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蛐蛐四爷》

第四节

作者:林希

“之诚,‘崴’了!”

当当当,一阵急促的敲窗声,常爷把余之诚从睡梦中叫醒余之诚一骨碌从床上 跳下来,未及披衣就往院里跑,活像是前院失火,更赛过老娘归天。

常爷会遇到什么“崴泥”的事呢?不外就是蛐蛐,凭着一种直觉,余之诚已经 猜测到这件崴泥的事就出在常胜大将军身上,昨日晚上就见它头顶着盆壁,大有撞 盆之势,说不定此时它早已悲夫壮夫地“风萧萧兮易水寒”了。走进院来,常爷连 个招呼也不打,返身引着余之诚就往后院走,才跨进后院回廊,便听见一阵“嘟嘟” 的躁叫!是常胜大将军,它正在盆里发疯呢。

余之诚先是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为常胜大将军依然健在感到欣慰,但一听常胜 大将军的躁叫,余之诚心中又是一沉,天躁有雨,人躁有灾,这虫躁,便是有祸了。 听着常胜大将军发疯般地躁叫,说得准确些是吼叫,令人感到无地自容,何以这天 下就没有把一只能与常胜大将军对阵的豪杰造就出来?既然没有造就出强者,何以 还偏先有了一个强中强?常胜大将军生不逢时,怀才不遇,它已是在骂天骂地骂父 骂母骂自己了。

随着常爷,余之诚来到跨院正中的大案上,好大的一只宋窑老盆,盆盖掀开, 西沉的月光下,常胜大将军立在盆的中央,振翅吼叫,看它全身绷得紧紧的每一条 腿,看它一对触须早立起来如同一双钢条,不难估料,只要它再一发疯,当地一声, 常胜大将军就要以一死谢天下了。

“常爷要想个办法呀!”余之诚可怜巴巴地向着常爷央求着。

常爷何以会不想办法呢?你看就在这张大案上,宋窑老盆旁边还放着一只大盆, 但这只蛐蛐盆里空空荡荡,倒是在蛐蛐盆外躺着一只死蛐蛐,肚子朝天,身子已是 僵了。

“这不是那只青龙吗?”余之诚走在路上未必能认出混在人海里的亲手足兄弟, 但每年他养的这些蛐蛐,至少其中的几位名家勇将,他都能叫上名来,认出样儿来。

“一个月之前,我拿青龙调教常胜大将军。”常爷把僵直的死青龙托在手心里, 对余之诚说,“论个头,牙口,精神头,青龙和常胜大将军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谁料想上得阵去只几个回合,青龙的一条大腿便被常胜大将军咬了下来。”

对于那场厮杀,余之诚记忆犹新,那一天下晌,他两个人把童子们全撵出后院, 一人手里使着一根芡子,分别撩逗常胜大将军和青龙,两只虫下到圈里,你来我往, 张牙舞爪,看得余之诚全身血液沸腾,眼看着常胜大将军咬住了青龙的一条后腿, 余之诚五根手指也掐住了自己的大腿,一道黑光闪过,青龙被常胜大将军从盆里高 高地扔出来,余之诚心疼地张开双手去接,突然间几滴鲜血从余之诚指甲上滴了下 来。莫非蛐蛐断腿也要流血吗?不是,是余之诚观阵时暗自使劲,不知不觉中把自 己腿上的皮肤抓破了。

青龙败下阵来之后,常爷没有将它扔了去喂鸡,他反而将青龙恭恭敬敬地放到 盆里,沐浴,净身……这倒又有个分教了,蛐蛐赴会,无论胜负,下得阵来都要有 一番安抚,胜要沐浴,败要治伤,此时最忌下食,万不可似养狗,稍有作为,便要 立即赏赐有加。蟋蟀者,豪杰者也,人好斗,争名夺利,蟋蟀不知有名不知有利, 其好斗乃绝对英雄豪气也,下阵后立即喂食,拿咱爷们儿儿戏了,下次再上阵,必 是吊儿郎当。胜者沐浴,井水净器,以手搅之,使水旋转不已,此时置虫水中,任 其娇跳,类若巴黎汽车拉力赛胜者之喷香滨酒,得意非凡,礼仪隆重,拿哥们儿当 人,下次更为卖命。败者沐浴医伤,即取童便清水,和匀,以水槽盛之,提虫后腿, 倒置槽中,须臾提出,再以清水洗净,后以青草研汁敷于伤处,重放盆中,以光荣 负伤挂彩待之,待复出,便一亡命徒也。

