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蛐蛐四爷》

第九节

作者:林希

余之诚从余家花园里被扫地出门之后,大先生余之忠把常爷当神仙一般地供奉 了起来,大厨房里单独为常爷立了小灶,一日三餐山珍海馐地吃着,常爷不喝酒不 吸烟,喝酒血热,调理蛐蛐不能人静;吸烟口臭,蛐蛐不和你亲近,不受调理。但 是大先生是酒鬼烟鬼,只要他一进小跨院,满院的蛐蛐叫得都变了声,常爷视大先 生为瘟神,有话也只领他到院外来说。

说常爷怀恋旧主,言过其实,中国人的一臣不事二君,不能演绎为一仆不事二 主。一仆不事二主,说的是在同一个时期里不可同事二主,只要岔开时间,谁给钱, 谁就是主子。仆人奴婢可以卖来卖去,卖到新主子手里,你光跟人家玩一仆不事二 主的古训,那不是找挨鞭子抽吗?所以君臣父子之忠,兄弟手足之涕,待人之仁, 律己之信,对于主仆关系全不适用,为人之仆只要一个“义”字,戏曲里无数的义 仆救主故事,便规范了为仆者的伦理标准,对任何一个主子,都要做到一个“义” 便够了,终生终世别忘了报答一个一个主子对你的恩德。

为余之忠效劳,常爷没什么怨言,而且酬谢比余之诚优厚,余之忠对常爷有过 交待:“调理蛐蛐的事,我一窍不通,我也不喜爱那玩意,我忙,顾不上,什么叫 呀,吱呀,没劲。养蛐蛐调理蛐蛐的事就全交给你了,反正一年你得给我调理出来 一只虫王,我看咬蛐蛐比开个金矿还实惠呢,膀不动肩不摇,不用操心不用费力, 不耽误吃喝玩乐,到时候黄澄澄的金子就往家里流,你说说老祖宗怎么就想出这么 一手高招儿呢?你说是不是,常,常,哎呀,我管别人叫爷叫不出口,日后,我就 叫你常头儿好了,头儿就是爷,爷就是头儿,是不?”

有吃有喝有穿有戴,还有优厚的酬谢,住在余家花园里,常爷应该是别无他求 了。只是入秋以来,待到小跨院摆满了蛐蛐罐蛐蛐盆,常爷感到了一种可怕的孤单, 往常和余之诚做搭档,秋风一起,两个人便形影不离,一起观赏,一起评头品足, 一起观战,常爷每到得意之时,两个人便一同高兴得彻夜不眠。如今为余之忠效劳, 余之忠不闻不问,他关心的只是一只虫王,至于其它许许多多猛虫的神、勇、色、 形,全然不去理睬,这就和一个花把式栽了满院子花,而主家找他要的只是最后的 一捆草根用以点火一般,一腔的心血白费了。多少难得的猛虫就这样白白地成在常 爷一个人面前,败在常爷一个人的面前,又自生自灭地死在常爷一个人的面前了, 主家要的只是一只虫王,而要这一只虫王还只为了去赢房产赢黄金赢人家的娇妻美 女。“缺德,缺德,我这是缺德呀!”烦闷到不可忍耐,常爷便一个人在小跨院里 跺着脚大声喊叫。

“这玩艺儿能做虫王?”

最最令人不能忍受的是,当常爷把自己精心调理成的一只猛虫,放在宋窑老盆 里送到余之忠手里的时候,换来的却是余之忠怀疑的询问和猜测的目光。

“大先生。”常爷固执,他也是不习惯称别人为爷,过去对四爷,直呼其名, 叫之诚,如今对大爷,对不起,不能叫之忠,就叫大先生。“这普天之下人人都知 作假,只有调理蛐蛐的把式不知作假。唉,跟大先生费这番口舌,我都觉着脸上发 烧。”

“常、常、常头儿,你可别多想。”余之忠忙对常爷解释,“你要知道,这一 局可是四十两黄金呀,胜了,咱就发了,败了,我可又得跳河去了。”

“信得过你常爷,抱着宋窑老盆你只管单刀赴会;信不过你常爷……”说着, 常爷伸手便去余之忠怀里夺宋窑老盆,其势大有要当众将这只猛虫活活摔死的气概: “大先生另请高明吧!”宋窑老盆没有夺过来,常爷返身走进他的小跨院,当地一 声把院门关上了。

