有点儿事儿。”

我不禁“噢”了一声。暗想肯定非比寻常的一件事儿了。“我……我手臂上长了一个……肿物……”

“肿物?……”

他捋起了袖子。在他的左前臂,肘弯以下一寸处,静脉旁明显地凸起了一个蚕豆大小的瘤子。

我轻轻按了按,问:“疼么?”

他摇摇头。

“发现多久了?”

“一个星期。刚发现的时候,才黄豆那么大。”

对这方面,我有一些常识。因为阅读各类医书,也是我较主要的消遣的一种。

“我在你书架上,看见过一本关于癌的书。我想,我想借回去翻翻。不知道你那本书还在不在?”

我又按了按那肿物,与皮肤并不粘连。根部更大些。而且,隐埋得挺深。我轻轻推了推,推不动。显然较固定。我想象,那定是蜗牛状的一个瘤。凸起的是“蜗牛”的“壳”部。寄生在纤维组织或静脉壁上的,是“蜗牛”的“躯体”部分。那绝非粉瘤。

亦非脂肪瘤。

他问:“究竟是什么?”

我说:“当然是个瘤。”

他又问:“你看,会是什么性质的?”

我说:“你别那么紧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脂肪瘤。”他说:“我倒不紧张。但是手臂发麻。”

我说:“那是压迫了神经。”

他笑了笑,说:“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表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