把青龙放在一只盆里,放在一个阴凉处,整整三十天,常爷没有理它,每日只 让童子给他吃青豆瓣,连一点荤腥油水也摸不着。虫儿有灵,它自知凭自己一员勇 将何以受此冷落,心中便最是仇恨难消,养精蓄锐,它早盼着再重新披挂上阵复仇 雪耻了。

将青龙扔在一旁,常爷心里可总想着它,虫也,人也,越是败将,越是狠毒, 背水一战,哀兵必胜,孤注一掷,破罐破摔,讲的全是反败为胜的个中奥秘。留下 一只青龙,倒不是指望它来日去打天下;卷土重来,大多是有前劲没后劲的猛夫, 只有前三脚的凶悍,没有厮杀较量的功力。留下青龙来,只有一个用场,来日有了 虫王,于它百战百胜之日,于它不可一世之时,青龙放出来煞一下它的威风,好让 它心中也有不得志时,再上阵,不敢轻敌。

狂躁的猛虫是不能上阵的,与杨来春下局的日子越近,常爷的心里越是没底儿。 你想想呀,那杨来春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是不会把二十两黄金往海里扔,更是不会 拿自己当鸡蛋往石头上碰的。杨来春选定今年蛐蛐会最后一局和常胜大将军叫阵, 要的就是你骄傲必败的最后结局,想那杨来春必是将他的猛士胜胜负负地调教到了 极好的关节,只等着你一路杀来过五关斩六将的豪杰夜走麦城。此计最姦最毒,依 然是虫性者人性也,当你无法战胜对手的时候,你就宁肯光哄着他宠着他依着他, 一直要到他发疯的时候你再收拾他,那就比捉只虫儿还要轻易。

已是夜半三更,常胜大将军又在躁叫了,一声声撕心裂腑,躁得常爷都要蹦起 来撞墙。搓着一双手掌,常爷围着宋窑老盆绕了几十个圈儿,唉呀,忽然灵机一动, 我何不将那只青龙请来煞一煞常胜大将军的威风?一个月前,青龙与常胜大将军对 阵,几个回合被常胜大将军抛出圈来,至今在个小罐罐里不得志地已是坐了一个月 的冷板凳了,放它出来,如同放猛虎下山,凭它一股豪气,只要上得阵去先把常胜 大将军顶个跟斗,然后便“抬”出来,扔去喂鸡,也算是英雄有了用武之时。

不容分说,常爷立即走到后院墙脚处,俯身将一只小罐儿取来,罐儿里“当” 地一声,震得常爷手腕颠了一下,好,青龙已是感应到自己报仇雪耻的时刻到了。 托着小罐儿放到宋窑老盆旁边,常爷手持芡子,先触青龙触须,青龙立即弓腿缩背, 作好了迎敌的准备,然后再打开宋窑老盆,用芡子触一下常胜大将军的尾部,有分 教,这明明是下偏手,激青龙之勇,而灭常胜大将军之志,常胜大将军不理睬,仍 头顶着盆壁静立。随后常爷再用芡子去撩逗青龙,激得青龙怒不可遏,然后将手指 下到罐儿里“抬”出青龙,迎面放在常胜大将军盆中。常胜大将军似无党察,青龙 已是杀气腾腾,振翅,躁叫,先退一步,再将触须立起,缩紧身子,跃起,猛然向 常胜大将军扑去。谁料,就在青龙以万夫莫挡之势冲将上来的时候,常胜大将军分 开一对牙钳,只一口便死死地咬住了青龙的项部,随之,常胜大将军将青龙用力地 抡起来,猛猛地向盆壁砸去。常爷见状不好,才要伸下手指抢救青龙,谁想此时那 常胜大将军早一个甩头便将青龙抛了出来,青龙落在盆外的案子上,动也不动,已 是不知什么时候被常胜大将军咬死了。

“唉!”常爷摇摇头叹息了一声,“偏你命里注定要落个粉身碎骨呀!”常爷 不是惋惜青龙,常爷是为常胜大将军担忧。本来,落到这个结局,常胜大将军便可 称王了,天津卫各处蛐蛐会封局,有身份的爷们儿出来大宴庆祝,彼此杀了一个秋 天有输有赢;最后封局再言归于好,约定明年再战,此时虫王的主家受众人贺拜, 虫王也最后再受人瞻仰赞叹一番之后,众人散去,或经商或读书或念佛或赴沙场各 奔前程。只虫王主家自己去忙着为他的虫王定制纯金小棺材一只,因为无须多日, 他的虫王便要寿终正寝了,那时他不好生发丧虫王,明年便无颜再见七十二泊老少 爷们儿了。