“常头儿,常头儿!”余之忠着急地在外面狠命拍门,但小跨院里毫无反应, 常爷犯了手艺人脾气,他不理睬余之忠了。

当天晚上,余之忠在内府大花厅设宴向常爷赔礼致歉,常爷不喝酒,便以茶代 酒,三杯之后,余之忠一副情真意切的神态对常爷说:“常,常……唉呀,这个爷 字我就是说不惯,常头儿,白天的事,你别见怪,我知道你的脾气,每年不调理出 一只虫王来,莫说是对不起主家,就是连自己都对不起。今年感激你一番辛苦,也 该让我余之忠尝尝称王称霸的滋味了,明日蛐蛐会下局,还是一山堂,到时候我抱 盆,你下芡,咱两人可是要荣辱与共了呀!”

“之忠放心,我当年如何对待之诚,如今我如何对待之忠。”常爷不喝酒,只 吃菜,对于明天的大战胸有成竹。

“听玩蛐蛐的爷们儿说,每日下局的前一天夜里,常、常、常头儿要一个人住 在院里修身养性,还要练一番指上的功夫……”余之忠提醒常爷,明日不可马虎上 阵。

“这种事,之忠就不必操心了。”常爷依然是诚诚恳恳地回答着。

“此次下局,可是事关重大呀,对手是一位当今权贵的少爷,有钱有势的衙内, 他不怕输,无论怎么赢他,都有四万万同胞替他掏钱;咱,咱可是输不起呀,输了 便是倾家荡产、卖妻卖女、流落街头……”说着,余之忠目光中闪动出无限的恐惧。

“既这样,我劝之忠还是把这局免了吧。”常爷眼皮也不撩地说着。

“不能,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能让他跑掉呢,我只求常、常、啊啊,求常头 儿明日尽心尽力,下交时用到功夫……”

“吃饱啦!”常爷一抹嘴角站了起来,返身就要往外走。

“常、常……”余之忠一步从椅子上跨过来,迎面将常爷拦住,他向着常爷深 深地作了个大揖,然后万般信赖地说道:“拜托了,拜托了,事成之后,我有重谢。”

“如何一个谢法?”常爷停住脚步问着。

“由常爷说。”余之忠回答。

“既然如此,我可就开口了。”常爷说着。

“金山银山,在所不惜。”

“我一不要金银,二不要房产,我只为一个人求份人情。”

“谁?”余之忠问。

“之诚!”常爷语声冷峻地说,“听说他母子两个现在住在乡间以贩柴为生, 明日一山堂得胜之后,求之忠把他原来住的那个宅院还给他,至于认不认他为手足, 那是你们府上的事,我只求给之诚母子一条活路。”

“好说,好说,一切好说。”余之忠一拍常爷的肩膀,军中无戏言,就这样定 了。

为了准备明天一山堂决战,夜里躺在小木板床上,常爷已经捻搓熟了九粒赤豆, 前三粒捻搓了足有两个小时,小豆在指间觉着发烫了,送到齿间一咬,烂熟如泥, 再捻搓三粒,又熟了,又捻搓三粒,又熟了。看看窗外月色,知是进了后半夜,听 听院里的虫鸣,也是一阵一阵叫过之后,此时也安静下来了。尽心尽力,不光是手 艺人的本分,还报答余之诚的知遇之恩,能把原来那套旧宅院还给余之诚,岂不就 成全了一户人家?

昏昏沉沉,常爷已经睡着了,多年的习惯,他临战前夜最后三粒赤豆,是在睡 梦之中捻搓至熟的,人睡着,手指不停地捻搓,把手指的每一个骨节都运动得自如, 明日上阵下芡,自然要胜于对手。

睡着,睡着,捻搓着,捻搓着,夜色已是愈为深沉了。

“哈哈哈!”突然,一阵狞笑声将常爷从睡梦中惊醒,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一 片刺目的灯光。闭上眼睛,再睁开,似是灯光下有两副狰狞的面色,抬手要揉揉眼 睛,被子里的手已经被人紧紧抓住,想动已是动不得了。

“常头儿,常头儿,我估摸着你有一手绝招儿吧。”听这声音好熟,睁开眼睛 仔细看,认出来了,杨来春。而在杨来春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不必辨认,他就是 余之忠。

