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第12节

作者:梁晓声

当天晚上,电视里播出了曲副书记视察“尾文办”的新闻。我将自己单独一人关在办公室里,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我早已不是第一次上电视了。从电视中看到我自己的形象,早已引不起我的丝毫激动了。但我看得比以往每一次都认真。因为这一新闻关系到我能不能顺利地从全市各家银行都贷出款来。我侧耳聆听我自己在电视中说的每一句话和曲副书记问的每一句话。感谢电视台来的一个小伙子和两个姑娘,尽管我没露骨地叮嘱过他们,但他们将一条新闻剪辑得很棒!句句剪辑在点儿上,突出了一个中心那就是钱字!

第二天各报也对曲副书记视查“尾文办”进行了各种角度的大块儿报导。全都在头版。有的头版没完,转二版三版。几条醒目的通栏标题诸如以下:

“义尾厂”初绘宏图,欠东风企盼贷款!

巧妇怎做无米炊,没钱难倒“尾文办”。

市委曲副书记重要指示——银行家要支持企业家,钱要用在刀刃上!

现如今的各种记者兄弟姐妹也真是些最可爱的人,只要礼品袋儿的内容实在,他们还真肯于为您的事儿“呼悠”!

“小五金”不白赠!

难怪许多人都说——苦命的挣钱,聪明的赚钱,狡猾的骗钱,胆大的抢钱,有能耐的直接从银行“拿钱”!数目几百万你是银行的儿子。数目几千万你是银行的爹。数目再大你就变成银行的爷了!

我生来也苦命,不得不挣钱。后来我学得聪明了,所以开始赚钱。我的聪明都是小聪明,一次次赚的也便都是些小钱儿。由三流作家而“尾文办”主任,我由聪明而狡猾,学会了利用职权不失时机地骗钱。一般我不骗个人的钱。骗了谁一大笔钱谁都会跟你玩命。我专骗国家的钱。某些替国家掌管着钱的人,其实常常巴望着像我这样的人从他们手里骗钱。我其实是他们的知心朋友。也可以直白地叫作合伙人。我不从他们手里将国家的钱骗出来,那么国家的钱永远是国家的,变不成我这样的人的钱,当然也就变不成他们的钱。不从我这儿周转一下就直接变成了他们的钱,傻瓜都懂那叫贪污。而从我这儿周转给他们则就不必担贪污的罪名了。方式一般是回扣。物价上涨回扣的比例也上涨。八十年代初是百分之十。现如今涨到了百分之五十。证明着职权的隐形价格也在上涨。此道儿上的人都抱怨说这已经是地球上最高的回扣了。而据我估计还没涨到最高的程度,也许几年后比率会反过来,回扣会由百分之五十而百分之六十百分之七十,骗国家的钱油水儿也就不那么划算。在现如今还划算的时代我是很懂规则的一个,分给对方们的回扣从不讨收条。我头脑里也不是没产生过抢钱的念头。要抢当然就抢银行的。抢私人的能抢到几个钱?几回回在梦里我成功地抢了好几家银行,而那一场场梦的结尾却又总是公安刑警成功地逮捕了我。往往在被押赴刑场的途中我醒了,吓出了一身冷汗。我注定了不能变成一个胆儿足够大的人。抢银行也只不过就是我的梦想罢了。现在好了。现在我不必再梦想着抢银行了。现在咱也快可以从银行里“拿”钱了。咱也快晋升为一个有能耐的人了。咱也快是银行的爹银行的爷了。咱一步迈两个台阶,上两个档次,跨越过了抢钱这一赌命亡命的凶险诱惑。

我正对我的人生历程进行着严肃的回顾,忽听有人敲门。我换了个频道,起身去开门,见是老苗。若知是他,我就不换频道了。我可不愿使别人觉得我不但喜欢上电视,而且喜欢自我欣赏。

老苗进屋后,大模大样地往沙发上一坐。他的体重加上他尾巴的重量,使那只可怜的沙发立刻深陷下去,并且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

他问我看新闻没有?

当着真人不说假话,我老实承认他敲门前我正看。

他问我有何感想?

