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士无非子》

第八节

作者:林希

扑籁籁,无非子流下了眼泪儿。

袁军长带着左膀右臂几员武夫走了,临走前无非子扎扎实实地给他算了一卦,这一卦算得他必须先奔西北,西北地界有几个师的兵力因找不到有奶的娘几乎已沦为流寇,只要带上钱到那里就能拉出兵马,保证袁军长麾下还能有精兵强将。至于围攻柴猪堡的时辰,无非子算得是在四十天之后,四十天之后的哪一天?批不出个准日子,有几个吉日可以供作选择,但还要根据军情而定,但四十天之内不可用兵,因为袁军长这一步流年运气,印堂着班超,光熙精舍如武王,自印堂至光熙还差四十天的光阴,一切要好自为之。对于无非子的批相,袁军长记在心头,此次出师不成功便成仁,一定要杀出威风。

聚合成饭庄这一层楼客房只留下十几个人,其中大多是文职,每日操办军款、军火,且和各派军阀势力时时调整关系,还为袁军长刺探情报。空荡荡一层楼房只住着十几个男人,来来往往的女宾却多达四五十人。花界女郎最讲义气,投靠到一家门下,不将这门这户吃穷吃败吃垮吃光,决不会三心二意再去寻找新欢。袁军长住在聚合成时,一批随员,卫士,呼啦啦一群汉子,花呼哨一帮女流。如今大多数汉子走了,女流却没有减少,几个女宾包围一个好汉,如此就没有人顾得无非子了。

宋四妹这时才来到聚合成饭庄和无非子相会,一番卿卿我我之后,无非子对自己的相好吐露了真情。

“人生在世,成败本来无足轻重,有盛便有衰,有圆便有缺,有盈便有亏,四大皆空,宇宙本只一个无字。”无非子自我宽慰地感叹着,“只是我不该衰得这样早,也不该败得这样惨,我还没有给你挣下一笔产业,鬼谷生日后还要打着我的幌子混事由,我一败涂地,他如何问江湖呀!”

无非子虽然一番花言巧语将混星子袁军长说得天晕地转,又一番巧安排将哈哈王爷推进陷阱,终于保全下了自己一条性命;但他深知,袁军长尽管有了一笔巨款,但要想东山再起,也决非易事。张作霖本来不会久居关外,他好不容易调兵遣将在关内打出天下站稳脚跟,凭袁军长重新集结的一帮乌合之众也决不会再逼得张作霖让出山河。而正在得意之时的荣将军,已是越打越胜,越胜越勇,兵家贵在一个“威”字,四面楚歌,风声鹤唳尚且能击溃于军万马,如今只要凭借荣军长的大旗就足以令人闻风丧胆;袁军长卷土重来不过是鸡蛋碰石头,最后必是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现如今是顾不得那许多了,总得想个办法逃出袁军长的监禁呀!”宋四妹对无非子一片真情胜过扎髻夫妻,无非子叹息她陪着抽泣,无非子掉眼泪她陪着哭鼻子。

“袁军长可以大摇大摆地在聚合成饭庄包下房子设兵部,他就能买下黑道上的人置我于死地。不是我不能跑,在天津卫混这么多年,家家饭庄旅舍的后门地道我了如指掌,可是我溜出去容易,保活命难。这许多日子,倘我稍微流露出一点跑的意思,这聚合成后门就挨着海河,半夜三更将人装麻袋里沉到河底的事不是比扔根柴禾棍还容易了吗?”

“咱两人跑,上海有我的姐妹。”

“嘘!”无非子忙抬手捂住宋四妹的嘴巴。“你到了上海可以混,我呢?这江湖上吃子平饭,江南江北两不来往。”“子平”者也,就是江湖术士们对自身职业的称谓,如厨师称自己为勤行,胡编瞎掰的称自己为作家,招摇过市之徒称自己是明星一般。

“唉,那就真没活路了?”

宋四妹坐在床上双手托着腮,娇滴滴地歪着脑袋瞅着无非子,无非子看着宋四妹超凡的美貌面容,心中更觉自己的责任重大。

“一定要设法让袁军长收复柴猪堡,否则我休想逃出他的虎口。”无非子心事重重地说。

“逃出虎口之后,你更名改姓,我帮你做个小生意,这码头上不会饿死咱们的。”宋四妹一片真情,准备与无非子同舟共济一起过穷日子,而且还要作他的贤内助。

“不吃子平饭了?”无非子向宋四妹问道。

“谁还信你呀?将一个落魄武夫错看作是常胜将军,给一个吃了败仗的丧家犬批了个‘进’字,你还怎么好意思再设相室作相士?”宋四妹不无同情地对无非子说着。“那相室咱不要了,找个主儿兑出去,小神仙另起炉灶,换个名儿先去马路边上摆卦摊,求左十八爷成全着他,我再给他找几个‘敲托的’、‘贴靴的’。你没听说吗,南市刘半仙卦摊就常有一个披麻带孝的女人去哭拜,喊着叫着地说:‘神仙的卦真灵呀,昨日说孩儿的爹有飞来横祸,当晚就被电车轧死了。神仙再给我们孤儿寡母指条明路吧。’其实,那个哭喊的女人是他儿媳妇。嘻嘻。”宋四妹说到开心时,破涕为笑,笑得软软的身子八道弯儿。