已经是不必再去猜测了,余之忠一直不相信常爷会真心为他效力,所以暗中串 通了那个成全了他与相好女子缘份儿的杨来春,一定要让常爷相信此番下局也对他 至关重要。夜里,余之忠设宴将常爷调出小跨院,杨来春趁机埋伏在个隐蔽地方, 待到常爷恍恍惚惚入睡之后,杨来春悄悄打开跨院小门让余之忠进来,二人一起闯 进常爷房里掏窝,这一掏窝,果然掏出了常爷的绝招儿手艺,他指间正捻搓着三粒 赤豆,杨来春是内行,一层窗户纸捅破,他明白何以常爷调理出来的虫王百战百胜 了。

“其实,你杨来春一个人摸进来就是了,何必带着主家。”常爷没有反抗,他 反而极是平静地下得床来,有条不紊地穿衣服。

“我一个人摸进来,你说我是偷艺的贼子,一棍子将我打死,连官府都不用惊 动;如今有主子在,看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杨来春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态,不可一 世地对常爷说着。

一件件地穿好衣服,再俯身将小木床上的行李卷起来,常爷返身向屋外走去。

“好,够板!”杨来春阴阳怪气地连声赞叹,“不必主家下逐客令,自己知道 一文不值了,告老还乡吧。”

“哈哈哈哈!”常爷的背后,传来了余之忠的笑声,“下贱的奴才,你居然敢 插手主子的家事,让余之诚东山再起,休想!”

常爷不争辩,不反抗,只挟着自己的小行李卷,一步步地向院外走去。

…………

不幸的是,一口闷气,常爷得了不治之症,为求医买葯,常爷用净了自己的所 有积蓄,最后身无分文寄住在小店里,每日已是衣食无着了。

渐渐地到了冬天,常爷知道自己的大限已近,这时他只有一个愿望,死前见一 面余之诚。在小店里和来往的过客询问,终于常爷打听到余之诚母子如今住在吴庄 子,常爷还打听到了去吴庄子的路线。一日早晨趁着天好,常爷走出天津,直奔吴 庄子而去。谁料,下晌突然下起了大雪,常爷一路疲劳,又迷了路,在林子里绕到 半夜,最后体力不支,便倒在了雪地里。

一步一步地将常爷背到吴庄子,给常爷暖过身子,又喂常爷吃了一点米粥,常 爷这才将自己这大半年来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讲给了余之诚母子二人。吴氏和余之诚 听着,万分感动,抽抽噎噎地,吴氏哭出了声音。

常爷和余之诚重聚之后,似是遂了人生的最后愿望,心情颇是平静;只是病情 急转直下,没几天的工夫,常爷已是奄奄一息了。看着常爷病危,余之诚心焦如焚。 爱莫能助,回天无术,余之诚便一时不离地守候在常爷的身边。

“之诚、之诚。”一天夜半,病危的常爷强挣扎着把余之诚拉到怀里,一面抚 摸着余之诚的头发,一面老泪纵横地勉强说着,“之诚、之诚,你过来,过来……”

余之诚估摸着常爷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便将脸颊贴近到常爷的耳边,常爷 用力地呼吸了好长时间,最后又睁开眼睛看了看余之诚,这才重重地叹息一声。过 了一会儿,常爷强支撑着欠起身子,使出最后的一点力气将嘴巴挨近到余之诚的耳 边,嘴巴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明明是他在余之诚的耳边说了两个字,然后便咕 咚一声身子倒下来,常爷最后闭上了眼睛。

“啊!”余之诚惊呼了一声,不是因为常爷的死,而是为了常爷刚才在他耳边 说的那两个字。

“之诚,之诚,常爷死了!”一旁的吴氏看见常爷咽了气,忙过来用一方白布 盖在了死者的脸上,回身她还推着发呆的儿子,提醒他快为常爷操办丧事。

“啊,啊!”余之诚已经呆成一块木头了,他一动不动地还是傻坐着,半张着 嘴巴,瞪圆了一双眼睛,明明是失去了知觉。

“之诚、之诚,你可不能被常爷勾去了魂魄呀!”吴氏哭着,喊着,用力地在 儿子的身上掐着,“天哪,护伤着我可怜的儿子吧,我们没得一分福,不存一丝歹 念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蛐蛐四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