只是,常胜大将军,常胜大将军呀,你还未到称王的时候,最后一搏,明明是 凶多吉少,天津卫俗话,见好就收,于此,你是不能了。

“唉!”看看青龙的尸身,听过常爷的叙述,余之诚也随之叹息一声,“哪里 会有不败的豪杰?唯能于最后得胜者,才可独享尊荣,常胜大将军呀,你是因英雄 气盛才自取身败下场的。”余之诚和常爷都已意识到,常胜大将军是必然以失败而 自取灭亡了,一只猛虫,终生无敌,百战百胜,则最终必气死,躁死狂死。弱者之 能制服强者,则就是这物极必反的道理。无可奈何,余之诚已是没有回天之术了, 听天由命,那就等着输吧。

二十两黄金,对于余之诚说来算不得什么大赌注,只是今年未能津门称雄,余 之诚实在太窝囊了,虫王的尊荣已是独享多年了,明明是煞我余之诚的威风,说不 好从此一蹶不振。有很多玩蛐蛐的大户,就是于发旺之时突然急转直下,最后竟落 到流落街头的地步的。

心中聚着一团郁闷,余之诚不愿再回房睡觉,信步走出跨院,信步走过回廊, 又信步走过前院,走出大门,他已经来到自家府邸院外,来到他家院后的河边上了。

新月西沉,天地一片混沌,曙色未醒,阵阵秋风颇让人感到一阵凄凉。看看河 道,涟漪微起,瀑瀑的河水流得无声;看看河畔的树林,树影婆娑,反显得更是宁 静。再看看远处的膝陇天色,余之诚似看见了那茫茫苍穹下面的余家花园,想起大 权独揽的太夫人,想起了三个不可一世的哥哥,又想起了那院中上上下下各色人等 对自己的歧视目光。没有谁拿自己当人,把自己和自己的生母扔到一个宅院里,从 来就没有人过问过余家四少爷是读书还是做官,每年只允许在春节时让自己进府给 太夫人请安,平时连那院子都进不得的。生为六尺须眉,当有男子气概,自己虽不 能做刻苦攻读的学子,也不知发迹暴富的诀窍,幸好老天爷造了一种虫儿,还给了 余之诚一条奋发的道路,几年时间小有施展,只待有上三年五载,说不定余之诚也 能成个人物,到那时余家花园便会来人请自己进府共享余家子孙的荣华富贵去了。

只是,谁料,世上没有如此好捡的便宜,眼看着,今年就要“栽”在一个叫杨 来春的市井无赖手里了,从此一败涂地,只怕日后自己连姓余的资格也没有了。

左思右想,眼窝一阵发酸,不觉间泪珠竟然涌了出来,恰这时一阵寒风袭来, 余之诚打了一个冷战,裹紧衣服,眨眨眼睛,突然,余之诚被河畔上的奇异景象吓 呆了。

一片灰暗之中,河岸边明明有一个人影在走动,缩着肩膀,抱着胳膊,低垂着 头,肩膀还在一动一动地抽泣。作贼?不像,这人影并不四处张望,好像不是躲避 官家的缉捕;渡河?也不像,此时此际河道里没有一条渡船,看他又不带焦急神态, 似也不是忙着有什么事情要做。那么,这个人在河边要做什么呢?余之诚站在高处 观望,这个人缓缓地走了一段路,停住,万般痛苦地用力顿足,急转身回来,匆匆 地又往回跑,跑了没有几步,又停住,摇头叹息,举头望天,抽泣,捶胸,似是无 声地号陶……跳河!余之诚心中一震,河岸边的这个人要投河寻短见,他已是轻生 自弃了。

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劲,余之诚拔腿便向河岸跑去,救人要紧,人命关天, 绝不能眼望着一个人死在自己面前,“站住,你站住,身体肤发受之父母,你不可 自践呀!”大声喊着,余之诚就向河畔跑下去。谁料河边上的那个黑影突然发现有 人跑来,他竟于犹豫之中下了决心,返身便向大河投去。灰暗之中,只见一个人影 跃进,双臂伸开,咕咚一声便激起一阵水花。“救人呀!”余之诚一阵风跑下堤来, 俯身从河边的烂泥里把那个要投河的男子拉了上来。也是那个男子投河心切,他离 着河道好远就起身跳跃,只一双鞋子甩到河里,身子却摔在了河边的泥塘里。

“这位君子,有什么为难的事,先和我回家歇息再说,无论是什么天塌下来的 难事,啊,啊,你是,你是……”余之诚一面搀扶这个投河的男子,一面为这个男 子拭去脸上的烂泥,一点一点,那个男子显露出了面容,余之诚望着大吃一惊,立 即他便喊了一声:“大哥,你这是怎么啦?”

