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蛐蛐四爷》

尾 声

作者:林希

常爷去世之后,余之诚几乎变成了一个哑巴,终日一声不吭,只是默默地做活 计。

吴氏是个精明人,她估摸必是常叔临咽气之前对余之诚说了什么不能外传的话, 儿子一心只在琢磨常爷的嘱托,世间的事已经是完全顾不上了。

“之诚,常爷死前对你说了什么?”吴氏几乎是每天都要追问一遍,但儿子至 死也不回答,他只是呆坐着发愣,有时把一锅的饽饽烤成黑炭,他还傻里巴叽地往 灶里添柴。

冬去春来,靠余之诚全身使不尽的力气,母子俩的生活一点点地好转了起来, 有了吃喝,缝了几件粗布衣,在吴庄子里又混出了人缘儿,日月已经是又有了光彩。

只是今年余之诚早早地便又作下了养蛐蛐、调理蛐蛐的准备,他除了卖柴种地 之外,其余的时间几乎全用在秋天养蛐蛐的事上,也不知他又是从哪里弄来了那么 多的罐罐盆盆,就近他又取来了干净的黄土,秋风乍起,嘟嘟嘟,余之诚房前屋后 的盆盆罐罐里又唱起了蛐蛐的鸣叫,从此余之诚彻夜不眠,精心地侍奉他的这些宠 爱。

对于儿子重新玩蛐蛐的癖好,吴氏不加干涉,一次次她还和儿子一起欣赏两只 猛虫的厮杀咬斗,余之诚什么事也不回避母亲,调理蛐蛐,制芡子,捻搓赤豆,全 是当着母亲的面做,吴氏不鼓励,不阻拦,只是冷眼看着。

果然,时至深秋,余之诚终于调理出了一只猛虫,这只猛虫不仅在吴庄子所向 无敌,还把附近十几个庄子的虫王们咬得狼狈不堪。虫王,行家估摸,凭这只猛虫, 余之诚今年能横扫天下,闯天津卫,争作虫王,大丈夫,要争气。

这一天早晨,余之诚穿上老娘给他缝制的粗布衣,怀里揣着一只蛐蛐盆,盆里 养着他的猛虫,挑着一担柴禾,他又要进城了。

“之诚!”吴氏一声吆喝,把儿子唤了回来。

“娘!”余之诚当然知道母亲为什么唤他回来,当即,他放下柴担,返身进屋, 哈咚一下跪在了吴氏的面前。

“将你的蛐蛐放下。”吴氏伸出一双手,要向儿子索回他怀里的蛐蛐盆。

“娘!”余之诚护紧衣襟,几乎是恳求地说着,“血海深仇,不可不报,今天 约好下局的正是那个余之忠,他带的把式杨来春。”

“常爷调理蛐蛐的传世绝招儿,早被人家破了,你能用手指将三颗赤豆捻搓至 熟,人家也能,你有什么本事就一定会胜?”吴氏极是严峻地问着。

“娘,你看!”说着,余之诚从衣兜里掏出三粒晶亮的珠子,吴氏进过名门府 第,一眼她便认了出来,那是三颗珍珠。

跪在吴氏的面前,余之诚将三颗珍珠捏在三个手指之间,手指飞快地捻搓起来, 刷刷刷,那在指间旋动的三颗珍珠,随声落下一片粉尘,捻搓着,捻搓着,待余之 诚再将三根手指伸到吴氏面前,那指间的三颗珍珠不见了,而地上,却落满了一层 粉末。

“娘,这就是常爷临终前的嘱托,常爷嘱咐孩儿,世人只知捻搓赤豆至熟,而 常爷百战百胜,决胜一局之前,他要将三颗珍珠捻搓成珍珠粉,为此下芡的手指才 更为灵活,自然是能称雄天下。”

“儿呀!”说着,吴氏抓住了儿子的手,立时一串串泪珠涌出了眼窝,泣不成 声,她一字一字地对余之诚说着,“他毁我母子的仇要报,咱母子两个也不能总这 样清贫,我儿有志有勇,英雄豪气,不白生为七尺须眉,有你这样有志气有恒心的 儿子,娘也就别无它求了!”说着,吴氏一把将儿子拉在怀里,紧紧地抱住余之诚 的肩膀,大哭出声。

“啊!”一声撕心裂腑的呐喊,余之诚几乎是发疯般地从吴氏的怀里挣扎出来, 他伸出左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右手,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使他脸部的肌肉抽搐跳 动,从他的右手腕处,滴滴的鲜血流了下来。就在刚才吴氏将儿子紧紧抱在怀里的 时刻,突然间一声刺心的声响,吴氏从怀里冷不防掏出一把剪刀,一下子,将儿子 右手的食指剪断了。

“娘!”余之诚握着鲜血淋淋的右手,哭喊着又跪在了地上。

“儿呀!”吴氏更是心疼万分,她咕咚一下跪在儿子的对面,将儿子的头抱在 胸前,失声地哭着,一声声述说,“不要去下什么蛐蛐局一山堂,咱胜了,他已经 败了,儿呀,别怪罪娘心狠,这份荣华富贵,咱不争了。天下由那几个孽障糟践去 吧,咱只求平安度日,和他们,咱认了。不争了!”

“不争了!不争了!咱们不争了!我的娘呀!”余之诚在母亲吴氏的怀里,哭 得已是岔了声。

…………

1993年春,天津。

作者附志:

促织之道,博大精深。文中种种叙述,小说家言而已,祈方家切勿追究。捻搓 赤豆一事,秘谱中确有记载,但当今之时,蛐蛐咬斗,胜者哈哈一笑,败者不过脸 上贴一纸条则罢,辛苦至此,大可不必。至于捻搓珍珠一事,纯系作者杜撰,雅好 蟋蟀诸公,万万不可认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惜之,惜之。切切。

寒儒林希叩拜再拜三拜

               1993年春,天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蛐蛐四爷》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林希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林希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