“让我无非子从此销声匿迹,我还有点不甘心。唯能化险为夷者,方为大丈夫;慾扭转乾坤者,必先置于死地而后生,我一定要让袁军长收回柴猪堡!”说话时无非子用力地挥着拳头。

“你坐在这客房里,能有本领让袁军长收复失地?你若是道士行了,会妖术,坐在屋里一发妖术,千里万里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你一念咒,如今守柴猪堡的官兵就瘫成一堆烂泥,机关枪也不响了,装甲车也不转了,呆看着袁军长大摇大摆地坐收江山。”

“要想办法,要想办法。”无非子反背着手在客房里转来转去,他一双手用力地搓得咯咯响,两弯眉毛紧紧地锁成一条直线。

“你想办法吧,只要你能想出办法,我就去给你跑腿。”宋四妹一本正经地说着,“我这人也就这么点能耐。交际花嘛,能成全事。”

……

布翰林多日见不到无非子,心中郁郁不乐,每日下午他还是准时来无非子相室闲坐,盘问小神仙鬼谷生,问他师父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布翰林来找无非子,多年来只是研究学问,布翰林精于《易经》,写过一部《易经布注》,自己掏钱在扫叶山房活字版印了五百册,如今还堆在自家下房里没有拆包。无非子研究《易经》自成一家,两个人由史论易,由世论易,彼此谈得极是投机。老实讲,若不是为和无非子共同弘扬国粹,布翰林是不肯屈尊来无非子相室的。布翰林看不起哈哈王爷,正是这些草包王爷,直到自家亡了天下,还没闹明白世界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八国联军打进家门,还不相信世界上居然还有什么意大利、奥地利,布翰林将这等人看得如行尸走肉一般。对于刘洞门,布翰林更视若一介无赖,满嘴没有一句实话。倘若你看见他冲着一个人喊爹,你可千万别相信那个人是他的爸爸。一旦他发现被他唤作爹的人原来是个穷光蛋,立即一脚便将他远远踢开。至于那个左十八爷,布翰林从来不正眼看他,渣滓,非同类也。

偏偏无非子不见了踪影,布翰林觉得日月都没了光彩。

“听说你师父有个要好的女子,是不是两个人躲起来过荒唐岁月去了?”布翰林百无聊赖地问鬼谷生,一双眼睛还在相室里查看,看来看去果然不见有无非子的踪迹,这才想起了他素日不屑一提的女子。

“学生放肆。”未回答布翰林的询问,鬼谷生先向翰林施了一个拱手大礼,“子不敢言父,徒不敢言师,我师父此去一月有余,学生也是疑惑他必是故意躲避一桩什么事情。”

“这事倒是有的。”布翰林摇头摆脑地回答,“民国十三年二次直奉战争,吴佩孚自不量力要作中原霸主,其时冯玉祥将军已经率部入京,你师父料定吴佩孚必败。偏偏吴佩孚派下人来接你师父进京批命相面,为他看看武运造化,那一次你师父便躲了起来,对外放风说是老母去世回原籍守孝,其实是悄悄地住进了日租界。不如此何致干就结识了这位宋四小姐呢?直到吴佩孚大败远去江南,段祺瑞任执政大总统,你师父才又回到了相室。”

“翰林圣明。”鬼谷生诡诈地睨视着布翰林故意询问,“你说这次我师父躲谁呢?”

“躲孙传芳,孙传芳任五省联军司令,正在得意之时呀!”布翰林掐着指头自己默叨着,“躲张宗昌?张宗昌不到天津来,天津也没他的行馆。躲靳云鹏?靳总理有日本势力作后台,北洋各路好汉无论谁胜谁负都得捧着他当家主事。那,你说他躲谁呢?”

“学生不才,实在看不出什么门道。”鬼谷生要个滑头回避开布翰林的询问,趁布翰林闭目思忖的当儿,跑走开应酬门面去了。

没有无非子陪翰林说话,布翰林实在觉得无聊。可翰林不似无非子那另外的几个好友,不来无非子相室,还各有各的去处;布翰林除了在无非子相室闲坐之外,其它便再没有一个去处。大街上市声鼎沸,翰林乘包月车穿过街衢,犹如赴汤蹈火一般,坐在车里闭着眼睛,但满耳还是摩登女郎的笑声和商店收音机放出来的丧邦之音;逛商店,布翰林都叫不出那些洋货的名称,看着那些上百元一条的劳什子领带,看着那些伤风败俗的女人衣裙,布翰林只恨自己不该活到如今这一大把年纪,居然还要亲眼看到人变成了禽兽。此外,什么舞厅,真光电影院,弹子房、赛马场、回力球社,罪孽,罪孽,皇帝在位时,何以就没想到早把这类孽障除掉!