…………

“四弟,我没法活啦!”

余之忠冲着余之诚唤了一声四弟,吓得余之诚险些没瘫在地上;自从余之诚以 无可辩驳的存在降生人间,而且又堂哉皇哉地姓了余,并在三个哥哥的后面排在第 四的位置以来,大哥余之忠就从来没承认过他是一个“弟”。面对面说话,总是 “喂,喂”地称着,活赛是对待佣人小子,“喂,我说,那东西不是你摸的。”无 论什么东西,都不许余之诚摸。实在不能不有个称呼了,“四儿”,长长地一个尾 音,连老四的名分都挨不上,道理很简单,在余之忠的眼里,余之诚压根儿不算是 余家的人。

但是如今,顶门立户的余家大爷却要投河了,而且也是老天故意捉弄,将大爷 余之忠从河床里拖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平日看不上眼儿的“四儿”,真是糟 践人。

“大哥如此拂袖而去,究竟是殉国呀,还是殉职?”余之诚不敢直问大哥何以 沦落到投河自尽的地步,嫖娟?赌博?都欠体面。堂堂余姓后辈,即使跳河投缳, 也只是殉国殉职的悲壮英烈。只是殉国呢?时刻不对,大清国早完了,二十年后再 有人出来为大清国殉身,于情于理都不太通,为当今的民国自殉,民国好好的,还 不到殉的时候。那么殉职,带兵打仗,落荒而逃,丢失城池,街亭失守?他余之忠 没有这份差事呀。殉什么呢?殉情?余之忠只知有色,不知有情,殉它个屁!

“我,我。”余之忠说着,双手在胸间猛烈地捶打,“四弟,我,我让蛐蛐给 害了!”终于,余之忠才道出了自己活不下去的原因。

“啊!”这下,余之诚真瘫在地上了,幸亏地上有个矮凳,他一屁股便坐在了 小凳儿上,“大哥何以有此雅兴?”余之诚还是恭维着余之忠,不敢询问大哥怎么 上了这份鬼当。

“嗐,我哪里会玩蛐蛐呀!”余之忠平静一下心情,一五一十地向余之诚讲述 着事件原委,“我下不起那份精神,我也没那些时间,可是我每年都要在蛐蛐会里 得个十万八万,我有大花销呀。”

“明白,明白。”余之诚连连点头,他知道大哥与父亲相比,青出于蓝而胜于 蓝,父亲讨生母为妾,立为十二房;大哥比父亲加一倍,四十岁才过,已经立了二 十四房,当然中间的许多房打发了。但大哥不比父亲,父亲打发婢妾,只消一个开 拔了事,带兵转移,一走拉倒,大哥没有兵权,且又赶上了平等共和,要想打发一 个女子,必得律师法院地折腾一番,余家大院的一大半财产,就是如此被大哥打发 掉的,你说他这一笔一笔花销去哪里讨呀?!

“自己不喂养,不调理蛐蛐,我就买。”余之忠向他的四弟说着。

“明白,明白,我全明白了。”余之诚忙点头回答,有这么一说,这叫买虎逞 威,看准一只虫王,一路上看它横扫千军,最后到决战之时,出一笔重金买下来, 三几场拼杀,分雌雄定胜负,不仅把买虫王的钱捞了回来,还能发一笔大财,这比 起自己喂养,自己调理来,可是又省力、又发财的美事呀!

“今年,我买了一只混世魔王,四十两黄金呀,从入秋下局,它就一次也没败 过……”余之忠抖擞着一双手掌,痛苦万般地说着。

“最后一局……”余之诚从矮凳上半站起身子,昂头向余之忠询问。

“败了。”余之忠沮丧地回答。

“虫呢?”余之诚一把抓住大哥的手问。

“还在我怀里。”余之忠撕开衣襟掏着。

“给我!”活像是发疯一般,余之诚从余之忠怀里掏出一个小罐儿,立时他的 眼里闪出两道光芒,紧紧地将小蛐蛐罐举在胸前,余之诚返身便向院里跑去,一面 跑着他还一面大声喊叫:“常爷,常爷,天不灭我,吉星高照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蛐蛐四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