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士无非子》

第一节

作者:林希

相士无非子,不知其姓氏,更无论籍贯履历,他自称无非子多年,众人也称他无非子多年,久而久之,连他自己都将原来的姓名几乎忘记了。

未描述无非子之前,先要说说相士是一宗怎样的行当;在相士这宗行当里,还要说说无非子是位怎样的人物。

所谓相士者辈,就是相面的师傅,吃开口饭的,靠嘴皮子混事由,干的是要人的营生。但相士中分上九流下九流,顶不济的,在街头巷尾摆上一张八仙桌,八仙桌上铺一方蓝粗布,蓝粗布向外垂下来的一角,写上相士的名分,譬如什么李铁嘴,杨半仙之类。正铺在桌面上的蓝布中央,画着一幅易经六十四卦图,桌子角上摆着一十六只大圆棋子,一卷翻得飞了边的《易经》,半卷成卷儿,放在棋子旁边,《易经》旁边是一把折扇,一把宜兴小茶壶。这位相士端坐在小方凳儿上,背靠墙壁,面向市街,但不许东瞧西望,只微合双目似在读《易经》,又似在打瞌睡。相士背后,墙壁上一张白布,四尺见方写着一个“诚”字。如是,恭候各位倒霉蛋们光临卦摊。

这类人自称是相面的,其实是臭要饭的。相面也罢,算命也罢,俗称是卜,这“卜”字中间一竖,据说是乞丐探路的竹竿儿,旁边的那个“点儿”,便必是乞丐讨饭的饭瓢无疑。天公有灵,这可不是挖苦诸位神仙们,事情本来就是如此,讨饭的乞丐拄着长竿儿,端着饭瓢挨门挨户乞讨,每到一户人家门外,他必要唱吉祥歌儿,什么大富大贵呀,什么指日高升呀,什么紫气东来呀,什么人畜两旺呀,吉祥话儿听得心眼儿里麻酥酥,一高兴,这才会施舍些残羹剩饭,外搭几个小钱。

也有靠说吉祥话换不来施舍的。你可以想想呀,那些大门大户有钱有势的人家,每日门外讨饭的还不得几十几百?人人都在门外唱吉祥歌,自然也就听厌了,不新鲜了,心里也不激动了。你在门外高唱五子登科,本来是吉祥话里最动听的美好语言,正巧他家女人刚给他生下第五个女儿,你说他恼火不恼火?一块西瓜皮甩出来,不砸破你头才怪。

于是就有精明人儿出来,虽也是讨饭来的,可他站在门外不唱吉祥歌儿。他先怔怔地站上半个时辰,一双眼睛直盯着你家屋檐,盯得主家心里有点犯疑,心想我家房檐儿上有嘛稀罕物什这样惹人注目?正犹豫间,那门外的乞丐突然“啊呀”一声,然后便是深深地一声叹息。不必多费言语,这时主人一定会乖乖地跑出来询问:“这位先生,你何以望着我家房檐叹息呀?”

“一言难尽。”那乞丐故作高深地摇一摇头,然后又似是自言自语地说下去,“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主人一听立时吓得大汗珠子滚了下来,忙上前打躬作揖地施礼哀求,“无论如何,先生也得指出一条逢凶化吉的道路来呀。”

“既如此,主家将尊造呈来,我替你卜测一下吧。”于是主家说出了自己姓什名谁,家住哪里,何乡人士,生于哪年哪月哪日哪时,小时候哪年出的疹子,大了又是什么时候定的亲,妻子又是什么属相,生了个儿子又是什么脾气,如今家里有哪几桩事不甚遂心,就连家里的骡子马只吃料不下驹儿的事也得如实交待清楚……

“好了。”不等主家说完,卜者已经推算出结果来了,如此这般一番交待,尽管放心,你家不会有什么大灾大难,眼前虽有一罡,但古人自有天相,最终仍是福禄双全。

赏。

你瞧,这不又算讨着饭了吗?树林子大什么鸟儿全有,有人爱听吉祥话,无论你怎样恭维他,他都自认为当之无愧,你说他是玉皇大帝转世,说不定他心里还觉着委屈,明明他昨日梦见玉皇大帝给他端洗脚水呢。不过不管怎么说吧,反正这号爷听见吉祥话才给赏钱。还有的人爱听吓唬,你得先冲着他啊呀一声,再告诉他大难临头了,把他吓得腿肚子转了筋,然后再用三言两语替他冲了灾,无论要多少钱他都乖乖地给你。自然,还有人爱听骂,你越骂他,他越是全身通泰,骂得越狠,他越是血脉通畅四肢灵活脊椎酥软;自然这也要会骂,骂得太狠了,他真翻了脸,吃不了你也得兜着走。

