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

第20节

作者:刘绍棠

袁大跑猪的三姨太太贸燕环,是个讼棍的女儿,自幼许配给她的表哥,她却嫌贫爱富,一心想退了婚,凭仗她那一副花容月貌,嫁个富贵郎君。于是,她每日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手里拿着绣花绸子,脚踩门槛,肩倚门框,半遮半掩地跟过路的纨挎子弟后来眼去,打情骂俏。那些富家儿郎只想吃鲜桃一口,讨她的便宜,却没一个真要娶她。

有一天,几个纨挎子弟挤在她家门口,跟她动手动脚,调笑逗嘴。袁大跑猪骑马路过这里,她向袁大跑猪飞去一个媚眼儿,又假装羞答答低下头,雪白的牙齿咬住樱红的嘴chún。袁大跑猪突然大喝一声,挥舞手中的皮鞭,打得那几个纨待子弟鬼叫连天,哭爹喊娘,四散奔跑;然后,跳下马走过来,长满黑毛的大手一托贾燕环的下巴颏儿,粗声恶气地问道:“小妞儿,想汉子了吧?你抬起头,瞧我怎么样?”

“去你的!”贾燕环扭动着杨柳腰肢,“我早有主儿了。”

“谁?”

“我表哥,指腹为婚。”

袁大跑猪哼了一声,摘下垂挂在胸前的金表练儿,七缠八绕在她的脖子上,说:“这就算下了订礼,你归我了!”狠狠拧了一把她那粉嫩的脸蛋儿,跨上马奔驰而去。

第二天,她表哥的死尸,躺在了萍水湖畔的三岔路上。又过了一天,袁大跑猪打发一顶八抬大花轿,十六面红罗伞,三班鼓乐吹吹打打,把她抬进了袁家大院。

花烛之夜,贾燕环一人洞房,吓得魂飞魄散。袁大跑猪手提一条懒驴愁皮鞭子,杀气腾腾,审贼一样,问一句她得答一句,一句答不上来,皮鞭就像雨点一般落在她的细皮嫩肉上。以后,三日一问,五日一审,身上的伤痕一层又一层。除此之外,袁大跑猪还强令她每日背诵《女诫》,恭楷书写《女诫》,说是不但要武火炒,而且还要文火炖,才能将她这个小家碧玉调理得收心敛性,恪守妇道。

三年功夫,袁大跑猪觉得她修成了正果,打骂减少下来;贾燕环丧失了天真的轻挑,养成了深藏的刻毒,表面上对袁大跑猪百依百顺,不敢有半点拂逆,内心里可揣着五把刀子摇旗呐喊,三把攮子。她暗暗把袁大跑猪的大老婆视为眼中钉,那个胖得像一堆囊肉的母老虎,虐待她比袁大跑猪更残忍。忽然一天,母老虎在雨后滑了个跟头,栽成了半身不遂,烂死在炕上。于是她野心勃发,一心盼望袁大跑猪将她扶正。袁大跑猪却一定要她生个儿子,才能取得这个高贵的身份。她一面每日到八仙观晨昏三叩首,拜神求子,一面把软弱怯懦的大少爷袁萍生看成肉中刺,拜神求子时又祷告十殿阎罗,赶快打发白无常把袁萍生勾魂索命而去。

卢沟桥一声炮响,国民党军屁滚尿流而逃,萍水县衙门也鸡飞狗走四散。袁大跑猪异想天开,白日大做皇帝梦,在瓦官阁自立国号,划地称王;择吉登了基,却只册封贾燕环为贵妃,皇后的位子虚席以待,还不知落在哪个女人的身上。

因此,贾燕环就更常跑八仙观,暗害袁萍生也越发刻不容缓。

八仙观座落在瓦官阁西北角的高坡上,粉白围墙,青石台阶,内外花木葱定,彩蝶纷飞;走进庙门,是一座古色古香而又小巧玲珑的殿堂。殿堂虽小,却也雕梁画栋;四壁画的是群峭碧摩天,松高白鹤眠,野竹分青霭,高峰挂流泉。八位木雕泥塑,面目不同,形态各异:袒露大肚皮的汉钟离,背着酒葫芦的铁拐李,倒骑驴的张果老,峨冠博带的曹国舅,执拂尘佩宝剑的吕洞宾,吹洞萧的韩湘子,挑花篮的何仙姑,梳娃娃髻的蓝采和,栩栩如生,真好像有血有肉。

