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末寅初》

第二节

作者:林希

三十岁的体面汉子朱七,终日就在南市大街上混饭吃。朱七原名朱敬山,娶了妻,有个五岁的儿子,算得上是累家带口,一天不到南市大街上去挣,一天就要“扛刀”。嘛叫“扛刀”?“扛刀”就是挨饿,文明人不说挨饿,说是断炊,朱七没有这么大学问,不明白这两个字当嘛讲,他和所有天津卫爷们儿一样,将挨饿说成扛刀。典出于《三国演义》,关老爷身旁,周仓扛刀,嘛儿也吃不着。

在南市大街,朱七没有店铺,也不摆摊,这就是没门脸没本钱,他是嘛也不买嘛也不卖,两肩膀扛一颗脑袋,甩着一双手来到南市大街,混一天得给老婆孩子挣出二斤棒子面钱来。朱七一不是哪家商号的伙计,二不打零工,这叫没力气没本事没能耐,有力气的去大光明码头给外国轮船卸货,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儿,凭力气挣钱,好歹能养家糊口——朱七讲的是蹓蹓跶跶,块儿七八,块儿七八就是一元钱左右。棒子面(玉米面)一角五分钱一斤,朱七一家三口人饭量大,每人一天要一斤半粮食,朱七的五岁儿子一顿饭能啃两大饽饽,吃得他娘直往肚子里咽泪儿。还要买煤球、住房,吃萝卜熬小鱼要买油盐酱醋,温得好,朱七晚上还要喝二两酒,弄不到手一元多钱,这日月便没法过。凭什么弄钱?朱七什么也不会,什么京剧清唱什样杂耍摔跤打弹子吞铁球说相声变戏法,朱七一窍不通。还不能似那些地痞青皮无赖,挨家挨户挨摊地收“份子”。有一个吃份儿的团头,手里有只小喇叭,每日沿着南市大街挨门挨户地吹,吹一声一角钱,伙计们没立时将钱送出来,再吹一声喇叭……连着吹三声还装听不见,爷今日不走了,当即掏出绳子来就在你门槛上拴扣儿,他要上吊,你说惹得起吗?就靠着这声喇叭,人家这位爷吃香的喝辣的,敛完了份儿换上长衫,人家爷到班子玩去了。你朱七比得了吗?

朱七这也不行,那也不干,可他每日这1元多钱是如何弄到手的呢?偷?抢?早交待过,朱七是个体面汉子,要堂堂正正地做人。

朱七的钱,挣得不容易。

譬如说吧,来个生脸的,卖洋袜子。找个不碍事的地方,将包袱铺开,放开嗓子吆喝:“双线的洋袜子好呀,买来吧!”喊了半天无人问津,这时朱七便过去了,他俯身拾起一双袜子,拿在手中仔细端详,待到有人恰好从他身边走过,他突然大声赞道:“哎呀,这洋袜子太好了,上回我就买了一双,说话两年了,现如今还好好地穿着呢!打从那以后,你又往哪儿摆摊去了,别忘了老主顾呀,我买,我买三双。”天津人买东西有个毛病,哪怕是个驴粪蛋,只要看见有人买,他必随着抢。这么着,呼啦啦一大包袱洋袜子就全卖了,卖洋袜子的当然要感激朱七:“那双洋袜子送给你吧。”于是朱七白得了一双袜子,正好这时候有人还要买洋袜子,卖光了,朱七说我这双让给你吧,你瞧,这一元多钱就算到手了。

大多数卖货的,自己带托儿,有男有女,朱七自然挤不进去,强挤过去也自讨没趣,“走走走,别在这儿起腻!”让人撵出来了,东逛西逛,实在眼看着太阳西沉这一天没指望了,灵机一动,“我的爹呀!”立时哭声震天,惊得全南市大街为之一怔,众人停住脚步,只见朱七一面哭爹一面往前跑,跑到一处卦摊面前,朱七扑通一声冲着算命摆卦摊的先生就跪下了,“神仙,您老刚说我爸爸三天之内必有横灾。这不,上午让火车碾死了嘛,您老真灵呀!”有如此料事如神的相士在这儿卜测吉凶,能没有倒楣蛋咬钩吗?这么着,朱七这天的一元钱又算混到手了。