除了街头巷尾摆野摊,除了走街串巷乞讨之外,还有一帮子打野食的。这等相面的不设摊,没个准窝儿,也不挂幌子,只是哪里人多往哪里钻,穿一件半新长衫,打扮得似个落魄文人,手里握着一把旧折扇,扇面上要有名人的题签,自然,全是假的。看穿戴,看派头,谁也猜不出他是干什么的,一不像生意人,二不像公职人员,反正就是闲人一个,只在街上穷遛。遛过来遛过去,逢到人多时,猛然间一伸手,他抓住一个迎面走过来的什么人物,这人自然全身的晦气满脸的愁容,活像是才遇见了什么倒霉事。不等这个人琢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来,相面的闲人先开了口:“我看你山根之上阴云密布,五日之内必有大灾;又看你西岳东岳斜纹深陷,或父或母必是重病缠身。总算你出身积善人家,天成全你今日遇上了我半仙之灵,快将你生辰八字呈上来,让酒家替你批上一卦,为你指出明路一条。”

也许这个人真有点什么过不去的关节,当即他就昂起脸来让相士一番端详,再说出生辰八字由他细细地批上一番;也许他本来就正在劫难之中,或是被债主逼得东躲西藏,或是为老爹老娘四处求医,急匆匆本来没时间和他纠缠,为求得脱身之计,便只得逢场作戏说一些捧场圆场的话,只夸他真是慧眼独具,一句话正说中灾祸吉凶。

偏又是闹市里全是些爱看热闹的闲人,不多时里三层外三层早有众多闲人将这二人围在了当中,那相士在人圈中一番卖弄,不知哪个倒霉蛋正想找个人问卜一桩什么别扭事,于是不须多时必会有人拨开众人挤身进来,对着相士一作揖,“先生,请您给我相相。”

这叫直钩钓鱼。

说来说去,这些全算是下三烂,没有名分,不受人敬重,干不成大事业,混不上吃喝,连双新鞋都买不起。这些人白天串大街,夜里睡小店儿,啃着窝窝头,喝的白菜汤,一件作行头的粗布长衫白天穿上逛街,夜里脱下来洗了晾在竹竿儿上,赶上阴雨天,一夜衣服不干,第二天早晨湿漉漉地也得披上,用自己的身子将衣服烘干,所以前半天这等人的肩膀上全往上飘水汽儿。

混出来名分,有了身价,就有资格设相室了,相室大多以相士的姓名为名号,什么万百千相室,赵钱孙相室,名字中透着古怪。更有许多相室有声望,敢于自称是什么士什么人什么事,于是便有了卧龙子相室,柳庄子相室,一弘仙师相室,五岳道人相室,一个比一个邪乎,全都是真人传世,前知三百年,后知三百年,指点迷津,众生普渡。

天津卫,相室云集在两处地方,一处在南市三不管地界,这些相室里的相士大多是江湖出身,譬如原来摆野摊相面算卦,遇见几个人物,救了几场劫难,解了几桩困厄,发了横财,于是便租间临街的门脸小房,自己立了相室。这类相士出身微贱,生来也不贪图有什么大发旺,偶尔闯进来个被追缉的强盗流寇,走投无路之时引导他找了个躲难之处,时过境迁,这强盗流寇又化险为夷,且重操旧业,生意干得发旺了,说不定想起昔日帮助自己逃过了官家缉拿的相士,百儿八十地送上份厚礼,算是对相士的报答。但是发这类飞来风小财的机会不太多,他们每日便只给来南市闲逛的八方闲杂人等看相算命,这些人没有大富大贵,自然也没有大难大灾,父母久病不愈,生意不甚兴旺,丈夫久出不归,前日夜里做了个恶梦,昨天早晨猫头鹰落在了房檐上,等等等等,全都是三言两语好胡弄的活儿。每日能看上十个人,每人收上四角钱,便可以挣上吃喝,养活一家老小。

能够在天祥商场设下一间相室的,也就有权自称是相士了,这些相士大多过了不惑之年,更有白发苍苍的长者,而且要各有专长。有人以易经论世,偶尔遇上个古怪老学究,推门进来不和你论世,只和你说《易》,来龙去脉正本清源你得和对方谈得头头是道,就研究《易经》而论,你得够得上当教授的份儿,否则你何以有资格引申《易经》而论世呢?倘若你自称以星宿论世,候着吧,说不定哪天闯来位西装革履的洋场人物,屁股没沾板凳先和你盘起天文学问,什么天干地支,星宿转移,天王地虎。金术水火土,你要对答如流,不过只管放心,这位西装革履的洋场人物只是个假秀才,他于天文学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真正天文学教授不来这儿和相士找别扭,人家早任职于紫金山天文台夜夜观察星云变幻去了。不过这倒说明了一个道理,没两下子的,谁也不敢来天祥商场的相室。