三姨太太贾环燕,头上插满黄灿灿的金钗玉簪和五彩缤纷的丝绒花朵,描眉打鬓,涂脂抹粉,两耳垂着叮当响的金耳环,手腕戴着沉甸甸的金手镯,上身穿的是茉莉红缎小祆儿,下身穿的是葱心绿酒花绸裤,外罩一条丹凤朝阳百褶裙,脚上是尖尖小小的绣花凤头鞋,坐着官轿来到八仙观,进门直到正殿阶前才下轿。

风摆杨柳,轻挪莲步,贾燕环扭扭捏捏走进正殿;八仙观那个眼斜心不正,明里不染红尘,斩断七情六慾,暗地里男盗女娼,窝赃聚赌拉皮条的老道士,赶忙迎接出来,站在香案一侧,躬身稽首。贾燕环点燃红烛高香,敲钟击磐,三跪九叩,四起八拜,口中念念有词。

“请娘娘静室休息,小道拜茶!”老道士深深一揖,高声说道。

贾燕环的嘴角微微一笑,吩咐跟班和轿夫,庙外恭候。老道士前边引路,她独自一人到后院去。

后院,别有洞天,满庭花草,掩映着几间斗室。老道士轻轻关上小门,就在门下把守。贾燕环轻车熟路,直奔斗室中的一间安乐窝。

房门张开半扇,贾燕环闪身进屋,室内幽暗,栽到了等候多时的金镶王怀里。

金镶玉二十七八岁,油光的大背头,一张小白脸子,穿一身杭纺裤褂。他原是萍水县警察局的巡官,派驻到萍水湖,认袁大跑猪当干爹,穿堂入室,十分亲密,干爹对干儿子深信不疑,干儿子就勾搭上了干娘。殷崇桂和金雄飞溃逃,到天津以后便躲进租界,不肯南下。金镶玉留在了瓦官阁,辅佐干爹登基坐殿,官封一品军机大臣。前几天,忽然接到殷崇桂和金雄飞的密信,到天津跑了一趟,刚刚回来。

“盼得人家眼蓝,想得人家肠断!”贾燕环在金镶玉的怀里撒娇打滚儿。

“官星高照,我走红运了!”金镶玉得意洋洋,“殷崇桂跟日本特务机关挂上了钧,等日军打下萍水城,他还回来当县长。金雄飞投靠了齐燮元,齐燮元成立治安军,委任金雄飞当团长,配合日军进攻萍水。殷崇桂跟金雄飞当面给我封官许愿,只要我把袁大跑猪劝降,提升我当警察局局长。”

“你先慢一点官迷心窍吧!”贾燕环撇了撇嘴,“城里齐老举人,打发他的外甥俞菖蒲,劝说袁大跑猪合伙抗日,还不知道袁大跑猪脚踩哪一只船?”

“开市大吉!”金镶玉狂喜得手舞足蹈,“俞菖蒲送上门来,我正要杀他。这才是天上掉馅饼,活该我有口福。”

“俞菖蒲是殷县长的乘龙快婿呀!”贾燕环一阵惊吓,“你杀了俞菖蒲,殷县长饶得了你吗?”

“这是二皇娘给我的大令。”金镶玉咬着贾燕环的耳朵,“殷崇桂是个缩头男子,二皇娘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叫他打狗,他不敢骂鸡。”

“二皇娘为什么想杀自个儿的姑爷呢?”贾燕环纳闷地问道。

“她想把女儿改嫁给金雄飞。”金银玉喊喊喳喳,眉眼乱动,“俞菖蒲人头落地,齐老举人必不答应,带兵攻打瓦官阁,乱军之中我再替你谋害亲夫。袁大跑猪的万贯家财归了你,你愿意改嫁就改嫁,不愿意改嫁就招野汉子。反正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就随心所慾吧!”

“你今夜晚就下手!”贾燕环急不可耐,“袁大跑猪一死我就嫁给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狼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