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士无非子》

第七节

作者:林希

哈哈王爷不识地舆图,至今每看见地舆图总要哈哈笑。刘洞门认真地将一张地舆图社印制的大地图铺在案上,可着性地胡弄哈哈王爷,他将大拇指按在一个地方,指着密密麻麻的小字对哈哈王爷说:“这儿就是柴猪堡。”

“我不管什么柴猪堡,柴狗堡,我家祖坟在四子王。”

“这儿,就是四子王。”刘洞门按在地舆图上的大拇指未动,随即伸出食指,巴叉开手往远处伸去,食指按的地方,就是哈哈王爷家的老祖坟。

“这么近?”哈哈王爷支楞从太师椅上站起来,双手按在条案上,俯下身去看地舆图。

“所以传言奉军威胁你府上祖坟,不是没有根据。”刘洞门见哈哈王爷吓呆了,这才将手掌抽回来,对哈哈王爷仔细述说,“早以先,阎锡山的一个军长守在柴猪堡,十几年没动你家祖坟……”

“他仁义。”哈哈王爷赞叹着,“我当早送他一份厚礼。”

“如今这军长被奉系军长打跑了……”

“这就是奉系军人的不对,人家的地盘,你凭白无故地抢过来,没道理。”哈哈王爷主持公道,自然对世事有个评议。

“为什么要作没道理的事?”刘洞门问着。

“因为他不讲理。”哈哈王爷回答。

“他贪图那地界之内的金银财宝,地上的金银财宝,地下的金银财宝。”

“啊!”哈哈王爷紧张地吸一口长气。

“知道孙大麻子掘老佛爷皇陵的事吗?”刘洞门凌厉的双目直视着哈哈王爷质问。

哈哈王爷打了个寒战,孙殿英掘慈禧墓的事太可怕了,不光盗走了全部下葬的金银财宝,还将老祖宗剥光了衣眼仰面朝天抛在了棺材板上,溥仪和北洋政府打了一场官司,才重新将慈禧的尸体收殓下葬。

“赶紧给我将阎锡山的那个老军长找回来,给他钱让他招兵买马把那个什么堡收回来,就算是我买个洋枪队护卫祖宗坟茔。列祖列宗在上,不是子孙不孝,是这世道太坏了呀,人人都惦着掘人家祖坟,这些断子绝孙的强盗!皇上退位,江山易主,老朽我死皮赖脸还活在世上,为的就是为祖宗看守这一处坟茔,倘我家祖坟有个不测的灾殃,老朽我还活着作嘛呀!”说着,哈哈王爷声泪俱下,他似看到了自家祖坟被掘的惨象,他家祖辈是和摄政工一道进关的,皇上死了下葬时有啥,他德王爷祖上死后下葬时也有啥,他家的祖坟顶得上一个大金矿呀!哈哈王爷再不敢哈哈了。

刘洞门见哈哈王爷已经咬钩,便婉言告辞出来,找小神仙设法往聚合成为无非子送信。

……

无非子在聚合成饭庄被袁军长已经囚了七八天了,这一些日子袁军长四处碰壁,筹措军款招兵买马的事连个影儿都没有,这年月英雄豪杰遍地皆是,正在春风得意之时的好汉还愁拜不上门子呢,累累若丧家之犬的袁军长去哪里投靠山?

袁军长白天东奔西跑,晚上垂头丧气地回来,每日后半夜他便来到无非子的客房,和无非子扯闲篇拉闲嗑。

“都怪我这人莽撞。”想起吃败仗的往事,袁军长万般悔恨地说着,“人家都劝我应该在军部养一位术士,不是俺只相信自己火力旺,是俺怕阎锡山疑心我要自立炉灶,阎锡山心胸狭窄,有人说他的肚量如同汾河湾,又细又浅又弯弯绕,倘若我养了术士,他非得除了我不成。早若是有神仙这样的相士在我身边,何至于我落到这步田地?”

“胜败乃兵家常事。”无非子劝解他说。

“可是没有似我败到这等份儿上的,让人家来个扫地出门,事后我才知道是上了当,那姓荣的本来是为张大胡子阅兵去的,是从我境内借路……”

无非子听着不置可否,只自言自语地沉吟道:“兵者,诡道也。《孙子》讲用兵之道,至理名言。兵家借路过境,其用心也恶,未必不怀诡计,何况袁军长久据柴猪堡,自然是刚愎自用,如此荣军长便故意在你眼里揉砂子,激之令怒,袁军长便不顾本谋了。”

“神仙,你是活神仙!”袁军长站起身来,举起右手向无非子敬了一个军礼,“活神仙你跟我走吧,我明里作军长,你暗里作军长,用兵动武我全听你的,你叫我进我就进,你让我守我就守,你让俺打哪一个,俺就打哪一个,神仙给我作诸葛亮吧。”

“无非子不出山、不下海,只坐在相室里不出山门一步。”无非子语音平和地说。

“唉!”袁军长深深地叹息着,“我信了神仙断给我的一个‘进’字,这许多日我四处联络,连一点门路都没找到,我不疑惑神仙的话不灵验,必是我的时运还没到时辰。反正这些日我也没事,神仙细细地给我批一卦吧。我听说神仙批一卦是两千元,如今我是穷光蛋呀,等来日我时来运转,我高高地给神仙送上二十万。”

