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第17节

作者:梁晓声

诸位,我坦率地承认,与他们达成协议之时,我内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不情愿的。因为,史密斯小姐的加入,实际上并没减少二伪“公仆”将从那一亿美元中的所得。减少了的是我!而且减少了一半儿!他们等于从我的所得中劈出了一半儿,拱手相送给史密斯小姐。什么君子协议,纯粹是小人协议!但,史密斯小姐的计策又确实高,确实是妙计。无她相助,我自思难以单枪匹马成功地营救出花旗参枝子小姐。倘不成功,凭什么理由瓜分一亿美元?我只有顾全大局。只有委屈求全。

我为金钱与“狼”共舞。

此“舞”翩翩,终生不悔……

从我的“劳斯莱斯”车内向外望,夜晚的街道似乎比白天更繁华。多彩的霓虹灯四处闪耀变幻,商场、饭店、歌舞厅的对开门或旋转门,将一批批男女吸引进去。那些门仿佛一处处洞穴,人仿佛是水。而水,不往洞穴里流淌,又能往哪儿去呢?

在所有的霓虹灯广告中,十之六七是尾巴服务和尾巴商品的广告。也顶数与尾巴相关的行业的广告,最为夺目,最为气派。“美尾歌舞厅”的霓虹灯广告,每字竟三层楼那么高。一般公民是没资格人内娱乐的。人门要验看尾巴品级证书。门卫验看证书的认真态度,不亚于海关工作人员验看护照。只有尾巴够得上高级的男女人士,才有资格凭证书人内。每份证书上,都有我的亲笔签字。尾巴够得上高级的男女人士,每人每次可带人一名尾巴一般化的亲朋好友。只许带人一名。我们对于尾巴高级的男女人士实行这样的优待,乃是缘于如下考虑——让尾巴一般化的人们开开眼界,刺激起他们对于拥有一条高级的尾巴的追求心理。长有高级的尾巴固然幸运。没有也不必丧气。没有就多多地去挣钱嘛!钱多了,可以将丑尾劣尾凶尾动手术切除,移植一条够得上高级的漂亮的迷人的尾巴嘛!只要人人都将尾巴当成物质生活的质量和社会地位的标志来对待,那么人人便都将为一条高级的尾巴而奋斗而拼搏,那么尾巴经济不是就会一直地高速发展持续发展一直地繁荣昌盛下去了么?“美尾歌舞厅”的高台阶下,不知为什么,这一个夜晚聚集的人比以往任何一个夜晚都多。我本以为经过白天的那一场騒乱,这一个夜晚此处会冷清些。看来我想错了。尾巴经济尾巴文化所带动起来的尾巴消费新潮流,原来比我想象的还要高涨。聚集者几乎全都是女性。以往的每一个夜晚也是如此。她们的年龄在十六七岁到三十五岁之间。每每也有十四五岁的少女混迹其间。三十五岁以上的女人,如果不是那种仍漂亮着仍有魅力的女人,一般都有自知之明,并不热血沸腾地到这儿来寻欢作乐。尾巴毕竟只不过是尾巴啊,尾巴再高级,也抵消不了女人本身的珠黄色衰啊!另有专为她们所提供的消遣之处。那种地方叫“夏娃之尾俱乐部”。其招待员皆四十岁以上外貌尚佳受过斯文训练的男士。他们的温情脉脉的周到细致的服务,使去过一次的“夏娃”们必定还想去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至于那里都有些什么项目的服务我不便对诸位直说。我只能这样告诉诸位,女人从精神到肉体的一切享受需要快感需要,那里无不满足之。那里每月都向我“v·文经集团”上缴数额令我惊喜的利润。真他妈的邪门,我们这座城市也没有另外的什么支柱产业或具有强劲拉力的产业,仅仅由于大多数人都因说谎太多而长出了形形色色的尾巴,仅仅由于有我这么个天才人物抓住了机遇引导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尾巴经济运动,就变戏法似的,日渐产生了那么多那么多有钱的男人和女人。谁言泡沫经济可怕?谁说泡沫经济可忧?起码眼前的益处是明摆着的。