我说:“你办事,我放心。”

他说主任,我给你带来一个新情报。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来前的好情绪一扫而光。我瞪起眼睛说:“你他妈的是灾星啊?怎么一次次地尽给我带坏消息?如果你办事使我不放心,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平静地问:“不客气又会怎样?”

我说:“把二百万给老子吐出来,吐出来后你就滚!”

他笑了。说主任你别急嘛。这次我给你带来的是好消息。

我问什么好消息。

他说主任你先给我老苗倒杯酒。

于是我从小酒柜中取出一瓶正宗法国白兰地,用高脚杯为他斟了满满一杯擎送到他跟前。

他问主任你给我倒的是不是法国白兰地啊?

我说是。没错儿。是真是假,骗得了你这老酒鬼么?

他说摆在你酒柜里的,当然不可能是假酒。说我老苗不想喝法国白兰地。说你倒的你自己喝吧。他说他知道我酒柜里有xo。说他要喝xo。他满脸居功自傲的表情。

我为了尽快听到他给我带来的好消息。只得装出礼贤下士的样子又给他斟了一杯xo。

他饮着xo,我饮着白兰地。他坐在沙发上,我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他的屁股和沙发垫儿之间,有三折尾巴,因而使他坐得几乎比我高出一尺半。

他居高临下地对我说:“韩书记也打算来视察咱们‘尾文办’了。”

我问:“你怎么知道?”

他说:“小邵向我透露的。”

我问:“小邵又怎知道的?”

他说:“是曲副书记告诉小邵的。曲副书记让小邵通知我们,提前做些必要的精神准备。”

我无法再忍受他那种居高临下的、自恃功劳大的目光,却又没理由将他从沙发上请到地上坐着,于是起身一屁股坐到了我的办公桌上。这样,我们的目光起码是互相平视着了。

我说:“这可就怪了!曲副书记为什么不直接给我打电话呢?为什么非要让小邵给你老苗打电话呢?如果你们之间以后成了单线联系,我这个主任不就显得多余了么?”

老苗又城府很深地笑了笑。他一句一停顿地,完全是用一种教训的口吻说:“你呀,还是太年轻。连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通常道理都不懂。这是个心胸大小的问题。但也可以认为是个素质高低的问题。有些人的事业半途而废,往往就栽在这一点上。曲副书记不直接给你打电话,而让小邵给我这位顾问打电话,恰恰证明人家曲副书记在处理和咱们的关系方面,在许多细节上都有章有程,循规蹈矩的。因而也就无懈可击,避免了瓜田李下,授人以柄。你梁大主任应该虚心学习曲副书记这一点才是。”

尽管老苗分明的是在教训我,尽管我早已不习惯于被人教训了,但我还是以沉默的方式容忍了。因为他给我带来的毕竟是一个好消息。一个对我而言,简直怎么高兴都不过分的好消息。一个这样的好消息,是足可以扫荡几十次被人教训的不快的。不必再问老苗我就清楚地知道,韩书记视查“尾文办”的动意,那一定是在曲副书记的直接影响下才产生的。

我在内心里暗暗说——曲副书记啊,你真如同我的再生父母啊!你真不愧是我最可敬最可爱的人呀!如果共产党的一切领导干部,都能像您一样,都能以您为榜样——收受了对方的钱就为对方办事儿,收受了对方大笔的钱财就积极主动地,超出对方要求和愿望地去为对方办大事,办对方想办而不知如何办的事,那将会有许多人对党风就没意见了。而我梁某一定是那许多人中的一个。我进一步想,正如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可行的国策一样,使一部分人先对共产党的党风没意见了,也应该成为共产党端正自我形象的党建大略方针嘛!

列位,如果你们以为老苗肩负着沉重的鳄鱼尾巴,不辞辛劳地从他家赶来,就是为了给我带来好消息的,那你们便又错了!