无非子也是闲得睡不着觉,便在座椅上正襟危坐地端好架势,微微合上眼睛说道:“好吧,这一卦我分文不取,只算我交个朋友。”

“也算我识位真人。”袁军长也规规矩矩坐好,等着由无非子批示命相。

“拿纸笔来。”无非子一声吩咐,早有人送上来宣纸笔砚。无非子将宣纸铺好,娴熟地只不多时间便画成了一幅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图,随之他便将两手在六十四卦图上比来比去,无非子将袁军长的命相断清了。

“神仙有话直说。”袁军长万般虔诚地等着。

“先甲三日,后甲三日。”无非子只顾自己说着,似是对面压根儿没有袁军长一般。“先甲三日,幸也,前事过中而将坏,则可自新以为后事之端。初二二上,九五,兑下坤上,有贵人,三日至。”

“有贵人?”袁军长欠着屁股半站起身来,“是贵人来找我,还是我去找贵人。”袁军长急切地追问。

无非子根本不理睬袁军长的询问,只管自己睡觉去了。

“报告。”无非子刚走,有人就悄声禀报袁军长,“一位老王爷求见。”

“放你妈个屁!”袁军长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天还没亮呢,他见我干嘛?看好了,别是张大胡子派下的刺客!”

“报告军长,小的盘问过,他说有要事,只能对军长一个人说。”

“我不见!”袁军长狠狠地将房门摔上。

只是那个副官忠于职守,他万般柔顺地推门进来,俯身在袁军长耳边嚓嚓嘁嘁地不知嘀咕了几句什么,最后只见袁军长腾地迈开大步,随着副官往外走,一面走着还一面唠叨:“会有这种事?邪门儿。”

……

“哈哈哈哈……”约莫着到了中午,袁军长兴高采烈地来到了无非子的客房,他将上衣脱下来信手抛在沙发椅上,然后开怀大笑着对无非子说着:“神仙真灵,你说三日内不出门户必有贵人,天还没亮,贵人就找上门来了。一位德王爷,拿他的开平煤矿股票作押,给我在大通借了一笔款,百多十万,指名让我招兵买马收复失地。王爷有约法,这笔款只能买军火,只能作军款,不许我吃喝玩乐,收复柴猪堡之后立即还清。你说也怪,这个王爷干嘛非要我去收回那片地盘?他说那地界里有他家祖坟,驻守这许多年,我咋不知道?人说凡是王爷府的祖坟里都有国宝,等收复柴猪堡我还真得找找这块宝地。你瞧瞧,我早认准只要下天津卫必能找到一条活路,这地方藏龙卧虎,谁不想找个好汉为他打天下呀?没说的,柴猪堡也好大一片地势,他王爷不是惦着作皇上吗?等有了地盘,俺给他立个号,照着宫殿的样儿给他盖个宅院,每日也给他演习上朝下朝的典礼。谁爱玩什么就由他玩什么好了,干嘛非得按着一个法儿,弄得人人别别扭扭老大不高兴。段祺瑞愿意作总理,由他设总理衙门;袁大头想作皇帝,随着他自封是洪宪;黎元洪愿意当大总统,孙传芳喜欢作联军司令,谁说自己是啥,谁就是啥,共和嘛,一共二和,不共不和就过不上好日月。神仙,你说说我这些话够不够个胡博士?别以为我是粗人,我敬重念书人,凡是完全两级小学毕业的,在我那儿起码是县长,若是胡博士肯去柴猪堡,俺给他盖圣人府。”说到得意处,袁军长喜笑颜开,如今他筹措到了军款,用不了多久他又能回柴猪堡作他的地头蛇去了。“我已经下了命令,打道回府,这一层楼房我还包着,还得留几位副官和银号打交道,还要和洋行买军火,我得走,我要去带兵打仗。神仙哩,你还得住在这里,几时捷报传来,我又收复下柴猪堡了,这儿的人便几时护送神仙回相室。不是我和神仙为难,谁让你这样灵呢,我怕你再去给别人算命相面,说不定张胡子要找你,给他批批命相,这柴猪堡守得住守不住呀?神仙知道我的底,再去给他批八字,我又让你们玩儿了。万一攻不下柴猪堡咋办哩?那时王爷担保借我的钱也花光了,阎锡山更恨得我咬牙切齿,张胡子的人也不肯放过我。那时我再回来找神仙,我一根绳儿,神仙一根绳儿,咱两个脸冲着脸地就吊在这屋里。我哩,算是个脓包无能,神仙哩,算是说话不灵,咱两个就都别在这世上蒙人了。”

袁军长露出一副流氓相,直到现在他还觉得这事太奇巧,他怀疑是无非子要他,压根儿他就拿自己错当成张作霖的部下荣军长,一个“进”字说错了,才将错就错,顺水推舟,设个陷阱诱他往下跳。等着瞧吧,袁某人也不是好惹的,无非子自作自受,吃不了兜着走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相士无非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