我命司机缓缓将我的“劳斯莱斯”停向路旁。今晚我备感无聊。花旗参枝子小姐遭绑架的事件搅得我身心疲惫。史密斯小姐将分占去我二千五百万美元使我懊丧万分。在这一个夜晚,在这一个时刻,我需暂时忘掉白天的种种不愉快,需彻底放松一下我的神经和心理。但我也不想进“美尾歌舞厅”。在“美尾歌舞厅”里认识我的男女太多太多。我懒得应酬他们。再说我服了两粒“隐尾灵”后又服了两粒。葯力倘未过去。我的尾巴倘被葯力隐着长不出来。即使已经长出来了,未经我的美尾师梳编美饰,我也还是不便在那种娱乐场合亮相。人一有了较高的社会地位就不可以不注重自己的公开形象。可以这么说,如果此座城市是一个国家,如果进行全民公决,那么获选的国家元首必定是我无疑。根本轮不到别人的份儿。因为这座城市的繁荣是我带来的。哪怕是一种假繁荣,也比毫无繁荣景象的大萧条强啊!在歌舞厅里,桑那、按摩、餐饮、娱乐诸等方面实行立体交叉式全方位服务。想跳舞的,有美尾男士和女士伴舞。想闲谈的,有美尾男士和女士陪聊。有尾巴语言学家举行讲座,传授如何充分发挥尾巴语言的秘诀。只“我爱你”三字,在尾巴语言学家的讲座中,就传授有二百余种尾巴语言的表达方式。不是比用笔和舌头所能表达的内容丰富得多么?有尾巴心理学家解答一切关于尾巴的心理咨询——如丈夫爱妻子的美尾胜于爱妻子本人做妻子的该怎么办?如做妻子的竟然嫉妒丈夫的尾巴比自己的尾巴还具有魅力还性感做丈夫的该怎么办?如有夫之妇与情人幽会之后尾巴上粘染了情人尾巴的特殊气味而丈夫的嗅觉又分外灵敏她应预先采取些什么有效措施?如情绪激变将会对自己的美尾造成些什么样的影响甚至肉眼不易观察到的损伤?——哦对了,我猛地联想到,市长市委书记原先的丑尾凶尾之窘现,是不是也与他们当时的情绪冲动有关呢?当然,还有摄影师、画家、诗人,专为美尾男士和女士拍摄美尾艺术照、画美尾肖像、针对各位美尾男士和女士当场创作美尾颂诗配乐朗颂……

总之在那里人因尾贵,人因尾美,人因尾傲。作为尾巴文化和尾巴经济的先锋人物,我每日每时都领悟到,人类越现代离人性的纯真越远。越起劲儿地追求虚荣。而商业的全部奥秘,归根到底只不过是越来越功利地取悦于人们的虚荣心,同时经验丰富地调遣它向着商业的利润目的聚拢。

“劳斯莱斯”刚一停稳,立刻有许多婀娜的人影围了过来。一张张脸贴在车窗上大声问什么。不消说,那是些年轻的女性的脸。我懒得摇下车窗听她们问什么。因为即使听不清我也知道她们都是在问什么。问“先生能带我进去吗”或“先生您喜欢我么?”她们不但年轻,而且漂亮。她们感到遗憾的是自己没有长出高级的尾巴。这一点分明的使她们的青春有了欠缺。使她们的漂亮大打折扣。如果她们的家庭经济状况富有,则她们的父母必会为她们花一大笔钱,动手术改造不够高级的尾巴或者干脆切割了去,移植能衬托得她们更漂亮更迷人的尾巴。这样做相当于一种先期投资。一旦有了够得上高级的尾巴,她们就会成为美女中的美女。成为家庭的摇钱树。就不难嫁给一位富有的男人,做人贵尾也贵的美尾妇。据我手下社会信息部的工作人员们调查了解,她们大抵是平民家庭甚至贫民家庭的女儿。她们中有人几乎天天泡在歌舞厅门外,巴望遇到一位喜欢她们的男人。寄命运的转折于他们。倘他们中的谁对她们中的谁有了感情,肯替她们出一大笔手术费,则她们命运的转折便可成为事实。她们为此不惜代价。而她们的肉体是她们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可投之资。隔着车窗,我见她们形形色色的尾巴都纷纷竖起来。在她们的脸失去招徕力的情况之下,将尾巴竖起来是她们的惯技。那些尾巴闪闪发光,是由于涂了磷的缘故。

我从她们的脸中发现了一张似乎熟悉的脸。盯着望着片刻终于认出那是小悦的脸。自从我离开精神病院再就没见过她。她穿着一件绿色的紧身旗袍站在歌舞厅台阶上显眼的地方。不知为什么我没看见她身后有尾巴。她望着我的车脸上一派的失落和自卑。

我摇下车窗大喊:“小悦,过来!”