天祥商场,天津人俗称天祥,是紧靠着劝业场的一处商场,劝业场里卖穿穿戴戴布匹绸缎日用百货金银首饰,天祥商场卖什么呢?凡是劝业场里不卖的东西,这里全卖。这里有书铺,珍本秘本古书旧书,从宋版毛诗到王云五编的小文库,一应俱全,而且这些书铺还各有一间秘室,专卖春宫、卖婬书,无论什么白话聊斋,金瓶梅画本,让人看了之后三天之内眼珠儿不会打滚儿。到了成立民国社会维新之后,这里又进了新鲜货色,照片,单人的、双人的、单张的。成套的,生意极是兴隆。除了书铺之外,二楼里还有一间连着一间的古玩店,从周口店出土的猿人牙齿到古玩玉器古董花瓶,假货真货一齐混着卖,而且越是假货卖得越贵,一只土窑烧的黑陶罐子,重新刷上一层釉儿,愣一千元银洋当西周文物卖了,而真正价值连城的甲骨残片,却一角钱一包被人买走配葯治病。天祥商场的生意,就是在乱乎劲里发财。

天祥商场有画像的,有玩台球的,有茶室,有裱画的,有做风筝捏泥人的,四楼有落子馆,五楼有杂耍圈子,从一楼到顶楼,满楼里跑暗娼野妓,楼道里每一级楼梯上都站着一个娇女子,旁边有一个老鸨娘搀扶,拦住上楼下楼的游人嘻嘻地说着:“我家姑娘今日才十八岁,头一天出来混事由。”天祥商场共五层楼,每层楼六十级楼梯,所以每天来天祥商场混事由的,必有三百名十八岁的黄花女子。这天祥商场才真是一个花花世界呀!

同是天祥商场里的相室,又各有贫富之分。最寒酸的,只一间十几平米相室,开门见山,推开门,就正看见相土面朝外坐在桌子后面等你,自己拉只板凳坐下,想问什么事只管道来。有些相室生意好人缘好,相室里常常挤满了人,最多时能有七八位,进去之后要等些时间才能坐下,先要站在屋角里听相上给那位爷细说命相。这时必是相士说一句,那人答应一句,点一下头,连连赞叹相士真是神仙转世,新来的人越听越惊奇,未曾坐下先对相士信服得五体投地,这叫玩腥儿,挤在屋里的全是这位相士的亲戚朋友,是“捧活的”,等的只是你一个“大傻冒儿”。这类相室极便宜,问一卦二元钱,能买四十斤白面,能买一双布鞋,梅兰芳在中国大戏院唱《贵妃醉酒》,三楼末排票价二元,视力好的倒是也能看见台上似有小人儿在走动,唱词儿一句也听不见。

稍微阔绰一些的相室分里间外间,推开山门先进一间厅室,有童人献上一杯茶,须等些时候有人从内室出来,才轮到下一位进去。平日里这厅室里少说也坐着有三两个人,新来问卦的人先要彼此扯一阵子闲篇。有分教,关节就做在这里,从相室里出来那个人,其实不是客人,他刚刚是在相室里看《三侠五义》哩,让你在外间厅室坐会儿,几个坐在那里的闲人和你东拉西扯,三言两语就将你要求问的事套出来了,这时一个人走进相室,把你的种种情形告知相士,待到你走进相室,相士一看迎头便是一句:“尊家的二千金玉体欠安呀!”唉呀呀,我可遇见活神仙了!我正是为二丫头有病来求问神仙的。倒霉去吧,你早被人家耍了,还蒙在鼓里呢。

这类相室,每卦四元,只是这四元钱花得畅快,眼睁睁人家说得灵验嘛。

相室一处比一处排场,相士一位比一位高明,谱儿最大的,山门上声明每卦四十元,八十元,门前自然冷落,但三天两日能来一个问卦的,收入也不比小本营生少。

无非子相室,四间大厅,第一天来只能在茶室稍坐,用一杯茶,请茶房传个话,求无非子约个时间,好来求问一件事情。第二天再去,进书房,由无非子的书憧接待,书憧者,徒弟也,不外是推托无非子近来太忙,已是一律不见客家了,来人要再三恳求,徒弟见你确有诚意,才答应待相士闲暇时向他透个底儿,也许能抽出半天时间来见一面。第三天再去,要带上四百元现钞,无论相士有没有时间,谢礼我已经送到了,问事之后自然还要重谢。一而再,再而三,看来此事非相士无非子出面卜测已是别无它路,这才约定时间,听无非子一番论说,然后,当面谢过大洋二千元。

我的天爷,大洋二千元能在英租界买一幢小洋楼,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非得听无非子论一番命相、卜测一番凶吉。有!壁如袁世凯登极、张勋复辟、黎元洪作大总统。孙传芳任五省联军司令、张作霖进关……

无非子脑袋瓜子别在裤腰带上、专门吃军阀政客的“饭儿”,你想想,没有这么大的金刚钻,他敢揽这份瓷器活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相士无非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