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时尚》

自序

作者:刘君梅

时尚是一枚硬币,一枚标新立异、个性张扬的硬币。它的一面是你想从芸芸众生中突现出来,别人穿t恤,你要把t恤反过来穿——你一个人还不够,得有很多个你蜂拥而至,你们带动起一个反穿t恤的潮流;但另一面却是,每个年轻人都想与众不同,谁不会反着穿衣服?谁敢肯定自己不会蹦迪?谁不能把头发一剪再剪到不能再短或者越留越长到不能再长?但大家伙儿都这样了,一股潮流也就算结束了。

它是一枚好走极端的硬币,所谓“衣不惊人死不休”,“不撞南墙不回头”。它的一面是,只有这样才足以引起世人的关注,才能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而时尚立成;但另一面,撞了南墙,又怎能回头?这就是诗中所说的“楚王爱细腰,楚宫多饿死”。喇叭裤能当扫帚,口红变成口黑,泡酒吧成了上夜班,行至此时,时尚也就寿终正寝。

不过新的时尚又开始了。

古今中外,一时一地都有自己的时尚,对此你感兴趣也罢,不感兴趣也罢,事实上你总是身在其中,而且,你总是有你的看法。而在这看法背后,就是你的生活空间、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一点流行,一点时髦,或者属西风东渐,或者是借尸还魂,或者是凭空出世,都自有其道理;而近几年来的时尚演变,其中更透着我们生活水平、社会风气和思想情趣的诸多变化。

时尚还像一个水晶球,它的迷人之处恰在它的转动不休,它在转动时所呈现出的奇光异彩可能比它转动的方式要好玩得多。对此,真正的时尚中人可能更有体会。

大而言之,时尚乃时之尚也。像青春,健康,财富,知识,良知,这些不仅是这个时代所推崇的事物,而且应该永远是我们社会的时尚。它们使一个社会更加丰富、美好和充满生机,当它们之一受到贬低时,这个社会必然有些毛病,而且必然影响到那些具体而微的时尚,使它们受到毁谤或畸形地发展。

在现代中国——这样一个同时被所谓信息时代、消费时代和前工业时代等等社会特征所分割交织的时期,时尚现象尤其显得错综复杂。在这本小书中,我们不想将题材局限在时尚类刊物所登的服饰、化妆品和其他小物件上,而是力图对近2年来一些流行的事物、现象,包括一些“说法”进行梳理、报道和评说。但因水平和时间所限,工作做得远远不够,只能希望借这样一个题目、这样几篇文章,引出更多的讨论——关于时尚的看法,而不仅是介绍;对时尚做社会性的、文化性的探讨,而不是为新产品、新娱乐摇旗呐喊。当然,对于那些鲜活的时尚动态,对于那些“不疯魔不成活”的小伙子姑娘们,我们始终抱持善意的微笑和积极的关注,不仅因为我们可能身在其中,更因为我们相信他们的活力对于一个社会的重要性。我们相信,一个时尚丰富、时尚常新的社会是健康的社会。

然而既为时尚,势必是速朽的。所以我们努力记录我们所看到的一些时尚现状,在行文中体现我们的观点,并力图使其宽容、含蓄、审慎——不至比我们所提到的一些时尚更速朽。

在此,我们要感谢《三联生活周刊》的主编朱伟先生,没有他在日常工作中的督导,此书难以成册——其中有些文章曾在《周刊》上发表过;感谢编辑虞文军为我们作出的种种努力,他对我们久拖稿件表示了最大的宽容,并提出了很多有益的修改意见;对所有在成书过程中帮助过我们的人表示感谢,唯一的遗憾是,我们所做的没有我们期待的那么好。请读者不吝赐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目击时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