所以,尽管无非子相室不见了无非子,空空荡荡,相室里还坐着布翰林,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翻阅相书,品味《易经》,喝茶,闻鼻烟,看报。无非子爱看报,相室里有许多报纸,什么《庸言》、《申报》、《民国》、《北洋》甚至还有《369画报》,以及许许多多没一篇正经文章的小报。布翰林看报是一目十行的,只有《庸言》报看得仔细,因为这《庸言》报的主笔是老熟人刘洞门,文若其人,报若其人,读《庸言》报就似当面听刘洞门说谎话一般。

不知为什么,这《庸言》报最近忽然对奉阎战局极是关注。头一版几乎全是奉阎战争的消息,什么专电、专稿,还有一幅一幅的大照片。读过这些天的报纸,布翰林得知一位袁大将军集结了数十万精兵,正浩浩荡荡地向奉军驻地调兵遣将。这位袁大将军得民心,所到之处民众列队欢迎慰劳,袁大将军的队伍纪律严明,一兵士因向小贩索要纸烟一支已被军法处判处当众重责四十军棍。而且袁大将军善用兵,是黄埔首届高材生,在德国研究军事多年,其关于战争学的专著已在英国出版,等等等等,看来,这位袁大将军马上就要成事了。

此事非同小可,布翰林放下报纸,悄悄地来到了春湖饭店。

春湖饭店是张作霖在天津的行馆,或者可以爱称是奉军的老窝。一个庞大的办事机构,还有一个严密的特务体系,张作霖神不知鬼不觉地常来天津,来天津就住在春湖饭店,而这位布翰林,便是张大帅的一位密友。

张作霖立足东三省,脚踩两只船,一只船是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日本军国主义势力觊觎东三省,对这一片沃土早就垂涎三尺,张作霖占据东三省,允许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得利益,日本军国主义势力是张作霖的后台老板。张作霖脚下踩的第二只船,是原来旗人势力的上层人物,因为关外毕竟是努尔哈赤的老家,而布翰林又是旗人势力上层知识分子的头面人物,高高地捧着布翰林,张作霖的江山就坐得稳当。对于张作霖的礼贤下士,布翰林是感恩戴德,中国读书人历来遵循士为知己者死的道德准则,所以暗中布翰林总给张作霖看着动静。

“翰林来得正好。”在春湖饭庄的密室里,布翰林见到了秘密潜来天津的张作霖,张大帅拉住布翰林,推心置腹地就要说知心话。

“大帅,我正有要事找你。”布翰林风风火火地坐在大沙发椅上,开门见山地对张作霖说着,“我估摸着大帅在天津。”

“翰林有什么指教?”张作霖谦恭地问着。

中国的军阀,到底也是礼乐之邦的武夫,无论他们多凶,多浑,但他们在读书人面前不敢轻慢,因为他们知道,在中国,不先把读书人买通了,就休想坐收天下。中国的读书人没能耐,但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读书人一瞎搅和,必把天下搅得一塌胡涂。所以无论哪一派系的军阀,尽管他们一面杀共产党,可同时他们还要作出一副姿态,把几个老学问篓子当圣人一般地供奉着,以此表示王道。

“我想,大帅此番来津,必是为了和阎锡山的战事吧?”布翰林察看着张作霖的面色问着。

“翰林圣明。雁北打起来了。”

“莽撞,莽撞。”布翰林双手拍着沙发椅靠手说着,“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看看这篇文章。”说着,布翰林从怀里取出一张《庸言》报,这是他从无非子相室带出来的。

张作霖莫明其妙地接过报纸,布翰林帮他展开报纸,指着一小段文字给他看。张作霖虚合着眼睛看看报纸,那上面的标题是:雨亭遇柴堡,大将军不畏地名乎?

“什么意思?”张作霖抬头问道。

“雨亭是大帅的大号,柴猪堡或可称作柴堡,自古大将忌地名,雨亭,柴堡,你不以为这地名不吉吗?”

“还有一个猪字。”张作霖刚刚拿下柴猪堡,自然不服,他争辩地大声说着。

“就在这一个猪字上呀!”布翰林一挥手,激动地站起身来,“张大帅生于光绪元年,光绪元年是公历一千八百七十五年,是年的干支是乙亥。大帅你属猪!”

“啊!”张作霖吃惊地吸一口凉气。

布翰林顺势又走上一步,对着张作霖大声说道:“今年大帅四十八岁,又是本近年。”

“啊!”张作霖又是一声惊叹。

“张雨亭生于乙亥,四十八岁上,又逢亥年,偏偏要去攻打柴猪堡,莫非你忘了要三思而后行的至理名言了吗?”

“翰林赶紧找人给我相面算命吧。”张作霖气馁地说着,“听说天津有个无非子……”

“他躲起来了。”布翰林又坐了下来,万般无奈地说,“我本来还疑惑,他躲的是哪一个?如今明白了,他躲的就是你张大帅呀,无非子,你真是神仙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相士无非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