她竟将脸向别处望去,以为我的声音是从别处传人她耳中的。

我再喊一声,她又朝另一方向望去。

可怜的小悦,她又怎么敢奢想一位坐在“劳斯莱斯”里的男人会在这种以尾取人的地方喊她这个只人漂亮却无美尾可炫耀的姑娘呢?

“先生,请带我进去吧!”

“先生,请看我一眼吧!”

“先生,我的尾巴虽不高级,但是却很可爱!”;

围住我车的些个小女子,争相往车内伸她们的头。

“滚开!”

我大吼一声,喝退她们,开车门钻出车,冲上台阶,拦腰抱起了小悦……

我的车重新行驶后,我才将抱在膝上的小悦轻轻放在车座上。

她低声问我:“你是谁?为什么把我抱到你的车上?”

语调中充满困惑。

“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我将脸凑近她的脸。

“是你?”——她一认出我,立刻大叫:“停车!停车!让我下车!”

我的司机当然只听我的吩咐,连车速都没稍减。

“您想把我带到哪儿去?”——她竟与我有仇似的怒视着我。

我微笑着说:“我想把你带到一个幽静又温馨的所在,想和你叙叙旧。”

她说:“你休想再从我身上占什么便宜!”

我说:“小悦啊,你这话就不对了吧?当初我俩之间是都有点儿尔虞我诈。但最终并不是我占了你什么便宜,而是你骗了我十几万元钱啊!已经过去的事了,咱们就不提了吧。都忘了吧。我把你抱到我的车上来,可不是为了要向你讨还当初那笔钱。我现在已经是什么身份了?区区十几万对我不过是九牛一毛!我是一眼发现了你,又见你没有尾巴,心生出一种大的同情和怜悯,打算帮助于你呀!”

听了我的由衷表白,她低下头去。良久,才以极细微的声音说:“我有尾巴。”

我说:“别嘴硬了。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明明没有尾巴嘛!”

她说:“我有。真有。不信你摸摸……”

于是她抓着我一只手轻轻往她身后拽。

我摸到了一种毛绒绒的短小的尾巴。

“这……这是什么尾巴?……”

“兔子……”

“家兔的还是野兔的?”

“家兔。”

我心中不禁涌起怜花惜玉之情,将她往怀中一搂,叹息道:“唉,小悦啊小悦,如果你长的是野兔的尾巴,才勉强够得上是三级尾巴。可家兔的尾巴,按照新颁布的《尾巴等级大典》,连四级都够不上啦!像你这样一等容貌的漂亮姐儿,应该有极品级的尾巴方与容貌相配哇!现如今是一个什么时代?是一个尾巴时代嘛!从前的,传统的,以容貌,以身材,以气质欣赏女人漂亮不漂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成为历史了。在这个崇拜高级尾巴的美尾时代,你没有一条高级的尾你的一生将多么不幸,你自己难道还不清楚么?《尾巴等级大典》是由我主持制定的。我实话告诉你,明年尾巴的等级将分得越来越细,人的社会地位将越来越由尾巴的等级而决定。长家兔尾巴的女子,无论她本人的品貌如何出众,都将无可奈何地被归人贱民中去的!……”

小悦她忽然双手捂面,恨在我怀里嘤嘤哭泣。一边哭一边告诉我,她何偿不打算动一次手术,移植较高级的尾巴呢?身为待嫁之女,她何偿不因自己短小的家兔尾巴而自卑而心生危机之感呢?她也曾攒够了一笔动手术的钱,但偏巧那时她妹妹因自己染尾巴毛过敏导至严重败血症。那笔钱为救她妹妹的病花光了。结果她妹妹还是没有得救一命归阴……

“所以你就想在‘美尾歌舞厅’门外碰碰运气?”

“嗯……”

“希望遇到位贵人喜欢上你,能替你出一大笔钱动手术?”

“嗯……”

“你去那儿几次了?”

“三个多月以来,天天晚上去……”

“遇到喜欢你的人了么?”

“没有。从没有一个长高级尾巴的男人正眼瞧我……我的家兔尾巴太短小了,大概他们和你刚才一样,都以为我根本就没长尾巴……”

她哭得更悲伤了。

我却从车内镜中,瞥见自己嘴角浮现了一抹笑意。那笑意很自得,也很冷。我便对自己相当困惑起来。因为我天性并非一个专从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尾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