朱七这样在南市大街混事由,人们难免要为他担心,哪里会每天都有这种捡便宜的机会呀!放心,保证每天都有,不如此算不得是南市大街,而且在南市大街靠“套白狼”吃饭的,绝不只是朱七一个人,比朱七更蒙事的多着呢。也许还有人担心,如此每日靠“打飞虫”吃饭,一家人能过上好日月吗?放心吧,朱七一家三口人的日月过得火爆着哪,以窝头、熬鱼、白菜汤为最低生存条件,有时能加一盘猪头肉,隔三岔五的包饺子,蒸包子,炸酱面,还偶尔吃一次肘子、大熏鸡,逢年过节老婆孩子还能添件新衣服;遇上好年景,说不准就能发笔小财。也不过就是前两年的事,天津闹霍乱,市政当局采取紧急措施,注射防疫针。为控制传染病蔓延,尤其对繁华地区格外控制。立时,南市大街东西南北四个道口设上卡哨,出入人等一律要出示“针票”,凡未随身持带计票者,必须当场注射防疫针。说来也有意思,天津人历来将打针看得比传染病可怕,可是天津人又没志气为了不打针,宁肯三个月不出门。忍耐不住非要去逛南市大街,自己又没有针票,于是朱七的时运到了,他远远地在南市大街口处“哨”着,遇有天津父老带不愿打针模样的人走来,朱七立即走上去靠近身旁,像是自言自语低声嘟囔:“打针伤气,五角钱保平安呀。”听见朱七的嘟囔,人们便明白他是在兜售“计票”,果不其然,将五角钱塞到朱七手里,朱七立即将一张盖有天津市卫生署大印的空白针票塞到你手里,“姓名,年岁自己填吧。”三个月过去,天津卫一场霍乱,朱七总共赚了三百多元,细算算,够一年的开销。

只是,朱七心里总有个解不开的疙瘩,在南市大街混饭吃并不难,最难的是咽不下这口孙子窝囊气。没人拿自己当人,谁都敢往自己脸上吐唾沫,遇见不讲理的,朱七还挨过耳光。“滚!”别人听着刺耳,朱七听着就和听百灵鸟唱一样,脸不红心不跳,一抽鼻子就滚开了,没脾气,明知道是自己碍事。有一次,一家大商号开张,朱七挤进去道喜,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争作头名财神爷——第一个买东西的顾客。天津卫的规矩,新字号开张,对第一个来买东西的顾客半价优待,一双布鞋四元,只收了朱七二元,第一个顾客买过之后,其它人再买,便一律四元了。朱七捡了个便宜,提着件新鞋盒出来,大街上转一圈,一个小时之后他又回到这家新字号来了:“掌柜的,这双鞋我穿着不跟脚,您老给我退了吧!”你想啊,这小算盘打得够精细的,半价买的鞋,退货时就要收回四元,不费吹灰之力白赚二元钱。没想到,“呸”地一声,一口唾沫吐在了朱七的脸上,“成心捣乱呀,你个混帐东西!”掌柜的扑上来就要打朱七。又是天津卫的老规矩,新开张的字号最忌讳头一天有人退货。大势不好,朱七立即抱头鼠窜,跑到马路上,正遇见一个人要进这家字号买鞋,罢了,三元钱卖给你吧,朱七只挣了一元钱。

人家不拿自己当人看,这实在不是滋味,没有亲身感受的人,谁也不理解为什么是人不是人的都要往人上奔,更何况朱七是个体面汉子,谁不盼着堂堂正正地做人呢?只是,这南市大街做人难。在南市大街,花钱的是人,赚钱的不是人;买东西的是人,卖东西的不是人。花钱的穿着长衫西服。赚钱的就只能穿短裤短袄。你也来件灰鼠皮袍子穿上,立在个小烟摊旁边,等着吧,一时不脱下这件皮袍子,你一时休想开张。人家还当你是买烟时正碰上卖烟的拉肚子,君子助人为乐,临时替烟贩子看一会儿小摊的大人先生呢。买东西的财大气粗,随心地挑挑捡捡,卖东西的就得欠着三分理,只能百依百顺,稍一轻慢,弄不好非打即骂,到头来还得向买东西的赔礼道歉。可怜朱七毕竟是耳目闭塞,人穷志短呀。他万万想不到迟早能有一天卖东西的会比买东西的凶,以至于店堂纪律头一条要写上“决不打骂顾客”六个醒目大字。