其实他另有目的。关于韩书记要来视查的消息,不过是开场白。是一个前来的由头。

我看出了这一点。他教训完我以后,我们长久地沉默着,不给他巧妙过渡话题的时机。我放下酒杯,抓起遥感器,又换了一个频道,继续看电视。

他一小口一小口饮着xo,也讪不搭叽地看起电视来。他每饮一口,都发出“吱”的一声。接着喉间咕噜一响,我觉得他那会儿像一个被大人冷落一旁,而又不甘被冷落,存心弄出点儿古怪动静,希望引起大人充分注意的孩子。我心中暗笑,偏一眼都不朝他瞥。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似的。我想他是感到了尴尬的。再厚脸厚皮的一个人,也是会感到尴尬的。他更不安宁了,不停地扭动身躯,于是那只可怜的沙发就一阵阵发出呻吟。他那折为三迭,坐在屁股和沙发垫之间的尾巴的机械关节,也咯登咯登地阵阵作响。

他终于沉不住气了,自言自语般地说:“主任,那我走么?”

听来像在请示我,其实分明地是在要求我注意到他的存在,挽留他。

我才不挽留他呢!我说:“你走吧!”——仍不看他。

他却赖着不走。又讪不搭叽地说:“时间还不算晚,反正我回家也没什么事儿,再坐会儿。”

我不接他的话茬儿。目光也不离开电视屏幕。并将电视消了声,只看画面儿。而从他坐的角度,是看不到电视屏幕的。而他那一杯xo,已经饮光了。

室内一时就很静。

大约过了半小时,但听他小声说:“我可以再来半杯么?还要xo。”我说:“没人侍候你。”他沉默片刻,怏怏地嘟哝:“那就算了。我自己懒得起身。”我装没听见,不予理睬。

又过了半小时,他言不由衷地说:“我看我还是走的好。”——语调由怏怏而悻悻了。

我说:“我看你也还是走的好。”

于是他就笨拙地站了起来,缓慢地向门口转过身,刚迈出一步,却收回了脚,仿佛不经意间想起了似的说:“哦对了,主任,你顺便把这个也签了吧!”

他从兜里掏出一页折了几折的纸,迈着巨熊似的步子走向我,将那页纸递至我面前。肩负鳄鱼尾巴的沉重,使他在室内的行动姿态总像九旬老妪。

我问:“这是什么?”

他说:“就是那个那个……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嘛!”

我展开一看,是一份电脑打的证据书。字不多,但极大,寥寥的几行,清清楚楚地阐明他对“义尾厂”合法拥有百分之十的股份。

原来老家伙的目的在这儿!

“我的名字,我已经签上了!你的名字,早晚也得签上。我想还是立个证据好。免得以后纠缠不清是不是?”

已经答应了的事儿,拒签是寻找不到正当理由的。但我是多么他妈的不情愿啊!

我说:“老苗,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儿!不就百分之十的股份么?我当面答应了你的还能反侮么?可我刚放下笔没多一会儿,刚有情绪看看电视,你怎么就怎么就……”

老苗说:“签吧签吧!不就签个名嘛!也就打扰你几秒钟嘛!”

于是我趁他说话的时候,暗中挪了挪屁股,将笔坐在了屁股底下。接着装作找笔:“笔呢?我的笔呢?没笔你叫我怎么签哇!”

他说:“我带了我带了!”

他从内衣兜取出笔递给我,那副表情仿佛在说:“防着你这一招呢!”

我万般无奈,只得接过笔,潦潦草草地签上了我的名……

老苗走后,我用电子计算器计算了半天。越计算越糊涂,最终也没搞清楚我每年可能从“义尾厂”的利润中划归自己名下多少钱。欣赏着压在办公桌玻璃板下的“义尾厂”蓝图,我觉得我将要兴建起来的仿佛更是印钞厂……

市委书记和市委副书记就是有区别。韩书记来视察那一天更热闹。除了带来的记者比曲副书记视察那一天带来的多,还带了一批大小“公仆”。

韩书记也对我大加赞赏和鼓励。也做了重要指示。也当面对我表示了支持。他表示支持时郑重地说:“我代表市委和市政府……”

曲副书记视察那一天就没这么说。也没资格这么说。

我当然和韩书记也单独照了像。

每名记者和每位“公仆”,当然也都领了礼品袋儿。因为曲副书记要求我预先做好精神准备,所以礼品袋儿的内容比上一次更实惠。其后浩浩荡荡去“轻松”一下的地方更高级。

大家洗桑那时,韩书记指名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尾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