如此,便说到正题上来了——

六月初三,朱七要去给老岳父祝寿,早在四五天之前,朱七一家人就开始筹备了。在南市大街朱七多卖了点力气,为老岳父的寿日挣来了四份厚礼:一只大寿桃四斤长寿面。女婿的酒闺女的肉、两瓶直沽二锅头、一只大猪肘,足以讨得岳父大人的欢心。朱七的媳妇有件麻纺旗袍,自己缝的绣花鞋,虽算不得是名门闺秀小家碧玉,但在天津卫足够体面。只是,朱七穿什么呢?短裤短袄?太寒磅人,不光寒榜自己,也寒横老岳父、家门口子老亲老友。女婿是门前贵客,一户人家发旺不发旺,全看女婿够份儿不够份儿。女婿开大洋行,老岳父准坐小汽车;女婿开杂货铺,老岳父准穿布头;女婿卖鱼,老岳父准一身腥。这叫老塘里的芦苇,根儿上连着哪。

“宝儿娘。”朱七的妻子虽然只有二十五岁,但她和天津卫所有的美丽女子一样,也是在生了小孩之后才有了自己的芳名,从此未七和妻子说话,也不再只喊一声“喂”了。“你说,姥爷生日那天,我穿嘛?”朱七和妻子商量。

“嗐,混身打混身呗。”这又是一句天津土语,意思是说平日穿什么,那天还依然穿什么,不必格外地乔装打扮。

“我嘛也不在乎,不是为了往你脸上贴金吗?”朱七立志要提高妻子的身分,自然不肯仍穿着在南市大街上混事由的那件穷皮。

“给你添新衣裳,一时可挤不出钱来。”妻子当是朱七要新衣穿,便面带难色地回答。

“谁说添新衣裳了?”朱七晃着身子说道,“我早琢磨了,跟胡九爷去借那件长衫穿穿,听说还是料子的呢。”

“别无事生非了,姥爷生日那天人来人往的,不小心烟火烧个洞,咱还赔不起呢。”

“还不就是路上穿穿么,到了家。给姥爷拜完寿,脱下来,交给你收好了,出来再穿上,图的不是个体面么?”

“愿意找这个麻烦,随你的便吧。”宝儿娘终于同意了丈夫的打算。

拥有一件毛料长衫的胡九爷,就住在朱七的隔壁,人缘随和,有求必应。待朱七找到胡九爷家里说明借长衫的来意之后,胡九爷二话没说,当即将长衫取出来交给了朱七。只是,最后他对朱七嘱咐了几句话:“方圆百多户人家,无论谁家老爷们儿有事,找到我胡老九借长衫,我没驳过面子,人往高处走么,穿上长衫,神气,瞧着是个人物儿。到了哪儿,人人都要高看你一眼,好,有志气,不能者被人往扁处瞧。穿在身上,处处留神,一时当了人物,心里可不能浮躁,别忘了咱还是人下人的本分,穿上长衫,该受的气还得承受,该低头时还要低头,别忘了你胡九爷这件长衫外面没别着牌牌,兜里没揣着片子,让人家扒下这张皮来,咱可嘛也不是。就当这是一件戏装,龙袍玉杖皇冠札靠齐了,家伙点叫起来,出将入相上了台,你是个皇上,唱完了这出,卸了装,该烧香的地方去烧香,该磕头的地方还要去磕头。别以为我在戏台上演过皇上,那是假的,不能往心里去。所以,穿上这件袍子,走在路上,倘有人叫你朱七爷,咱可别答应,告诉人家这件长衫是借来的,我还是朱七,那个爷字免了吧。穿上长衫,别往人多的地方去凑热闹,别走大路,哪儿人少,哪儿僻静,咱往哪儿去……”

“九大爷,您老放心,我就只穿一会儿,给宝儿的姥爷拜完了寿,当天晚上我就还回来。”直到朱七立下了最后的保证,胡九爷才将这件长衫让他带回家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丑末寅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